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54章 全乱套了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15
  • 字数:2,081

吕战也没有想到,郝剑会在这个时候捅破这层窗户纸。

突如其来的变故,完全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花柞木的身份,吕战觉得可以用玉战歌的身份,加以利用,甚至可以打入血影堂内部,得到一些内部消息。

然而,如今问题摆在了眼前,吕战甚至有些后悔告诉了郝剑。

此时郝家嫡系子弟,已经掏出了兵刃,将花柞木团团围住了。

之前经过玉战歌的提醒,花柞木已经把千灵教的弟子给遣散了,此时跟在他身边的,是真正的玄冰门内门弟子。

然而此刻,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有些仓皇的拿着兵刃,对着郝家弟子。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你们这是做什么?郝剑,你是糊涂了吗?挑动玄冰门弟子自相残杀,你可知道这是多大的罪过?”

花柞木丝毫不见慌乱,老神在在的盯着郝剑,他看得出来,此时郝剑的状态非常不对。

他很怀疑,吕战到底干了什么。

如今很明显,丹阳宗是站在了吕战的背后,如果吕战也加入这场战斗,那么他花柞木怕是很难脱身了。

花柞木从来不曾小看过吕战的手段。

在他心里,吕战甚至要比郝剑这种愣头青更加的危险。

郝剑深吸了一口气,声色俱厉:“少特娘的给老子扣帽子。吕战,你还在等什么?你我的恩怨,我死,自然了结。

但是这花柞木潜伏在我玄冰门这么多年,图谋甚大。

我知道我时日无多,但是此人不除,恐怕整个玄冰门都会陷入危机。

你们还在等什么?动手!”

郝剑嘶吼了一声,整个人已经不耐烦了,合身朝着花柞木扑了上去。

吕战此时却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

他下了一道命令:“不管你们是郝剑带来的,还是玄冰门的弟子,统统都给我退后。

此事与你们无关。

不想死的,就听我的命令。

这是亲传之间的矛盾,不要牵扯宗门恩怨。”

吕战的话,让对峙的弟子,如蒙大赦。

毕竟此时情势还不明朗,毕竟说花柞木是奸细,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真的。

如今作为亲传的吕战开了口,众人自然乐得推脱责任。

至于郝家的弟子,虽然对吕战有敌意,但也能分得清轻重缓急。

他们若是动手了,袭杀第一峰亲传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但现在就不同了,亲传弟子,长老子弟动手,那顶多算是打架斗殴,就算上报宗门,也算不得什么。

事情的定性,决定处罚的结果。

所以这时候吕战插手,所有人立刻撤到了一边,把战场留给了花柞木与郝剑。

郝剑气了个半死,大吼:“吕战你特娘的误我大事!你这个废物,跟花柞木本就是一丘之貉。

今日我就为了玄冰门,清理门户!”

郝剑此时心中泛起一丝绝望,没想到吕战这个畜生在这个紧要关头,竟然给他使绊子。

吕战此时却有自己的考量,他知道,凭借郝剑此时的一面之词,根本不可能扳倒花柞木。

倒不是真的跟郝剑作对。

“郝剑,你要跟我动手?”

花柞木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吕战,不过对于他下达这个命令,却是没有任何的异议。

不管怎么说,都是对他有利。

“动手?老子要你的命!”

郝剑蹂身而上,身上绿气滚滚,吕战看了直皱眉头。

此时他的状态,根本不能与人动手。

果不其然,下一刻,郝剑惨叫一声,被花柞木一掌击退,整个人更是变成了蛤蟆一般,身上的毒气汩汩往外冒,肚子一股一张,模样怪异无比。

而花柞木此时却纹丝不动。

“哈哈哈!花柞木,让你也尝尝这毒的厉害。

刚刚那一掌,你已经中了毒。

我的今日,就是你的明日,你死定了!”

郝剑状若疯魔,哈哈大笑,肆意疯狂。

吕战心念一动,朝着花柞木看了一眼,或者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然而还没等吕战动手,花柞木目光如电,猛然朝着吕战看了过来,眼底满是警告之意。

吕战洒然一笑,当着他的面,冲他抱了抱拳:“花师兄神功盖世,这一掌,却是不弱于任何真元九重的实力,看来外界传言,多有不实。”

口中这么说着,他身形一动,已经到了郝剑的身边,接连在他身上拍了几下,肉眼可见,郝剑浑身上下的青绿色飞快的倒退,顷刻间消失无踪。

郝剑再次吐了一口血,只不过这血液的颜色,却是变成了正常的颜色。

“少在这儿装好人,吕战,我与你不死不休!”

吕战摇了摇头:“不要误会,我也是这么想的,你早晚会死在我的手里。

只不过现在,却不是你该死的时候。

这毒,我已经帮你压制。

至于花柞木的问题,还需要从长计议。”

郝剑呸一声,冲着吕战吐了一口口水,吕战下意识的闪过。

“圣金光魔拳!”

在吕战躲闪的空子,郝剑凝聚刚刚恢复的一丝真元,发出了至强一拳。

金属性强大的破坏力,凝聚在他的拳头之上,直奔吕战面门而去。

眼中杀机鼎盛,这一拳若是轰到,吕战的脑袋定然会向西瓜一般爆开。

这场面,他已经幻想了无数次。

可惜,吕战也不是泥捏的,脚尖一点,身形爆退,留下一道道残影。

龙游八极!

对他的所作所为,吕战本应该感到气愤。

但是此时心底却是平静无比。

“郝剑师弟,吕战师弟可是在帮你,你却痛下杀手。

看来,这玄冰门的门规,已经约束不了你了。

你们郝家是想造反吗?”

花柞木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靠在轮椅上看戏。

围观的玄冰门弟子,此时也有些懵逼了。

郝剑这是要以一己之力,单挑两大亲传?

郝剑一击打空了所有的真元,扶着膝盖,剧烈的喘息着。

他目光如狼,死死的盯着花柞木与吕战,厉声道:“你们两个,早晚死在我手,我们走!”

一声令下,郝家弟子赶忙上前扶住了他,至于其他玄冰门弟子,有一部分察觉到了不对劲,也跟着郝剑走了。

剩下的,则是花柞木的忠实拥趸。

吕战把这些人记在心里,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些人恐怕就会变成千灵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