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八章 女阴谋家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9
  • 字数:3,977

距离上次的邯郸之行,已经过了两个月,赵姬的人在郭嘉回到马服君的宅邸后第三天就传来消息,她已经在全力运作,很快就能拿下这座府宅,但是已经这么久过去了,却没有一点赵姬接收此地的消息传来。

倒是赵姬的人来探望过两次,没有提起何时能够过户宅院,反倒是一直四处查看郭嘉新改进的农具,并且一直在询问着郭嘉一些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

此人的举动让郭嘉感觉有些不妙,似乎赵姬与自己联手建设此地的事情起了些波折。

巧合的是,在最后一次送走赵姬家仆时,那名叫做任涂的铁鹰锐士终于转醒,而且直接就可以下床简单活动了,真不知田简子和商离这段时间给他用了些什么药,居然能让这样重伤的人在清醒后就直接可以下床走动。

见这原本最大的累赘已经可以行动,郭嘉暗自嘱咐王宛和楼烦二人带着这任涂趁着夜色离开赵宅,暗自前往不远处的赵奢墓园,那里平素从无人员往来,只有郭嘉会在祭祀之时前往,倒是安全许多。

“宛,烦,带着此人隐藏在赵奢墓园,同时把我平日做的图样等机密之物一并藏起,你二人轮流照顾此人,绝不可泄露行踪。”

楼烦二人不知道郭嘉这是在防备什么人,但是商离却是清清楚楚,知道这是在防着那位天仙般的美人,便主动请求和二人一起离去,照顾病人。

到了第三个月,被郭嘉圈养的野鸡开始下蛋,赵姬的仆人来时正好赶上,郭嘉就用新打造的铁锅为他做了一次水炖蛋,仆人见一个月来没有什么新鲜事物再次出现,有些食不知味地吃了水炖蛋之后就匆匆离去了。

郭嘉心中顿生警觉,这人的态度似乎代表着,那位一直不曾出面的美人下定了某种决心。

于是郭嘉连夜来到任涂藏身之处,仔细询问之下,郭嘉这才发现,任涂根本不是被李牧凑巧发现,而是在没有见到他要救的人的情况下,就直接被人出卖了,和他一起前来的几个铁鹰锐士都杀身成仁,而他也被人追杀。

郭嘉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赶忙找来师父田简子,询问吕不韦请他出手的具体情况,听师父仔细叙说后,郭嘉倒吸了一口凉气,师父当初来这里,吕不韦提出的要求中,有一句话被反复强调,“若是锐士死绝,带回铁鹰剑即可,不要暴露身份,不必复又冒险入城救人。”

也就是说,吕不韦一开始就考虑到了这些人会失败,他请田简子出手的原因不是救人,而是解决后患,那就说明,他知道那些人会失败,甚至说,他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失败。

一抹阴云笼罩在郭嘉心头,久久不曾散去。

“任大哥,你估计会是什么人出卖了你们袍泽?”

任涂欲言又止,郭嘉明白,他心中怀疑的人,就是他要去救的人,赵姬!

郭嘉与众师叔连夜商量,从这赵姬的仆人离去起,每天夜晚,都有几个墨者借着月色在庄园里动工。郭嘉在月色下,看着匆忙的众人,心中说到:“所谓有备无患,希望这些后手永远都用不到。”

第二天一大清早,大黄就在不住地嘶叫,小白虽然没有叫,却也在门口不住地扒拉门槛,郭嘉见状,心中知道,恐怕是赵姬他们快到了。

果然,刚过晌午,赵姬就带着一大帮子人来到了赵奢府邸,奇怪的是,同行的赵政面色难看的异常。

见到郭嘉后,赵政赶忙把二黑还给郭嘉,然后面带愧色离开了,搞得郭嘉有些莫名其妙,赵姬则趾高气昂地来到郭嘉面前,拿出一张绢布。

郭嘉接过,打开一看,顿时脸色铁青,也知道了赵政面色愧疚的原因。

“赵王令:马服君旧宅及原有赐田封地,具归属赵氏女雅名下,所役一应役仆遣至马服君坟茔看守。”

从今天起,自己好好建设的一切,就要被这个女人白白拿走,而且自己重生以来的家园也被霸占了?剧本不该是这样的,虽然预感到这位可能不会那么配合自己,但是她居然这么早就要阴自己?

赵姬站在几个下人中间,微微一笑,说到:“如今有这么多人保护我,你要暴起发难的话需要考虑清楚后果。”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郭嘉的声音有些清冷,他不明白,这人为何要这样做,郭嘉想过他会算计自己,会占据合作的主导位置,会想要压榨乃至收服自己,但就是不明白她怎么会直接把自己赶走,合作还没开始就被她毁掉了。

赵姬看着郭嘉充满恨意的眼神,盈盈一笑,说道:“你太危险了,我不喜欢难以掌控的人,你在这里做的东西,世间前所未见,可见你是个有大本事的人,但是你这心性太过孤傲,不是我能掌控的。

那么我带着你这么个人回秦国,除了让吕不韦警惕,给自己惹麻烦以外,对我没有更多好处了。”

“所以呢?你要杀我灭口?”

赵姬嫣然一笑,摇头道:“不不不,你们这种人,哪里那么容易就被杀死?说不定我如果动手,你有些稀奇古怪的办法,教我一起陪葬。所以我只是毁约而已,咱们的合作不再进行。

但是你的性命我是决计不会动的,这是我的底线,今日我饶你一命,日后你若是能够起势,也放我一马如何?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这世上只有利益没有敌友,若是你能复起,我不介意再和你订立盟约,哈哈哈!”

郭嘉边点头,边苦笑:“好!很好!赵夫人手段高深,我今天认栽了。”说着,郭嘉带上包裹就准备告辞。

赵姬却轻轻伸出一只手,衣摆拦在郭嘉眼前,“你最好就这样空着手离开,也不要试图破坏这里的一切,否则,我还是要翻脸的哦。”赵姬的神色是那么慵懒,但是警告之意无比清晰。

郭嘉微微一笑,“放心,那些建筑,我可毁坏不掉,农具都在作坊摆放整齐了。包裹里只是些旧衣物,我养父母亲手做的一些粗布衣服而已,夫人若是不放心,可以检查一下。”

“我自是放心的过你的。”赵姬嘴上这么说着,但是眼角却是轻轻一挑,那总是替赵姬来庄园看郭嘉动态的仆人走上前来,一把抓过郭嘉的包裹,道了句“得罪了。”

随即这人就粗暴地打开了郭嘉的包裹,将东西都抖了出来,田简子等人藏在暗处,见状眼睛通红,几乎忍不住要现身,但是想起了郭嘉的嘱咐,这才按下愤怒,没有出现。

郭嘉收起冷漠的眼神,微笑地看着这个奴才一点点检查自己的行李,问道:“可有不妥之处?”那奴才怏怏一笑,说道:“没有任何不妥之处。”郭嘉蹲下,一点点收拾起包裹,对这个奴才说道:“你很好,很忠心,是条好狗。”

郭嘉的包裹整理完成后,带着黄白黑三只狗狗就此离开,一人三狗,走的好不潇洒。“赵夫人,今日厚赐,必有回报。”

赵姬轻蔑一笑,并不把这话当成一回事,随即带着人进去查看院子,先前负责打探的那仆人这时赶忙出来带路。

“夫人请看,这就是他家中的作坊,那些新鲜农具呀,都是这里打造出来的。”

赵姬不耐其烦,说到:“好了,你的功劳本夫人记下了,你下去吧,叫庄上的人来给本夫人介绍一二。”

“庄上的人?庄上,什么人?”那仆人觉得奇怪。

“废话,那许多农具,难不成还是一个五岁小儿自己打的?那许多农具都是使用过得,难道他一个小儿自己用的来这么多东西?”赵姬强忍着愤怒,呵斥到。

“可是夫人,小人每次来,家中都只有那小儿一人,别无他人啊?”

赵姬的心瞬间纠了起来,这么大个庄园,光是打扫就不是一个小孩能做来的,怎么可能空无一人。可是明里暗里自己这位仆人来过许多次,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见过?

“他不是说自己是墨家子弟?这农具的打造还有使用,都是墨家的本事,理论上应该有墨家之人在此才对,但是为何他会说从未见过?难道,我居然被这么一个孩童给耍了?”

赵姬虽然愤怒,却也无计可施,只能让下人赶紧进来收拾屋子,好在这些东西样式简答,看着就能学会如何操作,只要自己照葫芦画瓢,把这些农具重新复制,也是一件功劳,秦国百姓定然感恩戴德!

待自己在秦国地位日甚,那个没有用又不懂事的废物儿子坐在王位上,整个秦国就是自己的!

“郭兄……”赵政追上了郭嘉,轻声道歉。

郭嘉拍拍他的肩膀,说到:“这又不关你的事,我的新去处就在南边半日路程,你已经出了邯郸,多少有些自由,有空就可以去找我,咱们两个倒是可以好好坐下聊聊。”

“郭兄,你不恨我吗?”赵政有些惊讶。

“你其实比我还大点,还是叫我郭老弟吧,至于恨你?”郭嘉淡然回头看着院子方向,“她是她,你是你,两回事。”说着,郭嘉从怀中拿出一块小竹简,递给赵政。

“这是?”赵政疑惑问道。

“这是,我的生辰,按照我们那里的说法,这叫做换帖子。把写有自己生辰的帖子给对方,就是认下这个兄弟,从此就是异姓兄弟,虽不是一母同胞,却要同生共死。”

“这……”

“你可以以为,因为你是秦国王子,所以我想高攀你,也可以以为,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善良直率,性格相投,看你自己吧。如果你也觉得我能做兄弟,下次来看我,记得带上你的帖子。”郭嘉微笑到。

赵政脸上露出苦涩之意,郑重收下,“帖子我收下了,可是我的,却给不了你。

不怕你笑话,我到底是哪天生辰,我自己都不知道,母亲从未告诉过我,外人以为的我的生辰,其实不过是我自己编造的,可能,我那母亲自己都把我的生辰给忘了。”

“我明白了,赵哥,你的出现,乃至你父亲的出现对她来说,并不是多么美好多么值得回忆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

可是人都有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情,比如你的出现,对于你的母亲,就是不可控制的。她可能待你确实不够亲近,但是,那也只是因为她因为你的存在受过伤害。

你可以和她不亲近,倒是不必恨她。按我的看法,你既然离开了她的身体,就已经是个独立个体,她对你好那就是她的恩情,她对你不好,也只能说是,她对你没有养育的恩情。

你是秦国男儿,就当自强不息,与其因为自己连所谓母爱都没有,就自怨自艾,逐渐堕落,不如与她互相尊敬礼让,自己暗中积累,将来,若你成就大业,她此时如何待你,你将来如何待她就是本分,你若是待她慈孝些,那就是天下传颂的楷模。”

“郭兄……郭老弟,她这般对你,你还劝我别恨她。”

“我今天说的话,希望你以后都能记住,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不论恩情,怨恨,都不要牵连在一起看。”

“我不是很懂。”赵政有些疑惑。

“现在不懂,没关系,我其实也不太懂,只是觉得,没必要因为她伤害我,就一起恨上你这个对我真诚的朋友。

同样的,不希望你因为她曾经对你不好,你也对自己不好,她是她,你是你啊。”

说完,郭嘉拍了拍赵政,离开了。

走远时,郭嘉突然高声喊叫:“明天天亮之前,关紧房门,不要外出,听到任何动静都别出来哦!”

赵政笑笑,点了点头,这才是之前和我聊天那个,嬉笑怒骂,快意恩仇的少年郎,你看着吧,我会变得比你还要优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