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69章 一个打一群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16
  • 字数:2,147

灵火宗的人听了吕战的话,默了默,一时间静可闻针,然而片刻之后爆发了比之前更加大声的嘲讽笑意。

“我没听错吧?一个吃软饭的竟然威胁我们燕师兄。”

“就是,吕战,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刚刚撒尿的废物,没带你一起照照?就你这怂逼样,也有资格跟我们燕师兄相提并论?”

“我们燕师兄一动手,你就的跪下叫爹,你信不信?”

对于这些辱骂,吕战不为所动。

当废物的那些年,每天不知道要听多少回。

“这些人太过分了,简直岂有此理!”当事人没感觉,叶一明在一旁却犹如吹了气的蛤蟆,气鼓鼓的。

关于吕战的过去,玉珑儿了解。

知道他心志坚定,完全是因为遭遇过太多次这种事情。

如今这种辱骂,能带给他的,只有更强的力量。

“他自己都不生气,你气什么?

小明,你要记住,生气,冲动,根本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

其实这世界上的正义,少的可怜。”

最后一句,玉珑儿犹豫再三,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叶一明咬着牙,不吭声,他有他自己的坚持。

虽然这种论调,他听过很多次。

就连同门的师兄弟都嘲笑他不识时务,呆板迂腐。

但那又怎样,那是他心中坚持的道,谁说也没用。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我坚信,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人间正道,若是没了,那么这个世界,还值得我们热爱吗?”

玉珑儿诧异的盯着他看了半晌,却不得不承认这话有几分道理。

“也许,你才是对的那个。”玉珑儿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说他是天真,还是傻。

总有那么一些人,心怀光明,挺好。

燕双飞一手搂着柳如凰,当着众人的面,手也不老实,老往不该去的地方游弋。

柳如凰媚眼如丝,配合着他的动作,整个人几乎都融进了他的怀里。

只不过偶尔瞥向吕战的目光,却是恨意凛然。

她自然是有资格痛恨吕战的,她的哥哥柳剑秋,就死在吕战的手里。

这本就是血海深仇。

至于柳剑秋有没有做错事,她才不管。

她要的,只是让吕战去死。

本来陆有道指天发誓会为她报仇,结果那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几次对阵,被吕战打的体无完肤。

她知道,自己不能依靠那个废物,所以回到灵火宗之后,她多方巴结高手。

先是孙无常,后是燕双飞。

幸好她还有几分姿色。

孙无常那人,吃干抹净,提裤子不认账,丝毫没有任何动心的意思,而且为人胆小怕事,根本不堪大用。

燕双飞则不同,年轻,宗门内排名前十的高手。

出了名的,贪花好色。

基本上宗门内有些姿色的女弟子,都被他玩弄过。

柳如凰知道他的品行,依旧毫不犹豫的投入他的怀抱。

柳如凰自信,能够拿捏住这个色鬼。

“燕师兄,你看,这个人,像不像一条狗。”

柳如凰吐气如兰,娇娇弱弱的在燕双飞身上蹭了蹭。

“他竟然敢威胁你,师妹我可是看不下去了。

咱们灵火宗压他们玄冰门一头,敢在咱们面前嚣张,他这是找死!”

燕双飞眼底闪过一丝淫邪,盘算着今日把吕战给弄死,然后把玉珑儿掳走,好好享用。

当然,应该再加上柳如凰这骚蹄子。

两个美人儿一起玩,正应了他的名字,双飞。

啧啧,想想都美。

“嘿嘿,师妹莫急,会叫的狗罢了,今日师兄请你吃狗肉。”

说着在柳如凰腰间抹了一把,这才把柳如凰推到一边。

他掏了掏耳朵,目空一切。

“刚刚你这个废物说什么?你瞧瞧,我这些师弟们声音太大了,我没听见。

你再说一遍听听。”

吕战目光如电,从他身上扫过,没有多余的废话,反手抽出了真武剑。

机会已经给了,既然你不珍惜,那就替你做个选择。

死!

吕战身法如龙,一剑寒光,杀意凛然。

“雪满人间!”

真武剑嗡鸣,雪花洋洋洒洒而下。

吕战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是把整个灵火宗的队伍,尽数笼罩了进去。

“草,这逼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我们动手。”

“找死!”

雪落白头,剑气纵横。

吕战身形连闪,四处空间之内,竟然全是他的影子。

“啊!”

刹那间几声惨叫传来,之前叫嚣的最厉害的几个灵火宗弟子,此刻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手掌之下,一条血线,蔓延了整个脖子。

他们不敢动,只要一动,势必人头落地。现在这样,或许还有救。

燕双飞脸色铁青,他怎么也没想到,吕战这个废物点心,竟然敢当着他的面,痛下杀手。

“都退下!别在这碍手碍脚!”

此地空间本来不小,但无奈灵火宗人多,吕战只有一个人,而且身法诡谲莫测。

瞻之在前,忽之在后。

犹如鱼龙潜水,飘忽不定。

龙游八极被吕战全力使出,飘飘忽忽,全是他的身影,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乒乒乒……”

一连串格挡反击的声音,夹杂着灵火宗众人的破口大骂。

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被动挨打。

燕双飞肺都气炸了,他堂堂真元五重的高手,此时竟然被吕战当着面给戏耍了。

一个人,竟然把灵火宗整支队伍都黏住了。

众人听了他的话,想要退后,但吕战却不依不饶,雪满人间,剑气夹杂着冰霜之力,牢牢的把他们圈定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

任何想要出去的弟子,基本上都会被一剑凌厉的剑气逼退。

一旦逼退,层层剑气爆发,根本不是这些普通弟子能够招架的。

一时之间灵火宗受伤数十人,多数是被击飞回来的同伴撞伤。

一个人,围了一群人。

这场面着实有些滑稽。

找不到吕战真身,灵火宗人根本无法阻止有效的抵抗。

更是因为吕战圈了范围,空间狭窄,根本施展不开,只能被动挨打。

“燕师兄,怎么办,你想个办法啊!”

“对,把这狗东西找出来,老子要把他大卸八……啊……”

辱骂的话还没出口,一柄神出鬼没的长剑,就已经出现在那人的脖子上。

一道血线飚飞,那人惊恐的捂住脖子,口中嗬嗬有声。

当着众人的面,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冰雪傲然,寒风阵阵。

灵火宗众人只觉得脖子一阵阵发凉,不安与恐惧在心底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