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二十一章 卫缭之叹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0
  • 字数:4,279

卫缭身为秦国国尉,节制秦王秦军,这任涂所属的铁鹰锐士,正是卫缭的直属,卫缭见过郭嘉后,就拉着刚刚伤愈的任涂在一旁说着些什么。待到天黑下来后,才有空和郭嘉细说,

“师傅说,你是天生异相,将来很有可继承鬼谷的传承,为兄虽然尊师重道,但是却也有些不服,想要考较你一番。”卫缭挥手示意想要跟来的任涂离去,坐在郭嘉身边。

郭嘉耸耸肩,“师兄大人,师门学说我尚未看过,连墨家著作也未曾精通,你这样考较我,那我不如直接认输好了。”

卫缭摇摇头,说到:“不考你这些,我先问你,听田简子大师说,你曾经出了一题,连他都无可奈何,你也是以此才折服了他,拜入门下,可有此事?”

“那师兄,如果你解不出来,可得给点见面礼才对。”郭嘉狡黠一笑:“问题很简单,何物朝者四足,午者双足,暮者三足?”

卫缭听后先是一阵皱眉,然后眼睛一亮,哈哈大笑:“好!好!好!却是好题,难怪一代宗师田老居然也答不出。”

“那师兄,你知道答案了?”郭嘉见状有些惊讶,这题虽然不难,但是以古人这样直来直去的思维方式,这么快就想出答案,这卫缭果然不凡啊。

“不,缭不知。”

郭嘉忍不住心里吐槽,不知道你还装的那么豪迈,转而轻笑:“那师兄,这见面礼?”

卫缭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两张古朴的皮卷,说到:“这本是你入师门的礼物,鬼谷剑术。

鬼谷剑分两式,一为攻,一为守,师父让我考较一番后,看你心性传你一卷,如今师兄我做主,两卷都给你了。这样的见面礼如何?

我知道你有学墨者的功夫,不过墨家功夫讲仁爱,出手干练却无杀气,这大争之世,无杀气之剑,不如不出剑。

你如今负两派学问,这攻守之剑,都学学吧。不知这礼物,你可曾满意?”

“谢谢师兄。那我将答案告诉师兄吧。”郭嘉喜滋滋地接过,眼珠一转,说到。

卫缭摇摇头:“此等难题,还是自己解开有趣,我想田老也未曾让你告知迷题答案。”

“那好吧,可别说是我这个师弟不尊重师兄。”说完,一路小跑去自己睡觉的房间,拿来了什么东西。

郭嘉看出来了,卫缭虽然没有解开谜题,但是对于自己的认识,还处在一个会耍小聪明的孩子的层面。这让郭嘉有些不满,打算显示显示自己的能耐,别让这位大能人师兄看不起自己。

郭嘉将手摊开在卫缭眼前,只见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体,分为六面,每面以井字纹分为九格,每面的九格分别书写:“韩,赵,魏,楚,燕,齐六字。”

“师兄,这是师弟梦中所得灵感,由田师帮忙以铁木打造,上书六国之名,于掌中把玩,取握六国于股掌之意,名为——秦方。”

是的,就是魔方!郭嘉觉得太无聊,想做一些前世的玩具,魔方就是其中完成度最高的一样。

卫缭拿过秦方,点点头:“寓意不错,可以献给大王做个观赏,不过,我鬼谷门徒,不以幸进,这种……”话还没说完,卫缭就发现,自己手指触碰下,秦方居然旋转了?

郭嘉微微一笑,拿过魔方,在手里哗哗几下,打乱魔方,说到:“师兄且看,这与天下六国何其相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师弟斗胆,请师兄,平天下六国之前,试平我掌中秦方六国?”

卫缭何其聪明,明白郭嘉是见自己有些轻视他,在展现自己的本事,这秦方的规则不用郭嘉说,他也猜得出,应该是要恢复到郭嘉刚刚拿来时的样子。

不过卫缭心中自持才高,也不说话,纵然认可这个师弟,但是想要他和颜悦色,难!

接过秦方,学着郭嘉的样子转动。这一转,就到了半夜,看着跟魔方死磕的卫缭,郭嘉肚子都要笑疼了,在没有掌握规律之前,死磕看运气可拼不出魔方。

纵然你卫缭学贯古今,对这种机巧之物,也得好生摸索许久。卫缭解了半天无果,见郭嘉暗笑,心中怀疑此物恐怕无解,说到:“师弟,此物甚难,不过,你这般调笑,莫非根本无解?”

郭嘉嘿嘿一笑,取来卫缭手中解了半天的魔方,仔细观察一番,已经有了解法,说到:“师兄好没道理,师弟怎敢调笑师兄?这就给师兄解来。”

说罢,当着卫缭,口中念念有词,念着的自然就是后世之人玩魔方时的所谓公式了,不一会,魔方就还原了。郭嘉清楚,以卫缭这样智慧,摸索出规律并没有难度,还是在他自己摸索出规律前解开显摆一下的好。

“师兄你看,这不就还原了吗?此物暗合天理,怎就成了师弟幸进玩物了?”

卫缭看着郭嘉手里解开的秦方,暗自叹了口气,从腰间取下自己的玉佩,递给郭嘉,“为兄错了,看来,师父说的不错,你果然天生异相,无需考较,将来必是师父与田老这般的宗师。”

郭嘉笑着接过,说到:“长者赐不敢辞,师弟就接下了,不过,我的理想不是做什么宗师,只看一门一派兴衰,格局太小了,我要做的,是助大秦一统天下!不止如此,我郭嘉还要让天下,再无饥馑之祸!”

“小师弟好气魄!”卫缭鼓掌,心中却是暗喜,自己受秦王信重,年纪轻轻就位列国尉之职,早已有以身报秦的想法,此刻师弟竟然也和自己志趣相投,怎能不让人高兴?

“我听说相里氏之墨正在联系其他两家墨者,要筛选身体强健,武力不凡之辈,本以为是在师弟劝说下他们要想要参军助秦,却听田老说,不是这么一回事,师弟似乎另有大计?”

郭嘉带着卫缭来到赵奢墓不远处,地上有郭嘉刻下的天下七国地图。

“师兄,你觉得,大秦能否一统天下?”

卫缭心中早已认同这位师弟,也不藏私,说到:“三家分晋以来,赵,秦,魏三国都有过机会可以一统天下,但是大家没有做到。

如今战乱了这些年月,天下一统是其实已经成为各国的共识了。

魏国自本门弟子庞涓逝去后,彻底失去了争霸之力,齐虽有渔盐经商之便,却无霸者无敌之心,楚地广阔却难以进取,韩国语燕国更是孱弱不堪,此时只有秦赵两国有机会完成统一。”

郭嘉点点头,指着不远处的赵奢墓,“赵国先后出过赵奢,廉颇,年轻一代也出了李牧和赵括,皆是能征善战之辈,又有武灵王留下的悍勇骑兵,几次霸于东方六国,秦国却被逼龟缩于函谷关,本来赵国的赢面更大。”

卫缭看着师弟讲解大势,隐约有种看到当年的师傅给自己讲课的模样,仿佛一切都在他面前的图里。

“不过,赵括于长平之后陨落,赵奢也不幸离世,国内蔺相如病重,身死就在旦夕之间,廉颇李牧不和,赵王性格软弱,一场长平大战,胜利的天平完全倾斜到了秦国。”

卫缭想了一下,说到:“可是白起也一同陨落,秦国受伤不比赵国轻。”

“不一样,秦国胜而陨白起,国力虽空,却在极速恢复,赵国败而失赵奢,心气已落,接下来,只要大秦出来一位有决心,有魄力,有霸气的王,二十年内,天下必将归秦。”

“那师弟,你觉得,秦王是这样的人吗?”

郭嘉的眼神变得诡异,“师兄,如今秦王是不是这样的人,重要吗?”是的,重要吗?秦王在位几十年了,南征北战打下了偌大威名不假,但是他终究还是老了啊。

秦国一统天下也许是大势所趋,但是,这位秦王,等得到那一天吗?

卫缭吸了一口凉气,却不怪郭嘉的无礼,简单想了一下,又说到:“那安国君呢?”安国君,当代秦王的嗣子,下一位大秦之主。

郭嘉盯着卫缭,眼睛一眨不眨,卫缭,国尉缭,秦始皇的左膀右臂,军国之策无不精通,这种人,心思缜密,地位又高,那么,那件事情,他怎么会不知情?

“安国君?他大概想做那样的人,但是,他做的到吗?”

卫缭大惊,“师弟此言何意?”

“我意,师兄是不是该找医官,去问问安国君的身体?”

“你怎么知道?”卫缭这下是真的惊讶了,安国君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看样子估计不会比当代秦王多活多长时间,但这是自己极力封锁的消息,王公贵族们都不知道,他国的探子绝对探查不到,远在秦赵边境的郭嘉如何得知?

郭嘉心中暗叹,安国君的身子不好,自己是在历史节目上听到的,刚继位没几天就挂了,也就是说,自己凭借的是先知先觉。

可是这个师兄,居然知道这样的王宫秘闻,果然厉害。

“师兄,安国君如今已经多大了,他的身体,就算健康,也不会给他时间做那一代英主了,更何况你也知道,他并不康健。”

卫缭压住心中震惊,问道:“那你觉得,能够一统天下的,是嗣子子楚?”

郭嘉嘴角勾起,说到:“师兄还是欺我年幼,子楚倒是想做一雄主,他做的了吗?”

“师弟此话怎讲?”

“师兄,子楚如今的好名声怎么来的,您会不知道?”

卫缭点点头,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名字:“吕不韦。”

“然也,子楚还在赵国为质时,吕不韦就倾尽家财襄助,更是在秦国挥金如土帮他成为如今大位有望的嗣子,一个商人,投资了这么多,当子楚成为大王时,您觉得,吕不韦会不收回千百倍的好处吗?”

卫缭沉默不语。

“还有什么能比一个巨商身家值钱千百万倍?自然是一国了!子楚如今看似风光,不过是个被吕不韦摆布的傀儡而已,一但他当了秦王,吕不韦就是真正的秦国之主。

一个商人当政的国家,哪来的那么大破魄力野心,进行一统天下之战?所以,大秦的一统大业,绝对不会在子楚手中实现。”

卫缭叹了口气,说到:“你真的只有五岁?不错,师父也说过,秦国不久,必是吕不韦的掌中物,此人虽是商贾出身,但是魄力非凡。

师兄曾经接触过子楚,奈何此人见识短浅,或者说被吕不韦摆布过久,早已没有了一个王者该有的雄心。事事依靠吕不韦,一旦他继位,吕不韦势大就不可阻挡。

奈何这辅助英主一统天下的机会就在眼前却要白白流失。”

“师兄,谁说,机会就一定会流失了?”

“哦?”

“师兄,且不说此等大战需要的粮草后勤之巨,单长平的战后恢复与封赏,都需要很多年来解决,据我所知,今日仍有不少长平功臣没有封赏。

这本就急不来,何必介怀,至于之后,吕不韦毕竟是个商人,他有再大权力,也不过是个拿着印绶的商人,真要对付他,鬼谷门徒,难道很难做到吗?

我们先避其锋芒,其人掌权必会大兴商业,这对于大秦来说也是好事,秦国也需要很长时间来恢复民生,暗中备战,等国力恢复到一定程度后,开战就是大势所趋,他吕不韦掌握朝堂又如何,你我手中有兵,大将攻伐有赏,那时还需要在乎他?”

卫缭听到这里,哈哈大笑,虽然师弟的计划听起来有些想当然了,很多细节其实并没有准确把握,但是他的思路没有错,大秦是要一统天下,但是不是立马就要开始独战天下,我们需要时间发展,别的不说,武器铠甲需要更新,国内功臣需要封赏,“天眷我鬼谷啊!如此大才,终入我鬼谷门下!”

就在卫缭开心不已时,田简子大半夜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徒儿,今日与卫缭聊的开心,突然来了灵感,就连夜,把你要的东西做好了!”

郭嘉接过一看,轮子一般的小物体,用绳子缠住在上边滑动,几乎感觉不到摩擦,“终于成功了,滑轮!”

“师弟,这是做什么的?”卫缭见郭嘉有些失态,不由奇怪,毕竟自己今日所见,这位年幼的师弟还是十分沉稳的。

“师兄,天下箭术上佳者,能射多远?”郭嘉没头没尾问道。

“大约七十步。”卫缭回忆了军中人才,回答道。

田简子摇摇头,“非也,韩国上将军姬种,有一张特制铁弓,乃是当年公输家的作品,可射百二十步!”

郭嘉嘿嘿一笑:“你们说的,都是天生神力的大将,可是如今,我有了这宝贝,寻常的精锐士卒,都可以射出一百五十步!射术精湛的,射出两百步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