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五章 目的达成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7
  • 字数:3,780

“你们同样出身神秘却低下,同样心怀大志,同样的心狠手辣。”赵姬幽幽说到,倒是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看出郭嘉有杀心之事。

郭嘉呵呵一笑,不置可否,握着刀的手藏在袖子里,跟这种人,解释都是多余的,她太聪明了,聪明到,郭嘉不认为自己骗得到她。

赵姬望着郭嘉,眼神渐渐迷离,似乎想起某个故人,说到:“我这么美的人,只因为戳破你的伪装,让你没有安全感,你就要杀我,你跟他真的很像,这比你的早慧更让我吃惊。”

郭嘉顾左右而言他,却不接话。

“上一个这么狠心的人,就是吕不韦,前一日还对我倾心不已,后一日,就为了一个看不到结果的未来,亲手把我推给别人。这和你一言不合要杀我,又有什么不同?”

说着说着,赵姬的眼里竟然开始流出泪水。

郭嘉心中惊讶,您这演技派啊,说哭就哭?

不过郭嘉却也有些小得意,要知道,吕不韦日后是独霸秦国的存在,千古一帝秦始皇得称他一声干爹,能被人和这样的人做比较,郭嘉心中还是颇为得意的。

“我虽然一介女流,却也自认足够聪明,你几乎是又一个吕不韦,又在拿身家性命来赌,你何不把你的想法说清楚,我且听听,若是可行,我倒是可以合作一二。”

“合作?”郭嘉打量了两眼赵姬。

“不合作,难不成你真以为你个小娃娃可以这般轻易摆布得了我?”

郭嘉想了想,含糊到:“我有些富国强兵之法,未必差了商君的变法之能,只是需有一地试行,若是夫人有意帮我,迁至马服君旧府,助我掩人耳目,日后归秦,必对秦国统一天下大有助益。”

赵姬摇摇头,“小郎君这般说法,就太没诚意了。”郭嘉则咬定这就是自己的想法,赵姬盯着郭嘉的眼睛看了半天,忽然哈哈大笑,“像,太像了,越来越像了!

你知道吗?吕不韦就是这样的人,他每句话都在说谎,可是他的每句谎言说得都那么坚定,都让人无法怀疑。

你的眼神,和那个时候撒谎的吕不韦一模一样,我更加肯定你不是秦人了。吕不韦不会让你这样的人来赵国,不对,他甚至不会让你这样的人活着。

郭嘉是吧?你明日就回去吧,不日我就带上政儿,入主马服君旧府。”

说完,哈哈大笑,就这么离去了。

郭嘉感觉到,这赵姬没有说谎,历史上吕不韦确实极为排外,嫉贤妒能,虽然门客众多,但是却没谁出头,自己如果真的这样锋芒毕露,吕不韦十之八九不会让自己活下去。

赵姬帮自己,到底什么居心,历史上,回归秦国后,她和吕不韦不清不楚,逼得吕不韦为了自保抛出了嫪毐,最终引起嬴政囚母杀弟。

她绝对不是在帮自己,她更像是在看戏,看一场迟早要爆发的大戏。

而且,她不是那种花瓶,她比绝大多数男子还要聪明,用她自己的话说,她也是当世英杰之流。这样的人用言语无意间点出自己与吕不韦之间不可共存的可能,这让郭嘉的心里留下了一层阴霾。

看着赵姬走远,郭嘉招呼师侄回来,一边不住碎碎念:“女强人不好惹啊,这家伙,要当慈禧垂帘听政吗?真是……”

一股电流瞬间通过郭嘉大脑,让他明悟,“是了,垂帘听政,后宫干政。从昭襄王起,不对,更早前开始,秦楚联姻,那时起每代都有楚系的王太后在干政,所以秦国多年来,攻打其他五国不遗余力,偏偏放任楚国不管!

即使是白起攻打的楚国迁都,但是王后还是让白起和魏冉退兵,留下了楚国的国祚,楚人的力量,一直以来都在左右着朝堂的政局。

子楚久做质子,穷苦潦倒,也是靠着楚王后才得以翻身,在赵姬之前,子楚没有任何女人,逃回秦国后,为了谋求嗣子位,更是勤于政事,无暇顾及女眷之事,所以赵姬可以说是子楚最亲近的女人。

将来赵姬母子一但归秦,赵政就是注定的秦王,有吕不韦这个老相好,她就有和那些楚国太后一样干政的可能。

但是吕不韦对权力的渴望,哪里是她能抗衡的,如果,自己能如她所愿成为另一个吕不韦,她从中平衡,权势怕是会比先前的那些太后更甚!

而自己若是不堪用,被吕不韦干掉,她也没有损失,毕竟吕不韦的强大摆在那里,不可撼动!”

郭嘉关上房门,看着远处亮着灯火离去的赵姬一行人,觉得那灯火闪烁下,赵姬摇曳的背影,是如此妖艳可怖。

“果然,能名留青史的,不论名声好坏,就没一个易与之辈!”郭嘉拍拍脑门,表示无奈。

“师叔,我们要不要把他叫醒啊?”王宛指着商离问到,对于郭嘉与赵姬的谈话内容,二人其实并没有兴趣,但是对于地上这个巫医,二人还是十分好奇的。

楼烦也是同样好奇,为什么要带这么个不学无术的巫医累赘,郭嘉这才想起来,自己此行还捡了这么个宝贝。

“快快叫醒他,我们明天就要走了,得赶紧跟他说清楚,让他跟我们回去,这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楼烦不解,却还是照做,打算用水泼醒他。

谁知那商离赶忙挥手:“别泼水,我醒了,我醒了。”说着就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着众人一阵尴尬笑容。

郭嘉打量一下这人,看起来倒是英俊不凡,可是作为一个医生,也太年轻了点。

看到郭嘉眼中怀疑的目光,这商离苦涩的叹了一口气:“听你言语,本以为是个识货的,没想到你也不信我,罢了,我不敢叨扰,这就离去。”

郭嘉赶忙拦住,道歉到:“先生别介意,只凭您能一眼看出上卿大人乃是回光返照,这一点就不是巫医之辈可以比的。

只是您实在太过年轻,在下师长也有懂医术的,可莫不是年五六十的长辈,年轻一些的,实在不敢称懂得医术。”

那商离听后,才算满意,说到:“师门有望气闻色之说,上卿大人气虚而短,色败而衰,不论表面看起来多健康,他其实已经一只脚踏入棺材了。

至于这年纪,我也不瞒着你,我确实还称不得大医,师门学问手段尚且不曾融会贯通,否则,我便不会以本名行走于世,而是用师门扁鹊之名。”

“也就是说,你其实把东西都记下了,只是还未曾实践,一但实践,融会贯通,你就是这一代的扁鹊?”郭嘉问到。

商离摇摇头,“我师傅白山子,应是当代扁鹊,我承扁鹊之名,需得四十年后,师傅或退隐或传承衣钵于我,就像秦越人师祖死前传道一般。”

郭嘉若有所思,随即问到:“那不知商离先生,可愿随我等同行,也历练一番,我家中也有学医长者,与扁鹊先生有旧,你可与之探讨一番,正好互相印证学问。”

商离羞涩笑笑:“其实,这次出山,离本就想找个门庭投了做门客,奈何年纪太轻,人家看我不上,只愿当我是个吃闲饭的,不愿委以重任,既然你信我,那我自不会推辞。”

郭嘉拍拍商离的肩膀,说到:“相信我,你一定不会后悔的。”

“嗯。”

第二天一早,郭嘉安排楼烦他们带着金子和竹篓采买,自己则跟着两只狗狗去寻找二黑和赵政了。

虽然地势复杂,但是在狗鼻子的灵敏嗅觉里,这都不是问题,不一会,大黄带着郭嘉在一个水塘边看到了抱着二黑的赵政,赵政感觉到怀里小狗突然动了起来,回头一看,果然是郭嘉来了。

“谢谢你昨夜放它来陪我。”赵政把二黑交还给郭嘉,并且感谢到。

郭嘉摸了摸二黑,却不急着收回来,见赵政的神色萎靡,知道他在这里实在是并不怎么舒心,郭嘉心下一合计,自己为何不趁机开导一下赵政,让他对自己的印象更好点?

而且历史上那位千古一帝,明显是有些心理问题的,自己若是能够让他的心阳光些,大秦二世而亡的悲剧有没有可能改变?

于是郭嘉略一犹豫,问到:“你知道为什么你在这里处处被人欺负,而姬丹却风生水起吗?”

赵政神色黯然,沉默不语。

郭嘉笑笑,拉着赵政重新坐下,三只小狗开始围着二人欢快玩闹,气氛轻松不少。

“你是不是觉得,因为姬丹的父亲是燕王,而你父亲只是个质子,所以他们看不起你?”

赵政看了眼郭嘉,半晌不动,不过最终还是微不可查地点了头。

郭嘉叹了口气,说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我要告诉你的是,你错了。”

赵政不解地抬起头。

“长平大战你听过吗?”

赵政点点头,“我知道,赵,败了,不过秦国也因此伤筋动骨,国力衰退。”

“如果我没猜错,这这说法是姬丹他们告诉你的,是吗?”

赵政不置可否。

“除了乐毅,你可曾听过燕国还有其他可以称道的名将?”郭嘉问到。赵政想了想,说到:“如今镇守上谷的剧辛……”

“白起攻打上谷,剧辛他守得住吗?”郭嘉不等赵政说完,就问到。

见赵政哑口无言,又接着问:“王齿呢?镳公呢?秦国那些大大小小攻城略地的大将呢?他挡得住哪一个?我告诉你,他谁都挡不住,秦国若打,燕国一城一地都守不住。”

“是否夸张了些?”赵政觉得郭嘉说的,有些贬低燕国了。

郭嘉摇摇头,说到:“我们都没有看到过长平之战,所以感受不到那种惨烈,也感觉不到秦赵两国的强大。跟秦国和赵国比,燕国,简直不值一提。

你之所以被欺负,除了赵人恨你的国让他们失去父亲,失去儿子兄弟,就是因为秦国太强了,强到他们报复不起。所以他们只能对你表达自己恨意。

姬丹之所以过得自在,那是因为,在赵国眼里,燕国就是小丑,一无是处,燕国的质子,就是弱国送来乞求和平的,所以他们当然不会为难燕丹。”

赵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是说,我被欺负,不是因为秦国后继无力,反而是秦国太强了?”

“那你自己想想,如果燕国真的比秦国强大,那么岂不是说,与大秦两败俱伤的赵国随时可能被燕国吞灭?那姬丹就是最后一层保障,你是赵王的话,你会放任他这么自由?”

赵政隐约想到了些什么,郭嘉见状,也不急于一时,就换了个话题:“对了,你母亲大人要买下我所在的宅院,就在邯郸城外,不日就会带你住到那里,所以二黑就留给你,到时候记得带回来。”

“谢谢。”

“不用谢。”郭嘉摇摇头,又轻轻说到:“谁让我们都是秦国人。”随后,在赵政惊讶的目光中,缓缓离去了。

“这位赐兄弟,为人真诚豪迈,不像丹那般总是算计,如果他说的没错的话,那么这么久以来,就一直是丹在骗我。而且,那些欺负我的人,总是会正好被他赶走,以前觉得是巧合,现在看来,未必了。

不行,我得找母亲问一问,丹和赐,到底谁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