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一章 意外穿越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8-04
  • 字数:3,426

“中央台消息,昨日京城时间二十二时十四分,北河省发生小型地震,本次地震强度为里氏4.6级,地震中心为邯郸城郊,邯郸整体有轻微震感,目前无人员伤亡消息,无建筑物损坏报道,本台将持续跟进,请听众朋友……”

郭嘉在车里听着中央广播,心中一阵无语,原因很简单,此时此刻,他就在广播中所说的那个地震中心,邯郸郊外。

郭嘉不是本地人,出生在山西省某小山村,大学毕业后在外做了物流外包公司的调度员,日子过得安安稳稳。

不久前爷爷病重,郭嘉赶忙回去探望,从病重的爷爷那里接过了一枚家传玉佩,还有一本不知修订了多少次的族谱。

在陪护爷爷最后一程的过程中,郭嘉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祖上从秦汉时节就立下族规并且写下族谱,代代传承,这么算起来,自己居然还是个千年大族的传人。

根据族谱显示,自己的祖先,乃是周朝西虢公之后,是正儿八经的公爵级别贵族,在那个年代,除周天子的亲族外,最高的封爵就是公爵,如此说来,自己祖上竟然还显赫一时。

第二天,爷爷迷迷糊糊地说,梦到了郭家的祖先们,在一座宏伟的大殿里设宴,老爷子突发奇想,悄悄交代郭嘉,死后把骨灰分成两份,一份留在山村祖坟,另一份,让郭嘉带着,埋到祖先崛起之地——古赵国都城邯郸。

郭嘉从小就与父亲接触不多,被爷爷抚养长大,虽然爷爷的遗愿有些荒唐,可是郭嘉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当晚,老爷子在睡梦中平静地走了,郭嘉则披麻戴孝,带着老爷子一半的骨灰,独自开车前往邯郸。

按照族谱描述,陈仓郭家真正发迹之处乃是邯郸城郊的一座庄园,有古城墙做对比,郭嘉竟然真的按族谱描述在邯郸的荒郊野外找到了一些残破痕迹,表明这里曾经真的有过一座大宅院。

就在郭嘉感叹命运之神奇时,突然心中发慌,好似一口气喘不上来,郭嘉痛苦地回到车里,刚刚关上车门,就感觉到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在他晕过去的同时,一道微光,从脖子上的家传玉佩缓缓发出。

郭嘉转醒后,听到广播里的消息,才知道自己遇上了地震,明白了自己应该是被地震的次声波伤到了内脏,奈何此时虚弱无力,想要求救也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郭嘉隐约看到,昨夜自己找到的古宅残迹中,有一丝光亮,初时只是一个光点,随后越来越大,越来越亮,原本雾蒙蒙的清晨,被这个光点照耀的无法直视。

同时,郭嘉脖子上的玉佩开始发热,郭嘉感觉自己的脖子都要被灼伤了,可是双手无力,根本无法拿开。

“滴唔滴唔~”前来查看地震情况的警车和记者们终于到了,郭嘉正在庆幸即将获救之时,变异突生,心悸的感觉再次出现,紧接着就听到远处有人大喊:“是余震,快救人!”

终究是没能赶上,郭嘉的车子所在位置突然下陷,郭嘉的世界,瞬间陷入黑暗。“爷爷,埋在这里,也算完成你的心愿了。只是可惜,没能听你的话,光宗耀祖,希望在那边看到你时,你别打我啊——”

“中央台紧急消息,京城时间凌晨五点,邯郸郊区再次发生地震,强度里氏6.0级,有记者与警方目击一车辆于地震中心下陷,为本次地震出现的第一例伤亡情况,救护车与消防大队正在紧急前往救援,请各位车友注意避让并合理规划出行路线!”

不知过了多久,郭嘉感到自己的脸上湿湿黏黏的,他再次睁开了眼睛,只见一黑一白两只小狗正在舔拭自己,不由疑惑,按理来说,刚刚那么重的坠落撞击,自己应该不可能幸存下来才对,怎么……

突然,一块黑色的石头出现在眼前,紧接着,一只黄色母犬,叼走两只小狗,随后卧下,开始哺育两只奶狗,看样子,这石头一样的东西是它给自己的食物?

郭嘉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身体似乎有点奇怪,郭嘉疑惑的想要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却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原本一米七七的魁梧大汉,此刻居然变成了个不足三岁的幼童?

捧着黑色的石头状饼子,郭嘉苦涩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他穿越了。

“希望穿越的年代近一点,不然的话,我恐怕连话都听不懂,而且万一穿越到了古代,我这种孤儿明显没有活路啊。”郭嘉可不会乐观到以为自己一个穿越客能大杀四方什么的,就如同他刚刚想到的一样,语言交流问题就是难以克服的!

若是不幸穿越的年代久远了点,自己这种野地里的孤儿,呵呵,很快就会以某只野狼的排泄物的形式出现在任意角落。

郭嘉就着口水,啃掉了半个饼子,有了些体力,开始四处观察起来。自己所处的这个位置,应该是某座有些荒废的宅院,建筑风格简谱异常,院落里的杂草让人看不出它的年代,不过看黄犬一家三口的样子,想来这里荒废的时间短不了。

郭嘉心里不由得想到,这该不会是爷爷要我找的那座古宅吧?哎,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明明是白天,却听不到院落外有什么声音,想来应该在荒郊之处,郭嘉四处查看之际,突然有声响传来,只见一对老夫妇,头发花白,相互搀扶,缓缓来到院中,正懒洋洋晒太阳的黄犬赶忙殷勤地在二人身边蹦跶,好不快活。

郭嘉躲在柱子后,偷偷观察着,老汉似乎是因为没找到郭嘉,有些疑惑,口中发出奇怪的语调,与老妇人交谈着。

此时,郭嘉的心彻底凉了,看二人的衣着,果然是穿越到了古代了,而听两人对话,竟然一点都听不懂,郭嘉知道,肯定是穿越的时间跨度太大了,后世根本没有流传下来这个年代的发音。

郭嘉绝望的跌倒在地,老夫妇赶忙过来,将他拉起来,颇为慈爱的抚摸着郭嘉,老妇人从包袱里取出一件物什,三两下就穿戴在了郭嘉身上,忍不住地点头微笑。

郭嘉则认命般,任由这老夫妇二人摆弄自己。两只幼犬也在黄犬的带领下,围着郭嘉轻轻嚎叫,一时间,这个破落的荒园,竟然是热闹非凡。

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新世纪好青年,郭嘉很快就从颓废中醒来,看自己这副身体,恐怕不足三岁,那么自己有充足的时间来学习这个时代的语言,只要能和人正常交流,想必活下去,难度不是很大。毕竟已经确认了,这两位老人会养育自己,饿死的概率应该不大。

就这样,郭嘉用自己的方式,开始了新的人生。

时间飞逝,转眼间,三年过去了,郭嘉学会了这个时代的语言,并且简单识得一些字,也从老人的叙述中,知道了自己的来历。

三年前,突发地震,正在山上采野果的老人被困山中,夜里看到恍惚间有白光闪耀,前往查看时,发现了赤条条躺在野地里的自己,当时自己应该是饿晕了,不声不响,而胸口则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

老人认为这是上天可怜自己一生无后,赐给自己的孩子,就高高兴兴带着郭嘉来到了荒院。

这个院落是曾经的赵国大将,马服君赵奢的旧宅,自小将军赵括长平兵败后,举家离开,就此荒废了,而老人则是赵家家奴,奉命在此看守院落。因为乃是赵家家生子,所以老人识得一些字,这也是郭嘉识字的原因。

老人为郭嘉取名赐,意味天赐之子,和老人一起作为赵姓家奴,唤作赵赐。郭嘉这才知道,自己来到了两千年前,来到了混乱时代的终结,战国末期。

从老人那里听说,长平之战才过去六年,传说中的战神白起,也是在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那年陨落,这么算来,那位千古一帝,此刻应该还在赵国当质子!

想到此处,郭嘉微微一笑,在古代,活着太难了,想要活好就更难了,那么,自己就该考虑抱住一条好大腿!不论怎么看,那位祖龙大哥的腿,都是这个时代最粗的那条。

不过,该怎么才能抱得住这条大粗腿呢?郭嘉陷入了沉思。据郭嘉的记忆,嬴政幼年的质子生活恐怕说不上幸福,好像只有个叫丹的家伙能算作朋友,可惜后来这个丹还和他翻脸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条祖龙就在不远处的赵国都城,自己有机会接触一二。

郭嘉表达了自己想要出人头地的愿望后,老夫妇有生以来第一次打了他,打的老人自己的手都疼了。半夜里,老人来到郭嘉的房间,也不管郭嘉的态度,自顾自地把一些黑乎乎的东西往伤口上抹。

“小赐啊,你可知道,为何阿翁从来不清扫院落,任由它荒草丛生?”

郭嘉撇撇嘴,不做回答,算是小孩子赌气吧。

“因为家主走前,专门吩咐我,勿要清理杂草,任它生长,要叫那后来人看看,前一刻你便权势滔天,转眼间也不过荒芜遍地。

家主他虽是一税吏出身,可是他天赋异禀,为人刚直,辗转燕赵之地,无不受到重用,更有人称他为绝世名将。他算不算出人头地?可是结果呢,小家主一战而败,他的一世英名也一同毁去。

阿翁活了这么久,虽然你可能觉得阿翁没什么出息,可是阿翁见过的有出息的人多了去了,还没有几个能像你阿翁一般活的这般自在。”

“可是我一个孩子都能看出,大秦强盛,早晚与六国有一战,偏安山野,早晚也是被人屠戮的命,还不如早点让自己出人头地……”

老人久久不知如何作答,默默离去,就在快要离开门口时,幽幽说了一句,“小将军接任长平守将前,曾与家主彻夜长谈,后来把自己平日读的兵书都埋在自己房间,以绝马服后人用兵之心。

你要真想学本事,阿翁教不了你,你自己取书悟吧,若是悟不出什么来,直道是你没那天分,就随阿翁务农吧,总是饿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