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都市异能 > 医道神婿

第三章 一针救人

  • 作者:没有妙计的山人
  • 类别:都市异能
  • 更新时间:2020-01-14
  • 字数:3,224

郭浩眼见秦凡将烫手的山芋接了过去,眼中欣喜之色一闪而逝。

不过样子还是要装一番的!

“林先生,中医不可信,针灸救命更是无稽之谈。如果您将您女儿交给我们,还有希望。如果交给这个赤脚医生,只会耽误最佳治疗时机!”

郭浩的话,明显是在推卸责任。摊开了说,就是如果秦凡将林栋女儿治死了,那就和他们诊所没有丝毫关系。不是他们没尽力,而是秦凡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秦凡看都没看这个身为医者,却没有一颗仁心的家伙道:“放心,如果出了什么事儿,我一力承担!”

“你承担,你拿什么承担?最后还不是落在我姐姐,我陆家头上!”

陆可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进来,拉了秦凡一把,低声呵斥道。

“你一直在我们家吃白饭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引火上身。如果你想死,那你就自己去死好了,千万别拖累我们!”

秦山回头瞅了一眼,因为紧张而小脸煞白的陆可欣,安慰她道:“放心吧,我不会出事儿。你们也不会有事儿的!”

“真不知道你哪来的信心,你真不会以为自己是医道圣手了吧!”

“不是以为!”秦凡顿了一下继续道,“我本来就是!”

只不过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秦凡在心中暗暗补了一句。

说话间,小护士已经气喘吁吁的拿来了秦凡需要的银针。

秦凡接过银针消毒之后,双手连动,如穿花蝴蝶一般,不到一个呼吸的瞬间就将八根银针,分别刺入已经被脱掉病服的小女孩儿胸膛上。

“好快!”

“我怎么什么都没看清!”

“他动手了吗?怎么那些银针一下子就出现在那个小女孩儿身上了!”

林栋夫妇也被秦凡神乎其神的针法震惊,站在病房外的赵老更是浑身一震。

外人的震惊,秦凡充耳不闻,捏起最后一根银针,慎之又慎的刺入心脉大穴!

见此一幕,众人也紧张的屏住呼吸,纵使他们什么都不懂,也明白这应该是最关键的一针!

“嘟!”

原本已经变成一条直线的心电图,重新恢复了跳动,小女孩儿的呼吸也恢复正常!

“竟然.真的成功了!”

病房内外,一片震惊之色。

秦凡则神色如常,将手搭在小女孩儿的脉搏上,发现确实没问题,才起身道:“没问题了!”

“果果!”

林栋立刻冲到女儿床边,发现女儿的神色舒展,面色虽然不如普通人那般红润,但也不像往日的苍白,恬淡入睡!

林栋将目光望向一位医生,那位医生查看过各种监视仪器,又查看过小女孩儿的情况之后,不断呢喃道:“神乎其技,神乎其神啊”

他们在心底已经认为无法挽回的生命,竟然真的让秦凡,利用古老的中医针灸救回来了。

这个人也许真的无愧于医道圣手这四个字!

郭浩则一脸铁青,他没想到秦凡这个骗子,竟然真的有治好果果的手段,而且还是在他们黔驴技穷的情况下。

自己夸下海口却让小女孩儿几近丧命,而自己认为的骗子却将小女孩儿救活了。

这一刻,郭浩感觉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疼!

“对不起!”

眼眶湿润的林栋站起身来,一躬到底郑重的向秦凡致谢。

一躬到底的致谢方式,在古代不亚于五体投地。

见到这一幕,郭浩嫉妒的眼眶发红。如果救活果果的不是这个骗子,而是自己多好。

不仅可以拿到一千多万,更能获得林栋的友谊,这其中的价值不可估量。

郭浩嫉妒的眼眶发红,秦凡却不甚在意,前世他见过的王公贵族无数,林栋也许身份不俗,但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他之所以出手,不是因为林栋,而是因为果果。

医者仁心,眼见一个小女孩儿饱受病痛折磨却不出手相救,不是医者所为!

秦凡随手拿过一名年轻医生手中拿着的记录簿,那位年轻医生震惊于秦凡的医术,丝毫没有反抗,甚至还有些小激动。

“我开三副方子,第一副方子小火煎煮一个小时,三碗水煎至一碗,每日早晚各服用一副。服用一周后,即可服用第二副方子,同样的煎制方法和服用时间。”

“第二副方子服用两周之后,开始服用第三副方子。小火煎治两个小时,五碗水煎至一碗,每两天中午服用一次。不出一个月,你女儿的情况就会有所好转!”

林栋闻言,更是激动不已。

他小心试探的问道:“您有彻底根治果果体弱多病的法子?”

他对秦凡的称呼,已经不知不觉用上了敬语。

“只要你们按时服用,果果的体制一定会得到改善”

林栋听闻,秦凡不仅救了果果,竟然还有彻底根治果果体弱多病的办法。

“谢谢您!谢谢您!”

他连忙拉着自己老婆又给秦凡鞠了几个躬,才千言万谢的接过秦凡开的药方。

秦凡环顾了一眼重症监护病房,期间从郭浩身上扫过,却丝毫都没有停留。

“明天,你们就可以出院了。果果年纪小,医院这种压抑的生活环境,只会对她造成不好的心里影响,对根治她的病没半点儿用处。我想以林先生你的财力,随便找一个地方,都要比医院更适合修养!”

报复,他这是在报复!

郭浩恨的牙根发痒,无比的想要将秦凡赶出去,但他知道,如果他这么做的话,在林栋心底的印象绝对会跌到谷底。

“您这话说的不错,不过我们医院,毕竟医疗器材齐全,万一果果再有什么事儿,救治起来也方便!”郭浩委婉的提议道。

“怎么救治?用强心针?”秦凡嘴角泛起一抹不加掩饰的讥诮。

“身为一名医者,连病人的身体状况,是否能经受住猛药救治都不清楚。你配做一名医生吗?”

秦凡的声音很轻,但是话却极重。

病房内不少医生闻言,都惭愧的低下头。秦凡的话虽然看似是在问郭浩,但听在他们耳中,更像是在问他们。

“你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侥幸治好了一例病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

郭浩勃然大怒,听到秦凡那番话,他感到的不是羞愧,而是侮辱,是对他赤裸裸的侮辱。

见到郭浩如此反应,秦凡摇头道:“你已经无药可救!”

说罢,他不再看郭浩,扭头望向林栋道:“林先生,我话已至此,至于怎么做在你自己!”

然后秦凡扭头离去。

他能做的能说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林栋自己的选择了。

“郭院长,谢谢你这么长时间的照顾,打扰你这么长时间,也耽误了你不少事,明天就为我们办理出院吧!”

一个是差点让自己宝贝女儿送命的医院,一个是将自己女儿从悬崖边缘拉回来,甚至还给出治疗方法的人,林栋自然知道如何从中取舍。

更何况,果果确实自从来了医院以后,心情大不如前。

听着林栋口中透露出的疏离,郭浩大恨。

“秦凡是吗?希望下次别让我遇到你!”

车内,陆可欣坐在驾驶座上,红唇微张,黑宝石般耀眼的眸子里被难以置信的神色充满。

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分钟,她还是不敢相信,秦凡竟然真的身怀医术,而且还救活了一个生命垂危的小女孩儿。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

秦凡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在后视镜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啊,甚至还有丶小帅!

“啊,你掐我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袭击,打断了秦凡的自恋。小臂处,被陆可欣掐过的地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疼吗?”陆可欣不答反问道。

“你说呢?”秦凡没好气的说道。

“那就不是梦了!你怎么会有一身中医医术的?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通过自己秦凡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陆可欣立刻就用饱含怀疑的神色上下打量着秦凡。

“你们什么时候问过我了?”秦凡反问道。

从他嫁入,不是,入赘到陆家开始那天,陆家人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包括那些亲戚朋友,没有一个人喜欢秦凡的。

对秦凡几多鄙夷,知道秦凡出身普通之后,根本就不屑了解秦凡。

陆可欣被秦凡问的就是一愣,好像她们家人确实没问过秦凡这类问题,甚至连秦凡入赘到陆家之前是做什么工作,上没上过大学等都没问过。

当时的陆家,完全陷入了对陆可欣姐姐的失望,以及对秦凡的鄙夷的情绪中。

“我们没问过,你就不会主动说吗?”

陆可欣强词夺理道。

“你们给我说的机会了吗?”

秦凡撇撇嘴道。

当初秦凡虽然还没有一身医术,但也是有正经工作的,只是出身富贵的陆家人,看不起秦凡,别说问了,都没给他说的机会。

在他们眼中,自己女儿嫁给秦凡,就是下嫁。

“还嘴硬,我看你根本就没什么医术,只是恰巧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陆可欣重重的将手刹放下,断言道。

“随你怎么说。对了,快到你今天晚上聚会的时间了吧。我睡会儿,到了地方你叫我!”

说完这番话之后,秦凡就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不再理会陆可欣。

“什么意思,你把本小姐当你的司机了?还有,谁说我带你去今天晚上的聚会了,你快给我起来!”

任由陆可欣推攘他,秦凡就是不醒来。

“你一定要去是吧,好好好,那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今晚的聚会可不是那么好参加的!”陆可欣一咬银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