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814章 怪我咯?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7-03
  • 字数:2,087

这一刀,苦竹本身就不带着任何的杀意。

他只是给自己的一个见吕战的机会而已。

他想过很多种解决的办法。

但依旧觉得直接见面打一架,或者说是被吕战打一顿,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因为这样既可以给启少阳一个交代,也不至于跟吕战伤了和气。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刀,竟然会被凌若曦接下。

若非他并没有用尽全力,这一刀,凌若曦就算有剑魄存在,恐怕也没命在了。

当然,他心里清楚,吕战不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

吕战有些惊讶,随后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丫头倒是真心疼自己,这点水平敢替自己接招。

将凌若曦接过,抱在怀中,检查了一下,问题不大,休息两天就好。

只不过她这一剑能将苦竹的那一刀击溃,可见这些时日的修炼还是有效果的。

“对不起师父,是徒儿没用!”

可凌若曦嘴角分明勾起一抹笑意。

吕战有些无奈的在她鼻子上捏了捏:“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不清楚。

你师父我还没沦落到需要你的保护。

无非是自己手痒痒,想看看这飞光斩到底有多强是么?

这也就是你苦竹师叔没有恶意,否则这一下,有你好受的!”

凌若曦的那点小心思被师父看的清清楚楚,有些不依。

“师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人家,人家是真的真的真的想保护你!”

她自然知道是苦竹来了,也明白苦竹的实力。

的确是想借助这一下来检验自己的成果。

苦竹的实力,她多少心中有底,比他的父亲强的太多了。

但就是这样,她依旧接下了一刀。

现在才切身的体会到自己的剑魄有多强,师父教的那一招又有多么的强大。

这一次对招,给了她不小的启发,对她以后,大有好处。

“好好好,知道你最乖,去吧,好好调理一番,整理一下这一战的感悟。

回头师父要检查的。”

吕战帮她理顺了受到了震荡的经脉,拍了拍她的小脸,把她放在了地上。

凌若曦冲着吕战做了个鬼脸,这才转身,朝着墙头上站着的身影大声吼道:“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打败你的!你别得意!”

不等吕战发飙,小姑娘快速的朝着师娘房里跑去。

她知道,能治得了师父的只有师娘跟师公。

但师公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一样幼稚,还是师娘保险一些。

苦竹本来有些复杂的心情,现在倒是好了很多,看着凌若曦的背影,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是个好孩子。”

“你打算就站在那儿跟我聊天?”

吕战重新躺在了凉亭下的椅子上。

“当然不,这儿呆着可是不舒服。

你倒是收了个好徒弟。

也不知道我那徒弟现在过的如何。”

苦竹从墙上跳下,颇有些羡慕。

凌若曦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此等剑道修为,假以时日,定然会成为一代剑帝。

吕战知道他口中的徒弟是聂小倩,记得是加入了遮天会?

提起遮天会,吕战的心情又开始变得一团糟。

也不知道如今玄天界怎么样了。

已经很久没有星云他们的消息,天机一号发回去的讯息,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你那徒弟现在应该过的还不错。

若是担心,抽个时间回玄天界看看。

这空间界限,还难不住你吧?”

苦竹看了吕战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在他身边的椅子上躺了下来。

刚躺下,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酒壶,外面还冒着冷气,显然是冰镇过的。

苦竹默默接过,并未道谢。

“来找我算账,来了也不说话,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苦竹的来意,吕战自然能猜到几分。

“算账,倒也算不上。

不过她今天确实是被吓到了。”

苦竹语气很淡,但是吕战依旧从中听到了某种怒气。

“怪我?”

苦竹再次陷入了沉默。

这事情,还真就怪不得吕战。

“也许,我不适合跟女人扯上关系。

平日里看你跟玉儿师妹,梅师妹相处的轻松愉快,我以为这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是到我自己身上,才觉得其中的麻烦。”

苦竹没有直接回吕战的问题,而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吕战笑着摇了摇头:“那是因为我跟她们的目标一致。

而你跟启少阳本就不是一路人。

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太快了,而且启少阳有着明显的目的性,那就是通过你,捆绑我们为她所用,去实现她的某种野心。

事实上,她也的确做到了。

站在她的角度,我会认为她的选择很好。

可惜……”

吕战没有说完,苦竹却听懂了。

可惜这份默契也没有持续太久。

如果启少阳的态度一直没有任何变化,而不是猜忌提防吕战他们。

她的目的很容易就能达到。

但从她这么做的第一天开始,加上与暗影魔徒的联系,就注定了两边会渐行渐远。

“所以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打我一顿,给她出气?

或者逼走我们,保她一世富贵?

苦竹,你号自在逍遥。

如今的你,却被俗念缠身,自己给自己上了枷锁。

你爱她么?

还是只是因为你睡了她,心里觉得有了一份愧疚与责任?

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可不必。

我们给她的已经太多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上床这种事情,本就是你情我愿,用不着给自己一种负罪感,非得负责不可。

或许人家只是将这作为一种手段罢了。”

吕战说完站起身来,在苦竹肩头拍了拍。

有些事情,只能他自己去想明白。

两人的交流,苦竹的话不多,大部分都是吕战在说。

但是两人都明白,交流到这个程度,已经结束了。

吕战的态度很明了,启少阳怎么折腾,跟他没太大的关系。

苦竹如何选择,他也都支持。

所以到底该怎么选择,那是苦竹该做的,不是他吕战的。

大家只是朋友,是兄弟。

给建议可以,但再多的,就不能干了。

看着吕战离开的背影,苦竹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伸了一个长长的拦腰,站了起来,漫步在整个少阳城中。

这里也许只是他生命之中的一段旅程罢了。

在这种心境之下,苦竹的修为在飞快的增长着。

尚未到黑夜,月亮却已经挂在了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