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二十二章 战场变革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1
  • 字数:4,294

郭嘉的话引得卫缭一阵发笑,“师弟,虽说时局动荡,几乎人人都会简单的箭术,可是,就像是我刚刚说的,军中士卒射箭七十步,就是高手;

射出百步的人,都是百里挑一,而那姬种,虽然可以射出更远,可是他也无法保证射中目标。如今,你告诉我,人人都能射出两百步,却是有些想当然了。”

卫缭的想法其实并没有错,在战国末期,有着强弓劲弩出大韩的俚语,那姬种更是韩国最高明的射手,其他国家,除却养由基和纪信这种史上少有的神射手外,真没见过有人箭矢射出一百步。

战阵之上,一箭之地往往作为双方缓冲的地带,其原因就在于此,若是人人都能将箭矢射出郭嘉所说的百步之远,那么战场格局就要发生剧变了,最起码,原本阵前的安全距离,今后将不复存在。

郭嘉却不急着解释,为了今天,他已经准备了太久了,一个穿越客,怎么能只想着改进农具?何况郭嘉其实对于农具并没有太深的研究,你要他改造出来更先进的农具也不可能,之前那些简单的镰刀锄头什么的那是因为郭嘉见过,但是复杂的曲辕犁什么的,他是根本没见过啊。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灵魂,对于冷兵器的了解和喜爱,绝对不会少,至少一定子农具之上。改进兵刃对于郭嘉来说,绝对比改进农具简单。

农具的改造可以让人吃饱,也能让国家强盛,但是不能直观地增加国家的战斗力,郭嘉想要帮助秦国统一天下,那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就是必然的。

郭嘉取来珍藏许久的弓箭材料,这个年代没有复合材料,但是这种叫做铁桦树的植物,其枝干的坚硬和韧性,一点都不逊色于后世的复合材料!

据田老所说,姬种的大弓用的就是这种材料打造。所以,郭嘉早早备好这种坚韧的材料,用作弓箭的弓身。

与传统的弓不同,这弓上有几处卫缭从来不曾见过的改动,卫缭正打算仔细看看呢,郭嘉却拦在面前,“师兄,天色已晚,待明日一早,师弟就让你知道,我有没有口出狂言。”

卫缭见郭嘉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无奈摇摇头,摆弄着手里郭嘉送的魔方缓缓离去,“那明日为兄就来见识见识师弟的手段。”

组装弓箭本是一件复杂的事,郭嘉其实并没有相关的知识,但是墨家有啊,墨家虽然反战,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制作兵刃,相反,墨家的兵刃在质量与强度上,都是当时一流。

在田简子组装时,郭嘉在一旁提醒着新做出的滑轮的作用与注意事项,师徒二人在一起连夜奋斗,终于在太阳出来之前,完成了弓箭组装。

郭嘉迎着朝阳打量着手里崭新的大弓,满意地点点头,这张弓,用铁木为身,在弓弦里杂糅入了墨家仅有的一点铁丝,加强了韧性,郭嘉试着拉动两下,在滑轮组的帮助下,即使是郭嘉这样柔弱的身子也完整地拉开了大弓。

卫缭一出房间,就看到师弟手中握着一个奇怪的东西,说它奇怪,因为此物虽然看起来像是弓箭,可是,弓身上却对称的装了自己昨天见到的那种圆形轮子,整个物体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师弟,这是何物?”

“这就是能让寻常人变成神箭手的宝物。任大哥,你来一下。”郭嘉一边解释,一边叫来了任涂。

任涂在卫缭到来后,就护卫在卫缭身边,毕竟卫缭是铁鹰锐士的直属长官,即使任涂身子还未恢复,也得执行一个属下应有的责任。

卫缭打量了任涂几眼,对郭嘉说到:“这任涂是我的人,我清楚他的本事,虽说弓术不错,可是最多射出八十步,而且他重伤初愈,力气不足,能射箭七十步就是极限了,你让他来,恐怕……”

郭嘉自信满满点头:“师兄放心,师弟心中自有计较。”

说完,就把弓箭交给任涂,又在他耳边嘱咐几句,任涂点点头,对卫缭行了个礼,指着远处一棵树说:“大人,树枝上挂着属下平日练习用的靶子,距此有一百八十步,属下的目力勉强能看到那里,就表演射一百八十步吧。”

卫缭身为鬼谷子的亲传弟子,武艺也是不凡,眯着眼睛,远远看了一眼,点点头,确实有个靶子挂在那里,至于距离,有一百七十步多,算作一百八十步也没有太大错误。

只见任涂张弓搭箭,眯着眼睛仔细瞄准,卫缭仔细观察时发现,这支箭似乎也是特制的,箭头不是传统的双钩,而是三钩,而且隐隐有些弯曲?

箭杆的材料似乎也是新的,比普通的箭矢看起来要重一些,箭头与箭矢都增加了重量,真的能够射出那么远吗?卫缭心里深感疑惑。

卫缭还在观察时,咻的一声,箭已离弦而去,郭嘉接过任涂手里的弓,检查了一番,见没有什么损伤,开心地笑了出来,“师兄,走,我们去看看任大哥有没有射中。”

田简子脚步轻点,飞身而出,卫缭一只手抓着郭嘉的肩膀,一只手抓过任涂手里的弓箭,紧随田简子而来,速度竟然不在田简子之下,被抓着的郭嘉不由感叹道:“难怪师父提醒我不可小觑卫缭,这人年纪轻轻,武学造诣已经不在师父之下,据说还是位兵法大家,将来绝对是一代宗师级别的人物。”

来到大树下,卫缭震惊了,三寸厚的靶子,快被射穿了,虽说这箭靶是稻草扎成的,但是此处是一百八十步外啊!卫缭自认武艺不俗,但是他知道,自己全力射出一箭,即使达到一百八十步之远,也绝对没有这样大的后力能够射穿靶子。

卫缭肯定任涂之前没有对自己藏私,也不存在武艺突飞猛进的可能,也就是说,小师弟这个东西,真的像他说的一样神奇,可以极大地增加射箭距离。

郭嘉见卫缭眼热,说到:“师兄何必着急,此物名为神力弓,这才是最初版的,技术尚且不成熟,此地条件有限,这只是初步实现了我的设想而已。”

“哦?那你进一步的想法是什么?”卫缭打量着这张神弓,有些好奇。

“师兄知道我正在召集墨家子弟,要远走他乡为天下探索前路,因此,我的进一步想法就是武装墨者,让他们拥有更强的武力,并且尽早出发,把富国强民之物寻回,确保大秦一统天下后不会因为饥荒出现反叛。

弓箭的射程只是第一步要解决的问题,接下来是验证在各种环境下的稳定使用可行性,并且配以对应的铠甲兵刃,全面增加单兵个人作战能力。

待一切都步入正轨,大秦的国力与军队作战能力就会出现极大的提升。

届时,请师兄在大王面前美言,以墨家为主,联合医家,阴阳家和纵横家,乃至公输一族,成立一个专门为大秦研发武器农具等万事万物的官衙,确保我大秦时时刻刻领先于世界,也让大秦能够日新月异。”

卫缭听后一愣,郭嘉改进装备增加战力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长平之战虽然大胜,但是带来的损失让卫缭有些心痛,即使是大秦这样的强国,也有些承受不起。

作为国尉,替秦王执掌大军的亲信,卫缭在大战后深刻反思,意识到,大秦不能再一昧地走粗犷的大军路线了,必须在不增加军队人数的情况下提升战斗力,而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升级装备。

师弟的看法竟然与自己一致,难怪师父派自己来看望师弟,却一点都不担心我与师弟会有不和,这般与我心意相通的师弟,我怎么会与他争执?

卫缭说到:“师弟,你所谓的绝地之外的作物,师兄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但是你有心为大秦做些贡献,总是件好事。你身为墨家的传承弟子,权威并不在一些长老之下,号召墨者出绝地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我身为秦国国尉,总管全国铁鹰锐士,选出些精锐穿上你的新装备,进行训练,也不是难事。

只是你说的几家学派共同建立新的官署,怕是……”

郭嘉笑着说道:“师兄,这些都是长久之事,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你不必如此急切。至于能否请来几家学派在一起共事,师兄忘了你来时拿的那些白色纸张了?

纸张的模样师兄你是见过的,你见到的那样一张纸上,可以写的东西比十卷竹简多的多。《孙子兵法》誊写在此物上,只需要两张纸,而竹简,却需要十八卷!

纸张轻便易于保存,若是书写错了,涂改就是,不用像竹简一般重新刻制,用之保存学问,比用竹简方便了太多。

师兄,你也是一代学问大家,听说你还有意著一部比肩《孙子兵法》的兵书,若是用纸来写,可以省下多少力气,我将这些纸张售你百金,你可愿买?”

“莫说百金,千金为兄也出得。”

“现在技术尚未成熟,但是相信墨家迟早会完善纸张的技术,到时候,有纸张在,师兄觉得我会缺钱吗?师兄觉得我请那些学者来帮忙,有人会拒绝吗?”

卫缭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呀你,如果你愿意把这价值千金的宝物送给那些学派数十张,他们必然愿意与你合作。”

郭嘉点点头:“有师兄的话,我就放心了,当我需要团结他们的时候,就请师兄从中斡旋一番。”

“师弟真是天纵奇才,不如早早随为兄回到秦国,我们早日实行你的计划?”卫缭看着郭嘉,心中是欣喜不已啊,这突然冒出来的小师弟,居然与自己如此投契,人生快事不过如此啊。

郭嘉却在此时摇摇头,“师兄,现在还不是我回秦国的时候,若是过早做出太大的改动,触及一些人的利益,必然被人顾虑,迟早死在人家手上,我必须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考虑回到秦国。

而且,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那些军功贵族的态度你也清楚,上次送农具回去后,就有不少人看出我有了新的锻铁之法,催促我尽快推广以革新兵刃,我一旦回去,他们的急迫心情可不会给我更多准备时间。

因此,我还需要再酝酿些时候,待我有了自保的把握并且时机成熟自然会回去的。”

卫缭本来想说只要说出鬼谷子的名头,谁敢欺负郭嘉,不过见郭嘉态度坚决,也不再劝说,“那好,师兄不劝你了,我先回秦国,顺便回复师尊,日后时机成熟,我亲自接你回去,到时我看谁敢动我师弟。”

卫缭骨子里的傲气在这一刻展露无遗,自己位高权重,就算大王也不敢对自己无礼,一群没脑子的蠢货,还想欺负自己师弟?尤其是那个吕不韦,听说他对师弟颇有微词,一个商人,还想拿捏我师弟?

可怜的吕不韦啊,辛苦了一辈子,四处逢源,长袖善舞,却不知道在这么个情况下,毫不知情地就得罪了秦国威势滔天的国尉大人。

卫缭霸气地告诉郭嘉自己回去后就会遴选出两千精锐,禀告秦王后由郭嘉进行训练,并且会派出一队精锐负责联络郭嘉。

卫缭说的精锐,可是号称战国特种兵的铁鹰锐士啊!直接送给郭嘉两千特种兵,还让特种兵来当传信兵?这得多霸气才做得出来。

看在卫缭这么够意思的份上,郭嘉决定再帮卫缭一把,“鸿雁传书古来有之,师兄可寻一种鸟兽,名为鸽子。”

卫缭眼睛一亮,心说:“师弟果然是老实人,给了他这么点好处,本来只是对师弟多点关心,可是师弟又打算给我送点好处了?”

“师弟,这野鸽师兄倒是见过,体型娇小,不过飞的挺快,听说师弟爱好吃食,莫不是要教我如何烹饪这鸽子?”

“师兄玩笑了,我听说此物最是恋家,若是师兄在军营秘处,孵化几窝鸽子,等它们长大了,由斥候带出。

若是有些紧急军情,在绢布或者我这纸张上写下,捆在鸽子腿上,这飞禽若是恋家而归军营,一日数百里也飞的到,怕是比军中急报来的快多了吧?”

说完郭嘉就跑路了,他可没打算替卫缭考虑怎么孵化鸽子的问题,这种细枝末节,大牛人自己应该搞得定吧。至于万一鸽子迷路或者被别人抓到,信息泄密怎么办?

拜托,阴符这种最早的军中秘信就是鬼谷子发明的,卫缭如果这么点问题都解决不了,那他就别说自己是鬼谷派的人了。

见郭嘉离去,卫缭愣了好大一会,半天才无奈说到:“原来,这纸还能这么用。居然用来传递消息,哈哈哈,师傅,你可是给我收了个好师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