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一世丹尊

第831章 两个穿越者的碰面

  • 作者:白馍沾糖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7-08
  • 字数:2,039

“大胆,他竟敢窃取星空诸神的力量!”

“他这是在逆天!”

“必须阻止他这种渎神的行为!”

星空神座之中,一众神魔,陷入了暴怒之中。

伟大的星空神座父神,唤醒了诸天神魔的存在,高高坐在自己的宝座之中,没有任何的形体。

但所有星空神魔都知道,他就在那里,注视着这一切。

“耶罗,你去将他的真灵带回来。”

父神开口,所有神魔尽数拜倒在地。

被称为耶罗的存在,从无尽星空神座投影而出。

六头八臂。

魔气滔天。

“谨遵父神法旨。”

三十三重天,武云阳已经在进行最后一步的融合。

背后一轮黑洞升起,只是这黑洞周围却围绕着五彩的光晕,看着倒是像是壁画上的神仙之流,背后背着光圈。

那是什么?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标志?

或许吧。

但神仙似乎总要有个神仙的样子。

否则站在云端之上,谁又能知道你是神仙还是妄想的凡人。

吕战出现在三十三重天的时候,武云阳已经完成了融合。

整个天宫都在微微颤抖着。

吕战明显的发现,天宫整体正在缓缓变大。

整个天宫都是武云阳的神国。

他修为大成,天宫面积自然也在扩大。

“那是什么?”

“是神仙居所!”

“是传说中的天宫!”

玄天界,方外世界,无数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一座伟岸神圣的天宫,缓缓从虚空探出。

一点点落下。

方外世界之上,更是引起了一阵骚乱。

因为那天宫落下的速度似乎有些太快了一些。

眼看着就要跟方外世界接壤。

撞击之下,方外世界定然会坠落被摧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颗皎洁的月亮出现了,硬生生的将天宫托举了起来。

然后方外世界所有人就看到了那副景象。

巨大无比的月亮,半边探出的天宫一角,被固定在了天边,仿佛一副隽永流传的画卷。

天宫之内,一道道强大的气息传出。

跟着各色神光冒出,从天宫之内飞了出来。

天空之中出现了一层层云墙,环绕着天宫,一层层犹如阶梯。

各层云墙之上,出现了无数天兵,无数神明。

方外世界的气氛瞬间变得沉重无比。

众人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只觉得巨大的压力,落在心头。

“那些就是神明吗?”

“好多,好强。”

“原来我们一直想要成为的神明,竟然是这副模样。”

怀揣着梦想进入修行界的菜鸟新人。

只差临门一脚可以突破武帝的武王强者。

渴望长生,却无资源修行的凡人。

在这一刻,无不对着天宫众神,顶礼膜拜。

当然,这其中依旧有很多相信人定胜天,心智坚韧的强大修行者。

他们的目光之中,只有浓浓的战意。

但天宫的出现,的确犹如一面镜子,照出了世间百态。

吕战好奇的打量着三十三重天所在的场所。

很空旷,除了各种道则编织的各种纹路,再无其他。

这里只有力量是永恒不变的存在。

武云阳如今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背后背着中间黑周围彩光的光圈,看上去更加像一个神祗。

他睁开眼睛,目光平静的看着吕战。

这一眼,却仿佛无数纪元。

这是两个来自地球的灵魂,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碰撞。

“你来了。”

武云阳目光柔和,没有任何的剑拔弩张,像是招待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看来我来晚了一步。”

吕战耸了耸肩。

仿造的终究成不了正品。

武云阳的确是天纵之资,吕战自认为比不上他。

能在这种情况下,硬生生的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来,就冲着这份魄力,这位老乡就足以获得吕战的认可。

“不晚,刚刚好。

坐吧,我想我们应该会有很多的共同话题。”

武云阳做了个请的手势,想要在这变化出桌椅板凳。

然而他的动作,却僵在了原地。

因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的目光陡然尖锐了起来,像一根针一般,狠狠的扎进了吕战的眼睛。

“你是在向我挑战吗?”

刹那间,武云阳就好像是一头被侵犯到了自己领地的愤怒的狮子。

吕战无辜的摊了摊手:“挑战?不,我只是夺回我该有的自由罢了。”

这话明显有些话不对题。

但是武云阳偏偏就听懂了。

吕战不管他想什么,自己变幻出一座宝座,自己坐了上去。

至于武云阳则冷哼了一声,身后五彩的黑洞,陡然张开,随后在他背后同样出现了一个宝座。

甚至比吕战的位置高上一分。

他坐在上面,足以居高临下。

吕战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五彩斑斓的黑的一个梗。

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真的能够见到这种景象。

可见提出要求的甲方,估计是被冤枉了。

“我本以为我们之间,不会弄到这种地步,也无需剑拔弩张。

我们本来就应该是天然的盟友。

一条战线上的战友。

却没想到,初次见面,是以这种形式。”

吕战并不介意他坐的比自己高,率先打开了话题。

武云阳似乎也恢复了心平气和,看起来像是一个温润君子。

“是的,我们是的。

本来是的。

但是现在变了。

从你抛弃合约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变了。”

武云阳声音之中罕见的有了几丝怨念。

“合约?

你觉得那种东西叫合约?

我觉得并不公平不是么?”

武云阳哈了一声,满脸讥讽:“公平?那时候你不过是个一文不名的废物。

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公平呢?

合约这种东西,从来就没公平过。

若非有我一路安排,你觉得今日能坐在这儿跟我大放厥词?”

吕战沉默了。

片刻之后方才点头:“你说的对,所以我对武云阳是很感激的。

毕竟我还没被利用去做一些什么事情的时候,合约就单方面终止了。

所以我对武云阳的确是心存感激。

但你不是武云阳,你是天公,不是么?”

武云阳目光转冷:“你在跟我玩文字游戏?”

“你如果这么认为,也不是不可以。”

吕战没有否认,武云阳却沉默了下来。

“你过来的时候是哪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