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258章 沙雨血云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13
  • 字数:2,038

飞舟平稳的飞行,天空碧蓝如洗,几朵白云,慵懒的舒展着。

不知名的海鸟从白云底下飞过,发出嘎嘎嘹亮的叫声。

几只巨大的飞鱼,从海面上跃起,然后张开肚子上的鱼鳍,竟然在海面上滑翔起来,跟着冲天而起,追逐着那些四散逃跑的海鸟。

这些飞鱼,体型巨大,翅膀展开,更是遮天蔽日。

吕战犹如做了一场梦一样,空中不一定只能有鸟,也可能是鱼。

“这种鱼是上古神兽鲲鹏的血脉,只不过实力比鲲鹏要弱的多。

但,这些存在,也足以成为这片海域的霸主。”

吕战听着解说,吹着海风,这里的一切,都大大超出了他的认知。

吕战第一次心里有了明确的概念,他现在身处的是一个玄幻世界。

几艘同样的飞舟,从不同的地方出现,大家隔的很远,互不干扰。

吕战回头看去,他们出来的通道,这一看,却是内心震惊无比。

一条巨大无比的龙骨,横卧在大海之内,犹如一条伟岸长城,一眼看不到尽头。

不知道度过了多少年,那龙骨上面已经衍生出了无数草木山石。

但吕战却依旧可以看出那是一条龙,真真正正的华夏神龙!

不时有长着翅膀的翼龙从上面起起落落,时不时还能听到一阵阵龙吼之声,这些都是神龙亚种,身上沾染了一丝神龙血脉。

“这是一条龙?”

鲛人摆渡人没有回头,轻轻点了点头:“是龙,不过是一条孽龙。孽龙秉承天地晦气所生,所过之处,海水变黑,充满毒性,瘟疫滋生,是不祥之兆。

上万年前,武帝经过,一剑斩杀孽龙,用其尸骨镇压这片海域。

相传在这海域深处,有一头黑龙,若非这孽龙龙骨镇压,早就出来为祸人间了。

客人若是累了,可以睡一会,咱们还需要再飞三天三夜,方能到达屠龙宫。”

吕战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盘腿而坐。

“这渊海渡船,不是一种考验吗?可以睡觉?”

鲛人咧嘴一笑:“能经受我们的歌声不迷失,就已经是渊海渡船的考验了。确切的说,考验不在这路程之中,而在屠龙宫。”

吕战微微一怔,之前那歌声,的确是有迷惑人心的功效,只不过他的武魂太强,所以只是觉得心里一阵痒痒的,并没有其他不适。

鲛人族的歌声,与海妖差不多,都可以迷惑人心。

“那万一承受不住你们的歌声呢?”

“积怨树,也吃尸体。”

吕战不说话了,很显然,积怨树不光吸收怨念,尸体也是养料。

“所谓渊海,不仅是这海域犹如深渊不可度量,同时也引用冤孽之意。上万年来,这里埋葬了无数罪孽怨恨。

你不是第一批客人,也不是最后一批。

说来,我已经见过了无数人族强者,但这么多年,却从未有人打开过屠龙宫的大门。

不过好在,那儿的主人也并非完全绝情,总会有好处的。”

说这话的功夫,天空突然暗淡了下来,碧蓝的天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黄蒙蒙的天。

“沙沙!”

有东西从天空中掉落下来,吕战抬眼,一颗沙粒,正落在他的额头。

“沙子?”

“唰唰唰!”

天上似乎下了一场雨,入目可见,皆是沙粒。

“是沙雨,在沙雨之后,便是血云。

这渊海之下,不仅有黑龙的存在,还有数千年前,被你们人族高手镇压在这里的血魔。

只不过可惜,这血魔的力量一直在减弱。

估计是屠龙大阵的作用。”

吕战心中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这个摆渡人知道的未免太多了一些。

“所有摆渡人,都知道的这么多吗?”

鲛人摆渡的动作一停顿,回头看了一眼,吕战分明从他眼睛中看到一丝莫名的意味来。

“是,也不是。

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但并不是谁都会说。

你的金币上有龙尊的气息,龙尊是诞生在那孽龙之骨中的最强者,已经存活了无数年头。

既然他亲自发了信物给你,只能说明,你跟龙尊的关系不一般。

龙尊曾经有言,凡是持这种金币上船的人,有资格知晓一切事情。”

吕战闻言恍然:“原来如此,所以这里每天都会有人来试炼是吗?”

“算是吧,屠龙宫试炼,一直在进行,只不过每次出现的位置并不相同。但最后都会通过阵法,到达这里。

屠龙宫一直在等待它真正的传人,据说能打开屠龙宫的人,不但能得到其中全部的宝物,更是可以能获得灵兽护佑。

屠龙宫的守护者,除了你见过的,象尊,白尊,龙尊,还有孔雀,巴山卧龙,每一个实力都是超越驾虹的存在。”

吕战听了这话,内心再次掀起巨大波澜。

“你是说象尊他们都是驾虹之上?”

鲛人抬头看着黄沙雨下个不停,用竹篙碰了碰那桅杆上的灯,灯光瞬间变成了一种诡异的幽蓝色。

“没错,的确是在驾虹之上。只不过,这片天地,能容纳的,就只有驾虹而已。

所以这些存在,只能压制境界,停留在这片天地。”

吕战揉了揉眉心,今日得到的消息量着实太大了一些。

“何为这片天地只能容纳驾虹?”

鲛人摇了摇头,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不知道是不能说,还是他也不知道答案。

“来了……”

鲛人突然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吕战就看到天上风云再变,漫天黄沙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一大片血色云彩。

这些云彩犹如有生命一般,翻滚汇聚,一会变成龙形,一会变成虎形。

这些血云不停的追逐着天空中飞行的生物,一旦被卷进去,顷刻之间就会从血云中掉落一块块骨头。

这时候,那鲛人掏出了一个海螺,放在嘴里,呜呜呜的吹了起来。

号角声苍凉无比,却在天空中传出去很远很远。

很快,四面八方,全是这种号角声。

“可恶,可恶,我就不信,这一次,你们还能困的住我!”

这号角声似乎惹怒了那血云,血云变换,从中浮现出一个人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