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656章 道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5-19
  • 字数:2,034

属性力量的转化,生成,粉碎,融合。

这是吕战对自己力量的直观掌控。

无论什么力量,本源上都逃脱不出混元。

而他所需要消耗的,则是玄黄气。

当然,如今的玄黄气,已经全部转化成了功德。

功德的本质是什么,吕战不知道。

但不妨碍他能够熟练的利用这种造化之功。

幽冥帝君的死亡法则,在吕战周围不停的切割着。

然而下一刻,她就听到了吕战的反击宣告。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股子毁灭性的力量,无形的出现在她的周围。

她的躯体开始膨胀,犹如吹了气的气球。

“归本朔源!

粉碎!”

“嘭!”

一声轻响,本来属于城隍的躯体,在这一刻,彻底崩塌成最原始的属性本源。

“不,怎么可能,你竟然能够承受死亡法则的攻击。”

幽冥帝君肉身粉碎,然而她必定是死亡之主,是某种不可描述的存在。

所以这一击并没有对她造成实质性的损伤。

然而,肉身的损毁,无疑是吕战当头给了她一拳。

在她死亡法则的笼罩之下,吕战竟然还能对她动手,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幽冥帝君再次凝聚出城隍的形象来。

只不过这是一个化身,肉身的崩塌,极大的限制了她的力量。

她明白,如今想杀吕战,根本没有可能。

那功德金身,煌煌神威,积累了无数先民信仰功德之力塑造,坚不可催。

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吕战竟然能够激活那功德金身的力量。

吕战没有回答她的话,一抬手,那刚刚凝聚而成的法身,瞬间破碎。

“吕战,这事情我们没玩。

纵然我杀不死你,但是你想要杀死我,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因为我本就是死亡本身,你如何杀我?”

幽冥帝君没有再次显化形象。

她明白,如今的吕战,仗着有功德在身,除非他的功德崩塌,否则金身不灭。

纵然她是死亡本身。

但却也难以撼动分毫。

法则力量固然强大,但蕴含了开天功德的存在,无疑是在这法则之外的存在。

吕战也是无奈,如今跟混元融合之后,他明白了很多的道理。

比如常说的道,该怎么理解呢?

用一个通俗点的说法,其实很简单,就如同法律一般。

法律本身是客观存在的,对一个坏人的判定,法律本身并不能产生作用。

所以就需要有人去执行它,也就有了法院等执法机构。

道的存在,也是如此。

本身因为客观存在,并不会对一个人产生杀伤力。

但是运用他的人则不同。

他们从道之中获得力量,然后将道以各种各样的形式释放出来,从而达到破坏的作用。

所以说,死亡本身,并不能对吕战产生任何的威胁。

看着大片的阴影,汇聚如山,将整个黄泉界包裹起来,紧跟着消失在吕战的视线范围之内。

吕战只能干看着,根本做不了什么。

至于血月之主月娥,早就已经逃之夭夭。

除非吕战能把血月干掉,否则那血月之主同样相当于不死的。

某种角度来说。

那月娥,也是血月法则在人间行走的化身。

吕战明白,在星空神座的那帮存在,大概都是道本身的那种存在。

所以他们需要找到合适的躯壳,来容纳以及最大程度来发挥他们的作用。

境界越高,对道的理解越透彻,发挥的威力就越大。

比如吕战,本身可以说是容纳了混元大道的存在。

有了这个清醒的认识之后,吕战就明白了,就算是现在的他,也没有彻底掌控混元,或者是成为混元,依旧是混元的载体罢了。

弄明白这一切,吕战内心深处泛起一阵无力的感觉。

似乎踏入修行的那一步,最终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成为道的那种存在,与道融合,从此不朽。

一念到此,吕战打了个寒颤。

到那时候,人,还是人吗?

也会变成一种无可名状,不可描述的存在?

想想都觉得可怕。

如今混元与小木鱼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他的生命之重。

吕战突然有一种空虚的感觉。

以前那两个存在,还会跟自己有交流,帮自己出谋划策。

然而如今知道小木鱼是个卧底,混元也与他的灵魂融合。

吕战悠悠叹了口气。

或许直到现在,自己才摆脱了某种必然的控制。

吕战踏出地府大殿,转身看着那个被轮回法则镇压的大殿,无数亡灵,从四面八方赶来。

投入进去。

有想拉吕战一把的,无一例外,全部灰飞烟灭。

六道轮回已经确定。

法则的存在,会让六道轮回自主运行。

知道六道轮回崩坏,权柄再次分离,否则会一直运转下去。

整个黄泉界似乎也发生了莫名的变化。

比如鳞山族,如今所有人身上的血肉,全部褪去,变成了活生生的亡者。

这话说来有些矛盾。

他们身上属于生物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死气。

而且神智似乎也被剥夺了。

苦竹连滚带爬的,从星原冲了出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大堆亡灵。

石英在赶回星原的途中,目睹了自己身上的血肉,一点点离她而去。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最后一丝理智,被无形的力量抽离而去。

石英坠落在地上,变成了一具没有意识的骷髅。

眼窝里面灵魂之火闪烁。

转身看着自己曾经过来的道路,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

她下意识的迈开了脚,朝着地府轮回大殿走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

苦竹觉得自己要疯了。

四周铺天盖地挤压过来的死亡气息,不停的侵蚀着他的肉体。

黄泉界的整个空间似乎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本来这里外界生灵可以生存在这里。

然而如今,一切生气尽数被抽离。

他感觉得到,只有死亡充斥着这片空间。

皮肤一点点溃烂。

身上的生机似乎也被一点点的腐蚀。

身边还有无数亡灵,感受着他身上的生气,在本能的趋势下,对他发动着攻击。再这么下去,他恐怕真的要死在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