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七章 火力全开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8
  • 字数:4,141

对于郭嘉会饲养蜜蜂的事,几位长老,包括田简子都不太相信,不过出于对郭嘉的宠爱,他要求的简易蜂箱还是做好了。

郭嘉将蜂王放到了蜂箱里,又把旧蜂巢拆开,把蜜一块放进去,只给自己和师父辈的长者们留下一点存货,就满心欢喜的准备等蜜蜂上门了。

临走之时还特意交代楼烦在附近看着,要确保来的是蜜蜂,如果看到体型巨大的马蜂黑蜂,楼烦务必出手驱逐,必要时找到马蜂窝把马蜂灭族也是可以的。

商离回来后就一直跟着张贤,讨论医学,墨家和扁鹊都是那种不懂得敝帚自珍的人,或者说,这个百家争鸣的年代,就没有珍藏学问的说法,因此两人倒是相谈甚欢,还叫来了几个学医的弟子一起讨论。

田简子正在教授郭嘉《墨子》,却发现郭嘉总是在瞅着外边,不由叹了口气,“小孩子就是静不下心来。”

郭嘉见师父不怪自己三心二意,就索性放下竹简,和师父说一下自己饲养家畜的想法。

“你早点说,从邯郸买些牲畜回来饲养也就是了,如今,还要再跑一趟,罢了,为师替你走一趟吧。”

郭嘉拉住师父,说到:“师父,不用去买,只需要按我说的打造几个栅栏,从山上打些山羊和野鸡野兔,我自然能驯养。”

田简子一脸正色到:“你果真懂豢龙之术?”郭嘉不想欺骗师父,便说道:“只是弟子的一些想法,却不算什么豢龙术。”

田简子眼中微微亮起光芒,哈哈一笑,“好,听你的,继续改造庄园,这学问就先放着,你呀你。”郭嘉尴尬啊,师父这是以为自己偷懒,想要拖延学习时间啊。

不过,郭嘉还是嘱咐了一下田简子,因为这座庄园也许很快就要归属于赵姬了,很多涉及机密的东西最好不要建造出来,那些牲畜的住处就往简易里打造,可以安排人在不远处暗中打造精细的圈舍。

第二天,郭嘉正在指挥墨家弟子们按照记忆里的模样将他们建造的羊圈简单改造,就听到楼烦大声嚎叫:“小师叔,你快来看啊!”

郭嘉赶忙跑了过去,只见天上时不时有一个小黑点落下,方向就是自己放置的简易蜂箱,楼烦兴奋的说到:“小师叔,我看了,都是蜜蜂,没有你说的那种马蜂。”

郭嘉满意地点点头,说到:“好了,从今天起,这群蜜蜂就在这里安家了!过些时日,我们就有自己的蜜可以用啦。”

“小师叔,真的吗?”

郭嘉点点头,“那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平时有空也过来看看,蜜蜂弱小容易被其他天敌吃掉,你看着点,出现了天敌就驱赶走,不要伤到我们的蜂群。”

这时,王宛抓着两只野鸡跑了过来,“师叔,这野鸡飞的太快,根本定不下性子,怎么养啊?”郭嘉心中大喜,鸡抓到了,吃鸡蛋的日子不远了。

郭嘉拿出刚刚让师叔田鞅特意打造的剪刀,抓住鸡的翅膀,就把半个翅膀的羽毛剪掉了。没错,农村人养各种鸟的统一战术——剪羽毛,不废你翅膀,我就剪那么点羽毛,你要还飞的起来算你本事!这是千百年流传下的经验。

果然,两只鸡的翅膀都剪完后,郭嘉就让王宛放开它们。两只鸡见得了自由,赶忙扑闪翅膀要飞走,却惊讶的发现,根本没有用,只能在地上胡乱奔走。

“王宛,把它们各绑住一只爪子,困在间矮房内,不出几日,他们就得乖乖听我的,从此只走不飞。”

“好嘞师叔。”

从鸡冠来看,这正好是一公一母,就是不知道得多久才能产蛋,不过一切都在朝着郭嘉期待的方向发展,倒是不急于一时。

一群十二只的羊,一公两母三只鸡,还有一窝七只兔崽子,以及一群蜜蜂,这就是几日来,郭嘉忙里忙外的全部成果了。

看着这些牲畜,郭嘉几乎都能想到脱离苦海的那天就在不远,终于不用吃那些奇奇怪怪的口粮了。

“徒儿,你要打造的东西,我和你师叔们做好了。”田简子叫醒沉浸在白日梦里的郭嘉,带他来到打铁棚。

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一件件成品,郭嘉喜上眉梢,对着几位师叔深深鞠躬:“小子拜谢诸位师叔!”是的,除了牲口驯养,还有农具打造,郭嘉这几日带着墨家火力全开,争分夺秒的在进行着不断地创新。

姜良拍拍郭嘉,说到:“你别忙着谢我们,还是先告诉我们,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吧。”

郭嘉赶忙点头,来到桌子旁,一件件展示。

“这个,叫做剪刀!师叔您看过我使用的。”郭嘉抄起剪刀,合拢两下,发出咔嚓响动,“前日我用它剪去野鸡羽毛,大家也该知道它的大概功效了。”

众人点点头,郭嘉又拿着剪刀在衣服上一剪,咔嚓,出现一道整齐的口子。“除了剪畜生的毛发,裁剪布料时,由于可以自己双手配合,将会更加精致。

而且你们也看了,以剪刀的锋利,剪开野兽皮毛不在话下,制作衣物的速度将会大大提升。”

剩下的话就不用郭嘉说了,打造战甲的速度,也将大幅提升。

郭嘉又拿起一个三角形的铁块,“这是犁头,装在木犁上,刨开土块将会更加省力且彻底。”其实郭嘉此时是有点尴尬的,因为他前世虽然下过地,但是真的不会造牛拉的犁耙,只能用铁打造个锋锐点的犁头了。

“这是镰刀,配之一木柄,农时可以收获,战时就是兵刃。”

镰刀、锄头、铁锹等基础农具,加上一点点改进的犁耙头,就是郭嘉目前制造出来的记忆中常用农具了,此时先打造一批让墨家试用,看看究竟能够提高多少劳动效率。

同时,郭嘉还打造了带把的炒瓢,大号行军锅,郭嘉简单介绍后,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农具,厨具,一但真的像郭嘉说的那么好用,只发明了这些东西,就足够计入军功!

何况,郭嘉似乎还有别的东西没有完成,“师叔,师父,我请大家找的黑色石头可曾找到?”

田简子说到:“有个弟子在高平郡附近看到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你要的那种,我让他带上一车先回来。”

“好。”

“徒儿,你告诉师父,你要那黑色石头究竟做什么?”

郭嘉看着桌上的铁器,微微一笑:“师父,一但找到我要的黑色石头,我墨家的炼铁术,就不是不逊色吴楚了,而是独步天下!

只有找到了那种石头,我才有把握打一把宝剑,而一但宝剑打造成功,我们充分掌握这个技术,就是我大秦定鼎天下之时!”

是的,黑色石头,煤矿,郭嘉看了师父他们打铁的过程,以现在的火焰温度来说,师父他们所做的已经无可厚非,想要再进一步,必须想办法提高火焰的温度,而郭嘉目前想到的办法,只有两个——风箱和煤炭。

风箱的原理郭嘉已经和田简子等人说过了,姜良等人正在日夜钻研,相信不久就会问世了,与此同时,寻找煤炭的任务也被提上日程了。

新的农具打造好了,田简子他们也不耽误时间,赶忙去进行实验,看看好不好用,郭嘉则在院内巡视,想要规划一下接下来的行程,顺便再留下些后手,虽然自己要借用那个女人的名声,但是郭嘉可不想把一切都寄托在一个被自己儿子形容为疯子的女人身上。

看到羊圈里的几只绵羊,郭嘉突然想到:就算是秦国一统天下,对于匈奴也是在被动防守,而没有积极进取,去拓展草原上的领土。

整个秦汉时期,北方边境最远处倒是曾经打到了漠南王庭,可是一直对于草原的使用,一直停留在种田上,而此时又没有什么耐寒农作物,所以在草原上也耕种不出什么来。

如果,能够试着造出羊毛线,乃至其他羊毛制品,让整个中原对草原的需求更加急切,那么,到时候不用自己想方设法来缓解国内矛盾,自然会有人把草原当成宝地,如此一来,秦始皇抵御北方游牧民族,抢占草原,就不会再被有心人利用,说什么劳民伤财了。

郭嘉可不觉得自己是在杞人忧天,反而觉得时间太过紧迫,再有三四年,秦始皇十岁左右就会回到大秦,而那时,就是吕不韦的主场,自己能不能在那个人手中活下来,就要看自己现在能攒下多少底牌了。

与秦始皇的关系需要维护,可是这不能成为自己的护身符,秦国重军功,吕不韦都不能改变商鞅变法以来的这一状况,在门客替自己立下大功后才被封侯。

如果自己的存在不能对秦国有所助益,那么秦始皇怕是也保不住自己的。

所以,农,战,还有商,未来秦国最重要的三个方面,自己必须都要有所建树,才能立足于秦国。

郭嘉此刻心急如焚,但是,也知道凡事需要循序渐进,不能着急,一步步走下来稳扎稳打,才是正理,所以一番挣扎后还是放弃了立刻研发羊毛线的想法。

郭嘉独自来到练功场,按照师父教授的,打起一套古朴简单的拳术,强健身体。

正在屋子里辨识草药的商离,听到动静,从窗口看了出来,心中暗自惊叹:“这才来了几日,这个五岁幼童,先是用豢龙之术,豢养蜜蜂,再来将一众山间野物关起来,竟然调教的乖巧如家畜一般。

今天又听说,他还设计了几种农具,能够大大提升耕作效率,而且似乎还有办法提升炼铁的效率。

小小年纪,已经聪明到这种程度,偏偏还无时无刻不在自律,空闲时间都在独自习武,这般心性,我当真自愧不如。难怪师父总是说我难成大器。

此次机缘巧合与此人同行,也许是我的运道来了,待来日他的蜜蜂多些,再让他给我展示一番蜜蜂入药的本事吧,跟着此人,将来超越师父师祖,未必不可能啊。”

郭嘉一边打拳,一边考虑事情,不知不觉,天竟然都快黑了,可是田简子却还没有回来,郭嘉不由地疑惑,难道他们不适应新的农具,反而拖累了他们的进度?

就在这时,院外传来了欢声笑语,田简子等人,终于回来了。郭嘉赶忙擦了擦脸,跑过来问道:“师父,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田简子满脸红光,拍拍郭嘉的肩膀,笑而不语,看到这个被自己以为有些贪玩懒惰的弟子一身大汗就知道,自己等人出去后,他并没有偷闲,而是在努力练武,不由得田简子心中宽慰不已。

还是田鞅迫不及待开口解释:“好师侄,你这锄头可比那耒好用多了,我今日一人当做三人,舞的飞快,师兄他们各自效率也远远高于平常,结果,今日一日,就完成了平日里三日的耕种,这才有些晚了。”

郭嘉听后也终于放下心来,这下好了,起码农具这一点,帮助百姓提高生产问题不大了。

“师父,你快派可靠之人,把这些农具图纸献给秦王,国内早一日用上,咱们秦国就能多强盛一分。”

田简子听到这话反而有些惊讶,说到:“徒儿,若是你回去秦国后再献上,没准能够因此得到封赏。”

郭嘉摇摇头,却没有注意到,田简子这话里的问题,墨家是不会出任官员的,这言下之意,好像是允许郭嘉出来做官?

“师父,我个人事小,可是方便秦国全国农夫,意义更大。”在郭嘉看来,秦国为什么二世而亡,不就是后勤力量储备不足,连年大战后国力凋敝,最终走向灭亡的吗?

那么越早让大秦的农民用上先进的农具,就能为秦国多积累一分国力,大秦未来的危机就会少上一分,而大秦能够安稳的话,自己这个打算抱着始皇帝大腿活着的人,就会少很多麻烦。

田简子欣慰的点了点头,说到:“墨子先师必然以你为荣,这事你就放心吧,我会尽快办好的。但是,我也不会让你吃亏的,咱们墨家虽然良善,但是也要跟上时代发展。”

得,郭嘉的口头禅被人学去了。看样子,田简子在朝堂上也是有些力量的,这番话几乎就是告诉郭嘉,要给郭嘉在大秦请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