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都市异能 > 龙神殿

第72章 逢场作戏,此地无银三百两

  • 作者:相顾无言
  • 类别:都市异能
  • 更新时间:15天前
  • 字数:2,153

叶妙雨脸上泛着迷人的笑容,外表看起来风轻云淡,实则紧张得不行,手心也已经捏出了一把汗。

叶妙雨虽也是名门出生,但自她离开叶家,独自出来闯荡这些年,从未参加过如此浩大的宴会。

而观其陈奇,一路走来,却安之若泰,从容不迫。

当然,在叶妙雨看来,陈奇肯定是装出来的。

“喂,你别东张西望的,严肃点。”,叶妙雨小声提醒道。

陈奇笑问,“为什么?”

“今晚来这里的人,无不是樊城的一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随便拎出一个,我们都惹不起,你还问为什么?”,叶妙雨没好气道。

“哦。”,陈奇回了一个字,听没听进去,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叶妙雨挽住陈奇的手微微紧了紧,“先说好,这只是应急之需,逢场作戏,我们两个什么关系没有,知道么?”

陈奇与叶妙雨到来之前,就发现今晚来参加晚宴之人,无不是成双成对,亲亲爱爱。

许是抱有从众的心里,叶妙雨就提出她们两个也假装情侣,如此便不会显得突兀。

“知道了,你都说第三遍了。”,陈奇摇头答道。

叶妙雨强行解释,“我……我这不是担心你多想么。”

走进酒店宴会大厅,这里灯红酒绿,金碧辉煌,可见许多富家子弟相互之间觥筹交错,侃侃而谈。

陈奇与叶妙雨两人的到来,犹如鱼入大海,未掀起丝毫的波澜。

叶妙雨身为一个上市公司女总裁,平日里也都是认识一些生意上的朋友,像是此种豪门子嗣多如牛毛的晚宴,认识的人并不多。

于是,两人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静候晚宴的开始。

与此同时,在宴会大厅的另一边,几名年轻俊男,手托红酒杯,谈笑风生。

在他们周围,可见许多富家小姐逗留,徘徊,时不时朝他们看上一眼,目送秋波。

这几名年轻俊男之中,以薛家大少薛玉山最为突出。

不仅是因为薛玉山的人高马大,更是因为薛玉山的背景。

他身为樊城上流贵族薛家大少爷,自幼练武,成年后更是远渡国外留学,不久前刚拿到博士学位,荣归故里,乃薛家下一代家主继承人的不二人选。

智勇双全,无出其右。

乃樊城本土,富二代中比较特殊的异类,既能打,又学富五车。

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定是以他为中心,无数人主动贴上来,充当绿叶。

而他自身也姿态不凡,谈笑间,有股藐视天下,众生皆不入我眼的气概。

“薛少,许久不见,您的风采依旧啊。”,一名刘家少爷刘思博恭维说道。

柏家大少柏高朗附和,“是啊,薛少文武双全,正值当华,对比起薛少,我们这些人,又老又搓,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薛玉山谦逊笑答,“诸位太抬举薛某了,薛某只是习得所长,发挥所长罢了。”

这时,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薛玉山面前,“薛哥。”

薛玉山看到来人,打量了对方一眼,疑惑问道,“杨波,我看你气色有些不好,是哪里不舒服么?”

来人正是周杨波,他自不久前那场招标会后,就一直将自己关在家里,不为别的,只因没脸见人。

上次那个该死的陈奇,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扇他耳光,把他打成了猪头。

脸上的浮肿直到今天才逐渐消退,但即便如此,他脸上还是依稀能够看到一些红印。

“身体不舒服,心里更不舒服。”,周杨波答道。

“发生了什么事?”

“唉,别提了,我看上的那个女人,被人抢了。被抢了也就算了,那人还出手揍我。”

薛玉山眉目紧皱,“有这事?”

“我记得你前不久跟我说,你看上了一个寡妇,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她?”

“不是她,还能有谁?”

周杨波指了指自己的脸,“看到我脸上的五指印没,这就是那个狗杂种打的。”

薛玉山眼睛微眯,“据我所知,你们周家在樊城的影响也不算小了,有人打你,难道你会忍气吞声。”

“这就是我郁闷的。我也不知那个人是什么来头,他打我的时候,我爸也在场,可即便是我爸出面,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周杨波抬起头来,“薛哥,你们薛家在我们樊城势大,若是你能愿意出这个头,肯定能帮我讨回公道!”

薛玉山拍了拍周杨波,“既然你叫我一声哥,你这个仇,我替你报了!”

薛玉山与周杨波以前是同班同学,以薛玉山的背影与能力,当时自然在班里一枝独秀。

既然是一枝独秀,那么身边肯定少不了追捧的小弟。

而周杨波,便是最为活跃的那个小弟。

小弟有难,做大哥的,自当为其分忧解难。

周杨波大喜,“那就多谢薛哥了。”

薛玉山点点头,用毋庸置疑的口吻说道,“待今晚宴会过后,你就带我去找那人,我会让他当面给你磕头道歉。”

薛玉山敢说这话,自然不是空穴来风。

以他薛家在樊城的影响力,想搞一个人,那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周杨波口中所说的那人,听起来可能的确是有些背景,不过与他们薛家比起来,肯定不值一提。

薛玉山拍了拍周杨波的肩膀,“走,你我兄弟二人,也已许久未见面,喝两杯去。”

周杨波笑着回应,“我自当舍命陪君子!”

随后,两人勾肩搭背,朝一旁酒桌走去。

但没走两步,周杨波眼角好似突然瞥见了什么,微微一愣。

他顺着刚刚那个视线,定眼望去,待看清那两张该死的面孔,周杨波顿时感到胸口有一股无名之火在燃烧。

薛玉山见周杨波顿下脚步,疑惑问道,“杨波,你怎么了?”

“薛哥,不用等宴会结束了。”,周杨波语气冰冷说道,“那个人,就在这里。”

陈奇这边,他与叶妙雨坐在了一个宴会桌旁。

桌上摆满了水果糕点,美酒美食,让人食指大动。

陈奇刚好没有吃晚饭,便不客气的大开朵颐。

叶妙雨则是单手支撑着下巴,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陈奇品尝美食。

与陈奇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叶妙雨当然也注意到了,陈奇外貌俊美,气度不凡,就算比之一些豪门富少,也绰绰有余。

加之还有一身本领,他怎会情愿在自己这里做个‘保姆’,冒充绾绾的爸爸?

叶妙雨都有些感觉,自己会不会有些大材小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