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二十八章 隐患重重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4
  • 字数:3,449

“咳咳!”

兄弟两人正在商量间,鬼谷子与田简子一起走了过来。

鬼谷子拍了拍卫缭的肩膀,又看了眼郭嘉,说到:“你们师兄弟二人都是年纪轻轻,却如此有远见,着实不凡,尤其是嘉,你能敏锐地感觉到未来十年乃至十几年大秦最有权势的人乃是吕不韦,可见你天资非凡。

可是你二人有没有想过,过于在意自己想在意的,就会忽略眼前本来很重要的东西。

缭,嘉儿带给你一个新的思考方式,看似开阔了你的眼界,其实,却让你们俩一起陷入了误区啊。”

卫缭一愣,思索一番后1好像明白了什么,郭嘉皱着眉头,问道:“师父是说,以太后为首的楚系群臣?”

卫缭点点头,“正是,早在三代先王时起,我大秦的王后均是楚女,同时还有无数楚国雄才入仕我大秦,如今王上身体欠佳,王后有一众楚国臣子帮衬,在吕不韦登上高位前,楚系群臣与王后……”

田简子说到:“武安君昔年都得看着楚国太后的脸色行事,你们说的吕不韦,将来确实可能成为一大祸害,不过,你们师兄弟施展抱负如今最大的阻力,恐怕还是楚系。”

鬼谷子缓缓坐下,笑到:“小徒儿,看你脸色如常,莫不是以为,楚系群臣不足为惧?”

“非也,徒儿也知楚人势大,不过,徒儿可没打算和他们对着干呀。”

卫缭也有些惊奇,“那师弟,你打算怎么办,要知道,有王后、太后在,楚人岂能安分守己?”

“师兄,他们要是安分守己了我还觉得麻烦,就是要他们躁动起来,让他们把持着朝廷,要不然,我哪来的精力算计吕不韦?

刚刚不是告诉师兄了吗,我要推吕不韦的人上位,不论他们到时候怎么和吕不韦离心离德,明面上大家都还认定他们是吕不韦的人,到时候,咱们师兄弟坐看他们斗就是了。”

鬼谷子摇摇头,“主意不错,但是,你却忘了,在没有束缚猛虎的枷锁的情况下,肆意放出猛虎,你可能再也无法把它关回来。

吕不韦是商人没错,但是你们不该轻视他,他能散尽家财一路走到现在,岂是这点手段能对付的?他杂糅百家之学,以杂家自居,早已从一介商贾卑贱之人转为当世学问大家了。

而楚国之人在秦国身居高位的也不计其数,太后是他们的后台不假,但是不代表他们个个都是无能之辈,正相反,能从楚国来到大秦并且身居朝堂高位的,无一不是楚人的精英。

你想看着二者相争,其实也是放任二者发展,你自以为手里有军队可以随时镇压,但是人家会傻到直面你的兵锋吗?真到了不死不许的境地,暗杀刺客无所不用其极。

在小小一座咸阳城内,你手下这支军队的作用,未必比得上吕不韦豢养的那些死士。

你们只有这么点人,他们在这里盘踞的时间比你们多了这么久,你觉得自己真的有把握能赢人家?”

郭嘉听得冷汗直流,是的,自己把一切都想得简单了,穿越者有什么优势,先知先觉?可是现在就是傻子也知道秦国必将一统天下。

自己比别人知道哪些人物日后必然不凡?别搞笑了,李斯和韩非这会在吕不韦家里做客呢,蒙恬兄弟的老爸是吕不韦的小弟,章邯现在默默无闻,可是人家是城门吏,那也是得有人举荐的,换句话说,章邯也是有背景的。

至于王翦,咸阳城谁不知道东频王家出了这么个少年英雄?对于这些鼎鼎大名之人,自己并没有比这个时代的人多出更多认识。

而除了这些留下偌大名声的人,自己还认识谁?自己不认识了!那些没有为后人所熟知的人里,难道没有人才吗?不,人才多得是!

自己就算把自己认识的人都笼络到,也不能完全无视那些自己没有注意到的人才,那些人的存在,才是这个辉煌时代的根本,自己的出现,也许会让人惊艳一时,但是绝对不会比那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伟大的人更加出色。

“师父,弟子知错了。”

鬼谷子和田简子同时露出微笑,知道时事艰难就好,怕的是郭嘉一昧小看天下英雄,最后刚愎自用,落个悲惨下场。其实田简子和鬼谷子二人对于郭嘉小小你年纪就能想出二虎相争之策已经十分满意了,又何必吹毛求疵呢?

鬼谷子拍拍郭嘉的肩膀,“所有人都对你说过的话,你没有注意,你才九岁,你有的是时间,去学习,去看看这个世界,去了解你的对手,用十年二十年去做,等你风华正茂时,你也看清了你的对手,也看清了你自己,到时候,你想做什么,还有什么做不到吗?”

卫缭也点点头,说道,“咱们师兄弟还年轻,慢慢积蓄力量便是,雏鸟需要时间积蓄羽翼,等羽翼丰满,天空任我翱翔。”

郭嘉深吸一口气,收起挫败之心,说道:“好,我明白了,事情都是一步步做的,我也不再好高骛远了。什么吕不韦什么太后,那些人我还惹不起,先藏起来,等我爪牙锋利了再和他们斗。”

说完瞥了一眼卫缭,“师兄,你就是故意的,引诱我的自大之心,然后让师父批评我,亏我拿你当自己人,居然让我这样出丑。”

卫缭耸耸肩,很没形象的说道:“怪不得师兄,是你自己实在太傲气了,如果任由你这样下去,只能看你自己毁了自己。

不如先叫你傲气全部释放出来,然后狠狠打击你,让你知道天高地厚,才能慢慢收敛一点。

师弟,敌人强大些其实问题不大,真正让师兄担心的是你太过骄傲,现在好了,敌我长短你已经有所知悉,师兄也不至于为你一直操心了。”

郭嘉翻了个白眼,心里却是暖暖的,不过他也不会因此妄自菲薄,“咳咳。师兄啊,朝者四足,午者双足,暮者三足的事物,是什么呀?”

卫缭一阵气结,“你这家伙——”

鬼谷子听到这个问题后,略一思索,便轻笑一声,“这孩子,真是有趣。”

“哦?师父,您猜出来了?”卫缭有些惊讶。

鬼谷子看了眼自己的大弟子,无奈摇头,卫缭倒不是迂腐之人,只是这个问题考的可不是你的学识,而是思维方式,不论是田简子还是卫缭,他们的思维方式还是太传统了,鬼谷子扭头离开,故意在快离开兵工坊时捡起一根木条,拄在手里。

卫缭和田简子一看,同时眼里放出精光,“原来是人!”

田简子不由得感叹道:“不愧是鬼谷子大师啊,吾不如矣。”思索了几年没有答案,结果人家刚刚听到就立马想了出来,不得不说,鬼谷子之能,非自己可以媲美。

郭嘉也是有些惊讶,这种脑筋急转弯难吗?一点都不难,但是就像神话传说中的斯芬克斯神像一样,这样的问题才最容易难住那些真正有智慧的人。

而鬼谷子,一个有大智慧的人,却轻易跳出思维惯性,简单解决了这个脑筋急转弯,让郭嘉心里震惊不已,“我这师父该不会也是穿越者吧?”咦~想到这里就是一阵冷汗。

卫缭感慨之后,除了对师父多了几分崇敬,还对郭嘉有些佩服,这道题看似简单,其实正好把握住了一个人的思维惯性,着实不凡。

卫缭正打算夸奖郭嘉几句,忽然看到一堆堆木材被运送过来,有些好奇,“师弟,这又是做什么?”

郭嘉一边检查材料,一边回答:“师兄,今日我送大王一件礼物你没见到吗?”

“你是说那个什么轮椅?听说大王有了这东西后在王宫里四处散心,这东西竟然如此神奇吗?”

郭嘉想了想,“并不如何神奇,只是些机巧之物罢了。我要这些木材就是为了多做些轮椅,各家贵族家里总有些老者不良于行,卖他们些大王一般的座驾,想来他们不会吝啬钱财。”

“哦?你何时对钱财这么感兴趣?”

“你自己也在训练鬼衣军,当知其花费之巨,我可不是你,大王不会用国库来支持我练军,且我研究新的武器和工具都需要大量钱财,所以挣些钱财也是正理。

二来,希望借此打消些六国探子的疑虑,让他们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多是这些机巧之物,最多敛些钱财,不会对他们有多大威胁。如此,六国对大秦的戒心也能稍稍减缓,毕竟赵国李牧是知道我的底细的,若是他大肆宣扬我在练军,大秦恐怕不久就要迎接六国的战书。

最后,我还打算用普通材质打造一批轮椅,赠与军中受伤的士卒,毕竟我不能弄得所有人都是我的敌人,我需要军中的人对我多点善意,日后说不定我也会从军作战。”

卫缭对郭嘉的安排十分满意,“你想的还是周到的,能少些敌人就少些敌人,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内部斗争着实不智。

如果此物真的能帮助那些不良于行的人活动,师兄亲自帮你与各贵人接洽,释放善意,让他们知道我鬼谷一门的天才对他们还是十分友好的。”

田简子咳嗽两声:“国尉,东西是我墨家造的,您这样说,是不是有些欺负我墨家无人了?还是说,你觉得鬼谷一门的机巧之术远胜于我墨家?”

卫缭讪笑到:“这不是一时心急,田老何必动怒?墨家如今与纵横亲善,我这么说也是显得咱们两家亲密无间。”

郭嘉笑着帮卫缭解围,“师父,您就别吓唬他了,咱们墨家与贵人无甚交情,想要出售这些轮椅也着实不便,但是我师兄乃是大秦新贵,与他们相熟,由他出面确实能省下咱们不少麻烦。”

田简子轻哼一声算是放过了卫缭,“有机会带嘉去见见老秦人的贵族,他需要一些盟友。”

卫缭收起嬉笑,点头道:“田老放心,如今不少老秦人贵族已经表现出了对师弟的善意,他们虽然多数隐在幕后,但是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等时机成熟,我会带着师弟与他们相见,毕竟,师弟陈仓西虢公的出身,也是老秦人的一员,他们对于六国来人充斥朝堂,可是早有怨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