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三十二章 信息传递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6
  • 字数:2,300

“咕咕咕~”嘈杂的校场上,忽然传来几声怪异的鸟鸣,几个心不在焉的士卒忍不住抬起头,看到几个灰色的身影在天上盘桓,“你们干什么呢!”军官的断喝唤回了几个士卒的思绪,而飞鸟也缓缓落入校场不远的某处。

体型娇小的灰色飞禽来在了郭嘉的面前,郭嘉赶忙拿出准备在袖子里的草籽撒在地上,这飞禽也不怕人,就这样低着头啄食,任由郭嘉缓缓靠近,一把抓起,在郭嘉手里还不忘继续盯着地上的草籽。

正在随着军队训练的王翦和昌平君忙里偷闲看了一眼这边,感慨道:“人说公子嘉有豢龙氏的本领,着实不假,吾在楚地层见过那豢龙氏,但是那些驯养的野兽见了他也没有这般温顺,公子嘉果然学究天人啊。”

王翦一边跑一边打趣昌平君,“这才算什么豢龙之术,不能入口的飞禽罢了,你们没有发现,平日里,训练时长跑下来饮的水里添了蜜糖与食盐?公子嘉驯养蜜蜂之流的可以入食的本领,才是真的豢龙术,楚国那位可有这本事?”

昌平君想了想,无奈道:“还真没有,吾在楚地时,饮的蜜糖多为山农取的野蜂之蜜,却不知道这种没有灵智的昆虫之属竟然也能驯养?”

“公子嘉的神奇之处多着呢,别觉得出身贵族就了不起,嘿嘿,比真本事,谁是公子嘉的对手?要不然我为何要你走王后的门路进来默军?你还不知道吧,公子为大王做的一种叫做轮椅的工具此时正被咸阳的贵族疯抢,咱们这支默军的武器铠甲的支出,就这么轻松的挣回来了。”

熊氏兄弟虽然高傲,此时也心甘情愿地点头称是,“原来家祖买来的那个带着轮子的椅子竟然也是公子的作品,我还奇怪,国库并未拨付钱财供给默军,为何咱们的装备还这么好,原来都是公子自己挣的钱啊,无声无息做下如此大事,果然了不起。”

“这才算什么,知道为何只有什长以上的人才有战甲穿吗?这可不是公子小气,因为咱这战甲都是墨家之人打造的,用的材料都是上好之物,耗资巨大,目前也只有什长以上才穿得起。”

熊启点点头,说道:“也是,大秦的士卒铠甲都得自己出资,但是我和圭的战甲却没有要钱,我以为是公子给的优待,没想到居然所有什长以上的军官都不需要出资就可以得到这般精良的铠甲,如此巨大的花费,一时之间难以普及全军也是正常。”

熊氏兄弟与王翦人正聊得欢快,任涂阴恻恻的声音传来,“你们三位很有闲情逸致啊,那就请三位百将带领自己的百人队加跑五里。”

熊启正想问一句,为何惩罚如此之重,王翦突然大声喊道:“是!我等立刻执行!”

待离开任涂后,王翦才向二人解释:“在默军中,不要质疑将主的命令,否则惩罚加倍,任涂就等着你反驳呢。

至于为什么咱们三人犯错整个百人队都要受到惩罚,这是公子嘉的规定,上下一心,才能令行禁止,在战场上,我等袍泽俱为一体,不分彼此。”

昌平君的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这郭嘉,越来越符合公子嘉的称号了。只这句用兵之道,在上下一心,就不逊色于信陵君,日后必是位名副其实的公子。”

训练场这边的纷乱郭嘉可没有心思去理,此刻的郭嘉心思都在这只乖巧的飞禽上,此飞禽正是鸽子,而且是经过驯养孵化数代后,彻彻底底的家鸽。

当初卫缭从郭嘉处知道鸽子的恋家特点,二话不说就亲自入林去捕捉野生鸽子。

郭嘉暗中交代的秘术,卫缭自然不会假手他人,可是捡回来的鸽子蛋总是孵不出来,不得已,卫缭在一次任嚣回来取用军械时请他代为询问鸽子的孵化问题。

郭嘉当时都无奈了,尤其是知道卫缭为了防止出错,一直在亲自陪着鸽子们孵蛋,郭嘉差点就崩溃了,这是什么选手,哪来的傻鸽子能当着人类的面孵蛋,这是野鸽,不是跟人接触很多的家鸽。

最终,在郭嘉的提醒与帮助下,卫缭借助野鸽孵化了自己的第一批鸽子,并且仔细喂养长大,当然,所谓的喂养,就是抓虫子给母鸽子,让母鸽子来喂养小鸽子,结果一批三十只鸽子,没有一只夭折,郭嘉知道这个消息时,不得不感慨这个年代的生物体魄子强悍。

卫缭先是按郭嘉的做法剪了鸽子的翅膀确保他们不会飞走,再抓来些野鸽与这些鸽子混养,让这些鸽子抱窝,几次三番下来,终于有了眼前这种,模样虽然还是野鸽,但是却与人亲近的家鸽。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郭嘉从任涂的描述中可以知道,即使是卫缭这样的绝顶高手,为了此事也是付出了极大的心力,整个人都有些憔悴了。

郭嘉手里抱着这只鸽子,不一会又有四只鸽子落下,啄食地上的草籽,郭嘉一一检查后,取走了鸽子腿上绑着的纸条。打开后,上面写着几句简短的情报,五只鸽子送来的情报一模一样。

是的,为了防止鸽子被鹰抓走或者发生别的意外导致信息传达不顺畅,卫缭的方法就是多只鸽子同时传递。

在初期,也只能这样了,郭嘉对于这些东西其实只知道皮毛,却也没法帮助卫缭改进,但是就是这样,此举已经是万分方便了,堪称划时代的变革之举。

“任涂,带五百人去西北校场换场地,你们该进行砂石环境训练了。”

任涂也不罗嗦,回应道:“领命!全体集合,准备换场地!”

昌平君几人刚刚跑完自己的惩罚,还在喘气,却也飞快集合,集合后,昌平君忍不住问任涂:“报告五百主!熊启有话要问!”

任涂见这位贵族没有任何折扣完成了惩罚,也是十分满意,并不在意此时他的无礼,“百将熊启,准许提问!”

“是!任嚣五百主的人还在西北校场,没有交令,我们现在去是不是太早了!”

任涂看着这个汗流浃背却没有一丝怨言的贵族,点了点头,“不用担心!公子已经收到消息,任嚣五百主的人马已经完成训练,我们可以进行场地互换!还有什么问题吗?”

“报告,没有了!”昌平君其实想问一下郭嘉是怎么收到的消息,并没有士卒来往传递消息啊,郭嘉一直在旁边打熬身体背诵经典,怎么会知道数里外的西北校场的情况?难不成他和公冶长一样能听兽语,是那些飞禽给他在传递消息?

不得不说,昌平君的感官实在是敏锐,差点就猜中了真相,可惜他是万万想不到,郭嘉可听不懂什么鸟语,只是能看懂在西北校场巡视的卫缭写的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