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319章 天机一号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17
  • 字数:2,095

吕战现在在研究一种阵法,雪娘子拿着一块玉石跑到了很远的地方,然后在那头说话。

吕战这边的玉佩清晰传出了她的声音。

红娘子感觉满是新奇:“公子,这是成功了吗?”

吕战挠了挠头:“现在还不清楚这东西能传多远。在我的预想之中,这种回音阵法,可以传遍天下任何角落才算成功。”

红娘子暗暗咂舌,果然公子的志向异常远大。

这东西的出现,定然会改变整个修行界。

“雪姐姐,你可以回来了。”

那边传来雪娘子兴奋的叫声。

“如今这种阵法,是一种子母阵,比后世的手机电话,差的太远了。”吕战暗暗摇头。

他现在越发感觉到通讯不便带来的困扰。

若是有通话设备,至少现在可以了解下玉珑儿她们的动向,也能互诉相思。

不过如今的实践成果,已经让吕战有些满意了。

“红姐姐,这是另一块回音石,咱们这三块是连接在一起的,以后不管到哪,都可以用这东西联系。收好了,莫要丢了。”

红娘子欣喜的把玉石收了起来。

对于吕战经常会弄出奇怪的东西出来,如今已经见怪不怪了。

吕战对于自己人还是极好的,专门为两女炼制了两个蝴蝶发卡,上面炼制了四层四级防御阵法,算是防御法器,威力能扛得住吕战四次攻击,算是不错的保命东西。

“公子,这东西真好玩儿,我跑出去好远呢,听的依旧特别清晰。”

吕战看着雪娘子回来,这才从一个他掏出来的山洞内走了出来,翻身上了山顶。

这里距离王都,只有千米之遥,吕战甚至能看到王都的一草一木。

“这只是试验品,嗯,就叫天机一号吧。

以后说不定还会升级,那块你留着玩吧,呼叫的法子都记住了?”

雪娘子用力的点了点头:“记住了。”

“嗯,让你顺道查的事情如何?”

吕战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一个躺椅,又拿出一把遮阳伞,在山顶上躺了下来,钢铁飞龙在天空盘旋着。

吕战时不时给它喂点丹药,如今钢铁飞龙有突破六级的趋势,身上龙威渐渐浓厚起来。

雪娘子懂事的拿出小板凳在吕战跟前坐下,然后掏出在城里新买的水果,削了皮,切成块,一块块喂进吕战口中。

“如今王都盘查非常严。

在王都之外,建造了一道外城,原来的王都区域,如今住的都是士族。

外城则都是所谓尘民的聚居地。

外城不可进入内城,一旦发现,杀无赦。

通往王都的那条路径,每天有飞云卫巡逻,空虚期不足一刻钟。

而飞云卫的坐骑,几乎全是钢铁飞龙,还有少数毒妖鸟。

毒妖鸟天生便是四级妖兽,羽毛颜色艳丽,而且尾巴上有超大毒囊,可以当作武器,喷洒出来,可以毒死一个城。

所以就算是钢铁飞龙跟毒妖鸟遇到,也难以逃到便宜。

外城城墙,布满了诸葛炮弩。内墙上则是灵晶大炮。

这灵晶大炮相传是真武大帝设计流传至今,一炮可讲金丹巅峰轰落。

而且内城城墙驻军十万,统帅更是驾虹高手。

所以任何人想在王都搞事情,都非常艰难。

我没敢多打听,但王都本土宗门,天剑门,大旗门,多罗宗,司星派,这些门派,将王宫拱卫起来,高手无数。

光是金丹境之上,四大派加起来,怕是有数千人。

王宫之内高手自不必说,听说天武阁有一老祖,早年间就是驾虹巅峰,如今灵气富足,说不定此时已经进入羽化之境。

对了公子,还有一件事情。

王宫大街小巷,都有千灵教悬赏通缉的告示,他们在找一个人。

你瞧瞧。”

雪娘子从怀中掏出一张悬赏榜单,上面有一副画,一个蒙面人,只是那眼睛却异常眼熟。

吕战看了之后,顿时乐了,这眼睛日月现行,不就是他吗?

“千灵教找这个人做什么?”

雪娘子摇了摇头:“不清楚,我用以前的联络暗语,找到了风信子中的人,听说是卿天野亲自下达的命令。”

吕战心头一动,看来当初跟那血神对视了一眼,是被那血神察觉到了啊。

如此看来,这卿天野能够直接与血神沟通,这事情怕是真的。

吕战沉思片刻,方才幽幽吐出一口气:“辛苦姐姐了。”

雪娘子嘻嘻一笑:“不辛苦,只是你让我打听这些做什么?难不成公子,想要把王都给掀翻了不成?”

吕战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想,但没那个实力。

打听到被俘虏的各大派高手被关在哪里了吗?”

“这个不需要打听,随便哪个人都知道。

朝廷兴建了招贤馆,愿意投靠各大势力的,都被拉拢走了。

少数不表态的,就被关在招贤馆,也不打不骂,只是限制外出的自由。

听说里面的条件还算不错。”

吕战闻言,摸了摸下巴,无论如何得跟掌门老头见一面,当然,还有那素未谋面的岳父大人。

“明日,我自己进城,你跟红姐姐就留在这里吧。

安全一些。”

雪娘子闻言,蹙眉:“不行,我们跟你一起。如果出了事情,还有个照应。

如今但凡出悬赏令的地方,你的名字都挂在第一位。

潜龙榜第一人,更是身怀真武造化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

万一你身份败露……

总之就是不行。”

红娘子在一旁默不作声,但眼中的坚定,却让吕战有些头皮发麻。

“得,你们要去也行,不过行动都得听我的。”

“嘻嘻,我们姐妹,哪回没听你的?”

与此同时,王都城外,一个头戴斗笠的大汉,手中拿着一根已经泛黄的竹竿,一双草鞋,破旧不堪,此时就挂在他的脖子上。

而他则赤着脚,一步步走进城门。

“站住,臭乞丐。

说你呢,没听到?

这王都外城进门税,三千金。

还有,把路引,通行证拿出来。”

苦竹用竹竿将斗笠往上定了定,露出一双浓眉大眼。

此时他眼神一片平和。

“三千金?在下着实没有。一路上看到了太多所谓尘民,都散尽了。

至于通行证,路引,也没有,不知道在哪办理。”

守城卫兵闻言,勃然大怒:“臭乞丐,你在消遣老子?找死!

来人,给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