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244章 提醒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10
  • 字数:2,043

伪丹似乎是一种合乎规则,又游离在规则之外的存在。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天道给一些没有太大希望,却又想变强的人留下的一个漏洞。

虽然同为金丹,但是力量强弱却完全不同。

伪金丹掌握的武道意境,似乎也是削减过的。

果然,武道终究是公平的。

吕战如今也算是金丹到底有了一个算是比较清楚的认识,确实,弄死那个姓陆的老头,不值得骄傲。

“行了话说完了,我教你的你都练会了?”

吕战点了点头:“魂器的确是有过人之处,但前辈,我发现一个问题,如果魂器被打坏了,那么武魂之光相连,使用者的武魂也会受到牵连。

兴许在同等级的对战之中不算什么,但是若是与高手对招,顷刻间的失神,有可能也会要命。”

魂魔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吕战:“看来你倒真的有练习,你说的这个问题,的确存在。

可惜,除非找到天魂一般的存在,用来代替自己的武魂之光,否则这个问题,无解。

但你要清楚,越级战斗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并不高。

如果真的发生了,就算你有一件神器,也未必能反败为胜,不是么?”

吕战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辅助的东西,都是虚妄。

“当然,如果你有能力可以把这魂器炼制之法补齐全了,也算是你的本事。

你手里那种反真符还有么?”

魂魔话音一转,突然提到了反真符。

吕战一愣,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了几张反真符:“这东西倒是还有,前辈需要?”

魂魔点了点头,手一招,从吕战手里接了两张:“有点事情要办,能用的着这个。

行了,话说完了,考也考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你灭千灵教,我不反对。

但千灵教内,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

我这有个东西,你拿着吧,有了这个,你就可以分辨出哪些人的确是吞噬过别人武魂的。”

魂魔掏出一个令牌,扔给吕战,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神一道宫,并不好惹,有了这令牌,兴许能帮你省很多麻烦。

凡是吞噬过别人武魂的存在,这令牌会变成红色,那种人,你杀了便杀了。

我的目的,也不怕你知道,千灵教沉疴已久,需要有人当这把刀。

而你,是最好的人选。

我告诉你,只是希望,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利用你,即便这是事实,但,在我心里,你终究是我半个弟子。”

吕战心情有些复杂的看着魂魔,他的话说的透彻,称得上坦荡磊落。

思索再三,吕战终究还是接过了令牌。

他知道,这令牌一接,就意味着他跟千灵教真的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而这令牌,代表的是魂魔的身份。

是个烫手山芋,同时也是一道护身符。

神一道宫想要动他,也得掂量一下魂魔的分量。

魂魔的爱护之心,不可谓不明显。

吕战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多谢前辈爱护。”

魂魔摆了摆手:“去吧去吧,好好活着。”

吕战躬身告辞,魂魔这才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臭小子,下手挺狠。没想到竟然在你这小阴沟里翻了船。

看来还真是时光不饶人啊,也许我真的是老了。”

魂魔看着武魂上的裂缝,摇了摇头,身形渐渐变淡,消失无踪。

城主府人马调动,引起了很多人的主意。

吕战出门的时候,看着这些人井然有序的撤退,暗暗觉得有些好笑。

城主任子航在大门口等着吕战,看到吕战出来,朝着吕战拱了拱手。

“公子打算灭我城主府吗?”

吕战虽然喜欢直接的说话方式,但这种话题,似乎总有些奇怪。

“其实我想知道城主大人,这些年到底在干什么。”

任子航并没有任何的隐瞒,老实说道:“其实,千灵教内部,尤其是教主,并不希望血魔大人复活。一旦血魔大人复活,灵主势必被召回。

到时候千灵教内部必定大乱。

教主独掌大权的现状,势必会改变。

说起来有些讽刺,天下间最怕血魔复活的,恐怕就是千灵教的教主了。”

吕战看着任子航充满讽刺笑意的脸,一时间觉得这世界真的有些荒谬。

“所以我这些年在做的,是围剿血魔子嗣。

公子不用怀疑,这些年,我们真的是在尽心尽力的守护黑铁城。

血竭石对千灵教教众是一种补品,很多人修炼,只需要血竭石,并不需要吞噬别人的武魂。

只不过可惜,血竭石这种东西,年年产出都在变少,这意味着血魔的力量也在逐年减弱。

千灵教之所以恶贯满盈,实在是因为血竭石被一些高层把控着,根本到不了下面弟子手中。

而且底层弟子修炼的吞魂之术都是不健全的,会对血有一种病态的渴求。

我们把这种称之为血瘾之症。

他们只好去杀戮,去吞噬别的修行者。

对于魂魔大人的主张,我是赞同的。

千灵教内部已经烂了,但我在这里斗胆请求公子一件事情。

千灵教弟子内,还是有很多走正道的。

所以还请公子以后能够明辨是非,放他们一条生路。”

任子航深深的把腰弯了下去。

吕战心中深受触动,赶忙把他扶了起来。

“城主不必如此,我吕战,不过是个刚入修行界的新人罢了,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

如今我受魂魔前辈恩惠良多,以后如何做,我心中自有一杆秤。

今日我与那丹鼎阁阁主还有一战,就不久留了。

城主心中有大义,我吕战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大可不必让这些人离开。

告辞。”

吕战抱了抱拳,转身离开。

任子航神色复杂:“公子万万小心红娘子!”

吕战脚步一顿:“血影堂杀手?”

“正是!”

吕战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径直朝着城中生死擂台走去。

这还是吕战第一次接触到五大派以外的实力。

魂魔专门提醒,可见这东州神一道宫,绝对不是好惹的。

吕战隐隐觉得,这一次,真的是踢到了铁板,不过他,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