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二十六章 百家见礼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3
  • 字数:4,109

大秦国都咸阳忽然传出一个消息,当代鬼谷子在收下大徒弟二十年后,再次决意收徒,而收徒的对象,则是同为当代宗师人物的墨家田简子之徒,名为郭嘉。

不论是鬼谷子还是田简子,对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徒儿都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看重,这个不满十岁的孩子,被两家同时确立宗门传承的身份,为庆祝这件大事,大秦之王决定在咸阳宫为已经进爵为五大夫的郭嘉举行大典,广邀天下学问宗师前来见礼。

如果所,学派传承聚会让世人看到了大秦学问之道的崛起,那么,另一个消息,就单纯地是带给大秦子民好心情了,他们的王,那位战功赫赫的强者,在卧床数年之后,终于离开深宫,决意于百家之会上显露身形。

看到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显贵,在听说秦王可以离开深宫出席大会的消息后都露出了发自心底的笑容,郭嘉暗自感慨,这位大王确实很得人心,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不必嬴政动手,他自己就足够一统天下了。

郭嘉此时正推着秦王华贵的轮椅在一处校场参观自己手下的默军士卒的训练。秦王看着赤着上身在泥坑里爬动的士卒们,有些不解:“郭卿,这是何意?”

郭嘉指着包括刻意挖出的泥潭在内的一些障碍物说道:“回大王,这叫障碍训练,臣这支默军,与师兄设想的精兵还是有所不同的,臣主要期望他们活跃在侧面战场,而不是冲杀。

臣希望他们能够作为最强大的斥候,获得敌军最准确的情报,暗杀敌军最重要的目标,截断敌军最宝贵的战线。因此,除了常规大军的训练外,他们必须掌握包括隐匿身形与障碍行进在内的技能,才能更好地传递消息以及在特殊环境下作战。”

秦王听着听着就开始皱眉思考,不住点头,“原来如此,将最精锐的士卒调离正面战场,但是却能发挥比在正面战场更加重要的作用,难怪卫卿说你在赵国几乎要了李牧的命,果然后生可畏啊。”

“大王谬赞了,这不过是臣的一些想法,还未在战场上实践,不敢承当大王的夸奖,不过,想来,以这两千人的实力,护卫大王左右,应该安全无虞。”

秦王笑着摇摇头,说到:“你呀你,明知道我也没几年好活了,还装模作样说什么护卫我,放心吧,我答应你,即使有一天我不在了,也没人能收回你的军权。”

郭嘉尴尬一笑,也不解释,自己想要掌握这支大军的心思,必须明确表达,武力才是乱世的根本所在。

“孤自知命数将尽,唯心忧子孙后代懈怠,误了我大秦数百年辛苦,毁了我天下一统的伟业,可是国尉与你先后投我大秦,强我之国,富我之民,壮我之军,孤就算走了,也是心满意足的走。

你这支军队不弱,脱胎于铁鹰,却完全不同于铁鹰,无愧于你鬼谷传人的称号,但是他们的数量太少,不足以真的借此改变战局,你莫要太过行险,大秦的疆土,是一战战打出来的,不是靠着冒险得来的,你懂吗?

你当谨记,你还年轻,不宜与强敌正面争锋,若遇挫折,当愈挫愈勇,不可轻易放弃,须知,再过二十年,你也不过风华正茂好少年,切不可操之过急,送了卿卿性命。

征战这么多年,大秦该歇歇了,一切都可以慢慢来,日后,你们一统天下,记得取六国之土,覆我陵墓就好。”秦王的话里,透露出托付之意,对于这支新式军队,秦王虽然充满希望,但是也做好了它在大战中覆灭的准备。

对于秦王来说,即使是这样精锐的军队,也不是不能牺牲,但是秦王希望郭嘉在这支军队将来战败时不要气馁,再次站起来,不得不说,秦国对于人才的尊重,是七国之中最好的一个。

即使是郭嘉这样后世的灵魂,对于所谓君臣之别有些不屑,但是听出秦王话里那浓浓的关切之心,此时也不免有些感动。

见郭嘉满脸感激,秦王从腰间取下一枚泛黄的玉佩,交在郭嘉手里,“若遇生死之难,铁鹰锐士见物如见孤,你就是让他们杀入王宫,他们也不会迟疑,这是孤,留给你的……”

郭嘉看着玉佩,有些出神,这是,留给我的,后路?

这位征战一生的帝王,看到了自己身后的凶险,却还是把能自由出入包括大王寝宫在内任何地方的铁鹰锐士交给自己,这恐怕不是师兄美言几句能有的效果,这是这位一生从未败北的帝王在与命运进行一场豪赌。

赌自己会忠心大秦,赌自己能帮助大秦完成历代先君的愿望。

秦王的魄力之大,让人动容,难怪自张仪起,鬼谷门徒多入秦,六国出走之贤人多仕秦,这样的君主即使郭嘉这样后世的灵魂,都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所有有心建功立业的人才,都免不了为此打动吧。

“好了,收起来吧,别愣着,和孤说说你对接下来诸子百家前来聚会的想法。”

郭嘉接过玉佩,收藏起来,然后推着秦王往寝宫走去:“大王应该知道,墨家用了三年的功夫,造出了一种叫做纸张的东西,轻薄更胜绢布,书写文字十分轻便。

由于纸的出现,百家开始迅速活跃,他们的学说开始更容易的被记载与流传,他们的传承可以更好的保存。这也是师兄有把握召集百家贤人的底气所在,此物虽是墨家所做,但是却是臣的功绩,因此,师兄讨要了些去,赠与一些学问宗师,有这些人前来,不怕其他人不肯来。

之前对大王说过,我在很早前就请早已三分的墨家各自出精锐弟子,准备进行一场大的探险,找寻新的谷物蔬菜,既然如今有这个机会召集百家齐聚,那么我觉得,诸子百家都应该去看看,那更广阔的世界。

让拘泥于文化争锋的学者们知道一下,还有广阔天地在等着他们探索,而我大秦,就可以顺势引领新时代。

届时,拣选其中开明之士,组成一个新的官衙,为我大秦所用,做六国之表率,将各家学问用以造福民众!”

“嗯,话虽如此,可是学术争锋早已持续数百年,你几句话怕是难以说服这些人。”

“这又何妨?我又不是强求他们必须加入,只是给他们一个开阔眼界的机会,他们自己不去把握,日后见识被人甩在身后,如同井底之蛙,也怪不得别人,只怪他们自己没有眼光与魄力。

大王可以相信臣下,没有一个真正的学者能忍受住一个新世界的诱惑,我大秦之文风,必将为之一变!”

秦王轻轻咳嗽两声,点点头,心道,郭嘉对于大秦的归属感果然强烈,看来身份必然无疑,至于是否能够改变大秦文风孱弱的现状,其实并不重要,大秦被六国当做文化衰败之地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如今不照样是天下强国之首?

“好,你能考虑到这些就好,放心吧,待那些人来为你见礼时,孤王会坐着轮椅来看看,那你如何技惊四座。”

送走秦王后,一个早已等候在一旁的墨者手中握着一枚红色卷轴跑了过来,恭敬地将卷轴承给郭嘉,郭嘉急忙打开,瞬间笑出了声来。

“徒儿,怎么了?”田简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

“师父,三年前发现的黑色煤炭,终于找到可以开采的矿区了,很快就可以大规模采集了。”

田简子也不由万分高兴,三年前,与赵姬翻脸前夕,墨家按照郭嘉的指示找到了一种叫做煤的黑色石头,发现它产生的热量,远超过木炭,这也是墨家手中目前为数不多的精钢的由来,以及那些新式农具上的铁料,都是靠这些煤炭打造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找到了我要的石油!”是的,这几年,郭嘉不断给墨者新装备,让他们不断实验性地探险,寻找自己所需要的各种资源,终于在今天,找到了石油。

“就是你说的,黑色的液体?”田简子有些好奇。

“对的,他们已经给我送来了三车样品,有这些石油在,师兄弟们的探险,我就更有保障了。”

田简子听郭嘉说过,石油可以通过加热分离成几种不同用处的液体,但是这些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易燃!郭嘉当然没有造什么内燃机的志向,那就是做梦,现在造内燃机有什么用?

乖乖造些燃烧弹不好吗?燃烧弹点燃的火,水都很难灭掉,在这个时代几乎可以称为鬼神之力,六国兵锋岂敢阻挡?

而一但将石油作为常规武器投入战场,可以想象,就是当年的墨子先师复生,郭嘉的攻城之术,他也守不住。

“徒儿,你还年轻,须知你的时间还很充足,不要太过急躁,要留有余地,不能让自己的本心蒙尘,留下心魔,还是……少些杀孽吧。”

郭嘉听后一愣,看来师父已经猜到自己的打算了,《孙子兵法》云,水火无情,有石油相助,就算自己不能科学提纯分馏,只做最原始的燃烧弹,也足够秦国吊打六国了。

但是以水火杀生,在墨家看来,有违天和,要不是郭嘉是田简子的弟子,只凭他有这种想法,墨家就容不得他存在世上。

郭嘉点点头,“师父,让人见识到威力后,我会尽量放弃使用它们进行实战,只做威胁之用,徒儿也不愿杀生,但是师父应当猜得到,如果不破灭那些六国贵族的幻想,就算天下统一,他们还是会作乱的。”

田简子知道弟子说的是实话,这也是墨家纠结百年的问题,他们想天下大爱,没有战争,但是他们清楚,这一切有多难做到,帮着弱小的国家守护城池,却最终不免见证绝大多数国家在战火中消亡,也许,郭嘉的方式,才是解决战争的最好方式吧。

郭嘉激动的心缓缓平静下来,如今一切条件都成熟了,自己规划好了以后的发展方向,有如今远超时代的武器做保证,有吃苦耐劳的墨者作为探险者,郭嘉对于日后的大秦帝国越发充满信心。

至于师父担心的自己杀戮过重的问题,郭嘉只能苦笑,也许因为自己毕竟是穿越而来,对这个时代的人命看的有些轻了,又有自己身为穿越者的骄傲,故而显得有些缺仁少义。

不过,郭嘉却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在这个时代,黔首百姓的人权?不存在的,只有秦国因为变法,存在着平民晋升的渠道,其他六国?百姓想要晋升,和想要造反就是一回事,郭嘉要做的,与这个年代任何一个贵族没有任何区别。

“小公子。”一个有些老迈的声音在郭嘉胡思乱想之际传了过来,让郭嘉震惊不已,这里可是王宫别院,秦王特赐给郭嘉训练默军的训练之所,寻常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郭嘉回过头,只见一个身穿玄青衣物的老者,手中提着两个木桶,一点点朝着自己走来,老人鹤发童颜,精神矍铄,明显装满东西的两只木桶提在手里,却恍若无物,看来,又是一个武艺达到宗师级别的老人。

郭嘉赶忙行礼,拜问到:“敢问老者尊讳?”

老人来到郭嘉身边,也不停留,轻轻用胳膊肘抬起郭嘉,示意郭嘉跟着自己继续行走,“小公子,到你所谓的兵工作坊一看如何?”

郭嘉虽然有些好奇老人怎么知道自己秘密建立的兵工坊,可是也没有迟疑,跟着老人就走,毕竟这是秦国国都,有些高人也正常,途中想要帮老人提一下木桶,却发现这木桶的重量,比自己想的重得多。

这让郭嘉吃惊不已,这老人的力气,太大了点吧,自己练武三年,想要提这一桶东西也会觉得辛苦,此人提桶走路稳如泰山,真是高人啊。

来到兵工坊,正巧卫缭也在此视察新装备的实验工作,见郭嘉来了,赶忙过来问好,待老者出现在眼中,卫缭二话不说,一个大礼拜下,“师父!”

郭嘉这才知道,这位神秘老者,就是自己那位从未见过面的师父,战国第一人——鬼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