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387章 针锋相对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4-03
  • 字数:2,032

吕战第一天学习炼丹,就明白提炼手法有多么的困难。

所以他自己琢磨,在云遮月的手法上,更加精炼,演化飞龙探云十八式提炼手法。

当然,如今,他已经不需要任何的提炼手法。

所有草药,一口造化真火下去,精华完全锁住,根本没法跑。

不是所有人都是吕战,怕的就是不知道自己差在哪里。

沉浸在长久的虚假繁荣之中,一个熟练的炼丹师,想要改进自己的炼丹手法,并非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所以修行,依旧是个人的事情。

丹魔的名头,足够唬住一大帮的人。

但依旧有实力过硬的人,对杜考拉不服。

只是上去挑战之后,无一例外,都败在了杜考拉的手上。

吕战看的出来,杜考拉并没有使出全部的实力,至少提炼手法,足足有五十四手,这不符合他狂妄的性子。

就如吕战在外人面前习惯使用三十六手云遮月一般。

那是丹仙的招牌。

一共六场挑战,杜考拉六战全胜。

这时候他倒也没显得狂妄,那些人输给他,实力并不算弱。

吕战看到了三个是有自己的思想的炼丹师,以后丹术定然有所成就。

杜考拉明显也知道这一些,倒也没说什么令人讨厌的话。

看到杜考拉的战绩,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之前他的话,也再无人质疑。

他表现出的水平,的确高于很多人。

“哼,炼丹这种事情,是一种需要脑子的事情。

若各位到现在都看不出来差在哪里,不如趁早选别的路,省得在炼丹之路上浪费时间!”

杜考拉这番话,倒算中肯,拉了一波好感度。

吕战撇了撇嘴,虽然认同他的话,但是看不了他那般施舍的嘴脸。

“还有没有人挑战?

若是没有,我可要点名了!”

杜考拉志得意满,威风不可一世。

他扫了一圈人群,最终目光落在了吕战身上。

所有人的目光随着他齐刷刷落在了吕战身上。

吕战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果然,他就知道,这货最先挑战的,定然是自己。

然而他的这个举动,却被杜考拉理解成了心虚。

他残忍的一笑,朗声说道:“吕战,你可敢与我一战?

你师父是丹仙,我师父是丹魔。

虽然他们齐名,但在我看来,你却根本不配与我相提并论。

你上来吧,今日我就要所有人知道,你丹仙一派,跟我丹魔一派,根本没有半分可比性。”

“吕战,上去,把他打趴下!”

“对,让他知道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

“简直岂有此理,吕战我们支持你!”

吕战倒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支持自己,一时之间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要知道,以前不管自己做什么,收获最多的都是冷嘲热讽。

然而如今,却换了一番模样。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

吕战飒然一笑,长身而起。

白净的袍子,一尘不染,整个人没有半分锋芒。

他的笑容干净而温和,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在他的身上,似乎有一束光。

即便他什么都不做,众人也无法挪开眼睛。

“挑战我?不是不行。

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吕战向来有一个习惯。

但凡比试,必有彩头。

若我赢了,能获得什么?”

众人听了这话,脸上都浮现了然的笑意。

当日秦家为什么会被灭门?

就是因为秦天正跟吕战赌丹输了,结果一帮人为了赖账,要弄死吕战。

结果被吕战反杀了。

杜考拉闻言,哈哈一笑:“笑话,你能赢我?

好,便给你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我这里有一颗我师父炼制的六魂丹!

若是武魂受损,这六魂丹可以瞬间恢复,并且让武魂产生一级进化。

若是没有武魂,此丹可以滋养出一个武魂来,最低五级。

如今我把这神丹就放在这里,你有能耐,就过来拿。”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

修行者谁都知道武魂的重要性,偏偏武魂又非常的娇贵,一旦受损,轻则跌落境界,重则修为全废。

六魂丹,在这方面,的确可以称得上是神丹。

所有人,眼睛齐刷刷的落在了杜考拉手中的丹药上。

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杜考拉非常受用,脸上的得意,怎么样也掩饰不住。

不料吕战此时却摇了摇头:“这种丹药,对我而言,毫无价值。”

杜考拉脸色一变:“吕战,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

这可是万金难求的神丹,你却说对你毫无价值?

我看,你就是害怕与我比试,所以用这种托词。

你若怕了,就老老实实认输。

从今往后,不得已炼丹师的身份,行走在这大陆之上,这样,我兴许能放你一马。”

吕战笑了笑:“装腔作势?不,这东西对我而言,确实没用。

这样,若我赢了,就如你所说,你以后不得炼丹,否则天弃,万劫不复。

若我输了,同理,如何?”

杜考拉闻言,眉头一皱。

天弃,这绝对是非常重的誓言。

如今天公掌天,这誓言一定会应验的。

这几乎是用一个人的职业生涯,做赌注。

杜考拉引以为傲的,就是这炼丹术,以及丹魔弟子这个头衔。

若是他无法炼丹,那么,他的人生,几乎就全完了,比杀了他还让他难以接受。

看着他一张扭曲的脸,吕战丝毫不着急。

天弃什么的,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个事情。

他已经感受过被天地抛弃的滋味。

再说,天公,也管不了他。

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杜考拉的回复。

毕竟这事情不是开玩笑。

“若你不敢,就当我没说。

只是我没想到,堂堂丹魔弟子,竟然如此胆小。

你是对自己的炼丹术没有信心,还是觉得丹魔教的不够好,嗯?”

吕战这么一激,杜考拉瞬间拉下了脸色,一脸狠厉。

“好,我便跟你赌!

今日这么多人,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抵赖!”

吕战笑了起来:“如此甚好。

说实话,你那张倒霉催的脸,我看了就很生气。

只是我闹不明白,你为何三番两次与我过不去呢?

莫非是我得罪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