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247章 武怀王的一剑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11
  • 字数:2,077

如今吕战已经明白,给真武剑开锋,靠的就是这些道痕。

之前象尊说开锋的条件在禁地,而他在禁地获得了冰火同源,同时也点亮了第二条道痕。

本来他以为剑道有九条,就是那真武剑上的划痕数目,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但不管怎样,真武剑已经开锋两重,如今就算是金丹魂铠的防御力,却也未必就挡得住真武剑的锋芒。

吕战这一手,武怀王也大感意外。

“飞剑神通,你已经破了金丹境?”

吕战摇头:“真元七重。”

武怀王这才真正的正视起吕战这个人来。

如果说是他的胆气让他欣赏,那还不足以让他重视。

有胆量的人多了去了。

但区区真元七重,却能动用飞剑神通,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的武魂力量非常强大。

而且那一闪而逝的庞大剑意,竟然勾动他身体内的剑意蠢蠢欲动。

这只能说明,吕战拥有的剑意跟他同等。

这就不由武怀王不注意了。

他自从领悟那剑意之后,实力突飞猛进,如今已经到达金丹巅峰,就算是驾虹,也摸到了门槛。

区区真元七重,却拥有同等剑意,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一旦吕战突破金丹,就算是他想收拾,怕也困难。

“果然是本王小瞧了你,之前的条件,的确算是侮辱了你。

银松,动手吧,记得,不可伤他性命。”

银松被人把剑架在脖子上,心中早就憋了一口气,此时听到武怀王的命令,哪里还能忍耐的了。

“吕公子,请!”

吕战不置可否,心念一动,真武剑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围着他旋转了两圈。

“请!”

见吕战如此托大,银松冷哼一声,钢刀出鞘,一道刀光犹如匹练,冲着他劈了过来。

“岁寒迎松!”

一刀之下,吕战刹那间被拉扯到那铺天盖地的刀意之中。

只见皑皑白雪,只有一棵松树,傲然而立,似能刺破苍穹。

一人在松树之下,持刀而立,见到吕战出现,人到合一,已经朝着他劈了过来。

吕战不慌不忙后退,冰火太极图随心而动,准确架住了他的刀锋。

银松脸色微变,诡异的冰火力量,顺着他的钢刀席卷而来。

他这一招,本是冰系木系的武道真意结合,生生不息,体现这逆天而上的不屈。

然而这一刀落在冰火太极图上之后,其中的力量刹那间被冰封,跟着就是炙热的火焰席卷而来,钢刀瞬间被融化。

银松不得不撒手后撤。

然而他面前景色一边,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一座冰山一座火山。

而他整个人却站在了一个一半熔岩,一半冰雪的池子里。

他想脱身而出,却从池子里窜出无数锁链,顷刻之间把他捆绑了起来。

紧跟着池子冰火力量,急速旋转了起来,这一刻银松只感觉自己落在了一个巨大的磨盘之中,被强大的力量碾压着。

他有感觉,再这么下去,他会被这磨盘彻底碾碎。

冰火同源的力量,在吕战的控制之下,并没有彻底爆发。

否则这出现的就不是磨盘,而是冰火两头上古神兽凤凰了。

饶是如此,钧天寒焰的力量,也不是银松现在能够抵挡的。

武魂化身,在钧天寒焰之下,一点点被磨碎。

就在这个时候,一剑自天外而来,带着无量重力,将整个空间似乎都能压塌一般。

冰山火山在这一剑之威之下,生生下限了半分。

“咦?这意境竟如此坚韧,有些意思。

吕战,收手吧,这一战,是你赢了。

银松是我手下大将,你莫非要当着本王的面,杀了他不成?”

这一剑自然是武怀王察觉到银松的现状,插手了。

只不过在这意境空间之内,武怀王显化金身,无比庞大,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祗。

吕战察觉到,无论是武怀王,还是银松,他们身上都有一种淡淡的金色。

金身化身,正是金丹期的标志。

而吕战的意境化身,身上却是只有冰火二色。

吕战从武怀王的剑意之上,感受到了跟自己灭剑差不多的剑意,一时间见猎心喜。

他冷哼一声,反手一掌,将银松彻底踢出局,冰火太极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脚下,缓缓爬上了他的全身,犹如在他身上附着了一层太极铠甲。

下一刻,一阵龙吟震荡。

吕战一剑自天外而来,刹那间冰火空间瞬间崩塌,取而代之的是无限死寂。

武怀王眉头一挑,抬头看着自天外而来的那一剑,带着无尽寂灭之意,朝着他的头顶飙射而来。

“好小子,竟然还藏着这一手。

这剑意气息如此熟悉,难怪能轻易斩杀陆不平。

银松败在你手,不冤!”

武怀王一剑横挡,只见寂灭黑光,爆发出无尽裂缝,想要撕裂整个空间。

然而武怀王的剑,只凭力量就轻易的将那些裂缝坍塌。

吕战身形剧晃,灭剑剑意竟然顷刻间便被击溃,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凝聚。

而武怀王看起来似乎也并不好受,闷哼一声,直接退出了吕战的意境空间。

吕战缓缓将真武剑插回剑鞘,一开口,却是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而武怀王看着他的目光,却再也没有半分轻视。

他只是占了境界的便宜,同等境界之下,武怀王感觉自己并不是吕战的对手。

更何况,吕战先是打伤了银松,又强接了他的一剑,小小年纪,真元七重,能做到这一步,放眼天下,怕是找不到第二个。

如今,他的确有怕屠戮金丹初期强者的资本。

银松面色煞白,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一般。

金丹强者的比拼,往往都在瞬息之间,几个念头闪过,已经分出胜负。

金丹之下的伤势,伤的是肉身。

而金丹一旦受伤,就是武魂受伤,想要修养,更加困难。

所以一般来说,金丹境界若非是生死大仇,不会轻易对别人下死手。

毕竟修炼到金丹境界,都很不容易。

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能接本王一剑,你足以自傲了。

吕战,你可有兴趣加入我武怀王府?”

武怀王此时也是动了惜才的心思。

到了他这个境界,一个人的生死算不得什么,甚至万人的生死,也不算什么。

但是他却知道,人才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