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二十三章 郭嘉入秦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1
  • 字数:4,671

吧嗒!“将军!”赵政那坚定却温和的声音在墓园中回荡,坐在对面的郭嘉则满脸痛苦之色,二人面前,乃是田简子亲自雕刻而成的“象棋”。

三年时间眨眼就过,这三年间,郭嘉与赵政几乎形影不离,朝夕相处之下,郭嘉这才见识到,这位命定的千古一帝是个多么天才的人物。

这三年里,郭嘉赵政一同学习,结果《诗经》等晦涩典籍赵政居然都能过目不忘,郭嘉却需要死记硬背才能记下,所幸郭嘉不是儒家学子,否则只是这背诵经典就会让他崩溃。

文的比不过,郭嘉就想在武的方向打败赵政,郭嘉在没有鬼谷子同意的情况下把守护之剑偷偷教给了赵政,结果不出两个月,二人再次交手郭嘉就被赵政打的没有一点脾气。

如今,郭嘉把象棋做了出来,欺负赵政不懂规则,故意在解说规矩时含糊其辞,但是这才第七天,自己已经被赵政将死十几次了。

“政哥啊,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天才的人了,我这下彻底服了。”郭嘉有气无力地大乱棋盘,苦涩地说到。

赵政笑的很开心,他知道郭嘉是真心的在夸赞自己,而不是奉承,对于郭嘉,赵政的心里可以说是充满感激。

两人因为郭嘉的爱犬相识,他就毫不犹豫的把爱犬送给自己,虽然母亲说他是有目的的,但是,就连母亲养活自己都是有目的的,郭嘉对自己有所求又如何了?

后来,在赵奢墓园,是郭嘉厚着脸皮,求田简子收自己做了旁听弟子,不用入门受那么多规矩管教,又能学习知识。

每天夜里,郭嘉还偷偷教给自己很多闻所未闻的知识,有些东西甚至田简子都不曾听过,郭嘉几乎把所有的秘密告诉了自己,最初自己打败郭嘉还怕他因此冷落自己,却不想郭嘉只是抱怨几句就为自己真心高兴,可见郭嘉对自己是多么讲义气。

尤其是郭嘉还偷偷把鬼谷派的剑法教给自己,这可是当世最为精妙的剑法了,多少人在梦里都不敢想着见其一面,郭嘉却毫不犹豫地教给了自己,赵政更是在夜里默默流泪,这世上,恐怕只有郭嘉是真心对自己好了。

不过如同郭嘉在长久的相处中认识到赵政的天才一样,赵政在长久的相处中也发现了郭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那就是——傲气。

郭嘉的傲气太盛了,赵政发现,在二人谈论天下时,郭嘉对于当世所有的文臣武将都带着一股浓浓的蔑视,除了卫缭等关系亲近的人,即使是早已功成名就的大将军们,在郭嘉眼里也不过尔尔。

早已尝到人间险恶的赵政知道,郭嘉虽然不凡,但是他这样看轻他人,在这乱世中迟早会出问题的,因此,赵政在二人相处时,总会刻意营造出一副强势的样子,压制郭嘉的气势,让他懂得谦虚,以此来保护自己。

“哈哈,我又赢了,这次我要让你输得肉疼。”说着,赵政从怀里拿出一张图纸。“我要一副墨甲。”

郭嘉看着赵政手中的“墨甲”图纸,苦笑一声:“我就说,这么重要东西我怎么可能弄丢了,还以为被李牧的人偷去了,在你这里就好。”

说着就收回了图纸,说到:“咱们还小,这墨甲虽然轻便,却也有三十斤左右的重量,不利于咱们长身体,待日后我自然会送你一套,现在不行。”

墨甲,是郭嘉设计,田简子亲自打造的新式铠甲,铠甲整体刻有古朴的云雷纹,通体刷黑漆,看似轻薄,但是防御能力比传统的铠甲更强,最让人惊讶的是,它的重量比传统铠甲轻了一半。

目前,田简子也只打造了五十套墨甲,被卫缭安排来郭嘉这里受训的铁鹰锐士里,也只有极个别作战能力强大的人才能穿上。

而郭嘉和赵政,平日里也会跟着这些铁鹰锐士一起训练,对于这种帅气又实用的铠甲,赵政早已眼热不已,这才有了今天向郭嘉讨要的一出。

“好,那就记在帐上。”赵政拍拍屁股站起来,来了一次深呼吸,简单呼吸间都有着一种奇特韵律,这就是鬼谷门的秘术,赵政从郭嘉教给自己的剑术中领悟的。

郭嘉看着眼前这个积极健康的赵政,会心一笑,这样的人,以后必然能做个好皇帝吧?见识过民生疾苦,有丰富学识,有超前思想,有缜密心思,还有爱心,这样的皇帝,史书还会说他是暴君吗?

想想这三年,郭嘉和赵政一起,每天读书,锻炼,研究各种古怪实验,郭嘉不相信这样的美好经历不能改变历史上所谓的暴君。

铁鹰锐士不愧是大秦最精锐的部队,卫缭返回秦国后不久,就暗中来到了赵奢墓园,在郭嘉的指挥下开始了新的训练。

这些人都是战功赫赫的杀才,郭嘉不需要训练他们如何在正面战场上作战,因此,这三年里,郭嘉让他们训练的,是包括山地行军与夜间隐蔽行进在内的新式工作内容。

郭嘉在靠着自己的想象,在试图建立一支古代的特种兵,每当有新的墨甲打造完成,郭嘉就会进行一次考核,考核内容就是用郭嘉训练的内容,完成对周围潜伏的赵国士卒的清洗。

自赵姬出城入住赵奢府邸后,李牧再也没有出现过,按说郭嘉在廉颇的宴席上为李牧挣得了面子,不该如此才对,由此,郭嘉肯定,这赵姬卖自己卖的真够彻底的,李牧绝对知道了自己的底细。

五十套铠甲,五十位铁鹰锐士带回了不下二百颗首级,郭嘉知道,自己这里看似风平浪静,李牧的眼线,绝对遍布周遭。在收回赵政拿走的墨甲图纸后,郭嘉对于李牧的担忧放下了一些,最起码此人没有暗中拿走自己精细保存图纸的能力。

“公子,国尉大人来了,说是要见您,请您移步。”一个国字脸的大汉一路小跑来到郭嘉赵政活动的地方传话,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人长得和任涂有几分相似之处。

此人正是卫缭派来的铁鹰锐士之一,任涂的亲弟弟,名为任嚣,也是五十副墨甲的主人之一,属于精锐中的精锐。

最近的训练时,郭嘉明显发现在训练时遭遇赵国士卒的频率增加了许多,这说明李牧对于此地的关注程度越来越高了,为了不引起李牧更大的反应,郭嘉暗中将训练之地转移到更加靠近秦国边境的地方,身边只留下实力最强的六个铁鹰锐士护卫。

就在这时,一个赵国骑士跑了过来,举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在马上说到:“公子,我家李将军述职结束,准备前往雁门,特来见一见故人,还请移步。”

郭嘉一愣,转而想到了什么,不理会两人,径直走向墓园深处。赵政本想跟上,却被郭嘉用眼神制止,只得作罢。

郭嘉走了不多远,就看到了剑拔弩张的两拨人,卫缭和李牧分别端坐在马背上,手下的精锐互相对持着,气氛说不出的紧张,不过郭嘉却一点都不惊讶。

“两位有话好说,何必剑拔弩张呢?”

卫缭和李牧分别看了一眼郭嘉,挥挥手让手下退去。

李牧率先开口道:“赵赐,你乃是赵奢将军家仆,放任秦人在此活动,是何道理?”

郭嘉挠挠头,满脸无奈:“李将军何必这样惺惺作态?三年了,死了这么多手下,你如果还没有查到我的底子,那我真的要怀疑你是不是我所崇拜的一代名将了。”

卫缭哈哈一笑,说到:“师弟说的好,李牧,有话好好说,别装模作样了,在邯郸城里装就是了,出了城你还装,你不觉得累吗?”

李牧也不生气,据马而立,说到:“好,我也不废话,你卫缭可以带郭嘉离开赵国,不过,那造纸之术,必须留下。”是的,就在不久前,姜良从大秦国都传回消息,造纸术成功了!

郭嘉不由得对于李牧的情报能力有些敬佩,这样的事情只在墨家内部流传,李牧居然都能知道,此人被与白起并列为战国末期名将,果然不虚。

卫缭不置可否,只是对郭嘉说到:“情况紧急,奉秦王令,邀你入秦王宫。”

郭嘉点点头,按照时间算,那位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昭襄王,时间不多了,也就是说,安国君即位也不远了,赵政母子回国的时间快到了,秦国国内情势大乱,自己此时回到大秦,正是时候。

郭嘉对着李牧说到:“将军凭什么要我留下造纸术?”

李牧的亲卫破口大骂:“忘恩负义的东西,若不是将军,哪有你今日。”

“李将军的金箭,除了差点给我招来杀身之祸,有何助益?相反,若不是我不卑不亢硬顶廉颇,李将军的面子,怕早就被人踩在脚下了,我被人陷害离开故居,李将军也不曾言语一声,如今却说有恩于我,不觉得可笑?”

说罢,就将当日李牧留下的金箭扔还给那个亲卫。

李牧点点头,拿回金箭,说到:“你说的没错,我对你没有什么恩情,我让你留下造纸术的理由也不是这个,而是,我手下的八千骑兵!”

李牧说话时很平静,一点情绪都不带,但是其中杀意之重,郭嘉知道自己敢反抗,这个人是真的会杀了自己。

“李牧,他是我师弟,当着我的面,你觉得你杀得了他?”卫缭嗤笑。

“那就连你一起杀了。”李牧还是那么淡然,“你来的急,只带了骑兵一千,此地乃是赵国境内,秦国骑兵不是我赵国精锐的对手,你可以试试,我杀不杀得了你。”

“你敢?”卫缭仍在笑,丝毫不把李牧的话语放在心上。

“如果你是说我杀你会引起两国战争,那么我想恐怕不会,理由你自己清楚,新旧交替,不安稳好内部,你们不会开战。”

郭嘉恍然大悟,“原来李将军是这个主意,秦国新旧交替,你就算杀了这个国尉也不会引起大战,至于赵王,他更是奈何不得你,毕竟这风雨飘摇的赵国就指望你了。

而你夺了造纸术,必然能请出不少隐世高人相助,就连原本只听令于赵王的胡刀骑士,你也不是不能谋求一二,好计谋。”

李牧一动不动,但是,郭嘉明显发现,李牧周围的亲卫们,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心中暗笑: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后设立的胡刀骑士,忠诚于大赵王室。

如今李牧凭着个人战功,笼络胡刀骑的人心,还想占为己有,却因此与赵王离心离德,这一切,任嚣等人早在郭嘉的安排下探查得知了。此时郭嘉直言说出这些李牧的隐秘,对于这些亲卫来说,无异于打脸。

“李将军,我要是不留下造纸术呢?”

李牧摸着金箭,淡淡说到:“杀无赦。”

这一刻,李牧英俊的面庞,在光影中显得那么狰狞。

郭嘉微微一笑,说到:“希望李将军不要后悔自己的选择。”

“本将军,从不后悔。”

李牧话还没说完,郭嘉打了个响指,三支利箭从暗处射来,眨眼间李牧身边三个亲卫被射穿喉咙,李牧一扫视后,不由得有些震惊,三个人中箭的部位分毫不差,也就是说,有三名射术高手同时出手了。

紧接着,郭嘉再次打响指,又是三支暗箭,李牧身边又有三个亲卫倒下。李牧拔出剑,就要冲向郭嘉,坐骑却被人一箭射倒。

“李牧,你知道吗?从去年开始,到现在,如果我对你有杀心,你死了十次了,刚刚也一样,能射穿你的马,我一样射的穿你的喉咙,不过我念在你我有几分交情才放过了你。”郭嘉满脸淡然地说到。

“这么说,我部下失去联系那些探子,都是你杀的?我还以为是卫缭的人干的,你的本事比我想的还大出许多。”李牧眯着眼,对着郭嘉问道。

“对,去年我决定回到秦国,所以你的探子就有点碍事了。

为了让你对我放松警惕,我将手下的士卒假装回转秦国训练,实际上却是暗暗埋伏在附近,暗中拔除你的探子,在你变成瞎子这几个月,秦王赐给我的两千私兵已经全部回到马服君的墓园,在附近埋伏,这种随时能要了你命的箭,是我随便选了几个探子放出来的。

李牧,收起你的野心,安心镇守边疆,如果有心,可以劝赵王早日献国而降。明日我离去时,不希望看到你的兵马,否则,我下一个命令,就是射杀你。

你应该明白,没了你,赵国就彻底完了,好好考虑一下吧。”

李牧用剑结果了还在挣扎得坐骑,溅了一脸血,说到:“我就知道,你会成长为一个了不起的人,敌人也好,朋友也罢,你绝对会成长起来的,你的未来,怎么可能是一个妇人能毁掉的。所以她迫害你的时候我不认为我需要出手助你,你这样的人,不是她能打压的。

郭嘉,归秦吧,日后必有一战,我会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击败你。”说完,带着自己的亲随离去了。

卫缭点点头:“是个英雄。”

郭嘉不屑到:“呸,只会放狠话,还堂堂正正击败我,真要和他作战,我会让他有命出现在战场?”

卫缭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师弟,感慨不已,是呀,李牧虽然强大,但是防得住师弟的暗杀吗。

“出来!”郭嘉对着空地大吼,几个身上披着树皮草皮的人走了出来,卫缭这才发现,如此近处,居然藏了这么多人,自己竟然一无所觉。

“师兄,看看师弟调教的如何,有没有埋没了你辛苦挑选的精锐?”

卫缭无奈一笑,自三年前这些人交给郭嘉后,完全与自己失去联系,本以为师弟最多给他们添加点新的装备,没想到,还教了这些自己不知道的本事。

“别显摆了,赶紧收拾收拾,情况紧急,明日一早即刻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