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三章 此间少年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6
  • 字数:3,476

就在廉颇感觉失了面子,羞怒之时,蔺相如在一旁轻轻咳嗽两声,引得廉颇赶忙跑过去查看,“上卿,你这是怎么了?”

蔺相如假意挥挥手,调笑到:“你在此饮了半天酒,酒气熏天,老夫闻着酒味也想品尝一二,奈何身体不允,不过实在馋的紧,将军何不替我饮上三杯?”

廉颇豪迈一笑,拿起桌上倒好的酒水连喝三碗,“上卿大人,着实好酒,日后你身子再缓和些,我从府上给你送几坛尝尝。”

郭嘉在暗处点点头,如此一来,廉颇的酒是替蔺相如尝的,不过饮的却是自己敬的酒,也算全了自己的颜面。

而廉颇此时与蔺相如谈的欢乐,冷落着自己,也羞辱过了自己,虽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却也一口气出完,自然不会继续留难郭嘉了。

就在郭嘉思索怎么退去才能不失了礼数又不引起别人注意时,一群女子在仪仗带领下,缓缓走来。

为首一人,描眉画鬓,雍容华贵,着金边礼服,嘴角带笑,一派富贵逼人之态。再看到身旁随侍的紫荆,郭嘉知道,此人就是赵王亲妹,佳阳公主。

不远处,蔺相如的仆从自暗中走出,来到蔺相如身边,点头复命,郭嘉看在眼里,心知这定然是蔺相如的请来的救场之人。看来,这位上卿之前也没想到自己会反击廉颇,打算请外援来救一下自己。

见桌上酒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佳阳轻轻对一旁的紫荆点头,紫荆会意,用小樽倒了一樽,捧给公主,公主接过后对着廉颇和蔺相如二人举杯:“王兄身体有恙,特命佳阳代他敬上卿一樽,上卿为国操劳一生,我兄妹二人无以为报,饮胜!”

说罢,一口气饮完,倒是颇为豪迈,郭嘉只听说过秦国女子豪迈,却不知原来赵女也是一般无二的好女子。

廉颇自己回敬一碗,又替蔺相如回敬,那豪迈之态,惹得一众妇人女子频频侧目。虽是一个老朽,但是这份英雄气概,着实让人敬佩不已。

不过在这群女子中,郭嘉看到了一个颇为不同的人,就在众人纷纷随着公主敬酒时,有一个人却不屑一顾。

此人神情慵懒,脸上也不见如何仔细打扮,但是远远看起来,就觉得此人会勾魂摄魄一般魅力无穷,可是偏偏此人举止内敛,对外界一切都是不屑一顾。

郭嘉心中不由惊叹,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绝世美女,放在后世里,就是个天生的明星胚子,这还是此人没有化妆打扮,一但此人打扮几分,恐怕也是个褒姒妹喜一般能让人为之亡国的女子。

正恍惚间,这女子也瞥到了郭嘉,见这少年直直盯着自己,轻呸一声,满脸不屑扭到一边,郭嘉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

这时,佳阳公主在紫荆的带领下,来到郭嘉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轻笑到:“听说有人持父王赐给李将军的令箭来此,我还以为该是李将军军中的哪个将官,却没想到,居然是个少年英雄。”

说罢,也拿过一碗酒递给郭嘉,“不知小英雄可能饮酒?需知,李将军的酒量,可着实不凡啊。”

不远处的廉颇听到后微微点头,这话语间虽然夸了李牧,却对这小子有些轻视,佳阳公主虽然需要依仗李牧戍守边疆,可是却在借此对自己示好。

郭嘉心中无奈,心说,如果不是紫荆之前的行为,自己十有八九要误会此人对自己有恶意,或者此人对李牧不满。

可是有先前指点,郭嘉猜想这女人估计是一番好意,她还不知道廉颇已经为难完自己了,想要替廉颇欺负一下自己这个后辈,好让他消消气不要再继续为难郭嘉。

郭嘉装作为难的样子,饮下整碗的酒,口称谢过,心中却是着实无奈。

这时,佳阳递给紫荆一个眼神,紫荆会意,对着郭嘉说到:“小英雄,你留在我那里的三只小犬一直狂吠不止,搅扰的人不得安宁,不如你随我前去安抚一番?”

郭嘉点点头,说到:“倒是我家的小畜生缺管少教了,我这就去喝止他们。”随即对着廉颇与蔺相如告罪:“将军,上卿,小子虑事不周,搅扰了贵人,这就先行告退,容我日后告罪。”

蔺相如微微点头,廉颇哼了一声,说到:“去吧去吧。”郭嘉这就随着这群女子离开廉颇这边的酒宴。

快要到佳阳公主的宴会了,紫荆带着郭嘉停下,劝慰到:“你可莫要记恨公主,公主是担心你被廉将军为难,特意出面,她教训了你,廉将军就不好再为难你了。你也是少年英才,千万不要误会啊。日后长大,要记得报效大赵才是。”

郭嘉连忙摆手,说到:“这点小事我还是知道的,今日多谢公主和姐姐帮助,日后小子定当回报。至于记仇,在下绝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

紫荆娇笑一声:“好好好,小英雄,姐姐就等你日后报答了。你的小狗在那边小筑,你去找上他们,今晚就在那里休息,天已经暗了,出行不便,你若要去哪里,明日天亮出发就是了。”

“谢谢姐姐,这就告辞了。”郭嘉拜别紫荆后,连忙找三小只去了。

就在快到紫荆所指的小筑时,听到了狗子的叫声,颇为急促,郭嘉担心有变,赶忙跑了过去。

推开房门,只看到两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其中一个披散着头发,怀中抱着二黑黑豆,头发倒是整齐,只不过衣衫上有些破损,另一个孩子正在追逐大黄和小白。

刚刚那叫声,应该就是他们发出的,不过郭嘉很奇怪,二黑脾气向来不好,除了自己,就连师父大人都不曾亲近,今日却和这陌生少年如此亲密。

反倒是另外两个好脾气的小狗,对着另一个少年张牙舞爪,就是不让他触碰自己,虽看得出那少年在玩闹,不过郭嘉还是有些奇怪。

“敢问两位小贵人是哪家贵公子,为何在此欺负我家这几只猎犬?”郭嘉轻声询问。

那正在与两只狗嬉戏的少年却忍不住哈哈大笑,“几只土狗罢了,还说什么猎犬?怎么,见贵人戏耍,就想趁机抬高身份,让本公子高价买下?”

郭嘉眉头一皱,顿觉这少年的言语颇为让人厌恶,虽说是一个少年,可是这般言语,隐约透露此人之骄横无礼。

另一个抱着二黑的少年显得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抱着二黑过来,递给郭嘉,“我叫赵政,不是什么贵公子,一介囚徒而已,你这猎犬,确实很不错。”

郭嘉接过二黑,看到它眼里对这少年还有浓浓眷恋之意,不由惊奇,这小家伙从没睁眼开始就始终陪着自己,如今却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如此亲密,着实是缘分。

郭嘉摸摸狗头,问道:“我叫赵赐,也不是什么贵人,邯郸城外一个猎户,我看你对黑豆很是喜欢,你为何不问我要来?”

赵政苦涩一笑,说到:“赵兄说笑了,您可是李将军的弟子,怎就不是贵人了。至于黑犬,您也看到了,我不过是困在邯郸城内一介囚徒,自己都没有什么吃食,虽然喜爱,却也照顾不了它。”

另一少年见两人相谈甚欢,也跑过来插话到:“我乃燕国姬丹,听闻李牧将军收了徒弟,特地来此看看。”

郭嘉无奈的摇摇头,带着两人来到房内,听到两人的名字,郭嘉隐隐有了些猜测。

“我本是马服君家生子,故而赵姓,因为无意间挖出小家主埋藏的兵书,加上学过一些文字,便擅自读了。

李将军路过后撞破此事,怕我被人责难,就留下这金箭,鼓励我继续研读。并不是什么收我做了弟子。”

赵政颇为佩服地点了点头,居然能够把这样的丑事坦然说出,看来眼前的少年也是个磊落之人。燕丹则恍然大悟,“我说嘛,看你没有一丝贵气,怎会入了李将军眼来?原来不过是一盗窃主家的小贼,不值一提。”

赵政与郭嘉二人齐齐皱眉,郭嘉更是心中不快,此人张口贵气,闭嘴小贼,明明一眼就能看出他也是个落魄之人,却非要这般讥讽他人,看来是个落难的贵公子。

不过,这位贵公子的修养和心胸,着实一般,要是郭嘉猜的不错,他真是自己预想中那个人,也就不奇怪他日后那般行止了。

赵政轻轻咳嗽一声,说到:“赵兄别见怪,他就是这般没有遮拦。不过赵兄也有点妄自菲薄了,如果赵兄没有一点过人之处,李将军怎么会轻易赠金箭于你,他定然是看出了赵兄日后必然不凡。”

郭嘉连忙摇头,口称不敢,不过,仔细想来,自己当初表现了什么?机智?勇敢?忠诚?还是仅仅因为自己和李牧一样出身低微却不甘于平凡?

李牧对自己的器重,似乎有些来的不明不白啊,而且此时,赵政一番话后,再仔细想想和李牧的会面,还有他拿到兵书时的表情,郭嘉隐隐感觉,自己可能把李牧想的太简单了。

那燕丹却说:“此言差矣,没准是他花言巧语蒙骗了李将军呢,李将军一时不查,便将金箭给了他。”说完又打量了几眼郭嘉,说到:“不如这样,你把金箭给我,我赠你十镒黄金,你看如何?”

郭嘉心中对于此人的厌恶更甚几分,说到:“姬兄倒是阔绰,你既如此富裕,又与赵兄相亲,何不仗义疏财,给赵兄周济一番,却在此一掷千金。”

赵政听言脸色有些微红,解释到:“丹兄的钱财也不是他自己的,若是从你那里买金箭,倒是支取得出来,可是若是作他用,就不方便了。不过,就算方便,我赵政也不会接受他人的馈赠。”

郭嘉心中称赞不已,一番话有理有据,把自己的气节和姬丹的面子都照顾全了。

正待夸赞两句时,一声慵懒的轻笑传了过来。“好一副铮铮铁骨,不愧是古之恶来的子孙,倒是好气魄,好志向,就是不知道,这世事变化无常,你可有遂了自己凌云壮志的一天?”

郭嘉先前见过的那个绝世美女自顾自地推开门走了进来,赵政脸色扭曲,不知在纠结些什么,等那女子来到他面前时,赵政低下头颅,恭敬说道:“孩儿,拜见母亲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