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四章 黑衣老人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2
  • 字数:3,842

躲在狗窝里的三只狗狗被吓到失禁,低声呜咽,李牧眯着眼睛来到了狗窝前,弯腰一看,但见狗窝里除了一些保暖用的杂草,别无他物。

正奇怪为何刚刚与自己谈笑的孩子为何如此紧张时,眼角余光看到了几卷隐藏在狗窝角落的竹简,一个“括”字隐隐显现,“原来如此。”李牧不禁失笑,喝止了那要抓郭嘉的士兵,“小题大做,你们还要欺负个幼童不成?”

待士兵们退下,李牧拍了拍郭嘉的肩膀,悄声说道:“放心吧,吾亦是家生子,年少之时也有凌云志,所以吾不会因此看轻你。”

郭嘉有些奇怪,这李牧明显是没有发现那名铁鹰锐士,但是他凭啥看轻我?我做了什么了?不过既然李牧没有发现那个人,那郭嘉就是安全的,至于听不懂李牧的意思?简单,郭嘉保持沉默不说话就好了。

李牧见郭嘉不说话,以为对方还是惧怕自己说出他偷藏主家家传兵法的事情,便直接表达了自己善意,“书,本就是给人读的,马服君既然没有带走,那么你得到了就是你的机缘,不算盗窃主家,不会有人问罪。”

郭嘉这才明白,“难道说那三只狗又把我看的竹简给藏到狗窝了?李牧以为我是怕他发现兵书才这么紧张?”没关系,你尽情误会好了!郭嘉还是不说话。

李牧知道这种事被发现了心里必然忐忑,毕竟此时的文化与书籍都是贵族的专利,身为家仆的奴才若是敢盗窃主家的财物,即使是刑罚最轻的韩国,也会杖责三十,李牧设身处地地想过,若是自己当初也是这般被人撞破偷学主家的兵法秘传,肯定也会无比惊恐。

于是李牧从怀里取出一枚金质箭头,递给郭嘉,轻笑道:“这样吧,你这小厮言辞便给,思维缜密,甚合我意,这金箭乃是当初大王赐我之物,一来鼓励我奋勇杀敌,二来则是让我潜心学习,不要做个莽夫。

今日我将金箭转送于你,日后若是有人发现你在拜读马服君的兵书,你就出示此金箭,言说是我李牧借兵书于你,自然不会有人为难你。

不过,你须得刻苦用心,仔细研读,若是日后相见你无所进益,那你就配不上我这金箭。”

郭嘉拿着金箭,心里万分复杂,李牧此举,等同于收下郭嘉作他的门生,郭嘉只要显现出一点真才实学,李牧应该不会吝啬动用自己的能量提拔郭嘉,如此说来,安心呆在赵国自己未必没有出头之日。

“这家伙,脑补了些什么就收我当手下,按说这也是条大粗腿,战国四大名将啊,能抱上也不错,但是奈何你和祖龙生在了同代,注定了你的光芒也只能成为他的背景板。”郭嘉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你的大腿注定没有那位的小胳膊粗,我既然决定抱大腿,肯定要抱一条最粗的,你的好意,我也只能心领了。”

“赐多谢将军厚爱,必不负将军威名,也不会让主家蒙羞。”郭嘉真诚地望着李牧,感激涕零。

李牧看着这个有些幼稚,但是又早慧的孩子,满意的点点头,曾几何时,我也是这样的少年啊。

李牧一行人天一亮就走了,那李牧还留下了两卷自己随身携带的两卷兵法,看起来对于这个和自己一样出身的孩子是真的十分喜爱且看好,而郭嘉在门口目送李牧等人走远后,冷汗刷刷的流下。

郭嘉清楚记得,那名铁鹰锐士被自己藏在了狗窝,李牧亲自查看之下怎么可能会没有看到?而一直活泼的三只狗狗,在众人离去后仍然静悄悄的躲在狗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在收到金箭后,郭嘉想过向李牧求助,但是简单一考虑就知道这是自寻死路,李牧对自己更多的是因为同病相怜而感伤,一旦知道自己家里藏了大秦铁鹰锐士,这枚金箭就不是放在自己手上,而是扎在自己脑门了。

郭嘉缓缓关上门,来到狗窝边,抚摸着三只小狗,将它们一一抱到门口,那里有这些小家伙们不知何时留下的狗洞,对着三只可怜兮兮的小家伙轻声说道:“一会要是我被人杀害了,你们就快跑,跑得远远的,好好活下去哦。”

面对未知的来客时,郭嘉心中最后的牵挂,竟是陪了自己三年的三只小狗,除了他们外,至亲的养父母刚刚死去,自己其实可以说了无牵挂。

唯一让郭嘉觉得苦闷的是,自己实在是太过倒霉,穿越者的金手指啥的都没看到,就要被人干掉了。

郭嘉缓步走到赵括的房间门前,昨夜里,只有这个房间和自己所在的大堂没有赵军入住,那神秘人要藏,也只能是这里了。

郭嘉打开房门后,果然看到了那名铁鹰锐士躺在房间里,狗狗们当初刨出的地坑,不知何时被人连成一片,那人就躺在大型的坑里,而一位穿着黑色布衣,简陋草鞋的老人,正拿着一个瓦罐喂铁鹰锐士喝水。

“别喂了,他要喝水的话必须烧开,不然水里的病菌,额,虫子进了他肚子里,他就死定了。”

老人回过头,看了一眼郭嘉,微微一笑,“你不怕我?”

郭嘉深呼吸一下,苦笑道:“怎么不怕,没看我腿都在发抖?不过此人是我救回来的,而你费心费力把这人藏起来躲避李牧,想来你们是一伙的,那也许你会看在我救助你同伴的份上,饶我一命?”

是的,看到这老人在救治铁鹰锐士时,郭嘉的心底升起了活下去的希望。

老人轻轻摇头,“我可不只看到你救了他,你之前的所作所为我也看到了。你两次放弃救援而去,最后又折返回来救援此人,虽然可以看出你确实心性善良,但是小小年纪就以利弊之事思虑,几乎欲放弃救人,也不是什么真正的纯良之人,属实为妖孽之辈,我要是杀了你,倒也没有什么负担。”

郭嘉一听这人开口就把自己归类成妖孽,欲要打杀,赶忙辩解道:“你就在不远处看着,却没有救援自己人的想法,我与他非亲非故,看模样我的力气也不足在救下他后自保,那么我谨慎些有错吗?”

老人一愣,刚刚不过是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没想到少年会这样反驳自己,是呀,自己远远看到这人后,就默认了他的死亡,也没有救援,凭什么说这个几次纠结后救了人的少年并非纯良?还要给这么个孩子贴上妖孽的名头?

“却是老朽错了,还望小兄台不要挂怀。”

见这老人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向自己道歉,郭嘉就知道,这人是个有着传统朴素价值观的中国古人,恩怨分明,换句话说,这是个老实人,看来自己的生命保住了。

“还未请教,这位老先生尊姓大名?”

老人放下瓦罐,缓缓起身,“老夫,田氏简,忝为墨家钜子,故而人多称吾田简子。”郭嘉仿佛看到老人身上的粗布衣物在这番言语下熠熠生辉,气势非凡。

郭嘉的脑子顿时有些死机,墨家,战国后期与儒家、兵家、法家一起并称为显学,准确的说是力压诸子百家中的绝大多数,冠绝当世。同时,也是各类穿越文中,主角必不可少的金手指,“难道转运了?先是李牧收我当小弟,紧接着墨家也出现了。我的正经穿越客生活开始了?”

“原来是墨家钜子当面,小子无知,冒犯了。”

田简子摆摆手示意无妨,反而颇有兴趣问道:“这一路老夫都在跟着你,你在悬崖下用他自己的衣物擦拭伤口,还故意以犬牙冒充野兽撕咬,这番处置倒是颇为精密,配合上你还年幼的身份,就连李牧都被你骗到了,你也着实是个人才。刚刚妖孽之说不过戏言,你莫要放在心上。”

郭嘉有点发蒙,原来,李牧对自己没有怀疑是因为这个?可是自己真的只是发现这人得衣服布料不错,看似粗糙但是手感不错,而且还挺干净,擦拭伤口不容易造成二次伤害而已,至于三只狗狗,那完全就是因为他们自己想去玩啊。

结果让李牧一行人误会了是野狼吃掉了这人?郭嘉不得不佩服一下脑补王李牧的脑洞,着实可怕。

想到这里,郭嘉只得尴尬一笑,“长者过誉了。”却也不解释,毕竟这种美好的误会,谁也不会嫌弃是吧。

“老夫还发现,你回来后,用布条绑缚他的伤口前,用大火煮了布条,这里可有什么讲究?”

“倒也没什么,刚刚就对长者说过了,那水罐里都可能有细小的虫蛊,这些布条是从他的衣服上撕下来的,沾染了泥土雪水,也脏污不堪,若是直接包扎,污秽之物进入伤口恐怕他就真的醒不过来了,用热水煮过,就干净且无异味,对伤口恢复有好处。”

“原来如此,真想不到,这兵家学说里,竟然有此医道妙术。”

田简子听了郭嘉和李牧的对话,知道郭嘉并没有拜师学艺,不算诸子百家的弟子,只是自己研习了赵括留下的兵书,便以为这些都是从兵书上学来的。

毕竟,遮掩行藏、救助伤员,这些也确实是兵家常常需要用到的知识,任谁也想不到,这一切乃是身为新世纪的普通大学生所了解的基本知识而已。

“此人受伤颇重,吾虽有心带他离去,恐此人身体承受不起颠簸,因此,想烦请小哥允许,让吾在此照看一二,待此人好转,吾等立刻离去,绝不牵累小哥,如何?”

郭嘉一听,你这老天送来的金手指居然想走?你是要气死我吗?幸亏这地上的傻大个骨折加休克没法跑路,否则这挂没开就被封号的结局郭嘉是无论如何难以接受的。

“好说,有道是伤筋动骨一百天,此人不止筋骨受伤,内脏的伤势也十分严重,你就在这多住一段时日,否则胡乱活动间内脏移位,此前所做一切都白费劲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是何处的俚语,老夫行走天下为何从未听过?难道也是军中流传?还是赵氏秘传?不过所言非虚,一旦筋骨受损,确实需要百日之期才可恢复。

小哥年纪轻轻,各种本事却层出不穷,心性坚韧,难怪李牧这种骄傲之人都对你另眼相待,你果然不是寻常孩童。”

那是,除了几百年后的王莽,还真没听过历史上有几个穿越者,咱这可是独一份,当然不寻常。既然你决定留下来,那么在抱大腿之前,我还是先想办法把你变成我的金手指吧。

“承蒙先生夸奖,不过,先生身手不凡且身份尊贵,何以暗中潜行,沦为刺客之流?”也难怪郭嘉有此一问,这田简子的行踪有些诡秘,又和这位几乎死去的铁鹰锐士孤身出现在敌国,很难让人不去想歪。

田简子眉头一皱,想要训斥,又忍了下来,“吾非刺客,你也说了,吾之身份乃墨家钜子,怎可自甘堕落,让人平白瞧不起墨家?”

“那小子就不明白了,您一个操着秦国口音的墨者,潜藏行迹,来敌对的赵国所为何事?”

老人欲言又止,叹了口气,“罢了,随你说去,但是小子决不可认定我墨家就是刺客之流。自墨子先师以来,墨家无不以拯救苍生,平定战乱,兼爱非攻为己任。不是你眼中的刺客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