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197章 魂魔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2-22
  • 字数:2,059

吕战确认了一下赵山海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之后,飞速离开。

倒不是怕了天雷剑派那帮人,而是不愿意杀无辜的人罢了。

一旦碰上,两方肯定不死不休。

吕战或许手辣,但那也分对象。

正常人,他也不会吝啬自己的善意。

这一趟出行,灭剑剑意,绝对是意外的收获,而且收获巨大。

吕战没有回去,而是继续朝着中央区域摸去。

天雷剑派弟子带着他们旗下附庸的小门派的一帮人到了吕战与赵山海之前战斗的地方。

除了地面上一个坑,没有任何痕迹。

“奇怪,明明有人打斗,怎么没人呢?”

“兴许是离开了吧?也或许是妖兽之间的战斗。

毕竟妖兽之间抢地盘是很正常的事情。”

“有道理,大家都小心些,这个地方,妖兽要么带毒,要么带火,一旦沾染,就甩不开。

继续向前探查!”

他们却是不知道,在那大坑旁边,就是他们天雷剑派一代天才剑修赵山海的埋骨之所。

这么说似乎不太对,毕竟尸骨无存。

吕战也在暗暗后怕,虽然跟赵山海没有过招,但今天的战斗,绝对是这么多年来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

若非真武剑神异,今日怕是要折在这里。

面对这种强敌,吕战引以为傲的身法速度,没有任何的作用。

因为了解到了灭剑剑意之后,吕战深刻的明白这一招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这是超越了空间的存在。

就好像那赵山海能够做到凭空出现在他身后一样。

可惜,赵山海理解的并不深,不然吕战今日一个照面,怕已经死了。

这也给吕战提了个醒,有些人的强,不在于境界,修为,而是强的毫无道理。

今日是赵山海,明日或许就会有李山海,王山海冒出来。

不过现在他已经学会了灭剑剑意,以后就算碰上,吕战倒也不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吕战在得到灭剑剑意之后,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大道罗盘扫了几遍,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他非常难受。

凭借自己优秀的警觉性,吕战避开了一波波妖兽,顺利的朝着中央塔飞奔而去。

越是靠近,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就更加的强烈。

眼看着中央塔就在前面,整座石塔通体透明,散发着火焰的颜色。

似乎是某种火焰结晶建造而成。

四周静悄悄的,火焰塔周围长着一些炎阳草,这些都是三级灵药,偶尔能看到几只不知名的飞鸟落下,啄食炎阳草的种子。

吕战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虽然没有察觉到危险,但是这座塔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未知的危险。

塔身很细,却异常高,犹如一柄标枪,直刺云霄。

吕战找了一棵大树,跳了上去,抬头望去,塔尖上似乎覆盖着某种阵法禁制。

以他的阵法修为,无法看出到底是什么。

“有趣,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能够顺利到达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陡然传进了吕战的耳朵里。

吕战心头一凛,大道罗盘却没有半点反应。

有人靠近,他竟然毫无察觉。

吕战没动,更没有四下寻找,而是换了个姿势,坐在了树丫上。

那道声音,是个男声,而且听起来岁数应该不小。

“不知道高人吓唬我,我这人胆子可小,你要是不出来,我可就走了!”

吕战小声嘀咕了一句,他确信,那人定然能听到自己的话。

他侧耳聆听,听了半天,却没有任何的动静,吕战倒也光棍,直接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跳下了大树。

“你这小家伙,有点好玩。

我就不相信你面对这塔不好奇?不想进去看看?”

那声音再次响起,吕战感觉眼前一花,一道干瘦的人影,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仿佛一直以来,他都站在那里似的。

吕战心中警觉,不过心中却没有半分不安。

因为那人并没有任何的敌意显露。

来人约莫四十多岁,中等身材,很瘦,皮包骨的那种。

两只眼睛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不知道是不是修炼了什么功法。

一个与森林颜色相同的披风把他干瘦的身材完全包裹了起来。

若非露着一个头,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到他的身体。

因为视线可以穿过他的身体,看到他背后的景色。

看得出来,那披风上有个兜帽,他是故意拿下来的。

否则吕战根本发现不了他。

“好奇归好奇,相比好奇心,我还是更在乎我的小命。”

来人深陷的眼窝中两颗蓝宝石一样的眼睛,放射出异样的光芒,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好玩好玩,如果我今日非得带你进去瞅瞅呢?”

吕战皱了皱眉,他看不透这瘦竹竿的修为。

但他能够感觉到,这人的实力,却对比自己更强。

“前辈,咱们没仇吧?”

那人摇了摇头:“萍水相逢,自然是没仇怨。”

吕战叹了口气:“那您为什么跟我过不去?”

“因为我高兴啊!”

这是一个非常无理的理由。

吕战却无可奈何,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大的理由吗?

千金难买爷乐意。

吕战再次叹了口气,手一招,真武剑已经到了手里。

“虽然明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依旧想试一试。

前辈,您是高人,何苦跟我一个小辈为难?”

那人目光落在了真武剑上,眼中蓝光大放。

下一刻,吕战没见那人有什么动作,他只觉得手上一轻,真武剑竟然凭空落在了那人手里。

“噫,小家伙实力不怎么样,这剑倒是不错。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识逗。

算了算了,你要是不愿意进去,我也不为难你。

你能到达这里,就说明你保命的能力一流。

其实既然到了这,那么眼前这塔就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

因为危险都在这片林子里。

剑还你,你走吧。”

那人一抬手,把剑丢了回来,吕战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前辈怎么称呼?”

“称呼?别人喜欢叫我魂魔,千灵八魔,小家伙你知道吗?”

魂魔突然回头,笑容诡异。

吕战浑身汗毛刹那间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