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370章 炼丹师工会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29
  • 字数:2,077

对于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令狐追月却没有太大的反感。

毕竟朝廷需要这种人的存在。

“胡先生客气了,你这一身炼丹的本事,是我王族需要仰仗的。

你只管为我王族效力,其他的事情,大可不必去管。

总之,王族不会亏待先生。”

听了令狐追月的话,胡亦悦内心一喜,知道今天的目的达到了。

谁不知道,当今朝堂,除了太子,就是二皇子势力最强。

如果能得到赏识,那么他下半辈子就有了着落。

“为王上分忧,为殿下效力,都是小人应该做的。”

然而这个时候,平阳公主却拍案而起:“别说了,吵死了!

本公主已经知道你厉害了,你为什么总是在我耳边,你……”

平阳公主这番举动,却是让所有人惊骇莫名。

平阳公主回过神来,发现大家都有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心里咯噔一下。

知道刚刚自己想吕战想的入迷,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而胡亦悦则内心狂喜,难道这位王上最喜欢的小公主,对自己也很看好?

“看什么看?简直岂有此理。

这等小人,也配进我的院子?

来人,把他给我撵出去!

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他,哼!”

平阳公主也不装着端庄大方了,提起裙摆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快走到门前的时候,又回头,一脚踹在了胡亦悦的身上,这才带着满脸的怒气,走出门。

这番举动,直接把胡亦悦吓的跪在了地上。

“公主恕罪,不知小人哪里得罪了……”

令狐追月神色淡淡,似乎对这一切习以为常。

杜考拉看着公主的背影,眼底却满是欲望。

“殿下,公主她……”

杜考拉回过神来,有些不知所措。

“呵呵,小妹就是这个脾气,胡先生快快请起。

估计是哪个不长眼的惹怒了她,跟先生无关。

小妹被父王宠坏了,两位大师不要见怪才是。”

逍遥丹师笑着摇了摇头,胡亦悦则擦了擦脑袋上的冷汗,他哪里又敢怪罪。

司空云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殿下,我去看看公主。”

令狐追月淡淡点了点头,司空云这才快步离去。

平阳公主越想越气,此时正在大发脾气。

司空云到来,笑道:“这是谁又惹着你了,发这么大的火。”

平阳公主看到司空云到来,恨恨的跺了跺脚:“还能是谁?还不是吕战那个死人!

真是岂有此理。

阿云,你说那个混蛋现在在做什么?”

司空云担忧的看了一眼平阳公主,她认识吕战,自然知道吕战那种男人,对于公主这种不谙世事的小丫头,有多大的吸引力。

如今公主这番表现,分明已经是动了凡心。

“公主,吕战之前那么对你,着实可恶。

你看,要不要咱们找几个人,去收拾收拾他?

要不派高手杀了算了。

王上身边的任公公如何?

任公公一身实力已经是驾虹巅峰,半步羽化,杀个吕战,定然手到擒来。”

看司空云一脸认真,平阳公主被吓了一跳。

“呵呵,那个,那个,倒也大可不必。”

看到司空云怪异的眼神,平阳公主硬着头皮找补:“那是本公主跟他的事情,要是让父王知道了,还不笑话死我?

这个仇,这个仇,我是要自己报的。

哎呀,阿云,这个,你,你别管了。”

司空云皱了皱眉,她越是这番表现,就越说明吕战在她心里很重。

“公主,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吕战?”

平阳公主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不过很快被她掩饰了过去。

“喜欢?怎么可能?

本公主怎么可能喜欢上那种冷冰冰的木头,一点也不好!

阿云,你这个玩笑开大了。”

心事被戳破,平阳公主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恐惧。

是的,她在害怕。

害怕如果她的父王得知,会下令杀了吕战。

而吕战此时孤身一人,到达了王都炼丹师工会。

炼丹师工会与炼器师工会,以前一直都存在。

只不过没什么存在感,算是民间自发组织的,用来交流会友的一种存在。

后来周武王改革士族制度,扫灭不服朝廷的门派,这两个工会也被周武王弄成了官方的性质。

必须在炼丹师工会认证成为炼丹师,才有资格炼丹,才有资格利用炼丹师的身份谋取利益,售卖丹药。

至于不来认证,也随你,但若有人举报你私自售卖丹药,罪名很重,会有高手来狙杀你,就问你认证不认证?

而想要参加丹道大会,也必须要有这个资格认证才行。

这王都炼丹师工会,也是非常气派。

坐落在王城正中,对门就是炼器师工会。

吕战甚至还看到了王城四大派的办事处,四大派弟子进进出出,异常忙碌。

那里是接门派任务,提交任务的地方。

炼器师工会,绝对堪称财大气粗,装修一股子浓浓的暴发户的味道。

与炼丹师的高贵身份相呼应,全场金黄色。

一进门,立刻有人迎了上来,是一位妙龄少女。

“公子,不知您是办理业务,还是来寻人。”

没等吕战开口,那少女接着说道:“若是寻人,您可以报出名号,我帮您代为通传。”

吕战笑了笑,这里的人倒是礼貌。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如果真诚炼丹师,那地位定然水涨船高。

这些接待的小姐姐,自然不敢得罪。

“我来认证炼丹师。”

少女微微一愣,狐疑的看了一眼吕战。

吕战看起来,太年轻了一些。

凡是来认证炼丹师的,多是在丹道浸淫多年的人。

年轻的炼丹师不是没有,但绝对很少。

像吕战这个年纪,恐怕连丹火都没有吧?

不过也难保这是人个天才。

所以少女在微微一愣之后,这才笑着开口:“认证炼丹师,请这边走。”

就在这个时候,从身后走来一群人,嘻嘻哈哈,热闹无比。

似乎是听到了吕战的话,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讥笑一声:“真是好笑,现在的炼丹师这么不值钱了吗?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认证炼丹师?”

“就是,看这样子,毛都没扎齐吧?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时之间,哄笑四起,几个人口中污言秽语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