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580章 威胁与利益交织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5-06
  • 字数:2,101

奎山一族,执掌山丘权柄。

他,帝傲天,更是山丘之王。

巍峨如山的他,却背着一个界域,整整万年。

这万年,对他来说,无疑是巨大的痛苦。

他如何落到这个田地的,这么多年,他从未忘记过。

那些在他身上起起落落的小人,正是他的痛苦化身。

承载着他苦痛的记忆。

若非如此,他可能都撑不住这么多年。

然而如今,昔日同僚,今日仇敌,如今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帝傲天如何能忍?

只不过这番言论,听在独九幽耳中,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帝傲天!这都多少年了,你为何还如此的天真。

你可知道,你们奎山族,如今已经几近灭族。

你的一双儿女,如今就落在我们的手上。

你想不到吧?

藏了他们这么久,将他们隐藏在人界,真以为我们找不到?

忘了告诉你,你的一双儿女,出落的可真是不错,看成人中龙凤啊!

你想不想见见他们?”

帝傲天的一双儿女,正是星云与青桐。

只不过独九幽自然没有把他们抓起来。

但这事情,帝傲天不知道啊。

用来诓骗于他已经够了。

洗神礼,最关键的一个步骤,就是要彻底摧毁对方的意志。

这样一来对方才能够彻底放开胸怀,接收神光洗礼,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听话机器。

帝傲天当年的实力,比之独九幽只强不弱。

若是能控制他,那么对于独九幽来说,绝对也是一个得力的帮手。

果然,帝傲天听到这个消息,登时大怒,地底下满是他的咆哮之声。

“卑鄙!

独九幽,你有什么冲着我来!

莫要伤我孩儿。

他们跟当年的事情,本就无关。

你们这么做,还有一丝神族的骄傲尊严吗?”

帝傲天好恨,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眼睛通红一片,浑身上下,散发着狠厉的气息。

那模样,竟然隐隐有些堕魔的趋势。

而他身上的万千脸谱小人,叽叽喳喳的叫唤着,看样子十分激动。

每个人手里都捡着石头之类的,朝着独九幽丢了过去。

帝傲天奋力的想要爬起来,头颅高高的昂了起来。

肩背上巨大的压力,仿佛要将他的身躯压爆。

然而他不管不问,口中嘶吼着,愤怒之火,似能焚天灭地。

因为他的奋力挣扎,本就已经松动的封印,再次被撕扯出一个口子。

独九幽亡魂大冒,感受着他身上那节节攀升的气息,赶忙开口:“你,你别激动啊,别乱来!

我可告诉你,帝傲天,你若在这样,你儿女的命可就真没了!”

帝傲天如今身形半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随着他的呼吸,整个地下空间,散发着灼热的戾气。

独九幽从未见过一个人的戾气,竟然能够化成实质。

他现在害怕极了。

毕竟跟吕战一战,差点被干死。

如今伤势只是被压制了,那帮废物收集的信仰之力太少了,根本不足以让他恢复实力。

但是他心底又很高兴。

因为他知道,自己摸到了帝傲天的脉门。

这两个孩子,就是他的软肋,是破开他心房的最好的钥匙。

“今日,我帝傲天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拉你做垫背。

神族,不过鼠辈。

有种将我帝傲天放出去,我与尔等真刀真枪的干一架!”

帝傲天呼吸如雷,上万年的禁制压迫,已经使得他的力量,大幅度削减。

他能挺直上半身子,已经用尽了全部力量。

独九幽看着他停下了动作,哈哈一笑:“好啊,现在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帝傲天,你对洗神礼应该不陌生吧?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你现在的力量并未恢复,我先杀你儿女,再杀你,你又能奈我何?

这第二嘛,简单,你接受洗神礼,重新为神族效力。

我对本命真灵起誓,你儿女必然安全无忧的长大。神族自我之下,绝对没人敢动他们。

帝傲天,你可要想清楚了。

时间过了这么久了,天地都几经变换。

以前那些仇怨,真的重要吗?

你奎山族满打满算,还剩几个人?

打回神界?

别开玩笑了。

你应该清楚,没可能的。

莫非,你当真要把整个奎山族都撘进去不成?”

帝傲天听了这番话,一双大眼睛之中,怒火稍弱了几分。

似是在思考这番话中的道理。

独九幽见此,趁热打铁。

“或许我们杀你不现实,但继续将你封禁,你清楚,我们能做到。

而你们奎山族繁衍向来困难,你就算后来脱困,他们还能剩下几个?

你以前杀不了天公,以后更是没有机会。

天公实力不段增长,而你的实力不断消磨。

其实你应当清楚,当年的事情,我们这些神明本就是听命行事,是棋子罢了。

可谁能改变这一切?

我不行,你便行么?

当年龙族,妖族,加上你们奎山族,都在鼎盛时期,结局如何?需要我多说么?

若你这一次,接受洗神礼,那么我可跟天公求情,你们奎山祖地,可还给你们,休养生息。”

“祖地……”

帝傲天听到这话,怒火彻底熄灭,低下了头颅似乎在缅怀过去。

帝傲天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独九幽所说的都是事实。

这万年的困苦,早已让的实力大不如前。

正如独九幽所说,当年他们的力量都在巅峰,但是在天公手中依旧一败涂地。

若非当年那人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他们奎山族,早就被灭族了。

他一个人的力量,又能做得了什么?

而且这片天地封禁,人族也不可能诞生比当年那人更加强大的存在。

就算那人强大如斯,最终不依旧被天公镇压?

一念到此,帝傲天黯然神伤。

“独九幽,洗神礼是什么,我清楚的很。你想将我炼制傀儡,供你们驱使,我不会接受。

我以及整个奎山族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全拜你们所赐。

你若放过我的孩儿,我帝傲天对本命真灵发誓,从今绝不与神族为敌。

如违此誓,奎山族灭!

这是我能到的最大的让步。

否则我自爆身亡,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你我都清楚,凭你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杀死我。

我可以等,万年,十万年。

我已经等了这么久,不在乎再继续等下去。

山丘不灭,我山丘之王不灭。

我可以一直等到有机会灭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