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现实百态 > 血狼狂婿

第二章 我能救

  • 作者:一棵小草
  • 类别:现实百态
  • 更新时间:14天前
  • 字数:2,076

“你们TM的还有理了,草,把这鸟医院医院给老子砸了,这老娘们顺手给我打了。”

大汉豪不在乎冷冷的说道。

一群人听到吩咐拿着手中的梢棒就要动手。

“还不抓紧时间救你女儿,还有心思砸东西,我看这女孩不是你亲生的吧。”

薛浪不紧不慢的说着。

“你TM什么意思?”

“里边的女孩再不赶紧救,待会就等着送太平间去吧。”

“你TM放屁,老子已经请了中原市最有名的‘药老’过来医治,我看你们医院在儿科这方面也是徒有虚名,明天等着倒闭吧。”

本来以为只是一般的小病,大汉并没在意,可这一下午的时间自己女儿直接进急诊室了。

这才不得已联系老爹让药老过来。

“还有时间等什么药老,再不赶紧治就等着你女儿死吧。”

薛浪毫不客气的说着。

“薛浪,你赶紧回去,有多远滚多远,这没你的事。”

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沈琳温的控制范围。

先不说小女孩的病症,自己这没眼力劲的老妈还在这边煽风点火。

这还不够乱,薛浪还往里边插一脚。

“我女儿还有的救?你们能救?”

“有。”薛浪淡淡的回应着。

“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我也实在是着急,那你们抓紧时间啊,就别愣着了。”

听到自己女儿还有救大汉急忙换了一副嘴脸!

说完薛浪便向着急症室走去。

“薛浪,你别胡闹。”

沈琳温焦急的喊着。

不过现在也仅仅只有沈琳温阻止薛浪。

毕竟小女孩的病症完全超出了在座各位医生的能力范围。

谁都不想背这个锅。

此时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看着薛浪。

小女孩现在只是重度休克,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小女孩多数挺不过今晚上了。

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也是薛浪这个外行人惹出来的。

到时候扣上一个临时工胡乱参与医疗救助导致医疗事故,万事不愁。

薛浪走到小女孩身边,单手搭在小女孩手腕上。

这一把脉,薛浪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怎么可能,年纪这么小怎么可能得这种病。”

“心房颤动”又称为“房颤”持续性心律失常。

但是这种病通常是发生在老年人身上。

病发之后,心脏无规律跳动300――600/每分钟。

这小女该不好治,脉象虚弱且紊乱。

此时的呼吸更是微弱可见。

“你到底会不会啊,我看你就是一个实习护士吧,你能不能治,不能只赶紧滚蛋。”

大汉看着自己脸色苍白的女儿又担心的嘶吼起来。

“能治,家属去外边等着。”沈琳温冷冷的说着。

“还有你,也滚出去,没本事还学别人把脉,你别添乱了行吗。”

看着自己的废物丈夫,沈琳温越想越气。

“滚!”

“现在什么情况?”沈琳温问道。

“心脏不稳,患者呼吸紊乱,心律不齐,心脏严重供血不足。”一旁的医护人员熟练地配合着沈琳温。

“镇定剂,给患者将氧气浓度提升。”

沈琳温医院是有名的儿科大夫,名声甚至超过本市很多有名望的医界大咖。

沈琳温熟练的操作着手术台器械。

“嗯……沈主任,不好,患者心脏趋于停滞。”

“心脏起搏器,快!”

沈琳温熟练地指示着身边的医护人员,自己在小孩身上忙得不可开交。

“没用的,这样下去小孩迟早会没命的,这根本不是什么哮喘,是心房的问题。”

“你闭嘴,沈主任看病时不喜欢别人捣乱,你一个废物赘婿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沈主任?”

“沈主任看过的病人比你见过的病人都多。”

“还不滚?”

一名女护在一旁鄙夷的说着。

“你TM咋呼尼玛呢,在这指手画脚的。”

大汉怒道:“这TM谁啊,是这里的医生吗?”

“他啊,我沈家的倒插门女婿,来这边给我女儿打下手的,还医生?哼,连个护士都算不上,废物一个。”

沈母在一旁邪里邪气的说着。

“呸,真尼玛的,废物,原来你就是沈家的废物女婿啊,真尼玛的晦气,我他吗今天就不应该来这。”

薛浪不温不怒,三年的心性修为极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看在眼里。

玉岂能与铁碰?

“主任,心电图没了。”

“心脏起搏器。”

“主任,来不及了,呼吸没了,动脉也没了……”

生命体完全消失。

沈琳温下意识的看向手术台旁边的心电图。

手中依旧拿着心脏起搏器,只不过双手却无力的下垂着。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然明了,面前的小女孩已经死了。

不明了的是,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哮喘会这么快就结束了了一个生命。

还在外边臭骂着薛浪的大汉听到门内护士的说辞瞬间暴怒。

“什么,我女儿怎么了?”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家属节哀。”

“我节你MLGB。”

“先生,您听我解释。”

“去你吗的。我听你吗,老子女儿被你们治死了。”

说着大汉扬起手朝着沈琳温脸上抽了过去。

大汉手掌宛如一张蒲扇,这要是打在沈琳温脸上不死也破相。

“住手,你女儿还没有死,我能救。”

顺势而至,巴掌即将打到沈琳温脸上的一瞬间,薛浪单手稳稳抓住大汉。

大汉力气大,惯性也大,但是在碰到薛浪手之后却纹丝不动。

周边的护士被吓的一个个闭上双眼。

沈琳温也来不及躲闪,下意识闭眼将头侧了过去。

不过想象中的耳光并没有发生。

睁开眼看到薛浪稳稳握着大汉。

看着平时窝囊如狗的男人这时候居然会为了保护自己主动站了出来,不禁沈琳温有些动容。

“你说什么,我女儿没死?”

“薛浪,你有完没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捣乱。”

刚刚才对面前的窝囊废有了一丝丝好感瞬间消失。

怎么可能还没有死,心跳没了,动脉也没了,呼吸也停止了,说句不好听的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结果现在薛浪还在捣乱。

“你个废物,你现在还在这里丢人现眼,要不是你拿错了药,人家女儿怎么可能出事。”

沈母急忙站出来,现在只有将所有的责任推到薛浪身上才能最大可能的保住自己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