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314章 金秋剑意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17
  • 字数:2,032

冯三江看到她的动作,目光一凝,有些难以置信。

“你,你怎敢!”

“哦,老娘早就受不了你这个叽叽歪歪的主子了。

不如你替我杀了他怎样?到时候老娘我就自由了。”

何云天如今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脖子,一脸惊恐的看着冯三江:“叔,叔,快救我,我要死了!”

冯三江脸色铁青:“住口,没用的东西。

你当真不怕我杀了他?”

红娘子坚定的摇了摇头:“我还真不怕,就算你想杀,也未必杀的了。”

冯三江一时之间没弄明白红娘子的意思,紧跟着他就觉得有东西在他身上戳了一下。

他低头,就看到吕战两根手指在他身上点了一下,紧跟着冯三江惊恐的发现,他的浑身真元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且他此时也失去了行动能力。

吕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新奇:“红姐姐,你瞅瞅,我好像又弄出了一个不得了的武技。

嗯,就叫截脉指吧,瞬间就能封住对方的真元。

回头教你。”

红娘子抿嘴轻笑:“好啊,公子真棒。”

吕战绕着冯三江走了两圈,然后再他脸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下。

“老子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装逼,都让你装了,我还装什么?

冯三江是吧?

无涯剑宗是吧?

拿剑指着我的脑袋,还要开花?

今天不在你身上开几朵花,你都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吕战并指成剑,接连在冯三江身上捅了几下。

冯三江只觉得奇痛难忍,体内给跑了气一般,真元呼呼的朝外喷涌着。

“杂碎,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吕战没理会他,而是回头朝着城内看去。

一道剑光,从滚石城内,飞速而至,直奔吕战面门。

吕战冷笑一声:“终于来了,这速度可是够慢的。

葫芦娃救爷爷,果然好用的紧!”

他看着那一道剑光,眼中满是轻蔑。

“在我面前玩剑,你还不够格!”

吕战一指点出,湮灭!

剑光冲到他的指间,瞬间撞上了强大的力量。

那剑光犹如冰雪消融一般,一点点消散。

“咦?阁下好俊的功夫。

却是不知道犬子哪里得罪了阁下,让阁下如此痛下杀手。”

一人凌空飞渡而来,身后却是跟着无数脑袋上插着蓝色羽毛的护卫。

“下杀手?不是我,我没有,你别瞎说啊,当心告你诽谤哦!

你的这个犬,现在还活着。

不过再等一会,可能真的会死。”

你的这个犬?这是什么话?

城主何梦生脸色一黑,红娘子则在一旁轻笑。

至于黑熊,此时已经止住了血。

看着面对城主这种大人物,依旧面不改色的吕战,此时心中异常复杂。

男人当如此。

生子当如吕战之类的感慨。

他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牛人。

何梦生落在地上,很快有人给他抬来了一个太师椅,他坐在了椅子上。

就算面对儿子生死威胁,他也气度斐然,甚至有闲情喝杯茶水。

“爹,你这个时候了, 还喝什么茶?你赶紧救我!否则你可要绝后了!”

何梦生眼皮耷拉了下去,不紧不慢的呷了一口茶。

“住口,没用的东西,死了我倒是省心了。”

话一出口,一个茶碗盖,瞬间从他手中飞出,直奔红娘子而去。

然而那茶杯还没到达红娘子跟前,吕战屈指一弹,一道剑意飞出,直接将那茶碗粉碎,所有粉末瞬间倒卷而回。

何梦生目光一凛,此时再也不能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翻身而起,一飞冲天:“来得好!

小子,没看出你竟是个高手。

接我一招金秋剑意。”

何梦生人在半空,身后却浮现出一副金秋幻象。

幻象之中,稻谷满田,挂着沉甸甸的稻穗。

漫山果子熟了,红彤彤的。

所有人脸上都流露出满足的笑意。

这金秋剑意,是融合了百姓丰收喜悦,融合期盼与祝福。

所以这一剑,等于是融合了百家的力量,不可小觑。

吕战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以众家祈愿作为力量,转化为剑意的存在。

一时之间有些意外。

而城主带来的卫兵,见到此番景象,齐齐叫好。

“大人剑意有所精进,显然是民心所向。”

“没错,城主大人深得民心,政绩斐然。”

“这个书生,当真是活腻歪了,竟然敢在咱们这里撒野。

城主一怒,此子定然人头滚滚。”

然而下一刻,何梦生却面色一变。

因为他的剑意,根本无法撼动吕战,将吕战拉进他的武道意境之中。

吕战站在那里,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一般。

有风,有树叶落在他的身边,还没靠近,就被无形的力量弹开。

这种情况,他却是从未遇见过。

只是此时剑意已经成型,不得不发。

何梦生心一横,直接出剑,朝着吕战刺去。

不得不说,这剑意的确很强,所过之处,空气尽数被秋风染尽,吕战似乎都能闻到果实成熟的气息。

“城主大人出剑了!”

“好兴奋,城主大人已经很久没用过剑了。”

至于茶棚那些观战的看客,此时齐齐都替吕战捏了一把冷汗。

“这书生怕是要完了。”

“这书生也算是个好人,可惜了。”

“哼,好人?好人顶什么用?如今天下,早就没了好人的活路。”

吕战站在原地,仿佛与天地融合在了一起,他看向何梦生的剑,嘴角微微上扬,紧跟着一指点出。

“你若一心为民,此剑定然势不可挡。”

何梦生脸色再变,他的剑,再尚未接触吕战的手指的时候,仿佛遇到了一层无形屏障。

这屏障带着浓浓的湮灭之意,仿佛可以摧毁一切。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剑随着自己的催动,一点点减少,减少。

一柄灵剑,仿佛被看不见的怪兽,一点点吞噬掉了。

这场面瞬间寂静无比,诡异莫名。

“可惜,你如今还记得你的初心吗?

王族颁布士族令,你可曾为了黎民百姓抗争过?

还是为了自己的权利,在后面推动?

如今人心已经离你而去,百姓为奴为婢,何来丰收愿景。

城主大人,你,被你的剑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