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无敌丹帝

第17章 鬼童

  • 作者:小生常乐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1-07
  • 字数:2,002

看到林凡被醉老请上楼,姚深脸上涌现出浓郁的不甘。

这一切的待遇,应该是属于他的啊!

若是他今天能早点到叶家,那给琼楼主打下手,救助叶语的功劳就是他的!

那这枚令牌就是他姚深的!

那被醉老请上楼的,就应该是他姚深!

他林凡,凭什么!

一个废物,凭什么获得这样的待遇。

姚深虽然不甘,但是并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将所有的怨恨全都藏在心中,现在的他,保命为先。

而姚深却忘了一件事,他忽视了林凡的实力,他可是被林凡一击重创!

丹子青面色苍白,大声的咆哮着:“不能,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我父亲可是丹殿长老!接引堂的长老丹枫!”

“啊啊……混账,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

“醉老,我父亲可是交代过你,让你护我周全的啊……”

然而,任他嚎叫,他还是被黑衣人废掉灵脉,切断脚筋,拖了下去。

“哎。”林凡深叹一口气:“早知现在,又何必当初呢。”

摇摇头,拉着王月儿朝着三楼走去,一边走,还不忘抛出一些话:“我林凡是废物,但是若有人敢欺负我老婆,哪怕我死,我也会拉他入地狱!”

声音不大,却深深的印在了这些人心中。

静静跟在林凡身后的王月儿娇躯一颤,眼中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虽然她感觉林凡是在说大话,但是她的心中,暖洋洋的,极为舒适。

“醉老,那个刘鹏是我老婆的朋友,还请多多关照一下。”林凡再说一句话,便不再犹豫的,拉着感动的王月儿直接上了三楼。

“你们两个”醉老指到两个黑衣人,吩咐了一声:“给刘公子找最好的医师,治好之后,带上我的千禧令,去一趟剑门。”

“诺!”两个黑衣人抬起昏迷不醒的刘鹏,瞬间便是下了楼。

周围的人,一脸艳羡。

千禧令,千禧宴阁的专有之物,得令者,便是千禧宴阁的盟友。

有了千禧宴阁的千禧令,这刘鹏绝对会一改弃子身份,成为剑门举足轻重的人物。

人们在艳羡的同时,却也有些幸灾乐祸。

他们都能想象到,当醉老得知林凡和琼楼主并无太大关系之时,定会大怒,没准一怒之下,还会直接将剑门给灭掉呢!

进入三楼,看着奢华的布置,和与外界隔绝的灵阵布局,王月儿不由的握紧了林凡的手,有些担忧的说道:“林凡……”

“不用担心。”林凡将王月儿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口,轻轻的拍了拍:“有我在,会没事的。”

王月儿娇羞的白了林凡一眼,却是没再多说话。

她能感觉到,林凡在林家被灭门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仅实力增长迅速,就连一些做事风格都开始变的强势起来,她不知道这是好是坏,自己是该担忧还是该高兴。

她更有些搞不懂自己,换成以前,别说拉手,就连身前一米都不会让林凡接近,而现在,被林凡握着手,她的心中,竟是极度舒适。

林凡感受着手中的舒滑柔嫩,脸上笑的灿烂至极。

大概五分钟时间,醉老进入三楼,刚欲说话,却是被林凡一摆手直接打断:“醉老,我母亲一人在家,不如你派些人去保护保护?”

“林凡!”王月儿急声制止,人情已经用过了,再用万一惹怒醉老怎么办。

“好的,我这就去办!”醉老回身对着身后的黑衣人吩咐下去。

“也帮我将月儿送回家吧。”林凡用力揉了揉王月儿的手,示意她放心,然后松开手,拍了拍她的细腰:“回家等我。”

“嗯。”王月儿反常的没有反驳,反而深深地对上林凡的眼,浅浅一笑,柔声说道:“我等你。”

这一笑,百媚生。

王月儿离开,在这诺大的宴厅,只有醉老和林凡两人。

“把手伸过来。”林凡直接开口。

从见面的那一刻,林凡就有种感觉,这醉老身有重疾。

一接触醉老的手,迷你版九重天门剧烈颤动起来。

“幽冥化灵草,百虫噬心丹……”

一连数十道药名便是传进林凡的脑海中,每一种都是剧毒之物,每一种都足以灭掉一个强者的命,却没想到,这些东西居然会出现在醉老一人身上!

“万毒之体,毒入心髓,可存活时间99天。”

林凡:“……”

这情况,可是有点严重了。

却没等林凡开口,醉老身前的灵力突然轰鸣一声,一掌拍在一处空地之上,林凡愕然的发现,在那空地之上,居然坐着一个如孩童一般的一米小老头,衣着怪异,背负一个木制木偶,一脸森然的对着林凡笑。

“鬼童,你不该来这里!”看到这人,醉老有些愤怒。

“我只是受人之托,来为我丹殿讨个说法罢了。”鬼童咧嘴冷笑,露出满嘴黑牙,牙上还带血,十分渗人。

“讨说法?”醉老嗤笑一声,身上的衣衫无风自动,一股股强烈的威压散溢出来,压向鬼童:“我醉三杯做事,还从没有人敢来给我要说法,你觉得你会是那个意外?”

“若是我带来了这个呢?”鬼童伸手,一尊迷你黑鼎悬浮在他的手掌之上,一丝丝黑线,不受控制的散溢着。

黑鼎出现,林凡只感觉隐匿在手心的九重天门一阵颤动,林凡竟是从其中感觉到了一种雀跃感,不由的对着黑鼎多瞧了一眼。

“阎魔鼎!”醉老也是一惊,但是片刻便将情绪压制住:“没想到,丹自在那个老东西居然连阎魔鼎都给了你,看来你们丹殿是忍不住了啊!”

“不过,这可还不够!”醉老有了些烦闷,一指门外,说道:“滚吧,在我没有发怒之前,带上你家的狗,滚出千禧宴阁!”

“哈哈哈,你还是这个臭脾气。”鬼童拍手大笑,便跳上一个宴台,动作十分夸张的演示着什么叫做大笑的神经病。

“啊哈哈啊,打了我丹殿的人,还想赶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