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二十七章 鬼谷一门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3
  • 字数:3,567

鬼谷子放下手中的两只木桶,用眼神示意卫缭接过,卫缭立马接下来,并且领着师父和师弟继续前行。

一路上,鬼谷子看着这个有些新奇的兵工坊,不住地朝着郭嘉点头,“秦法制械,有一定之规,听卫缭说,你管这种方法叫做什么,流水线?”

是的,郭嘉最惊奇的地方就是,在战国末期的大秦,居然早就采用了流水线工作,军械工具等等,全部有专人负责,一但出现问题,对应负责人直接军法处置。

所以,郭嘉在这里采用流水线作业生产新式武器,居然没有引起任何注意,所有人都司空见惯一般,让郭嘉想得瑟一下都没处得瑟。

“回师父,徒儿特意向秦王要来这靠着渭水的庄园,正在规划利用渭水的天地之力,代替人力工作,以流水之力为工,故称流水线。”这话明显是瞎编,鬼谷子也不计较,意味深长一笑,看的郭嘉有些渗人,“徒儿,你可知这两只木桶中是什么东西?”

“回师父,徒儿问到了些奇怪的味道,帮您提桶是感受到里面应该是液体,如果徒儿没猜错,这里面应该是墨家新发现的石油吧?”

鬼谷子轻轻点头,“听闻我这小徒儿安排人手四处找寻一种黑色的石头和黑色的液体,我这当师父的不能不给徒儿跑跑腿。

就是我在陇西之地发现的这种黑色液体,哦,你管它叫石油,我通知了墨者后,自己先取了两桶回来,看看你用它到底做何用途。墨家的人还在路上,要比我迟上几天才到。”

郭嘉心中感动不已,这位神神道道的师父,虽然莫名其妙收了自己为徒后就没有出面,可是从卫缭为自己做的一切和他为自己做的事情,郭嘉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来自长辈的关爱。

来到校场空地,卫缭放下木桶,打开桶盖,看着黑色的石油,问到:“小师弟,快说吧,这东西要怎么用?”

郭嘉笑笑,让人取来火把,“师父,师兄,目前我也只能给您们看看初步用途。”

说完,用一块石头沾着石油,扔在沙地上,用火把点燃,一股黑烟升起,火焰虽然不大,却黏着石头表面。

“这就完了?”卫缭有些无语,这么大功夫找来的东西,就做火攻之用,遇到水不就没用了?

郭嘉命人用水泼上去,卫缭震惊的发现,石头上的火,在这种情况下还在燃烧。卫缭试着用脚去踢石头,郭嘉阻止不及,就发现尉缭的鞋子已经烧了起来,怎么踩火也灭不了,只得脱下鞋子。

尉缭光着脚跳回师父身边,说到:“有此物在,以火攻攻城,无往而不利。”

鬼谷子点点头,“你刚刚说了,这是初步用法,还有别的用途呢?”

郭嘉赶忙回应:“那就需要建立一个专门的工坊来分离石油中的不同物体了,这个过程之繁杂,非一朝一夕能成,大概需时数十年,故目前,也只能做火攻之用。”

鬼谷子看着还在燃烧的石头,点点头,“善,正好,为师赶回来了,待百家为你见礼时,为师亲自为你授本门传承,你且宽心,没人能够欺负了你。”

卫缭拍拍郭嘉的肩膀,说到:“有田老,师父还有大王亲自为你镇场,又有鬼谷与墨家两门传承者的身份,这次百年难得一遇的百家之会,师弟定然大放光彩。”

郭嘉默默点头,随即问到:“师兄,我让你查的人你查的如何了?”自从卫缭说了鬼谷子对于自己生而知之的判语后,郭嘉在做某些事的时候就显得少了很多顾忌了,比如此时,郭嘉将一些未来必将大放异彩的人名告诉了卫缭,让他提前关注关注。

不过让郭嘉感到绝望的是,自己似乎除了李斯、赵高、韩非这些人之外,再不知道什么大秦的历史名人了,虽然喜爱历史,但是好像前世的自己更加喜爱三国,对于大秦的了解并不多么深刻。

卫缭眼睛一眯,说到:“在师弟建议下,我将部分铁鹰精锐改组,成立锦衣卫,果然大有用途。

至于你提供的那份名单,有亲军查到,你说的那个李斯和韩非,跟随儒家大贤如今在吕不韦庄上做客,其中,李斯已经在吕不韦安排下作了个郎官。

蒙武的大儿子蒙恬和二儿子蒙毅则在军中效力,至于那个章邯,如今是一小吏之子,在城门卫当差。

我统计了他们所有人的情报,李斯与韩非二人虽是儒家弟子,师承当代儒门大家荀卿,可是主张的却是法家思想,其师荀卿倒是有大家风范,知道弟子追求后主动引荐弟子来秦,这两人的才学应当是不假,日后可为我秦国法治添一份力。

蒙武与其父蒙摯太过亲近吕不韦,且为人高傲,有唯吕不韦之命是从的意思,不过蒙恬与蒙毅二人,自认乃是秦人,立志入铁鹰锐士,且年纪轻轻就颇有谋略,是统兵之才。

但是那章邯,在城门吏那里表现平平,却不似其他人那般出彩。”

郭嘉点点头,这几个人,都是将来能影响秦国大势走向的大佬,也正因为如此才被并不是很了解历史的郭嘉记住了,卫缭能够全部找到这些人,着实让郭嘉有些惊喜,至于章邯,离他发力还早,这会平庸些,是人家在厚积薄发也说不定。

“师兄,那吕不韦你怎么看?”

卫缭眼里露出残忍的光芒,“此人心中已经没有任何敬畏可言。豢养的门客比孟尝君还多,死士也有近两千,还处处施恩,聚拢人心,此人之心,可诛!”

郭嘉知道,卫缭年纪轻轻就成为一国国尉,心中对秦王的赏识之情是无比感恩的,对于吕不韦这种明显的乱臣贼子,他是最为痛恨不过了。

“师兄别急,真要杀吕不韦,不论是你的铁鹰锐士,还是我的默军,或者作为探子的锦衣卫,哪个收不了他的性命?可是这么简单杀了他,怎么能够惩罚他的狼子野心?而且他手下死士众多,一旦身死,恐国内大乱。”

“哦?师弟,你还有什么杀人诛心之策?我倒是不知道,你年纪轻轻却这般狠辣,不错不错,是我鬼谷一脉的风采。”

一旁与田简子聊天的鬼谷子闻言一阵轻声咳嗽,当着自己的面说残忍嗜杀是鬼谷的风采,这卫缭真是欠打了。

郭嘉冷笑一声,“赵姬知道我把新农具传回秦国,就请了吕不韦派杀手来刺杀我,要不是田师,我早就死了多少次了,所以,吕不韦和我,有的是不共戴天的死仇,我怎么会让他那么容易死了?”

“那师弟,你打算怎么做?”

“百家之会,就是我对他报复的开始。百家之人,大多接受了吕不韦的资助与善意,其人将来想要把持国政,也必然要依靠这些人,我就是要当着此人的面,笼络百家之人,还让他说不出话来!”

“可是师弟,如此,吕不韦也不会伤筋动骨啊?”

“谁要他伤筋动骨了,恶心恶心他就好!

师兄,日后你找个机会,将李斯与韩非二人推荐给大王,邀请二人入宫为官,官位不妨封得高些,就是爵位也未尝不能给。

你说,李斯与韩非,是会继续留在吕不韦家里做个门客以图日后重用,还是在我王礼贤下士,求贤若渴之下,从了这个任命?”

卫缭有些惊讶郭嘉要这样对付吕不韦,是呀,本来吕不韦当政后,李斯和韩非的官位大概也会提升,若是现在,大王亲封,不过是把二人必然得到的东西提前赐出而已,大王不会有什么损失,即使二人看出这一层,那二人与吕不韦之间的关系也必然受到影响。

这般直接挖来吕不韦的门客,别的不说,吕不韦真是会被恶心到,你敢拦着李斯等人不放?哼哼,卫缭巴不得你拦着,商君变法时有一条,天大地大,王法最大!

你敢不尊王法,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国家法度!

“韩非乃是韩国贵族,极有可能在两难之境选择回国,师兄尽量留下他,此人有大才。

李斯何等聪明,必然投大王而舍吕不韦,也一定会和吕不韦勾勾搭搭,但是接受大王官职后仍然效忠吕不韦?大家都是聪明人,刺已经扎下,真觉得吕不韦不会介意你李斯的背叛?

这是我报复的第一步。

之后,我会让吕不韦的人,一个个的身居要职,乃至死忠于吕不韦的蒙武父子我们让他独立领军,我倒要看看,吕不韦还敢不敢用这些人?

我还要助吕不韦封侯拜相,光宗耀祖,让他今天想的一切都成真!”

卫缭一惊,“师弟?你这是何意?”

“师兄,我们给的,和他自己凭本事拿到的,一样吗?我要他所有野心都实现,可是却一个人都动用不了,我要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让他空有名分,却不可执政,一旦他打算用下流手段清除政敌,就做好身败名裂的准备吧!”

卫缭点点头,吕不韦的所作所为,再怎么杀人诛心也不为过,这是为了秦国的尊严,为了千万老秦人与数百年秦国英魂的尊严,吕不韦想要用金钱手段来架空朝堂,还敢买来一国之君的位置,他就要做好,绝后的准备!

“师弟,我会让人探查吕不韦的行踪,找到他的每一个可能的子嗣,一旦动手,我要让他付出足够的代价,也不会留下一丝的后患。”

郭嘉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这位师兄,是真的够狠,难怪在听到自己的杀人诛心之策后,如此兴奋,此人心中的暴戾绝对不下于任何军中大将,却总是以文弱卿士的面目示人,果然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秦国这边,鬼谷一门齐聚,却个个心怀杀机,赵国,那位偷学了鬼谷门内绝密剑术的质子,此时也展露出自己腹黑的一面。

“夫人!夫人!祸事了!”

赵姬慵懒的声音从窗户内传出:“怎么了?不是叫你去服侍公子吗?为何回来了?”

“夫人,祸事了,自从那郭嘉出走秦国,公子整日郁郁寡欢,望着马服君的坟茔呆坐,今日里日夜交分,公子忽然大喊,有个紫衣朱冠小人在看着他,那人抬起头来,却是一张蛇脸。

奴婢吓了一跳,赶忙寻找,可是周遭却什么人都没有,正打算看看公子,可是公子他却……”

赵姬急忙推开房门,问道:“他怎么了?”

“公子他,痴了……”

(《庄子·达生》:“委蛇,其大如毂,其长如辕,紫衣而朱冠。其为物也,恶闻雷车之声,则捧其首而立。见之者殆乎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