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248章 天地之桥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11
  • 字数:2,053

吕战暗暗叹气,若非在这之前,他跟魂魔比了一场,消耗了大半武魂之光,他相信,就算对上武怀王,纵然会输,也不会这么快。

如今大道罗盘的光芒彻底暗淡,想要恢复,怕是要过上几天。

吕战压下伤势,听了武怀王的话,站了起来,身子却是不自主的晃了晃:“多谢王爷厚爱,只不过我在玄冰门呆的还算舒服。

现在我只想回去跟师姐报个平安,希望王爷不要再于我为难。”

武怀王一脸惋惜:“放心,本王言出法随,从不食言。

今日是你胜了,不过本王还是要说一句,他日若有闲暇,欢迎到东州来玩,我武怀王府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吕战也是钦佩这武怀王的度量,闻言笑道:“一定,到时候还请王爷不吝赐教。

我对王爷的剑道,感兴趣的很。”

武怀王洒然一笑:“彼此彼此。”

吕战走了,武怀王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刚刚那一剑虽然吕战吃了大亏,但他也并不好过,武魂竟然受到了轻微的震荡。

让他难受的是有冰火的气息钻进了他的灵台,此时想清除,竟然异常困难。

虽然不能造成伤害,但就是膈应的难受。

“王爷,就这么放他走了?”银鹰有些担忧。

武怀王笑着摆了摆手:“不然呢?就冲他的师父,我也不可能真把他杀了。

否则她还不把我武怀王府给拆了?”

银鹰沉默了片刻:“王爷,有句话属下虽然知道不该说,但还是要提一句。

这么多年过去了,王妃已经过门这么久,您与丹辰子的缘分,也该断了。”

武怀王目光如电,扫了他一眼,银鹰咬着牙,不卑不亢。

武怀王怅然一叹:“如何断?若非王妃当年使了手段,我与丹辰子……

罢了。

如今她有爱徒如此,我理应为她高兴才是。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我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人去打扰他,包括你们两个,明白吗?”

银松苦笑一声:“爷,您觉得就我们这几个料,能打扰的了吗?

若非是爷插手,那小子没动杀机,此刻我怕是已经没命了。”

银鹰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刚刚的比斗,如何凶险,他并不知道。

“小松子,你败了?”

“何止,根本没有反抗的力量。这小子就是个怪物,年纪轻轻,真元七重,偏特娘的领悟了两大武道真意,一个比一个强。

算了不说了,我这武魂之光被磨灭了,怕是得好生养一段日子了。

爷,属下下去疗伤了。”

武怀王摆了摆手,今日看到吕战,对某人的想念,却是更加剧烈了。

或许应该借这个由头,去见见她。

这个念头一起,犹如星星之火,瞬间燎原,再也遏制不住。

吕战出了武怀王府,便看到了一张张紧张的面孔。

梅若寒,云冰,叶一明,昌雄,洛无极,莫有声,甚至雄霸天,都来了。

在他们身后,是在黑铁城整个玄冰门的所有力量。

吕战只觉得鼻子一酸,却已经是红了眼眶。

这些人围在这里,不用想都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雄霸天有些震惊,吕战竟然活着从武怀王的别院走了出来。

“师弟你没事吧?”

梅若寒看着吕战走出来,一颗心终于落定,眼泪却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她跟云冰还有叶一明三个人飞快的跑到了吕战身边。

吕战挤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而下一刻,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朝着后面倒去。

“师弟!”

“吕大哥!”

吕战只听到了几声焦急的呼唤,只觉得好累,想睡会。

吕战是被二明背着飞回来的,如今二明的力气非同小可。

吕战陷入了昏迷,而他整个人的意识,却到达了武魂空间。

大道罗盘静静的漂浮着,指针非常吝啬,时不时才动一下。

四面八方似乎有各种各样的灵气汇聚,演变成黄蒙蒙的光,被大道罗盘吸收。

吕战坐在大道罗盘之下,从天地之桥甚至可以看到丹田熊熊燃烧的火焰。

吕战觉得很有意思,下意识的顺着天地之桥呼唤了一下丹火。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白色火焰竟然真的顺着天地之桥爬了上来。

“轰!”

火焰犹如熔岩喷发一般,直接将大道罗盘架在了上面烤了起来。

在这一刻,大道罗盘仿佛活了起来一般,飞快的吸收着这火焰之中的力量。

吕战能够明显看到大道罗盘以一种非常快的速度,恢复着。

“奇怪,武魂之光跟真元的力量,竟然是能够互相转化的。

不过一般人天地之桥未开,应该不能通过丹火恢复武魂的伤势。”

吕战心有所感,思考着武魂与真元力量,以及那种神秘的力量,武道真意其中的联系。

武道真意,是靠着武魂的力量,构建一个意境空间。

而那个空间,是真实而独立的存在的。

就好像是把大脑中的画面,凭空投射出来。

一般人看不到,但对战的人却能清晰的看到,感觉到,并且深陷其中。

吕战感觉这就好像是在看VR电影,需要一定的设备才能够实现。

而这沟通的设备,明显就是武魂。

“所以说武魂太过神秘了,我们现在的认知,还是太少了一些。

若是什么时候再遇到魂魔前辈,一定要问问,这武魂到底是怎么回事。”

吕战研究了半天,除了发现丹火的能量能够给武魂充电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发现。

就好像武道真意到底是个什么,为什么能对敌人造成伤害。

好吧,这个超出认知了。

房间内。

梅若寒坐在吕战身边,看着吕战熟睡的面容。

只有在熟睡的时候,脸上才会流露出一丝稚气。

毕竟他才十八岁,然而如今他却要独当一面。

武怀王府送来了一大块魂玉,说是跟吕战的恩怨已经解决了,武怀王很欣赏他。

一想到这儿,梅若寒就忍不住掉眼泪。

当他一个人走进楚怀王府的时候,是何等的决绝,何等的担当。

他,难道就真的不怕吗?

吕战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梅若寒梨花带雨的模样,一刹那,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悸动。

神仙姐姐哭起来,原来也是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