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366章 情字杀人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28
  • 字数:2,029

吕战自然不会顾及武靖王在想什么。

事实上武靖王的想法,从来都不重要。

在他看来,这一次答应武靖王,替他出战,更像是一笔交易。

其实门主老头的顾虑是对的,他不是一个人。

如今他已经有了一堆的软肋,不管是哪个,都能拿捏住他。

就算他不需要靠山,那么玉珑儿这些人呢?

更何况虚妄先生,与他未来的老丈人,都是在为他与玉珑儿以后做打算,给他们准备一条后路。

这份情义,吕战得领。

说白了,他现在依旧没有能睥睨天下的资本。

这让吕战想到了当晚出现的姬太虚。

只凭一个名号,就能让魂魔那种神秘的存在感觉到惊惧。

这才是足以震慑天下的武力。

吕战想要达到姬太虚那种境界,怕是还有一段路要走。

不过吕战也不着急。

这王都,就是他扬名之地。

云冰的伤势,对于吕战来说算不得什么。

如今领悟了轮回之道,加上回天功的神妙,只要还有一口气,吕战自信能救回来。

一群人围在一起,互诉衷肠,叙述着分别以来发生的一些事情。

几个人都没想到,吕战在这期间,竟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

尤其是玉珑儿,只觉得一阵后怕。

当日武怀王的一剑,差点要了吕战的命。

虽然吕战轻描淡写,但是几个人依旧能从他平淡的话语中感受到那份危险。

丹辰子在一旁一直闭口不言。

吕战敏感的发现,这个小萝莉,如今真的长大了。

脸上的笑容变少了,眼底却变得愈发深邃,让人看不出她的想法。

“师父,你们现在先在这武靖王府修养。

这里应该安全。

以后的打算,以后再说。

我想要不了几日,还会有玄冰门弟子前来。

师伯与武靖王达成了协议,对于他们应当会有妥善的安置。”

丹辰子有些欣慰的看了一眼吕战,又看了看玉珑儿。

“这些事情,本不是你一个小孩子应该管的。

算起来,是玄冰门欠你的。

自你加入玄冰门,我这个当师父的,也没尽过责任。

相反这段日子,你为了玄冰门东奔西走,不惜以身犯险。

这边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师伯会做好的。

我去见见你师伯,玉儿有空去看看你父亲吧,想来他应当十分担心你。”

玉珑儿乖巧的应了一声,看着丹辰子的背影。

她如今的背影显得有些孤独与哀伤。

“丹辰子师叔她,似乎有好多心事。”

玉珑儿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梅若寒在一旁悠悠一叹:“多半是武怀王的事情闹的。

师父她其实也是个苦命人。

平日里看着跟孩子一般,实际上心事从来不与别人说。

师弟,你跟玉儿多日未见,想来有很多话要说。

你们去吧,冰儿这边我会照看。”

云冰,青桐如今都在躺着,叶一明被二明拉着去参观王府去了,如今也不在这儿。

这里有星云帮忙,照顾这两个人,问题不大。

玉珑儿闻言,俏脸微红,吕战没有拒绝梅若寒的好意。

“有劳师姐,有什么话,咱们之后再说。

还有星云,这次,谢谢了。”

星云摆了摆手,翻看着一本古籍,头也没抬:“把你那天机一号回头给我瞧瞧,我研究一下。”

吕战随手把天机一号放在了她旁边,这才拉着玉珑儿的手,离开了房间。

梅若寒悠悠一叹,房间内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星云哗啦啦翻书的声音。

“明明心里在乎,却要故作大方。

你这样下去,可不成。

吕战这个人,我接触不多,也看得出来。虽说重情重义,但也是个木头。

这层窗户纸你不捅破,他恐怕永远不会主动。”

星云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梅若寒神色落寞:“就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能那么做。

你说他是木头,却也未必。

或许他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如今他一心扑在玉儿身上,我若捅破,那以后我们如何相处?

我不想破坏他们的感情,也很珍惜现在他与我的关系。

就这样吧,不也挺好么现在?”

这句话像是在问星云,但更多的是在问她自己。

星云翻书的动作停顿了片刻,缓缓摇了摇头:“世间大多道理,都无法解释一个情字。

你既然愿意自己受苦,我也不多说什么。

这话也是说给你听的。”

梅若寒微微一愣,回头,就看到云冰眼皮动了动,随后又没了动静。

她是如此,云冰又何尝不是?

入夜,依旧是魂魔之前招待吕战的院子。

只不过这一次,红娘子与雪娘子都不见了,换上了两个不认识的少女。

身姿依旧曼妙,一举一动,更加勾人。

吕战与玉珑儿正襟危坐,而在他们两个对面的,则是玉临风。

玉临风一脸复杂的看着玉珑儿,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玉珑儿也是心情复杂,尤其在得知玉临风跟一个女人好上了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玉临风。

“玉儿,你都知道了?”

最终玉临风还是开了口,有几分苦涩之意。

玉珑儿悠悠一叹,乖巧的点了点头:“爹爹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做女儿的,应该为爹爹开心才是。

我想,娘亲在九泉之下,若是知道了,也可以安心了。”

“你不怪爹?”

“不怪,在来这儿之前,其实我也纠结过。

不过吕战说的对,如今我已经成年,也有了依靠。

爹爹自然能追求自己的幸福。女儿不能太自私。”

看着玉珑儿真诚的眼神,玉临风暗暗松了一口气,感激的朝着吕战看了一眼。

吕战微笑示意。

“吕战,你可否则此等待片刻,我有些话想单独交代玉儿几句。”

这种提议,吕战自然不会拒绝。

看着玉珑儿挽着玉临风的手臂走到了后厅,吕战这才看向了在一旁侍奉的侍女。

“彭芃与你们司星派是什么关系?”

那两个侍女先是一愣,随即换上一副笑脸,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虽然愣神的功夫很短,但依旧被吕战捕捉到了。

“公子在说什么,奴听不懂。

这彭芃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