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四章 夫人赵姬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7
  • 字数:3,277

“赵赐见过夫人。”郭嘉见赵政神色有异,赶忙显示一下存在感,化解尴尬。

赵政的母亲本还打算教训赵政两句,听到这句,扭过头来,却看到刚刚那个失礼的少年,眉头不由得皱紧。

心中明明知道,这般少年理应是思无邪,可是不知为何还是会对这少年迷离的眼神有所反感,好像被那些肮脏之人窥视一般。

“嗯,确实刚刚见过,来人呐,带进来。”赵夫人点头示意,随即吩咐下人到。不多时,楼烦和王宛,带着还在昏迷的商离走了进来。

楼烦一脸无辜,王宛则扶着商离,解释到:“我等在外等候多时,不见师……你回来,就去找你,结果,迷路了。”

赵夫人微微一笑,说到:“这雅园乃是我的产业,园子颇大,迷路倒不算什么羞人的事。听人说你们一道的,我也无心饮宴了,就送他们过来,顺便,带我这不成器的儿子走,免得丢人现眼,被人欺侮。”

说罢,看了眼赵政,喝到:“还不快滚,丢人现眼的东西,真不知你来此做甚,见见传说中的少年英雄,让人羞辱一番吗?”

赵政年幼,受得这般呵斥,哪里呆的住,与郭嘉姬丹告辞后,头也不回地走了。郭嘉见追不上了,眼珠一转,悄悄对怀中的二黑吩咐到:“你去找他,陪陪他吧,我明天接你回家。”说罢,轻轻一拍,让二黑离去了,姬丹见赵政离去,也悻悻然告辞了。

赵夫人打量了几眼郭嘉,明显没有长久待着的兴趣,便客气到:“你的同伴也带到了,本夫人也就告辞了。”

郭嘉眉头紧锁,心思急转,赵政十之八九就是自己要找的人,那么,眼前的这个倾城美女,就是传说中的赵姬夫人。

按照自己与师父的计划,劝赵姬去马服君府,是自己自保和将来归秦所必须的,而且有她在,自己在庄园内就可以做些大动作,多多实验一些东西,将来造福秦国乃至大一统后的帝国。

如今,虽然没有事先准备,但是既然在此见到了,怎可让机会就这样浪费,要知道这种贵人不是轻易就能见到的。

就在赵姬一只脚踏出房间,即将完全离开的时候,郭嘉深吸一口气,快步走到房门口,对着赵姬说到:“公子子楚问夫人安好。”

赵姬不为所动,仍旧离开房间,郭嘉心中疑惑,难道自己猜错了?转念一想,又不死心到:“公子异人……与门客吕不韦先生,同问夫人安好。”

原本不屑一顾地走着的赵姬,突然一个激灵,立在原地,旁边侍女赶紧询问:“夫人?”赵姬喝到:“我无妨!”

扭回头看了眼门口的郭嘉,抚了阵胸口,对侍女下人们说到:“你们且去前面等候,我有些事,想问问李将军的高徒,随后就到。”

随即,这个女人就高傲地走了回来,宛如一只骄傲的天鹅,可是在她走进房门的那一刻,郭嘉明显感到了她的身形有一丝震颤,短促的呼吸证明这人的心没有脸上表现的这么平静。

“楼烦,王宛,退下,夫人不曾离开前,你们守着附近。”

“是,小师叔。”

见两人带着商离出去,赵姬疑惑地看着郭嘉:“小师叔?你到底是什么人?”

郭嘉坐下,抱着大黄抚摸着它的脑袋,笑到:“正式向夫人介绍一下,在下陈仓郭氏,名嘉,大秦西虢公之后,你可以叫我郭嘉,不过在这里,还是叫我赵赐。

我乃大秦相里氏之墨钜子田简子亲传弟子,说的简单点,我是秦人,而且不是六国投秦之辈,而是老秦人。”

赵姬盯着郭嘉看了半天,笑到:“堂堂赵国上将军李牧,他看好的少年,会是秦人?你莫不是看我赵雅好欺!”郭嘉这才知道,赵姬这个传奇女子,名为赵雅,难怪她的庄园名为雅园。

“说罢,又是哪家贵人,看上我这座雅园,想用这里通外贼之罪欺我?”

郭嘉看赵姬神色,就知道了,这人虽说是家中富贵,却过得不如意。也难怪,子楚逃离赵国却不带上他们母子,要不是家中颇有些势力,就子楚出逃一事,他们母子哪还有命在?

在这里浑浑噩噩的躲了这么多年,也难怪她这么敏感,同时也难怪他们母子关系那么差,赵政虽然是她的骨肉,可是也是她灾难的开始,她对赵政严苛一些,其实也是一种心理疾病吧。

“不知我要如何才能取信于夫人?”

“那你不妨先说说,你叫住我所为何事?”赵姬目光灼灼盯着郭嘉,想要看出他的底细。

郭嘉一时语塞,本以为虽然是个贵女,想来赵姬过得不幸,请她出城盘下马服君府,是两相便宜之事,可是如今,得知邯郸城最大的贵人游园乃是她的名下,而且这些大的宴会她也可以自由出入,就知道人家的境遇比自己想的好多了。

此时如果再提,那么就真成了谋人家财的不轨之徒了,郭嘉仔细考虑半天,还是决定放弃原来的计划,另想办法吧。

“我不知如何取信于夫人,便实话实说了,原本以为夫人在此间为质,当生计凄苦,虽有贵人家眷,却庇佑不及。

故此与家师及一众墨家人等,改建马服君旧宅,想请夫人疏通关系,接下那宅院,移居城外。”

“然后,派些人假装秦国的人,要接我母子离开,被守军抓到,连坐我家族,谋夺家财?”赵姬不屑道。

郭嘉笑笑,也不解释:“既然我考虑不周,夫人的境况远比我想的好的多,那在下也不打算多言了。”

“哦?”赵姬见郭嘉如此说话,反而有些怀疑自己原本的猜测。

“在下最后用一个消息,换夫人不要出告在下身份。”郭嘉起身准备送客。

“说说看,什么消息。”

“公子异人更名子楚,又有吕不韦先生运作,安国君,已经立了子楚为嗣子。不出意外,秦王若有不讳,接位之人必是安国君。

换句话说,子楚马上就是秦国太子。赵国输了长平大战,元气尚未恢复,惹不起如日中天的秦国。

一但出现新旧交接,以赵王精明却软弱的性子,一定会对你们更加恭敬侍奉,到时候,新秦王说一句话,吕不韦先生再运作一番,你们母子必将风风光光的离开赵国。”

赵姬的眼中开始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看着郭嘉的眼神都有些不同。“你说的好听,这点消息我自己就打探不出吗?”

事实上,赵姬还真的打探不出,秦王宫内的密事,可不像赵国这般会轻易流传出来,赵姬甚至不知道异人更名子楚的事情,因此才有郭嘉一开始试探时无动于衷的样子。

“秦王在位已经五十多年,离辞世也不远了,换句话说,贵母子风光归秦已经不远了。”郭嘉鞠躬行礼,让出房门。

赵姬却突然笑了,指着郭嘉说到:“你不可能是秦人。”郭嘉无奈,不做解释。

赵姬又接着说:“你也不可能是赵人。”

郭嘉神色凛然,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夫人说笑了。”

“我没有说笑,你不尊秦王,不敬赵主,甚至傲视天下,连廉颇老将军你都敢直面,甚至隐隐不把他放在眼里。

刚刚这番话这不是一个秦人或者赵人该说的,甚至,天下七国,我也没见过一个人如你一般。不过,你的眼神告诉我,你给我的消息是真的。”

郭嘉的眼神变得阴沉,就连师父,都对自己的身份没有深究,可是这个女人,几句话间就要点破自己?她到底是太聪明还是犯蠢?

郭嘉低着头,轻轻说到:“夫人说笑了,皆因在下年少,又是乡野之人,没有规矩,倒是让夫人见笑了。”

说着说着,郭嘉的手就伸向了腰后,那里放着的,是自己问师叔田鞅讨来的锋利短匕。

郭嘉背着师叔,悄悄的用三只小狗叼回的冻僵的蛇吐了一小碗毒液,将匕首浸在毒液里一天一夜。郭嘉做过实验,只要轻轻划破一点皮,野兔在十秒内就会毙命。

这赵姬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危险,此人被吕不韦推荐给子楚,立刻俘获他的心,一介人质在赵国还如鱼得水,说她能看破郭嘉的心事,郭嘉一点也不意外。但是却如此直言不讳地要揭穿自己的身份,郭嘉感觉到一丝不妙。

赵姬如今不信任自己,还看破自己的伪装,有心点破自己,有她在,郭嘉总觉得会是个不确定的危险因素。但是到底要不要杀了她?

两名墨者肯定能在夜中带自己逃走,但是,就这样杀了她,还抱得到嬴政的大腿吗?虽然这对母子关系一般,但是自己杀了她会不会恶了未来的皇帝?

郭嘉不知道,自己思索的时间还是略长了些,以至于,赵姬隐约之间,有所察觉。

赵姬哈哈大笑,指着郭嘉,说到:“好!好!好!好一个少年英雄!”

郭嘉一脸的莫名其妙,转念一想,就知道自己起了杀心的事情也被看出来了,便将手伸出来,强做一切未曾发生过。

“郭嘉?是吗?”赵姬询问到。

“正是。”

“你知道吗?我这辈子见过的人太多了,贵人,贱人,将军,走卒,可以称为当世人杰的不少,给你令箭的李牧就是一个,你所谓的家主马服君也是一个。不过,诸多当世人杰里,你与一人最像。”赵姬缓缓坐下,对郭嘉说到。

“哦?夫人居然还觉得我和那些大人物相像了?倒是不知道,夫人说的是谁?莫要把我跟人家相比,贬低了人家,高抬了在下一个小小幼童。”

赵姬微微摇头,说到:“我自不会贬低了他,也不曾抬高你,因为,那个人,他叫吕不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