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372章 落笔定生死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30
  • 字数:2,081

“嘿嘿,天正,做的好,就要拿出秦家的气势来。”

“这也就是天正出头,否则今天我非得跟他比一场,让他知道知道,他自己是有多么的垃圾。”

听到秦天正这么说,其他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吕战觉得有些好笑:“哦?既然这样,大家别急,一个一个来,今天我有的是时间跟你们玩。”

“吕战,你这是在挑衅我们?

哼,你先从天正手里活下来再说吧!”

吕战一开口,几个人瞬间怂了。

拿自己的命做赌注?

他们自然不乐意。

秦天正自然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心里暗骂。

这几个玩意,显然是那种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存在。

看来今日之后,有必要跟他们算算以前的账。

吕战不屑的笑了笑,这些人,不过都是趋炎附势之徒罢了。

“既然要斗丹,老夫做个见证如何?”

这边的动静,已经惊动了许多人。

炼丹师工会人可不算少,此时看有热闹可看,而且这热闹的中心人物,一个是声名鹊起的吕战,一个则是秦家天骄,这热闹可是好看的很。

“老夫顾长道,忝为此地工会会长。

既然两位要在此地比试,我这就让人为二位准备斗丹室。

至于这这赌命,两位都还年轻,都是天之骄子,是否考虑一下,换点别的,莫要伤了和气。”

顾长道身上气息中正平和,看起来是一个慈祥老者。

他说这话,完全是出自好意。

他活了这么多年,见过不少的人,不少的事情。

顾长道明白,很多遗憾就是一时冲动造成的。

这两个小家伙,都可称得上当世天骄,万一折损了一个,实在可惜。

可惜他的好意,不是所有人都会心领的。

吕战朝他躬了躬身子,算是表达谢意,还未开口,就听到三花门的人开口说道:“顾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算你是炼丹师工会会长,也不能偏心成这样吧?

这吕战跟你不会是有什么关系吧?

你就这么怕他没了性命?”

一番话,在场众人都皱起了眉头。

这顾长道威望很高,一身炼丹水平已经突破到了六级炼丹师的境界,地位尊崇。

然而如今一个小辈,竟然在这儿大放厥词。

“住口!你是何人竟敢质疑顾大师!”

“就是,莫非你怀疑顾大师的人品不成?顾大师分明是爱才。”

三花门弟子嗤笑一声:“你们怎么说就怎么是咯?

这场比试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他吕战何德何能,能跟我们秦少爷比试?

吕战必死。

顾大师此时说这种话,还不叫偏袒?”

吕战耸了耸肩,轻声骂了一句:“蠢货!”

顾长道也是有些不悦。

本来一番好意,没想到竟然被曲解。

他脸上的笑容此时也已经消失了,冷声道:“既然如此,权当老夫多管闲事。

二位,请随意。

来人,草拟生死状!”

秦天正有心辩解几句,却发现顾长道连带这对他,都是一脸厌恶。

他明白,这次是把这位大师得罪死了,不由对三花门几个人恼怒异常。

“你们几个,少说几句!

再胡说八道,别怪我秦天正翻脸不认人。”

吕战呵呵一笑:“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秦天正,你记好了,今天你要是死了,就是这帮人一手把你推上了死路,与人无尤。”

看着吕战离开的背影,秦天正眼底闪过一丝阴翳。

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

毕竟吕战师从丹仙,人的名,树的影。

但在这三花门几个蠢货的“努力”之下,他此刻更是骑虎难下。

“哼,别把话说的太早了。

吕战,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斗丹,在炼丹师的圈子内是非常常见的。

只不过除非深仇大恨,很少有人会赌命,大多都是一些独门丹方,宝贵的材料之类。

“你们听说了么?秦家秦天正要跟吕战斗丹赌生死。”

“什么?真的假的?”

“在哪,能让咱们看看吗?”

“就是,大家伙一起去瞧个稀奇。”

这里的消息,风一般散了出去。

平阳公主心情郁闷,此时正在司空云的陪伴下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逛着。

“吕战斗丹?阿云,咱们去瞅瞅!”

司空云还没来得及阻止,平阳公主已经冲了出去。

没办法,一众护卫,赶紧跟上。

炼丹师工会的人越来越多,顾长道不得不下令疏散人群。

有资格进来的,可以进来观看,没资格的,只能在外面等着。

“平阳公主到!”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人群纷纷让开。

平阳公主一路马不停蹄,钻进了炼丹师工会。

其他各大势力听闻此事,纷纷前来打探。

毕竟参与丹道大会的势力可不少。

很多人都知道,吕战代表的是武靖王府。

在这之前探探虚实,再好不过。

“老夫顾长道,给公主见礼。”

平阳公主东张西望,没有看到吕战的影子,有些失望。

顾长道知道平阳公主到了,自然要亲自迎接。

“顾大师不必多礼,本宫听闻这里有热闹可看,过来瞧瞧热闹。

您老该干嘛干嘛去。

对了,吕战人呢?”

顾长道被平阳公主急促的语速惊到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吕战在斗丹室,公主请随老夫前来。”

平阳公主拉着姗姗来迟的司空云,跟在顾长道后面,上了二楼斗丹的地方。

两个巨大的炼丹房,其中有两座丹鼎坐立其中。

炼丹房内,铭刻了许多的阵法。

而这丹鼎之下,更是用阵法勾连了地火。

既然是斗丹,自然少不得观众。

所以这斗丹室有一面墙壁,是透明的,犹如水晶一般。

而且这透明水晶墙壁明显是有特殊的阵法。

在外面的人,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人的一举一动,纤毫毕现,神奇无比。

此时已经有人把生死状拿了过来。

顾长道叹了口气:“两位,这笔一落,生死有命,你们真的想好了?”

平阳公主得知吕战竟然在赌命,一颗心都提了上来。

但过了一会,又觉得好气,这混蛋死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吕战见到司空云跟平阳公主,也是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笑着冲她们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而平阳公主,只觉得一颗心犹如小鹿乱撞。

“阿云,他刚刚是冲我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