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生活 > 都市异能 > 一世战龙

015章 我不敢

  • 作者:我本疯狂
  • 类别:都市异能
  • 更新时间:3天前
  • 字数:2,286

“刘老爷子,你就不要在这里了。”

随后,当刘守成打电话通知苏诗韵的小舅,让门卫放行后,姜无名再次开口,言语虽然客气,但语气毋庸置疑。

“好。”

原本,刘守成想借通知姜无名三人消息的机会,与姜无名交谈,看看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

此刻,他听到姜无名的话,知道姜无名铁了心不再给刘家机会了,便一脸沮丧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嗯?

两分钟后,刘守成在返回自己住处的路上,看到了苏家来的人,当下惊得愣在了原地。

因为,来人他认识。

苏远山。

苏家掌舵者,同时也是苏诗韵的爷爷!

除此之外,刘守成发现苏远山比九年前他见到的时候苍老了许多,而且身子也瘦弱了许多。

“看来苏远山已经得知无名昨晚灭掉郑家的事情了。”

惊讶过后,刘守成心中做出这样的判断,然后径直迎向苏远山,“亲家,没想到是你亲自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么?”

苏远山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看着刘守成,言语中毫不掩饰对刘守成的不满。

他早就知道了,郑家报复刘家,逼迫苏诗韵嫁给郑飞的事情了,也对刘家在过去一段时间里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

“亲家,你这是?”刘守成一怔。

“哼!”

苏远山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刘守成,在一名中年男子的搀扶下,缓慢地走向苏诗韵的房间。

刘守成见状,张大了嘴巴,想说什么,最后又放弃了,眼睁睁地看着苏远山离开。

晨辉下,苏远山走得有些吃力,脸色微微有些泛白,额头上甚至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苏董,要不我背你吧?”

中年男子见苏远山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有些担心地问道。

他是苏远山的司机兼保镖,知道苏远山身患重疾,身子骨十分虚弱,甚至在昨天抵达桂山之前,还在住院。

“不了,被桂芳和两个孩子见到会笑话的。”

苏远山停下脚步,摆了摆手,擦了擦汗,待浓重的呼吸变得平缓后,才继续往前走。

五分钟后,苏远山才在中年男子的搀扶下,来到苏诗韵的房门口。

嘎吱!

房门应声而开,姜无名、刘桂芳、苏诗韵三人的身影出现在苏远山的面前。

这一刻,三人望着苏远山都没有开口。

“看来你们不打算让我这个糟老头子进门啊。”

苏远山见状,苦笑一声,然后对身旁的中年男子摆了摆手,“钟刚,你先退下。”

“好的,苏董。”

中年男子点头,然后欲言又止地看了姜无名三人一眼,最终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一眨眼八年了,桂芳你老了不少,诗韵和无名这俩孩子也长大了。”

苏远山目光依次从姜无名身上扫过,再次微笑着开口,“诗韵比照片里还要漂亮,无名的照片没见到,但也长成大小伙了。”

“您……您还记得妈、弟弟和我啊?”

苏诗韵双眼微微泛红,委屈而怨恨地说道。

委屈,是因为,当年她被当成苏家小千金,被苏远山捧在手心里疼着、护着。

怨恨,是因为,八年前,她偷了一盒极为珍贵的药物给姜无名吃,结果被苏远山打个半死不说,苏远山还将他们一家人赶出了苏家。

而且,从那之后,包括苏远山在内,所有苏家人对他们一家三口不闻不问!

“唉……诗韵,我的傻孩子,爷爷每天都在惦记你们三个啊,咳……咳……”

苏远山说着,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呼吸也变得有些浓重了起来。

“爸,您坐下说吧。”

虽然刘桂芳对苏远山和苏家也有怨气,但她是一个心底善良的女人,见苏远山咳得厉害,当下上前搀扶苏远山。

姜无名见状,并未阻拦,而是狐疑地看着苏远山。

他能看出,苏远山的身子不好,而且多半是肺部有了疾病。

除此之外,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苏远山刚才的真情流露,有自责,有内疚,还有喜悦。

那份喜悦,似乎是因为见到自己一家三口。

而理智告诉他,龙国武部封锁了昨晚的消息,苏远山不可能得知自己灭掉郑家一事。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苏远山拖着患病的躯体来到这里,见到自己三人之后真情流露,让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同时也好奇苏远山的来意。

“诗韵,我这次来桂山,是为了郑家逼迫你出嫁一事而来。”

随后,在姜无名狐疑地注视下,苏远山坐在沙发上,一脸心疼地看着苏诗韵,语出惊人。

“为我的事情而来?”

苏诗韵一怔。

昨天,刘桂芳曾提议,打电话向苏远山求助,但被苏诗韵否决了。

因为,在她看来,苏远山和苏家人在过去八年之中,对自己和母亲不闻不问,绝对不会为了保护自己,去得罪有武部苏江负责人撑腰的郑家!

“是的,我昨天就到了。”苏远山点头。

“可……可是我昨天没有见到您啊?”苏诗韵下意识地说道。

“我是打算今天早上来带你走的。”

苏远山轻轻叹了口气道:“准确地说,我要等郑家人今早来这里跟你解除婚约,然后带你离开。”

“解除婚约?”

苏诗韵彻底愣了,她没有听刘家和郑家人说过这件事。

“诗韵,关于郑家对刘家发难的事情,我是知道的,而且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我知道你为了保护刘家产业所做的努力,也知道刘家非但不保护你,而且为了利益,将你当作筹码与郑家交换。”

苏远山说到这里,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眉目之间涌现出了毫不掩饰的怒意,“当我得知这一切之后,我就决定将你和你妈从刘家接走。

当然,在这之前,我得想办法取消你与郑家那个人渣的婚约。

你堂哥苏武在苏江武部工作,我托他帮我约了苏江武部的负责人蒋正义。我给了蒋正义一部很厉害的武学功法。

那套功法是你爸当年留下的,具体叫什么功法我也不知道,但他在生前跟我说,十分珍贵,在武学界堪称无价之宝!

蒋正义看到那套功法之后,如获珍宝,直接答应我,回桂山说服郑家,取消你和郑家那王八羔子的婚约!

结果,我昨天半夜接到消息,蒋正义被武部江南分部查办了,郑家也被牵连了,一百多口人全部被带走了!

这个消息,让我又惊又喜。我没想到郑家会突然之间出事,但我知道,既然郑家出事,那么你的婚约自然也就不用履行了。

于是,我决定改变计划,不见你们,直接回苏江……”

“为什么?”

姜无名听到这里之后,心中的疑惑愈加浓烈,忍不住开口,打断了苏远山的话。

“我……不敢。”

苏远山浑身颤抖地开口,瞬间老泪纵横。

这三个字,在他心中憋了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