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一章 遭人戏弄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5
  • 字数:3,686

“姐姐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廉颇将军那里,公主也不便轻易驳了面子,你带着这些猎物前去,他若强要,你便给了,别提这块金子的事,在那里受些委屈想来不算什么,你懂吗?”

交割完两只豹子后,侍女紫荆对郭嘉嘱咐到,郭嘉点点头,有那紫荆给的金子,这些货物早已赚够,至于紫荆的话,里面透出的意思仿佛就是看在这些钱的份上,忍了一会要到来的欺侮。

郭嘉倒是没什么意见,觉得自己一个小孩不至于被人为难,正打算离去时,突然想到什么,便请求到:“姐姐在上,还请您帮我照顾这三只小畜生,待我那边脱得困,再来此处寻它们。”

紫荆也不多想,应承下了,只见那郭嘉蹲在三只小狗身边,轻轻抚摸,“大黄二黑小白,我今日得罪了惹不起的人,一会儿照顾不了你们,你们乖乖在这位姐姐身边待着,我过会来接你们走,你们要乖乖的。”

三只小狗颇通人性,舔舔郭嘉的手心,却也不纠缠,乖乖原地等候。

领着剩下的山羊野鸡等前往廉颇酒宴路上,楼烦疑惑到:“小师叔,我们怎么好好的惹到了这位大将军了?”

郭嘉眼神阴沉,刚刚的时间里,他已经是想明白了,心知定然是城门口露出金箭时,惹到那城门吏,却不想这小吏居然有这般背景,搬弄是非让自己得罪了廉颇。

“师叔莫急,一但起了冲突,这里虽有兵士把守,我们二人还是可以带师叔逃离的。”王宛拍了拍自己腰间的短剑说道,墨家弟子,做事就是这么直接。

“逃?”郭嘉冷哼一声,我背着比你们多了两千年的见识回到这里,居然还要落荒而逃?说出去不被其他穿越客笑掉大牙,也枉费老天爷给我一次重生之机!

“呦,小子,还真敢来啊。”刚才那伙下人远远瞧见郭嘉三人,便放肆调笑。

“他倒是想跑,也不知能往哪里跑去?”同行人跟着附和到。

“就是,何况人家乃是李将军的人,若是逃了,岂不是折损了李将军那本就不多的颜面?”

“哈哈哈!”几人一起放肆大笑起来,郭嘉也终于确定,果然是因为李牧和廉颇之间的关系,让自己惹上了麻烦。

“小子,庖厨在那边,快快将野味赶去,莫要将军与上卿大人久等了!”

说罢,上前推推搡搡,要不是郭嘉拽着,就是楼烦和王宛这样的好脾气,也几乎忍不住要揍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下人了。

那庖厨也是一般德行,将一干野味系在院内,便挥手赶人,不欲与郭嘉等人废话。

楼烦见那些下人还在一旁看热闹,知道这是故意挑衅,心说既然师叔已经拿了一枚金子,这些野物就算不要钱财也无妨了,拉着郭嘉就要离开。

却不料郭嘉在此时却没有像之前答应的一般,忍让一二,吃些亏来,而是直接对着那厨子喊到:“山羊两只,野鸡四对,野兔两只,还有禽蛋若干,一共需足钱十枚,请主人家交付。”

庖厨和下人同时一愣,又转瞬间哈哈大笑,“你这娃娃,莫不是得了失心疯?敢在此讨要钱财。”

郭嘉却一脸正色,看着厨子问道:“主人家可是不曾有余钱?那还请赐还小人猎物,不要碍了小人他处售卖。”

先前那下人此时阴阳怪气到:“能献上野物作为设宴之用,是他李……是你的荣幸,还敢讨要财物,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人?”

“既然主人家没有钱财,那就还于我,我自他处发卖去。”郭嘉仍然一脸严肃说到。

“大胆!你这小娃娃!胆敢如此辱主人!”

说着,就一脚踢出,力道之大,远远就能感觉到其人用心之狠毒,郭嘉这身子板,若是挨上一脚,怕是就要殒命当场了。

可是那楼烦哪会让这人坏了小师叔性命,反身一腿踢出,那下人的腿直接折断。

“你!你!你如此欺负我家主人,我看你是不把王法放在眼里了!”

郭嘉深吸一口气,冷冷看着这个上蹿下跳的小人,“那要不,我去找那廉将军问问,是不是他要我献上猎物,如果真是他的意思,那我送于他便是了。”

说罢,朝着宴会正厅走去,方才张牙舞爪的下人,顿时脸色大变,比腿部骨折还要恐惧。

郭嘉心知,这厮替人办事,这般不牢靠,连自己一个小儿都奈何不得,若是自己见到了廉颇,以这位老将军杀伐果决的性子,这个狗奴才怕是没有好下场了。

“小师叔,为何非要和他们起这冲突?”王宛不解。

郭嘉边走边向这位比自己还大些的师侄解释:“你道这小人为何来此辱我?我一无名小辈,廉颇何必跟我一般见识?

都是因为在城门口拿出李牧将军信物,惹了那城门吏,那人搬弄是非,惹得廉颇老将军不快,所以这些人要来帮廉颇辱我,他此时辱的不是我,我此时代表的也不是自己。

他要折李牧将军的面子,我此刻代表的也就是李将军的面子。此时此刻我已然和廉颇交恶,若是任由他折损李将军面子,那就连李将军也一起交恶了。

那佳阳公主,想来也是怕这两位国家柱石因为我这点小事针锋相对,故而事先卖个人情于我,到时只说我一乡野猎人不晓事,惹了廉颇,让廉颇出了气,她又在李牧那里卖些人情,以此稳固两人不要起了冲突。”

楼烦更加疑惑,“那师叔你怎么还要……”

郭嘉摇摇头,“佳阳公主想当然了,她虽是权贵,却不懂这两位将军,战阵之上纵横的将军们,面子比什么都重要,可不是她的手段能够安抚的。

你信不信,若是今日我任由廉颇辱了李牧,虽然能在这雅园全身而退,但是不出邯郸城门,我就会被李牧手下射杀。别看我是什么李牧的亲信,被赐金箭,若是我在这里失了李牧的尊严,他手下的骄兵悍将不会容我活着的。

反之,我若尽力挽回李牧将军的面子,并且把责任都推给那个小人,让双方面子都能过得去,那还有活着离开的可能。”

“哎!哎!哎!小孩,这里不是你能乱闯的,且先站住。”宴会还未开始,庭内并没有多少人,客人还在陆陆续续赶来,横冲直撞的郭嘉则被人拦住,不得进入。

郭嘉故意高声喊到:“这位家宰(大管家)好不晓事,你那庖厨买了我的猎物,叫我来此找主人家要十个大钱,你怎的拦我在此,快快让开,我去找主人家讨要钱财。”

能做到一家管家家宰的人,无不是家主心腹之人,见郭嘉三人的模样,还有后边提心吊胆跟着的瘸腿下人,顿时明白事情经过,本想就此赶走郭嘉,随后再拿捏他,却不料眼角看到上卿大人望向这边。

此时却是不好发作,便说到:“你这小孩胡说什么,这里怎会短了你的财物,定是弄错了。”

郭嘉嘴角一翘,故意高声说到:“我背后这人,说是廉将军设宴缺些野物,要买我的猎物,叫我送到庖厨。庖厨说他们身上不得有足够财物,叫我自来此与主人家要。”

那家宰气的青筋暴跳,看着后边的下人,几欲择人而噬,“这必是误会,你且下去,今日宴请上卿大人结束后再行分辨。”

说着,也是偷偷将一块黄金丢给郭嘉,郭嘉手中一掂量,怕是比侍女紫荆给的还要大上几分。

郭嘉转眼把金块装入怀中,说到:“早说呀,若是早知道是宴请上卿大人,我哪敢要什么钱财。在下遥祝上卿安康,那些许野物,在下就献与上卿大人了!”

家宰廉福被气的不知说什么好,心说,你嘴上说的好听,收那黄金时也不见你慢了一分!好小子,仗着李牧的一枚金箭,居然如此欺我!是的,那城门吏找廉颇哭诉的时候,这廉福就在旁边,而欺侮郭嘉的主意就是他出的。

郭嘉卖了乖,正欲离开,却听得一人相留,声如洪钟,“且慢!”

郭嘉一惊,但见庭院内一老者,须发皆白,面若重枣,眉头粗重,远远看着都煞气逼人,年岁怕是不下七十,却精神矍铄,给人以不怒自威之感。刚刚两个字,在如此之远的距离上,都让郭嘉的心神有些不稳,绝对是沙场悍将。

“这就是老当益壮的廉颇!”郭嘉心中惊叹,只这老人身上气势,比之自己师父田简子更加霸道无匹,虽然不敢轻易断言此人与师父武力高低,郭嘉却也知是个自己惹不得的高人。

“老夫听说,李牧把先王赐下的金箭令给了一乡野少年,想来那少年应是少年英雄,今日上卿大病得愈,李将军推说有公务在身不便前来,我刚刚还说不如请那李牧传人来此。却不想,你竟然来了就走,莫不成,老夫设宴请不得李牧,还请不得李牧的小小弟子?”

郭嘉心中虽然震惊于廉颇此时咄咄逼人的态度,但是自己本来就是来给李牧挽回颜面的,自然退让不得。

“我在门子处,听说廉将军这里规矩颇大,自忖乡野之人,不懂什么规矩,怕惊扰了贵客,便想献上些野物就走,不料府上下人蛮横,拿了猎物不说还要伤人,小子气不过,便想的起码把这些猎物的本钱讨来,故而来此一看,不想惊动了将军,恕罪恕罪!”

一席话说来,众人皆惊,那为难郭嘉的小厮吓的昏死过去,知道无论如何,今天自己的差事算是彻底搞砸了。

廉颇则是惊讶于这个小子的气魄之大,居然在自己刻意威逼之下,还这般泰然自若,一点都不恐惧,而且话语这般从容。

廉颇身旁坐着的老人,眼中也露出一缕精光,此人便是久负盛名的赵国上卿——蔺相如!

蔺相如心中激动万分,虽然不愿意看到廉颇与李牧二人争斗内耗,却也奈何不得,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年不过五六岁,却有此勇气直面廉颇,还得李牧看中,不论怎么说,也算是赵国后继有人了。

当时就心中定计策,今日廉颇要挣一口气便让他挣,但是万万不可折了这少年。

暗中叫来随从,嘱咐几句,随后微微一笑,说到:“小兄弟不要误会,都是下人误传,既然李将军有事,不如你就权且代表李将军,来陪老夫喝一杯?”

廉颇愣了一下,知道这位上卿大人又起了爱才之心,暗暗摇头,不过心知其人一定会允许自己找回面子,又想着,虽然李牧放肆,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但是这少年若是真的有才,自己容他一时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能直面自己的人才并不多见,赵国得此良才,也是国家之福,至于他份属李牧派系,连李牧老夫都不放在眼里,你个小崽子又能如何?

最重要的是,上卿蔺相如开口了,廉颇不能不给这个面子啊。“小子,可敢入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