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章 城门结怨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5
  • 字数:4,314

“你们二人带个小孩来此做甚?”邯郸城门外,郭嘉一行人被人拦下,城门吏打量着有些奇怪的组合,问到。

楼烦拱手陪笑到:“这位大人,我们是山里的猎户,这生发时节,不好杀生,打了些许野物,来城中货与贵人,换些油盐之物,好过了这青黄不接的春日。”

那城门吏看了看郭嘉等人牵着的活物,见其中竟然还有两只豹子,甚是惊奇,不过转念想来,山中猎户确实除此之外别无谋生手段,打得些饥肠辘辘没有气力的豹子也不算难事。

“罢了罢了,交些城门税,就此进去吧。”

墨家一向节俭,又哪来的钱财让此人盘剥,那王宛告饶到:“两位官爷,我等猎户家中无有余粮,又哪来的钱财交税,不如,不如官爷取只猎物来充做税钱?”

那城门吏点点头,就要去挑选猎物,心说今日碰到两个穷鬼,挣不得什么银钱,就拿着野物充饥吧。

郭嘉本不想多事,贿赂城门吏古来有之,可是见那二人盯着金钱豹看个不停,心知此二人在这里心中起了贪念。

“既然你们知道孝敬,那就把这只斑斓大猫留下做礼,我家中正缺一玩物,你且解开它来。”

楼烦说到:“这位大哥使不得,这可不是什么玩物,乃是凶戾野兽,若是带回家中玩耍,怕是伤了家中老小,不如选个别的吧。”

城门吏脸色一变,“怎地,你这是怀疑大爷的眼睛,要知道,大爷在此看守城门,那些个奸细探子,没有一个逃得过本吏的眼睛!”

这就是直白的威胁了,如果郭嘉等人再不识趣,怕是就要被当成奸细探子了。

郭嘉心中暗叹,本不想动用那金箭,以免引起李牧提前注意,如今看来,不请出这金箭,怕是无法入城了。

“这两位城门大哥,非是我等不愿给出这两只豹子,只是有贵人提前定了这两只豹子,不敢从命啊。”郭嘉颇为无奈的解释到。

“哼,我倒想知道是哪家贵人,这般神气,不把赵国王法放在眼里?”

郭嘉见此人已经撕破脸,也不想罗嗦,直接取出一枚金色令箭,拿在手里,轻轻晃动。

那两位城门吏瞬间脸色大变,却硬气的不去说一句解释的话,径直返回自己岗位去了。郭嘉也不继续欺侮,与王宛和楼烦带着野物们进城去了。

待郭嘉一行走过,靠在门洞方向的那名门吏恨恨道:“我呸,还贵人,一介家奴出身,幸进而成将军,就敢跋扈到擅自截留边境税收,眼里根本没有我大赵,居然敢让一小儿这般欺我,真当这赵国只能靠你李牧了!”

是的,李牧乃是贵族的家生子,也就是贵族家里仆人的后代,按照这个年代的规矩,是要继续当贵族的奴仆的,但是李牧心怀大志,一点点摆脱了自己这个卑贱的出身,以才华军略当上了一国将军,这样的逆袭,让原本的贵族阶层感到了一种迫切的危机,一种随时会被人取代的危机。

而李牧因为自己出身贫贱,尝过了民生疾苦,故而在掌权后,对于权势的利用显得淋漓尽致,同时又在很多方面显得有些幼稚,比如人情世故。做到一方镇守大将的李牧,在没有请示赵王的情况下,将边境的所有赋税都收拢到自己的府衙,直接充作军费。

这样一来,李牧大军的军需保障倒是解决了,甚至可以说其装备之精良完全不下于赵国王室豢养的精锐——胡刀骑士。但赵王却熟视无睹,任由李牧在边境称尊,就是这一举动,让很多人对他除了忌惮之外,还有了愤恨之心。

这城门吏一般情况下都是亲贵豪族的人担任,这些人,就是被李牧动了利益的一群人,如此,这两位城门吏对于李牧的愤恨,就十分正常了。

“兄弟,别发怒了,李牧述职都带着数万精兵,如今,在邯郸城里,谁惹得起他?你说人家是家生子出身,可是人家现在就是人上人,就是咱惹不起的,你我还是吃下这个亏吧。”另一个城门吏赶忙劝解到。

这不劝还好,一说之下真个是火上浇油,先前出言抱怨的城门吏怒从心中起,“今日你且辛苦些,所有好处你自拿了,我今日非要寻那小子晦气。老子奈何不了他李牧,还奈何不了一个山野小子!”

邯郸,中国唯一一个数千年不曾改变名称的城市,自出现之日起,就是天下雄城,历来也是兵家重地。

想当初,邯郸氏家主邯郸午背叛时为晋国上卿的赵简子赵鞅,惹得赵氏攻打,最终牵动了晋国的六大上卿家族中的范氏、中行氏、智氏、魏氏与韩氏不和,惹出了晋国数年战乱。

最后韩氏、赵氏与魏氏在灭杀中行氏后,更是在邯郸城揭开了三家分晋的序幕。可以说,这座城池,就是这片大地从春秋乱世进入战国争霸的关键转折地。

郭嘉入得城来,不由感叹,果然是天下雄城,与城外平坦大道的一望无际不同,城门后,几乎就是另一个世界了。

街道上声音嘈杂,有吆喝叫卖的,也有街边交谈的,时不时还有一队一队骑马巡弋的兵士负责监管城中秩序。

“小师叔,这也就是赵国,才这般简单进来,若是大秦,哪有人能不带身份文书就此入一国都城。也无怪乎我秦国日盛,而赵国渐渐败落。”楼烦颇有有些自得地说到。

也是,墨者虽然苦行,却也懂家国天下,秦国自商君以来,每个人都以秦国日盛为荣,便是墨家也如此一般。

王宛则指着那些走去的骑兵,悄悄说到:“这些乃是赵国最普通的巡城兵,往日强盛时,打开城门就是能冲出去杀敌作战的勇士,如今却真的只能在城内巡查些浪荡游侠。

如今呀,赵国长平一败后,国家元气大伤,能战之军就只有北方雁门一带李牧手下的骑兵,还有代郡那里世代守护赵魏边境的胡刀骑士。这些骑卒,看着威风,实际上不顶事的。”

郭嘉点点头,确实,赵国能打得军队,基本上都在长平打完了,有数的名将也都老的老死的死。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攒下的家底,已经被败光了。那支和大秦铁鹰齐名的胡刀骑士,如今也不过是一些贵族的脸面装饰而已。

走着走着,郭嘉隐隐听到音乐大起,楼烦说到:“小师叔,不远处就是赵王宫,故而邻近之处皆是贵人府邸,白日有这丝竹之乐也就寻常可见了。

我等再往前走走,就是专供贵人消遣的雅园,弟子虽不曾来过邯郸,却也知道,雅园之中,收卖些山野奇珍。

因为是供贵人所用,采买是不差钱的,所付钱财往往比物品实际价值还高那么几分,我墨家也偶尔卖些机关造物于此,换些粮食周济穷苦百姓。”这雅园,就是三人此行的目的。

待到了所谓雅园,郭嘉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奢华建筑,倒是颇多古朴简洁的小筑,而且,郭嘉还看到一些建筑,颇有些墨家风采,心中暗自想到,先前听得那么多的丝竹之声,还以为奢靡成风,不成想却是如此雅致。

来到园林入口,一队颇为精干的士兵守着门口,拦住郭嘉等人,“来者止步!”

楼烦赶忙上前解释到:“这位军爷,莫要误会,我等乃邯郸城外猎户,今打得些奇物,故想来此贩卖,换些油盐之物,还请行个方便。”

“你等换个日子来便罢了,今日却是真的不方便。”那军士也是讲道理的人,不愿为难郭嘉他们,出言劝说到。

“往日里来都无碍的,怎的今日来了,就如此不便了?”

军士见郭嘉等人确实风尘仆仆,便耐着性子解释到:“今日上卿大人疾病有所痊愈,王上大喜,特命佳阳公主在雅园宴会,为上卿大人贺。”

上卿?郭嘉心思急转,此时赵国被人如此尊敬的上卿,恐怕只有一个人了,郭嘉赶忙问到:“敢问这位守军大哥,可是蔺大人有所好转了?”

那军士见这小孩如此机灵,又对上卿如此尊敬,便说到:“正是。”

郭嘉想了想,接着问到:“今日佳阳公主设宴,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军士见郭嘉年幼,也不猜疑其是什么刺客探子之类,直接说到:“各府贵人皆至,不过为了公主名声着想,家中都有贵女来此,故宴席分做两处,一处佳阳公主招待女眷,另外一处则是廉颇老将军和上卿大人,负责招待各处贵人。”

“廉颇将军主持宴会?那敢问,李牧李将军可曾来此?”郭嘉这一问,几个军士瞬间静若寒蝉。

一个靠着近的军士蹲下拦住郭嘉的嘴,“稚子休要再提此话,李将军与廉将军不合,此处乃是廉将军设宴,李将军断不会来的。”

“原来如此,小子冒犯了。”郭嘉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听到廉颇设宴就急着拿出李牧金箭,否则,弄巧成拙,不一定出得什么意外。

就在郭嘉等人想要离开时,门内突然走出一侍女,叫住郭嘉等人,“哎,那猎奴且住。”猎户一般都是平民人家,所以贵人家多称呼其为奴。

郭嘉几人闻言停下,一脸疑惑地看着这个侍女,只见这侍女观瞧了几眼他们身后拴着的山禽野兽,开口道:“你们可是要贩卖这些猎物?”

楼烦点头道:“正是,不过军爷说今日不便,如贵人有需,在下明日带着这些野物再来就是,都是些精壮野物,只这一夜也不会伤了分毫,保管明日带来时也是欧蹦乱跳的。”

侍女却摇摇头说到:“将军那边宴席说是准备不足,廉将军命人再去紧急打些野物来,既有现成的,哪需要那般麻烦,你等速速放行,莫要耽误了稍后宴席。”

几名军士相互看了一眼,就赶忙让开了,郭嘉心中一惊,这个侍女是谁的侍女,背后之人竟然这般恐怖,军士都不敢递上一句话就得放行?

“你等随我进来,园内都是些贵人,莫要冲撞了人家。”侍女带着几人走入园中,说到:“这两只豹子看着倒是凶恶,想来公主也是喜欢的紧,这些山羊倒是精壮,廉将军他们定然满足。嗯,这三只土狗,品相一般……”

郭嘉赶忙打断,黄白黑这三个可不是拿来卖的,“姐姐稍等,这三只小犬乃是家中打猎之用,是不卖的。”

那侍女脚步不停,只是回头轻笑,看了眼郭嘉,笑盈盈到:“好,穷死不买看家犬,你这猎户虽然破落,却也有些志气,不似那些奴户,姐姐便不与你计较了。

不过弟弟啊,你且听真,就在山野间讨个吃食就好,莫要参合到那些贵人之间的腌臜事里,平平安安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姐姐看你乖巧才与你这般说,你莫要怪姐姐多嘴。”

这话本是好意,可是郭嘉突然心中警觉,这侍女最后话语间,竟然似乎在暗指自己参与到了某些贵人的争斗?可是这怎么可能,自己这才第一遭来邯郸,哪有什么可能得罪贵人?难道她知道自己被李牧看好的事?她又是如何知道的?

郭嘉不由得放慢了脚步,那侍女发觉,倒是停下来,点点头,说到:“却是个聪明的小子,都是大赵未来的好男儿,姐姐却不忍你就此夭折,不过你却已经得罪了人,姐姐不便多说,只说一句,你还年幼,就是受些羞辱也当不得大事。

若是想要平安一生啊,就离有些事远些,就算想要出人头地,也别这么早参合进去,你实在是太小了,都不够人家嚼两口的,懂了吗?”

说罢,将一小块金块放在郭嘉手中,只这一块金子,就不是郭嘉这些野物能值得起的。

就在此时,一队下人走来,颐指气使到:“廉将军设宴还缺些野物,你等把猎物交于我等,便滚吧。”

说罢,就要上前抢夺,这时,那侍女清咳一声,那些下人才注意到她,赶忙行礼:“不知紫荆姐姐在此,奴才冒犯了。”

那侍女理都不理,直说一句:“佳阳公主看上这两只豹子了,要请他们先给公主送去,怎么,你们这是要和公主抢夺吗?”

“不敢不敢。”那下人赶忙认错,“只是烦请这几个野人,稍后记得将其他猎物送到廉将军处,莫要为难奴才就是。”

“哦?那若是公主看上其他猎物了,是不是也得给廉将军留下送去?”侍女反口问了一句。

吓得几个下人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滚吧,稍后自会与你送去。”

见那些下人走了,郭嘉这才知道,自己得罪的竟然是那传说中老当益壮的廉颇?那不用说,只能是因为自己和李牧的关系所致,这赵国,水好深啊。只是,自己究竟是如何得罪的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