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276章 退路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15
  • 字数:2,026

龙傲付春飞两个人不是傻子,在丹仙到来的那一刻,他们就知道,黑铁城怕是守不住了。

他们两个虽然已经踏入金丹境,但是跟丹仙相比,却是差的远。

起初他们不以为意,等着千秋月带着魔刀从离冰原杀来,到时候他们前后夹击,就算是丹仙,怕也只能饮恨。

一等就是这么多天,千秋月没有任何踪影。

再到后来,传来消息,魔刀在灵火宗卿天野手里,他们就知道千秋月定然是没了。

为了配合千灵教行动,他们在黑铁城只好按兵不动,等着外面的千灵教弟子,在外面合围。

目的就是把丹仙等人困在这黑铁城,不能返回。

等到千灵教攻破五大派,再来收拾丹仙。

可是现在战斗并非如此顺利。

谁也没想到玄冰门掌门竟然突破了驾虹,使得进攻玄冰门的千灵教精英,全军覆没。

丹阳宗那边如今已经跟玄冰门合兵一处,玄冰门有护山大阵守着,一时半会根本奈何不得。

玄妙仙门,与大周王朝士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大周王朝天武阁插手,就算是有卿天野配合,也不得不从玄妙仙门撤退。

那是有背景的门派。

最倒霉的,怕也就是天雷剑派,一无背景,二无驾虹,三无护山大阵。

此番差点被灭门,只有一些弟子,躲了起来,苟延残喘。

然而不管如何,龙傲付春飞都明白,一时半会,不会有人能腾出手帮他们抵挡丹仙。

所以任子航让城主府的血卫撤离,他们能够理解,但却依旧愤怒。

听了任子航的话,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少特么拿魂魔压我们,你们以为,我们怕他?”付春飞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心中已经动了杀机。

任子航轻笑:“你当真不怕吗?虽然你们是圣山弟子,但千灵八魔依旧压你们一头。

而且魂魔在千灵教的特殊,你们不是不懂。

这些年,你们修炼的吞魂功法,若不是魂魔想尽办法改善,你们觉得现在敢在这儿对我指手画脚?

魂魔对于圣山失去所有利用价值之前,你们谁敢动他?

你们想走,只管走,用不着拿我做幌子。

你们可以杀了我,但是圣教没有命令,你们敢走么?”

任子航说到这儿,言语之间,丝毫不掩饰轻蔑讥讽。

龙傲大怒,刚要发作,却被付春飞挡住了。

他挥了挥手,架在任子航脖子上的两柄剑,瞬间收了回去。

“算了老龙,任城主在此地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咱们吓不住他。

他说的对。

我们的任务是配合圣教行动,而他只听命魂魔,他走不算是违背命令。

杀了他,除了得罪魂魔,没有任何的好处。”

龙傲依旧愤怒的瞪了任子航一眼,一屁股坐了下来,不在言语。

任子航整了整自己的衣衫,站了起来,笑道:“其实你们想活命很简单。

只需要放弃黑铁城,带领部下与外围汇合。

毕竟面对丹仙,谁也不能指责你们。

而且你们可以装作溃败的样子。

至于我,我不会走的,会为你们殿后,丹仙那帮人,我会帮你们抵挡。

不用怀疑,我对圣教拳拳之心,不比你们差。

而且……

这黑铁城,我呆的太久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无比熟悉。

就算为了这座城死了,我也无怨。

我只希望你们‘溃败’之后,我若死了,能为我在圣教那边说两句好话。”

付春飞皱了皱眉:“你所说的,可是真心话?”

“我辈不是早就做好了为圣教牺牲的准备了吗?

若你们信不过我,可以给我留点人,毕竟溃败这种事情,折损人手很正常。

不是吗?”

任子航头也未回,摆了摆手,整个人显得轻松而洒脱。

“阿飞,他的话,能信吗?”

付春飞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老龙,你想死吗?”

龙傲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咱们便溃败吧。千秋月那种身手都没了,我们只是败了而已,能算什么?”

“你的意思是……”

“嗯,留些炮灰,带上咱们的精锐,突围。

最好是能遇上五大派的人,受点伤,就再无疑点了。”

龙傲点了点头:“成,你怎么说,我怎么做。我这就去安排。”

“嗯,小心些,别被人看出马脚。”

吕战撤掉玄武屏障的时候,已经是四天之后了。

梅若寒跟叶一明已经醒了过来,莫有声虽然被吕战治好,但吕战没有给他加料,因为是最后一个,所以现在还没醒。

至于雄霸天,在得知自己境界大跌之后,整个人跟傻了一般。

不过他也明白,这一次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

在听说是丹辰子亲自救治的,他更是除了感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至于梅若寒,这几天吃了大量的丹药,此时已经成功迈入真元九重。

再得知自己体内的变化之后,梅若寒更是开心无比。

吕战在这方面,不会瞒着她。

所以此时看着吕战的目光,总是充满着某种娇羞。

毕竟为了治伤,吕战几乎在她身上摸了一遍。

至于叶一明则跟在吕战后面,咧着嘴哈哈哈的笑着。

因为不习惯自己的视角看东西,加上长了新腿,走起路来磕磕绊绊的,模样很是怪异。

毕竟从二明的视角他甚至能看到自己的模样,视角不同,看到的东西也不同。

失明多年,他要习惯自己的视角,总需要一定时间。

疗伤区此时已经扩大了好几倍,总有人耐不住性子,跑去跟千灵教的人干架,跟着就是受伤。

这阵子,大家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更是把千灵教弟子当作是磨炼武技的好对象,毕竟生死之间,对于武道感悟更加真实。

丹辰子并不阻拦,能从这次磨练中活下来的,势必在武道一途走的更顺畅一些。

“师父,你终于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梅若寒在丹辰子面前,难得的露出了小女儿的姿态,扑进她的怀里,撒娇了半天。

丹辰子则大呼小叫的,说梅若寒把她的新衣裳给哭脏了。

至于吕战,一双眼睛中,只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