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385章 你为何行此大礼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4-03
  • 字数:2,068

丹魔,丹皇,丹仙,丹鬼。

并称天下最会炼丹的四个人。

这四个人各有千秋,谁也不敢说谁更胜一筹。

当然,如今私下有声音说,这四人,丹仙应当更胜一筹。

毕竟吕战是她教出来的,用的也是三十六手云遮月的手法。

对于这个说法,有些人深信不疑。

吕战的身世来历,经历,非常简单。

短短十八年,根本没什么秘密。

都知道他的来历,修行的经过。

但这短短的十八年,却又精彩纷呈。

王宫之中,丹道院。

如今群英荟萃,人才济济。

来自大齐,大魏,以及大周王朝本土的炼丹师,齐聚一堂。

“吕小友这是第一次来王宫吧?”

顾长道亲自陪坐在吕战身边,甚至赶走了伺候的丹童,亲自给吕战斟茶倒水,这让吕战有些受宠若惊。

“顾大师,您这样可就是折煞我了,使不得使不得。

这王宫我的确是第一次来,说实话,有些失望。

这气派,还不如武靖王的府邸。”

不远处的武靖王一直翘着耳朵听这边的谈话,闻言一口水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

这话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那还得了?岂不是说王宫还不如他武靖王有钱?

武靖王哭笑不得,连连冲着吕战作揖,吕战这才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这是求放过。

一开始武靖王对待吕战可没这么好的脾气,吕战自然要报复一下。

顾长道闻言,呵呵一笑,只当是没听过。

“哼,大言不惭。

顾大师,您老人家现在可是越活越糊涂了。

如今什么狗东西,都能跟大师你平起平坐了吗?”

一个讥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顾大师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至于吕战,丝毫不为所动。

如今这个地方,有多少人,在干什么,丝毫逃不过他的感知。

说话的人,吕战见过两次。

若没记错,此人名叫杜考拉,应该是公主那一边的。

至于小公主,却是没在这边露面。

吕战不吭声,顾长道可不能当作没听到。

“哼,阁下又是何人?

老夫如何行事,莫非要跟你一个小辈交代不成?

还是说,你当真觉得顾某人可欺?”

“哈哈哈,顾大师,这种话,就别在我面前说了吧?

你能有今天的本事,还不是拜我师父所赐?

少在我面前充大,按辈分,你不过是我师兄罢了。

当然,这是客气的说法。

毕竟我师父嫌弃你资质低下,当年你在山门之外跪了整整一年,我师父看你可怜,才传了你一些本事,没想到如今,竟然也能称为大师。

可笑可笑,可见这大周王朝的丹道,的确是没人了。”

杜考拉唰的打开了折扇。

吕战如今名头日响,民间竟然有人说丹仙位列天下之首,简直可笑。

他师从丹魔,自然没有把吕战放在眼里。

就算吕战实力再强,又能如何?

今日在这儿比的可是丹道,而不是武道。

所以杜考拉丝毫不惧。

顾长道在听了他的话之后,脸色却是一变,老脸涨的通红。

“你是丹魔弟子?”

“正是,丹魔座下首席弟子,杜考拉!

此次前来,就是要替小公主拿下这丹道大会第一。

我就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某些人,根本不配炼丹。”

这话,自然是说给吕战听的。

当日,吕战当着他的面,点杀了三花门的一个弟子,让他至今想起来,都觉得恨的牙痒痒。

因为那件事情,让他在年青一代中,威望损失很大,这让他脸面无光。

如今这丹道大会,就是他报仇的好机会。

吕战依旧不为所动,犹如老僧坐定。

“杜兄,你瞅瞅,狗就是狗,主人不发话,连犬吠都不敢。

算了,咱们不用理会。

到时候,自当让他现出原形。”

“没错,就是,等拿下这第一,一定要狠狠的甩到他脸上。”

杜考拉闻言,昂起了高高的下巴,折扇一合:“咱们走!

跟这种垃圾站在同一个地方,都觉得恶心。”

就在这个时候,吕战屈指一弹,一滴茶水,瞬间飞出,瞬间洞穿了杜考拉的膝盖。

杜考拉惨叫一声,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随后摔了个狗吃屎。

这一幕,瞬间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吕战此时才幽幽开口:“丹魔教徒弟真是教的好,这礼数真是周全。

杜兄大可不必多礼。

你是丹魔徒弟,我是丹仙徒弟,大家都是平辈。

虽然你崇拜我师父,但也用不着对我行如此大礼,我可承受不起。”

众人听了这话,都露出恍然之色。

“靠,不是吧?

丹魔的弟子,崇拜丹仙?”

“竟然对丹仙的弟子下跪,丹魔这是从哪找的弟子。简直丢人。”

“我看啊,这人还没比试,就怕了吕战,这才找借口说是崇拜丹仙。

呸,太不要脸了。”

一时之间,众人对着杜考拉指指点点。

杜考拉听了这些话,肺都气炸了。

“你放屁!老子明明是被你洞穿了膝盖,别他妈以为我不知道。

吕战你要是个男人,就把话说清楚。”

此时杜考拉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吕战破口大骂。

众人狐疑的看了看他的膝盖,分明好好的,哪里像是受了伤的?

吕战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大家伙看看,说起来也是我不好,不该当面把这些话说出来。

杜兄一定是不想知道这一情况的。”

“呸,杜考拉,你他妈好歹是丹魔的弟子,做了就是做了。

你这膝盖,分明完好无损。

你自己骨头软,跪了谁也说不得,但事后找补,你也算个男人?”

“就是,简直让我等不齿!”

杜考拉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膝盖,那里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他现在甚至都怀疑,刚刚的一切是不是错觉。

“吕战,你敢阴我。

好好好,咱们走着瞧!

今天这个仇,咱们算是结下了!”

杜考拉灰溜溜的带着人走掉了。

“杜兄,你刚刚真不是自己跪的?

这里没有别人,你别不好意思。”

“是啊,我们哥几个都看着呢,吕战根本动都没动,就看到你给他跪下了,怎么回事啊?”

杜考拉如今憋屈的都要爆炸了。

“都他妈住口,我杜考拉是什么人,你们不清楚?我怎么会给那狗东西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