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328章 皇子?不配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17
  • 字数:2,062

苦竹走了七步,眼中的尸山血海终于完全褪去,剩下的便是人间。

此时他身上的一切光芒,完全敛去。

平凡的一如老农。

返璞归真!

红娘子跟雪娘子两人心中同时出现了这个词。

当初她们亲眼目睹了吕战也是醒来之后,拥有了这种诡异的特质。

如今这个苦竹,很明显,领悟了类似吕战领悟的那种东西。

虚无缥缈的道。

苦竹一只手落在了吕战头上,吕战抬眼看了一眼,就见苦竹目光古怪。

“看来吕兄领悟的东西依旧在我之上。

我这灌顶佛光,竟然对你毫无作用。”

吕战翻了个白眼:“省省吧,我不需要灌顶,我聪明的很。

拿件衣服给他,这副尊容,实在有伤风化。”

红娘子憋着笑,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吕战的衣服,丢给苦竹。

相比他的体型,吕战显得瘦弱了许多。

所以吕战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紧巴巴的,有些滑稽。

苦竹却是不管这些,打破心中桎梏,承受业火焚心之苦,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洒脱的厉害。

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不过全部被吕战剑意拦在外面。

那犹如实质的剑意,只要有人靠近,立刻会被斩成飞灰。

“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那气息,让我心悸!”

“苦竹悟道了!”

不知道是谁点了一句,众人恍然,满脸羡慕。

毕竟悟道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

一旦念头通达,那今后修行,就犹如开挂一般。

摘星楼上,二皇子令狐追月神色古怪,眼前的这番光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本来以为忍不住的会是吕战。

毕竟吕战一怒,摧城灭户,已经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事情。

没想到这一次爆发的竟然是苦竹。

我这无心之举,倒算是成全了他。

有意思。”

司空云瞥了他一眼:“殿下不恼?”

“为何要恼?不过是死了几个人罢了。

现在多好,多了一位悟道高手。

你没注意么?吕战的气质,与苦竹如今的气质很像。

这说明什么?

说明吕战悟道更早。

我现在怀疑,吕战乖乖把真武造化碟交出来,不过是因为他早就已经洞悉了其中的一切。

嘿,往后几十年,天下风云之辈,绝抵不过此二人。

若能收入囊中,何愁大业不成?”

令狐追月显示出了强大的自信心。

“收入囊中?怕你的口袋不够大,却是装不下我兄弟二人。”

一个突兀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令狐追月陡然回头,就见吕战跟苦竹两个人坐在了他们两个的位置上,正不客气的吃着东西。

“吕兄,我都不知道悟道之后最先改变的竟然是胃口。

明明刚刚吃过没多久,现在腹中空空,饿的紧。”

苦竹毫无形象的往嘴里塞着糕点,吕战则要优雅的多,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两个火红色的酒杯,这酒杯还是他自己用凤凰石掏出来的。

酒杯一出现,四周立刻弥漫着浓浓的火焰气息。

“凤凰石?”

司空云一眼认出了那酒杯的材质,不由惊讶开口。

吕战看了她一眼,又拿出一个相同的酒杯:“姑娘不光长的漂亮,眼力也很好。

既然认得出来,就有资格喝一杯。

我这酒可不得了,融合了七星花,百叶草,冰凌草,万枯蛇,以及离冰原万年不化的冰晶精心酿造,毒性异常狠辣。

配合这凤凰石的酒杯,完全可以将毒素全部催发,普通人一杯就死,绝无例外。

不知道姑娘可有这个胆量?”

七星花与冰凌草这两种灵药并非是毒药,但是这两种灵药属性却是相克,同时服用会产生比毒药更厉害的效果。

百叶草,却是能将万枯蛇的毒液效果催发百倍。

这几种材料碰到一起,吕战说的话,并非是夸张。

加上凤凰火催发,这哪里是酒,分明是要人性命的毒药。

吕战掏出一个小酒壶,在三个杯子里各倒了一杯酒。

然后冲着司空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酒如红色琥珀,在杯中颜色,煞是好看。

散发的酒气,也是香醇无比。

苦竹却是不管这些,直接端起一杯,一仰头灌了进去。

紧跟着他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绿色,面皮一阵抖动,似乎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过了片刻,又狠狠的舒了一口气,浑身大汗淋漓。

“好酒!果然好酒,痛快至极!”

司空云目光一凝,却是明显发现苦竹刚刚一刹那身上爆发的气息,又增长了一截。

“吕兄,再来一杯。”

吕战却是摇了摇头:“这东西,第一次喝有点效果。

再喝就索然无味。

喏,这是王都特产,俗名女儿香,味道还算不错,适合你哦!”

苦竹倒是不挑食,接过酒坛子,灌了几口,却是有些嫌弃:“这味道比你的酒差得远了。”

吕战笑骂道:“你倒是挑剔,有的喝就不错了。”

苦竹嘟囔了几句,坐在一旁自斟自饮,倒也快活。

吕战端起另外一杯,放在口中抿了一口,一脸陶醉。

倒是司空云现在犹豫不决。

令狐追月对于这两人没把自己放在心上,也不以为意。

坐到了吕战对面,看着剩下的一杯酒,笑道:“这酒闻着倒是香醇。

不如我替她喝如何?”

吕战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不配!因为你太弱了!”

一句话,却是让令狐追月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一抹怒气,爬上眉梢。

这个贱民,竟敢说他不配!

没等他发火,司空云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笑道:“殿下,你修行不够,这酒你喝了,必死无疑。

吕兄这是一片好心,殿下莫恼。

凤凰石难得一遇,今日有幸用此杯喝酒,倒算是我的福气。

吕兄请!”

司空云端起酒杯冲着吕战让了一下,然后正准备一饮而尽,却发觉整个人瞬间动弹不得。

司空云眉头一皱,只听吕战笑道:“莫学这个粗人,这酒还需小口浅酌,你比他虽然强点,但一口闷了,就算是我也救不回来。

莫要忘了,这个粗人可是堂堂驾虹,境界是做不了假的。”

吕战话音落下,司空云才发现,自己又能动了,这才明白,吕战提醒是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