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十九章 疯子郭嘉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09
  • 字数:3,590

赵奢家族的墓群不远处,简陋的小屋里,墨家众人正围坐一起,虽然匆忙离开了赵宅,可是由于郭嘉早就对于赵姬有所防备,所以安排了后手,此时的众人没有一点窘迫之感,反而颇为自由写意。

“徒儿,怎么了?舍不得那座庄园吗?”田简子看着有些落寞的郭嘉,轻声问道。

郭嘉摇摇头,虽说是自己生活了几年的家,可是郭嘉一直知道自己迟早会离开,所以早就做好了后手,随时可以将自己建造的一切都抹去,不留给赵国。

真正让郭嘉失落的,是自己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居然与想象中落差这么大,不但没能借赵姬的势掩护自己的实验,反而被赵姬戏耍,逐出家门。

以穿越者身份为傲的郭嘉,不由地深受打击,原本心中的骄傲,此刻全都消失不见了。自己自信满满的想出的主意,本以为能让自己更加简单的立命于大秦,没想到,却被人耍了一道。

这次,要不是赵政之前的提示让自己一直对赵姬心有余悸,所以安排墨家的人监视赵姬的人手,刻意避开此人眼线,早早在这里营造房屋,恐怕今日狼狈出走时连个落脚点都没有了。

“师父,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慧,也觉得自己将来必然文武双全,助秦王一统天下,可是今天才发现,自己愚蠢之极。”郭嘉的语气颇为懊悔。

田简子哈哈一笑,身边的田鞅几人也一起笑了出来,那还抱病在身任涂则努力凑了过来,将火上烤制的蜂蜜鸡腿递给郭嘉,拍拍他的肩膀。

见郭嘉默默吃着鸡腿,任涂试图开导他一番:“田老和我说过你的计划,知道吗?第一次听到你的计划,我根本不能想象这是一个五岁幼童所想的计划。

心思缜密,行事大胆,就是我铁鹰锐士中的百战之士,也没有几个能有你这般胆量。

至于计划失败?说实话,你不觉得失败也是好事吗?你事事顺利,早晚生出骄横之心,彻底败上一次,也能让你见识人心险恶。

你才多大年纪,见过些什么善恶龌龊,那赵姬,在安国君出逃后,面对盛怒的赵王,能安然无恙活下来,还独自掌握了邯郸最大的游园,此人哪是你能看透的。

你的计划在她面前受挫,其实很正常,别忘了,我和手下的铁鹰锐士都有可能是她坑死的,你这般简单心思,败给她也无妨,日后防着点就是了。”

田简子点点头,又说到:“你能及时意识到有阴谋,并且早早安排墨者们都撤离,还在宅中留下后手,已经很了不起了。”

医者商离也不住点头:“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小郭,你小小年纪,懂墨家机关术,会吴楚锻铁术,知豢龙秘术,几番布置设计还有兵家学术,更兼你甚至还略懂医术。

你一人身负诸多学问,又怎敢如此自惭形秽,你叫我等如何自处?”

一番话又引得大家一阵欢笑。

“对了,师侄,你刻意留下的布置,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姜良对于郭嘉最近连夜布置的后手还是万分好奇,作为机关术最强者,郭嘉的后手安排是姜良亲手操作的,虽然姜良亲自参与,但是却根本看不出其中名堂。

郭嘉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没什么,只是我在马服君旧宅生活了这么久,怎么都算是半个主人吧,身为主人,总得给客人留点礼物才是。”

田简子看了一眼郭嘉的背影,说到:“好了,都早点休息,明日把茅屋修补一番。”虽然是在黑夜,田简子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自己这个年少的弟子身上冲天的杀意。

“唉,他果然该受些挫折了,这才多大的事情,就引出这么大的杀意,若是这次没有受到挫折,长大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恐怕就是一场难以想象的杀戮。

过于天才的智慧,神鬼莫测的能耐,若是他要为恶,对于天下来说,就是一场灾难,今后得让他多学些礼仪道德,约束一下心中戾气,否则,他真的作恶,叫老夫如何下得去手。”

第二天,墨家众人修筑茅屋时,赵政一脸惊恐地跑了过来。

见到郭嘉后,喘着粗气说到:“你是如何在那等地方住下的,半夜里牲畜吵个不停,搅扰的人无法休息,仆人们出门制止,不知为何发出凄厉惨叫,要不是你嘱咐我不许出门,我真想出去看看。”

郭嘉笑笑说到:“没什么的,牲口吃不饱东西饿了自然会叫。”

“那仆人喂食它们为何还会惨叫。”赵政不解。

“没什么,饲料里不小心混入了蜂巢和幼虫,蜜蜂闻到味道,自然寻了出来报仇。”郭嘉一脸无所谓。

赵政正打算问怎么可能那么不小心,看到郭嘉的神色就知道,这不是什么不小心,这是故意的。

“那今天早上,仆人说,牲口全都死了,是怎么回事?”赵政又问到。

“蜜蜂可没你这么聪明,知道谁该蛰谁不该蛰,牲口那里气味混乱,蜜蜂迷了路,自然是有什么蛰什么了。”

赵政彻底明白了,昨天母亲防范郭嘉,搜索他的行囊,郭嘉那时的微笑,不是对仆人的嘲讽,而是对母亲的讽刺,是在告诉他们,真要做什么手脚,何必带走什么东西?

事实上郭嘉确实也没做什么,只是家里的牲口,几日里天天都有宵夜这顿吃的,偏偏今日突然就没了,已经形成习惯的它们,怎么可能不叫唤?

姜良等人将日常的饲料放在饲料堆上层,偷偷把蜂蜜蜂窝还有幼虫藏在饲料下层,白日喂食自然喂不到底下的。但是到了夜晚,在表层的饲料里就是参杂着蜂巢的。

牲口饿的睡不着叫起来时,浑浑噩噩的仆人哪里能察觉有什么问题,不耐烦之下拿出的饲料里,必然是带着蜂巢和蜜蜂卵的,一旦被吃下,就会释放信息素,引来蜂群。

发狂的蜜蜂,不管什么畜生或者人,一视同仁地蛰,赵政虽然没有说,但是郭嘉敢肯定,那个去喂食的仆人,活不下来。

赵政叹了口气,说到:“你知道吗?我现在觉得,你比母亲还像个疯子。”

“为什么这么说。”

“用你的话说,母亲是因为经历了太多苦难,所以她变得不择手段,我可以理解,可是你才和我差不多的年纪,心事却这般重,而且下手又这般狠,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你。”

郭嘉拉起赵政的手,往赵奢坟墓走去,说到:“无需形容,只需用心体会,何必想那么多?”

赵政一愣,转而拉住郭嘉的手,随着小伙伴一起行进。

来到赵奢墓前,郭嘉颇为郑重地对着赵奢祭拜一番,赵政好奇不已,“你对这位老将军这么敬重的吗?”

郭嘉摇摇头,说到:“当然不是,只是因为我要跟你分享人家的东西,还是给人家说一声好。”说完,从一旁的贡品堆上,取来了一卷竹简,递给赵政,“打开看看。”

赵政打开后,吃了一惊,居然是赵括作注的《孙子兵法》!

“这是……”

“嘿嘿,没了庄园,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学文习武,正愁一个人学习太过乏味,你就来陪我了,从今天起,你就陪我在这里好好学习吧。”

“这……真的没关系吗?”赵政心中十分激动,还是试探着问道。

“当然没有关系,有你在一旁陪着,我们互相探讨,也省的我太过乏味。”

赵政摇摇头,说到:“我是说,这些都是一家珍藏的宝物,你就这样与我分享了,我却……”

“你却什么报酬也支付不了?哈哈,赵哥,要知道,少年之人心性最为不定,没有你陪伴,我可能十分之能学进去三分,可是有你相伴,咱们没准可以学到七八分。

这可比什么报酬都更为重要。”

赵政心知这是郭嘉在安慰自己,要知道,自己之前不是不想学习,可是母亲和赵家,敝帚自珍,把那些书籍视为珍宝,自己根本接触不到。

赵政从心里感受到了郭嘉对自己的善意,暗暗感激,“就算他是个疯子又怎么样,只要他始终诚心待我,我就拿他当成兄弟。”

一旁的田简子看着相亲相爱的两人,默默点头,心中想到:“能有这么个同龄人一起玩耍,想必对于嘉的心性会有很大的帮助。”

田简子转过身对门人交代:“你们日夜兼程返回秦国,到山门之地按照嘉儿的方法,重新建起造纸池,铁作坊,畜牧栏,且好生看管,那批嘉儿要的黑色石头先存于宗门,不得轻动。

我与任涂百将在此陪着嘉儿,待时机成熟,就返回宗门。你等不可懈怠,若是造纸之术等有了进展,切切不了声张,今日之祸就是前车之鉴。

还有,嘉儿要求的农具,务必在夏日结束前赶制完成,送到王翦等这些军中大将和老秦军爵手中,一钱不取,只扬嘉儿名声。

日后嘉儿能否带领墨家助秦王一统天下,救百姓于水火,就看你们了!”

“嘿!”

是的,郭嘉的反击当然没有放蜜蜂蛰人这么简单,那个时时替赵姬来打探消息的家伙,也必然是负责喂养牲畜的,也必然是被蛰的最多的,以这个年代的医疗技术,他死定了。

对于郭嘉来说,这条人命只是报复的开始,接下来就是釜底抽薪了,赵姬猜得到郭嘉应该有帮手,但是她不知道帮助郭嘉的到底是谁,这就是郭嘉的优势。

给她打探消息的下人,以为是附近的农夫在郭嘉指挥下负责的庄园建设和运转,赵姬虽然知道郭嘉是墨家的传人,但是并不认为在邯郸如此之近的地方墨家敢大肆出现。

所以赵姬肆无忌惮的侵占庄园,可是她除了早已停止运作的庄园,什么都得不到。

看过庄园运作的人也死了,她的人想要琢磨透庄园的运作还需要时间,在这之前,郭嘉让墨家的人直接回国,把最有用的农具先行推广开,而且务必留下自己的名声,这样一来,自己虽然没有到秦国,但是在秦国军方和老秦人的贵族里,也有了一定的名声,这就是自己的护身符!

赵姬想凭借这些东西在秦国培养名声的计划直接被郭嘉破坏掉,虽然未必能给她造成什么损失,但是能恶心到赵姬就足够了。

至于留下田简子和任涂,郭嘉舍不得放过与未来的千古一帝多多接触的机会,却也不敢相信那个女人的信誉,师父还是留下来保护自己吧,至于任涂,郭嘉认为,赵政还是需要培养一下战略目光的,而有谁能比一个饱经战争的铁鹰锐士更培养一个人的战略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