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实百态 > 富贵有竹

35.心疼

  • 作者:夜夜夜话
  • 类别:现实百态
  • 更新时间:14天前
  • 字数:3,064

金枝用被子蒙上头。不听,不看,不说话。她累了。她不是圣人,她本来就是被宠大的娇娇女,现在却要当顶梁柱宠着别人。谁理解?谁心疼?她就是心肠热点,思维活跃点,不甘心被骂成花瓶废物,想自强自立点,就要在陌生的地方,被一群大字不识几个的乡民莽夫欺负吗?被推个大屁墩的尾椎骨在疼,心也在疼。

突然,金枝感觉一直支撑自己的那个弦儿断了。她好想老爸,想老妈,甚至想小区门卫每天看见她的,那声亲切的招呼。

老爸说的对:这个世界,不是你掏心掏肺就能换回来别人的心,不是你真心就能被认可。生活里面有很多套路,很多经验,需要时间和经历才能明白。

那天从派出所出来,金枝就问过自己,留在山里这个决定到底是不是蠢。现在,终于被自己蠢哭了。尤其村民刚才骂她的那些话,金枝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有受到过那么刺耳的谩骂。

她走好了!她离开,那些人也不用以她为借口欺负燕子一家。也不用追着她,骂她是骗子。也不用看着山里的竹子有没有被偷。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那些曾经鼓励金枝的豪言壮语都退散殆尽。她只想回家,想陪老爸。

金枝用被子把眼泪一擦,跳下床,开始收拾行李。

旅行箱打开,金枝就往里扔了换洗的内衣和一套外套,几件其他衣服不带走了,给燕子穿。金枝日常用的衣物也和春雨学,放在床下的大袋子里。她翻了一下袋子,其他还有什么?没什么可带的。眼睛却撇到了在县城燕子特意给她选的鲜艳的纱巾。

眼睛立刻又潮湿了。当时燕子给她系上蝴蝶结的场景历历在目,金枝抱着纱巾又呜呜的流泪。手指触到何晨星带来的书籍,金枝稍微安慰了点,她想反正制作竹器的工具和书都在这,燕子和二伯他们要是觉得做这行能卖点钱改善生活就继续做。即使她在这也是打下手。这样想着又心宽了点。金枝很善良,她不希望因为她的离开,让燕子一家好容易看到的富裕希望破灭。

“大姐姐,你开门好不好,那些坏人你不要搭理他们。”已经消失一会 声音的春雨又开始敲门。听声音她已经哭了:“大姐姐,你开门吧,我姐姐没回来,你不理我们。我和春花都害怕了。”门上又多了一个小拳头敲。

金枝擦把泪,打开门,春雨春花看见地上的行李箱,疯了一样冲进来抱住金枝:“大姐姐你做什么?我们不让你走。不要听那些人乱说。”

“傻丫头,大姐姐又不是这里的人,早晚要回家的,但是我会,来看你们。”金枝蹲下搂着俩女孩,说到一半自己先哽咽了。

这几个孩子,金枝其实最看好的就是春雨,虽然她是个小辣椒,没事还挤兑个春花,但春雨聪明、灵巧、顾家,比同龄孩子有悟性,又勇敢、有大局观。金枝一直打算培养春雨好好学习,将来有钱了哪怕送她出国深造,春雨的性格适合更广阔的天空。

春花也是个好女孩,她温柔包容,有点懦弱,但是她比春雨更能柔韧的生活。金枝也想过她将来应该多读书,有个稳定的工作,找一个白马王子。

如今想来,都是笑谈了。她深吸一口气,拉着两个女孩起来:“起来坐着听大姐姐说,你俩要好好学习知道吗?只有学习才能让你们变成自己想变的样子。只有学习才会有丰富的内心,看见不一样的风景。”

“大姐姐,我以后听话,不犟嘴了,我好好学习,考到北京去,你留下来吧,求求你了。”

“大姐姐我也和春雨想的一样,以后我多干活,好好学习,你留下吧。”春雨外向哭着求情,春花破天荒使劲点头赞成春雨的话。

“大姐姐你别走啊,你别走啊!”春雨大嗓门哭着哭着开始嚎啕。她摇着金枝的胳膊,满脸都是鼻涕眼泪。

金枝无语。默默的给春雨擦眼泪。对俩孩子她还能说什么?等燕子回来再告个别。刚才她已经给何晨星打了电话,又要麻烦他送自己去县城,所幸,在这,还交到这么个够义气的哥们。呆会车到,她就走。

忽然从外面蹬蹬跑进来好几个孩子。一进来全都挤在房门口,有几个胆子大的孩子,进房间扑通跪在金枝身边:“大姐姐,你到我们家去吧,我也愿意帮你干活,挣钱买文具盒、买书、买纱巾,买好多东西。”这个女孩年纪和春雨差不多。穿的褪色的大人衣裤。

“不许跪。”金枝赶紧把那孩子拉起来。是个叫来弟的女生,金枝都被惊到了。这些孩子有几个是春雨的同学,平时偶尔会来院子里玩。有几个鼻涕邋遢的小的,是他们的弟弟或者妹妹。

“来弟你别抢我大姐姐。”春雨伸脚踢那女孩。

“大姐姐,去我家,我奶奶厉害,村长都不敢惹她,你去我家就不受欺负了。我和你一起做竹器,我还有力气能保护你。”另一个男生也随着来弟一起跪下又被金枝拉起来,腮帮子上都是泥点,大眼睛诚恳的看着金枝:“大姐姐,我也想挣钱买文具盒买书。我爸爸妈妈都在外面打工,过春节说车票贵也没回来了,我想挣钱让爸爸妈妈回来,陪着我。”

“牛明辉,你滚蛋!”春雨都懵了,左一个右一个都来抢大姐姐。门口还挤着不少跃跃欲试的。都怪她自己去学校嘚瑟什么文具盒,粉纱巾的。现在她知道显摆的坏处了。

“去我家!”来弟也不搭理春雨的排挤,仰脖子和男生争。

“去我家!我家比你家吃的好,你家连芋头都吃不起。”男生底气明显很足,胜券在握:“大姐姐,我家一天到晚都能吃饱白米饭,隔几天还能吃肉。他们家都没有。”

“你放屁,谁家吃不起芋头了。中午我还吃的芋头粉呢。”来弟不服输的叫嚣,手却下意识的揪着破旧衣服的衣襟。她家是穷,过年都不会给她买新衣服,只会给弟弟买。

俩孩子说着还要动手。他们吵架的功夫,门口又进来几个孩子,学着来弟和牛明辉,拉金枝去他们家。十几个孩子七嘴八舌,扑啦啦站满了一屋子。

春雨气的眼泪吧啦的,跑到门外拿来了手锯:“你们都走,谁也别抢我大姐姐,再不走,我拉人了。”

“春雨,别那样。和同学好好说话。”金枝轻斥了春雨,从孩子们的围绕中脱身出来,来到院子。她想静静。

正赶上燕子和启源赶着一头黑色的猪羔子回来。启源走在头里,嘴里唱歌似的絮叨着‘罗罗罗罗罗罗’欢快的跑进来。一进院子立刻来个‘急刹车’:“大姐姐!院子咋了?咋了?”启源懵愣的望着伫立在磨盘撞边的金枝。没等金枝说话,又急急转身去找燕子。撞在手拿藤条赶着小黑猪进院子的燕子怀里,他顺势抱住燕子,回手指着一片狼藉的场院:“姐姐,这是咋了?”

燕子经历了前几天的事情,一看这院子就明白了。圆脸煞白把藤条交给启源,奔到金枝跟前。

“啊!啊!”气急败坏的指着院子,又比划村长家的方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姐姐!是杨二赖子带人来把竹子扛走了。大姐姐生气了。要离开我们怎么办?”春雨听见启源说话,料到姐姐回来,跑出来。

她身后,春花和一群孩子也哒哒哒跑出来,看见燕子发怒,都躲在墙边偷偷的看,孩子们穿的衣服都灰突突的,即使有的女孩衣服底色是粉的,红的,也都已经脏旧褪色的像灰的黑的,他们挨在一起,像一排灰麻雀。

“杨家豪的爸爸还推了大姐姐。”春花小声说。

“嗷!”燕子听见春花告状,喉咙一声嚎叫,激了!操起手锯就往外走。

“燕子,别冲动。”金枝一把抱住燕子,拍着她的肩膀:“这种事也避免不了。我走了之后,你们本村人继续做,他们就说不出什么闲话了。”

“啊?”燕子摇手,不让金枝说话,急得直跺脚,干脆横打双臂,拦在金枝前面:“啊!”又大又圆小豹子一样的眼睛里,射出了祈求的光。

金枝咬了嘴唇,强忍着要掉下的眼泪。她是个倔强的性格,决定的事情就不轻易改了。当初,她决定留下,吃苦也能逼着自己适应。现在,她觉得她该走了,再不忍心,也阻止不了村民的舆论,只要村民们有这样的偏见,燕子一家还要因为她受连累。

她初衷是为了帮助燕子,证明自己,现在,多少也帮到了。不是说受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她办到了。不是想证明自己不是废物嘛,也证明了。她应该开开心心的离开才对。所以,金枝横了心,何晨星一会应该也快到了。于是,进房间拎了拉杆箱,出来对一直像跟屁虫跟着她的春雨说:“二伯那边我就不去告别了。你们代替我说一下。好好的。以后我回来看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