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九章 入城邯郸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3
  • 字数:3,684

“徒儿,待家中种粮种下,有我墨家弟子在,夏秋之际,收获之时,保证家中粮谷满仓。”田简子扛着农具,对郭嘉说到。

郭嘉见田简子背着背篓,放了半篓种子,拿着耒,其他人也都是一般打扮,就也跟着去看看。

到了田地,郭嘉才知道,原来这耒就是和后世的锄头一般用途,打碎土块,松开土壤,将种子埋下,再将其覆盖。

只是效率实在低下,耒的身子整个呈现直条状,前段开口,分出两齿,用以插开土块,这和用棍子直接插土地有什么区别?就是这些号称天下最会种田的墨者,一个人白日里也种不完半篓种子。

还有两个小辈弟子,扶着一个工具,一人负责拉,一人负责在后边踩着,随即播种。田简子一边播种,一边给郭嘉介绍到:“那叫犁,本来是用耕牛来拉,不过你家没有耕牛,只能用人来拉了。”

“原本我家人少,不需要耕牛,现在人多,何不买头牛来?”

田简子听言哈哈一笑,“傻徒儿,你可知,一头牛值得多少钱财?”

“额,能有多贵?”

“傻徒儿,寻遍你家中财物,也买不得半头耕牛。”

郭嘉倒不知道,原来耕牛在这里,竟然如此珍贵。

“不过没有耕牛,这般耕种却终究不是办法。”

郭嘉坐在地垄边,尚还幼小,郭嘉倒也不怕别人说他懒惰。“要怎么才能提高效率呢?哪里搞来几只牛呢?”

郭嘉看着正在操作犁的两个弟子,总觉得这犁和后世的犁差别有些大了。“我记得爷爷那会儿用的犁,下边有个分土的铁尖角才是。而且他们这犁太直了,根本不好用力,根本破不开土壤。”

“师父,你可会锻造铁器?”郭嘉怀着期待问道。

田简子傲然到:“天下铸造之术,当以吴楚之地为最,皆因其锻铁之术独步天下。惜年你师祖襄子曾游历吴楚,切磋技艺,不但学到了他们的锻铁术,更是更进一步改良,比他们只强不弱。”

郭嘉见过这个时代的铁器,虽是熟铁,却脆的过分,还容易生锈,性能还不如铜器。

“师父,我想锻一把剑,一把宝剑。”

田简子笑到,“不要着急,待你基础打好,师父几个,必为你锻一把绝世宝剑!”

郭嘉摇摇头,说到:“师父,我锻宝剑不是为了自己,我想锻一把前所未有的宝剑,来换几头耕牛。”

“哦?你打算怎么换?”

“师父,你忘了,那李牧曾给了我一枚金箭,其人回邯郸城述职,想必还未离去,我意,打造一把宝剑给李牧,换几头牛来,而且咱们这里突然来了许多人,建造各类建筑,为防止他人看出不妥,我也需要一些钱财打点一下,只说是家里雇佣了些农户。不论哪样,都免不得借李牧的名头。”

田简子却连连摇头,“徒儿,我且问你,你觉得自己的本事,比之家中躺着的任涂如何?”

郭嘉虽然自诩天才,却不敢认为自己比层层筛选的铁鹰锐士强。

“那般人物,无意之间露出一丝破绽都被李牧发现,追杀亡命,你觉得你突然得到一把宝剑,还要给你的空无人烟的庄园换几头耕牛,不会惹他怀疑吗?”

“这?”郭嘉顿时失落,而且想到,李牧与自己结下缘,日后离去时若是来看自己,看到庄园翻新,会不会怀疑……

原来,自以为聪明,做了那么多,却反而是在把自己往死路里送?郭嘉不由得颓唐起来。

田简子见郭嘉神情颓然,知道徒儿心中受挫,却不点破,有些事,还需要自己想通才是。待到日头偏西,众人收拾东西准备返回,郭嘉望着即将落山的太阳,哈哈大笑。

田简子一听,不由摇头,“还以为能让他多思虑几日,没想到连半天都不到就想出来办法,我这徒儿,聪敏过甚,不知是福是祸啊。”

但听得郭嘉在背后高声喊到:“师父,还请几个弟子明日去山里走一遭,与我打些野兽来,我要进邯郸!”

田简子迷惑,“徒儿?你去邯郸做甚?”

“买铁料,准备打造宝剑与农具。”

“那李牧?”

郭嘉嘿嘿一笑,“庄园只我一人,如此动静自然引来李牧怀疑,可是,要是不止我一人呢?”

“哦?你打算如何做?”

“师父难道不知,子楚公子宠姬,还陷在邯郸城?这任涂本就是来救她的,其人乃赵国贵族之女,若是我把她接来庄园,以她的身份,众位师父的出现,合情合理。”

田简子却不赞同,“你当知道,那赵姬定然被赵国监视甚密,且不说你有什么办法请她来,她万一真来了,注意到这里的人就不止李牧了。我等的身份到时候必然为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对啊,不止李牧了,那么李牧是不是就会对这里放松警惕?试问,所有人都知道一心想要逃离赵国的人,庄上养着一群秦国墨者,这般明显目标,要如何逃的脱?”郭嘉诡异一笑。

“你也说了,那要如何逃的脱?”田简子认为自己的徒弟也糊涂了一回。也难怪,毕竟还是个孩子,思虑再多,也无法周全。

郭嘉笑笑,“师父,我们为什么要逃?秦赵关系一但缓和,乃至子楚继位,我们光明正大的离开,有何不可?”

“这……这……”田简子这时才知道,自己这徒儿,比想象中还要心思缜密,而且对于一些还未发生的事,居然如此笃定。

“且不说秦国那边是否会让子楚继位,徒儿,你如何说得那赵姬来此?又如何将庄园给她?”

郭嘉接过田简子手中农具,欢脱地跑向家去,“有道是人死恩情散。赵奢将军一家早已离开邯郸,将军本人更是身死,葬在了不远处的墓园,我每年还要给他上坟呢,此人与邯郸赵王的情分早就尽了。

那赵姬既然是贵女,家中富庶,又与赵王室有所牵连,她若是开口,何愁买不来一座早已无主的庄园?”

田简子点头称是,又问到:“那赵王肯让她离开邯郸城?”

“赵姬此人,虽是子楚爱妾,却不算什么大人物。只是如今留在赵国的秦国之质也只有她了,如果把她放出城外,若是秦人来救,那么想要大动干戈就不需要像是在邯郸城那般投鼠忌器了。

何况此地离邯郸并不远,一但有事,邯郸守军须臾便到,对赵王来说,赵姬若是能趁机逃走,未尝不是好事,如此秦国理亏,倒方便赵国换回质子。

所以,让赵姬来此地,赵王不会有所阻拦,反倒是会积极赞同。”

“唉,徒儿,你这一番话,倒叫为师觉得,自己真是老了啊。”

“师父说得哪里话,徒儿还小,还需师傅打磨打磨。”

几日里,墨家弟子在山上猎来许多猛兽珍禽,就连金钱豹都有两只,难得的是,这个年代的猎人,为了卖出好价钱,一般都会留着野兽的性命,郭嘉让人绑缚了这些野兽,带着两个墨家弟子收拾一番,出发往邯郸城去了。

“师父,诸位师叔,造纸笔之事,还请多多用心,家中早日架起炼铁炉,徒弟这番回来,咱们就准备打造农具。”

“徒儿放心去吧。”

拜别师父后,郭嘉带着名为楼烦和王宛的两个弟子匆匆上路了,不过,还未走出两里,两位弟子就说身后似乎有人追来。

郭嘉正疑惑间,却见到草丛里三只露出一黄一黑一白三只小头颅,原来是三只小土狗跟了过来。

郭嘉摸了摸狗头,叹了口气,无奈到:“算了,我既然说过咱们一直相依为命,从小到大也从未分别过,那就带上你们一起吧。”

三只土狗自郭嘉来到家中,便日日与郭嘉相伴,听他唠叨,久而久之,竟然通了一些灵性,此刻都露出憨傻的笑容,屁颠屁颠追着郭嘉围绕。

两名弟子见状,不由微微一笑,墨家虽然像是黑社会,可是和儒家一样,是讲究大爱天下的。众人本就惊讶于小师叔的聪明才智,见师叔还如此仁爱之心,心说不愧是墨家未来的衣钵传人。

这一路走来,虽说庄园离邯郸颇近,那也是相对而言,几人步行,也需得走上一日一夜才能到达。

“小师叔,天色将晚,不如就此歇息,明日起来赶路,正午便到了邯郸城。”

郭嘉见太阳即将下山,便同意就地休息,两名弟子将捆缚的野兽放置在一起,在地上铺了张布匹,就算是做好休息之处了。

郭嘉见状,颇为尴尬,虽然自己也不是娇生惯养,可是这年代,路边是有野兽的,两位弟子有功夫在身,自然不惧,自己一个小孩子,怕不是睡梦中就被野兽叼走了。

郭嘉吩咐弟子取来自己特意安排的行李,摊开以后,却是一团没头没尾的布团。又吩咐两人在路边树上按自己要求长短取来木枝,三下五除二,竟然就地搭起一个帐篷来。

郭嘉里外检查一番,又在周围撒下些石灰驱除毒虫,把帐篷固定在树上,与那些野兽相连接,满意地点点头。

“住到这里吧,才刚开春,夜里气温降的厉害,莫要冻出疾病来。”

“师叔,墨者行走天下,都是这般休息,我等身体强健,不碍事的。”

郭嘉摇手阻止,“我墨家爱天下人,却不能不爱自己,你自说无妨,可是师叔我却心中不忍。今日我就拿个师叔权威来,你们必须听我的,住在帐篷里。”

两名弟子心中感动,“嘿!”

郭嘉在帐篷前生起火堆,烤了只山羊腿,要与两位弟子分吃了,两位弟子咽咽口水,推脱到。

“师叔,墨者行走于世,皆布衣草鞋,食粗栗,不得贪图口舌享受。”

郭嘉对这两个师侄倒是颇为赞叹,“楼烦,王宛,你们在此时都能践行我墨者行事之责,我非常满意。不过,你也当知,墨家爱天下,尚节俭,今日我一人吃羊腿怕是吃不完,就要浪费了,与我墨家宗旨不符,你们还是吃了吧。”

两人略一犹豫,却也就此大口开吃,不再犹豫。两人吃东西时,郭嘉在一旁说到:“我以后,要让天下人都能吃饱饭,那时,我墨者行走天下,就不用故意苦着自己了。”

楼烦立刻停下,郑重说到:“小师叔心愿是好的,不过却也太难了些。而且就算天下人人能够吃饱,我等还是要克勤克俭,需知这一切来之不易。而且苦行可磨砺自身,我辈不能为了享受不去砥砺自己。”

郭嘉看着这个眼神比自己一个幼童还要清澈的少年,慢慢点头,他知道,这个时代,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的坚持,就是他们的坚持,才让这个时代一点点在变好。

不知道,自己这么一个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人,能不能改变他们的命运?这些单纯可爱的人,不应该在战乱中受到饥馑之祸啊。

想着想着,郭嘉缓缓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