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东方玄幻 > 无敌丹帝

第105章 控魂蛊

  • 作者:小生常乐
  • 类别:东方玄幻
  • 更新时间:2020-03-15
  • 字数:2,032

“啊!”

“啊!”

……

一声声凄惨的嚎叫,响彻林间。

“林凡……你不得好死!”

“呃啊啊……云辰师兄一定会帮我们报仇的!”

……

林凡不为所动,仍旧那般淡然的站着。

相反,那些被救治的八名琼楼弟子,此时一脸激动的看着林凡,有几个人已经泪流满面。

哪怕他们灵脉被废,也难掩他们心中的畅快。

“死的好,死的好啊!”

“你们三殿也有这个时候!全都去死吧,全死吧!”

“哈哈哈,大哥,我们琼楼终于扬眉吐气了!”

几个弟子畅然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又笑了,像一群疯子一般。

“都给我安静点!”

叶音呵斥一声。

伤口都崩了,不要命了!

“师姐,就让我们发泄发泄吧!”一个年纪颇小的弟子哭红了眼。

“是啊,让我们笑笑吧,我父亲在天之灵终于安息了。”

这个弟子,三岁时候,他的父亲被灵殿弟子坑杀,尸骨无存。

而杀父仇人,就在那火焰中被烧着。

“我哥哥参加上次的大比,就再也没有出去,我苦练修为就是为了进来找他,我在一处山洞找到了他的骨骸,在他骨骸上,我找到了灵殿弟子的令牌!”

“他们杀我了哥哥,这个仇,终于报了!”

……

每个人都在诉说,叶音听着听着也沉默了,原本,这次大比的名额只有三个,作为琼楼主的亲传弟子,琼楼的圣子,叶音,王月儿和林凡必须参加。

其他人完全可以不用来。

这么多年被打压,琼楼的弟子本就不多了,有天赋的更是少之又少,为了保存有生力量,琼楼主不允许再有弟子意外死亡。

但,这几个人私自报名,主动要来。

他们都有自己的理由。

无惧,是因为恨!

林凡立在琼楼弟子身前,这些弟子的话他都听进了心里,他不会安慰这些人什么。

所有的安慰,都是因为没有亲身经历。

林家被灭,他心中的恨同样不少。

三殿,尽是灭门仇人。

顿了顿,林凡说道:“我会为你们修复灵脉,但我需要你们对我忠诚。”

这些弟子,纷纷望向林凡。

“不会有损琼楼,相反,我还会带你们报仇。”林凡补充一句。

“干!”

“那就干,只要能报仇,你现在要我的命都可以!”

“只要不损琼楼,我愿意对你唯命是从!”

“我也愿意!”

“我不搞这文绉绉的,只要能让我报仇,我这命就是你的!”

这些弟子,拍着胸脯打保票。

“好,先吃下这些丹药,今日事情过后,我会为你们重铸灵脉。”林凡直接取出八枚九重天丹,看着他们吃下去,然后一挥手,骨髓灵炎尽数破体而出,将这些弟子围了起来。

还有一场大战,让骨髓灵炎保护他们,也少了后顾之忧。

“林凡,小心魂袍人,他们的攻击手段很诡异。”王月儿叮嘱一声。

“知道了,你好好疗伤,所有算计你的人,一个都不会活着离开这里。”林凡身上杀意大盛。

转头望向魂袍人所在的那个地方。

与此同时,魂魇也朝着林凡这边望来,脸上顿时有了几丝兴趣:“这个人,倒是有些意思了。”

“我去替少爷将他抓来。”魂奴说道。

“不用,这样的人,我亲自去会一会才能不枉此行啊。”魂魇笑道,眼中却是散着兴奋之色。

若是将林凡收为魂奴,那自己在魂氏一族绝对会立的更稳。

“算了算了,若是我亲自去,万一这小子不答应,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顿了顿,魂魇转头问道:“魂奴,阮木秋那个家伙调教好了吗?”

“调教好了,但是……”

听到“但是”二字,魂魇笑脸面具瞬间变成阴沉面具,斥道:“不要给我说但是!”

“少主息怒!”魂奴直接跪地,慌忙说道:“阮木秋身上有一块死灵碑,对我们的魂术有些干扰,我怕在打斗中,他会清醒过来。”

“到时候,可能会对少主的计划造成不便。”

“死灵碑?那就毁掉!”魂魇一脚将这魂奴踢飞,说道:“早就看万杰殿那个老家伙不顺眼了,若不是父亲再三叮嘱不要轻举妄动,我早就让天殇叔父将他杀了!”

“天天研究什么死灵气,那等污秽灵力怎有我们魂族的魂力强!”

“还炼制出三块死灵碑,妄想借死灵气独霸三殿,成为三殿之首!”

“垃圾,废物,他怎么和我们比!”

“丹殿也真是够废物的,和我魂氏一族合作这么多年,居然还是被其他两殿压上一头!”

“还有丹鸿飞那个白痴,让他建灵阵接引我的叔父,他居然给我玩失踪!”

“若是叔父能降临兽域,我又何必费这么大事!”

“混账!垃圾!白痴!”

轰轰轰

暴躁的力量连续吹翻了三棵一米粗的古木。

已经到了围剿最后阶段,他也已经不再怕暴露,只要将王月儿,林凡,叶音三人抓住,那他的计划就会圆满成功。

这次的大比,他们魂氏一族会成为彻底的赢家,迎来十年的飞速发展。

琼楼也将一步步灭亡,最为妖孽的三个弟子都被炼化成魂奴,那琼楼还拿什么和他魂氏一族斗!

想到这里,魂魇心中的怒气瞬间消散,脸上的面具转为起初的笑脸。

“算了,死灵碑也算那个老家伙的成名之作,毁了也可惜,任他去吧。”

“将阮木秋带过去,正好也让给我看看他的深浅,用二十名魂卫换来他这么一个魂奴,是不是真的值这个价!”

魂魇伸了一个懒腰,望向林凡那边:“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失望。”

几乎就在魂魇的吩咐刚刚落下的同时。

轰!

一尊尊虚化的石碑,如落雨一般朝着林凡砸落。

林凡拳劲朝天,迎面而上。

灰尘散尽,阮木秋单手提着死灵碑站在林凡不远处。

“林凡,你知道你有多该死吗?”阮木秋瞳孔嗜血,恶狠狠的盯着林凡。

似有着血海深仇一般。

林凡面色有些凝重。

这阮木秋,状态不对!

“是控魂蛊,他被人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