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一章 百家齐聚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7
  • 字数:4,204

“快快快,把这些椅子放那边!快去,一个桌子配九张椅子,不许多也不能少!”

默军的精锐,今日被当成了杂役使唤,但是没有一个人有怨言,无他,这是在为他们的将主,秦国小公子嘉,的传承典礼做杂役,更何况与会者皆是当世学问大家,在这个学问被束之高阁的年代,有知识的人往往都会受到大部分人的尊敬。

即使是楚国贵族昌平君与昌文君,此时也在杂役之中出力,丝毫不觉得有失身份,这场聚会的档次之高,可见一斑。

大会开办的场所就在秦王宫不远处的禁军校场,不在酒楼雅阁之内举办,这也是秦国的特色,无怪乎被其他六国视为蛮夷之辈,但是远远看着宏大的场面,任何人都会生出一股豪情,丝毫不觉得失礼。

身为这次聚会主角的郭嘉,此时正在会场周遭晃悠,先后经历王后安插昌平君兄弟二人入默军还是大王授意举办这场聚会,郭嘉心中的小骄傲早已消失不见,此时的郭嘉已经在无意间改变了自己天下为敌的思路,静待时变才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原本期待在这次典礼上一鸣惊人的想法也打消了,郭嘉心中的负担减少后,就开始一心一意利用这次的聚会进行一项学者所不齿之事——敛财。

就像郭嘉对卫缭说的一样,卫缭在学到郭嘉的思路后组建了名为鬼衣的精兵,装备什么的都是墨家这边用郭嘉设计的图纸打造的,整个大秦的国库都在为卫缭服务,但是郭嘉的默军就悲剧了,国库是不会为此拨款的!

因此,郭嘉只能看着卫缭一批批取走做好的兵器铠甲,自己却因为没钱只能干瞪眼,至于像其他部队一样让战士自己出钱买,谢谢,光是神力弓,这些大头兵把自己卖了都买不起。

因此,郭嘉决定在这次大会时推出桌椅板凳这些家用器具,和华贵的轮椅不同,这些桌椅板凳不论是平民还是贵族都消费的起,有今日众多宗师级别的大佬使用的经历,郭嘉不信卖不出去。

郭嘉巡视中看到墨家小辈的弟子,当初随自己入邯郸城的王宛站在会场外,有些无所事事,便叫来了他:“宛,今日大会,你亲自率墨家子弟与默军小队守护在兵器库处。”

“小师叔,那里不是没剩下多少副铠甲了吗?”

郭嘉轻轻在王宛的脑袋后一拍:“就算只剩下一副,那都是我默军的绝密,何况还有包括神力弓在内的新式装备,近些日子六国之人往来频繁,若是被他们得了去,仿造出来,对于大秦来说就是祸事。”

“嘿,弟子明白了。”

安排完王宛去守着机密之地后,郭嘉缓缓来到会场正门处,此刻在校场组织默军干杂役的是个陌生的年轻人,咸阳城门吏章邯!

郭嘉自己并不是十分擅长于组织这些工作,而且身为今日的主人公也不该由他来组织杂事,所以需要一个人安排人手,而王宛等墨家子弟无人擅长此道,昌平君兄弟也没有这样的经验,在这时,卫缭给郭嘉提了一个人选,曾经被郭嘉特意嘱咐卫缭暗中探查的城门吏章邯。

卫缭的人在观察中发现,这个章邯确实是个人才,虽然负责的只是城门口的往来安全事宜,但是他却安排的十分精细,也十分得体。

比如这次,秦国不曾接待过这么多的百家学者,许多城门出现了极大的骚乱,但是章邯这里一切如常,从未与任何一个外国来人发生争执。可见其人在处理事务之上的能耐。

因此卫缭举荐此人来会场进行杂事的组织工作,这项工作看似粗俗,但是却正需要章邯这样的人才,而郭嘉也想近距离看看这个历史上秦国最后的救火队员。

章邯长相平凡,衣着得体,来到校场时,郭嘉一眼看到还以为是哪家的仆从,但是这位却不卑不亢的对答,给郭嘉一个十分深刻的印象。

对于被人认作是仆从,章邯并不以之为耻辱,而是说道:“世人多以服色观人,不免有所偏差,然我之内心非服色所易,何必在乎别人的话语,日后我功成名就着锦衣华服,自有人尊我敬我。”

郭嘉当即决定向他的上司城门令冯道要来这个人,不论他这番话是在故作高深引起自己的注意还是真的发自本心,这都是个值得培养的人才。

郭嘉此次准备的桌椅,分为三种,大型圆桌,桌面以红漆装饰,中型方桌,以黄漆装饰,和小型单人桌,雕刻有山水风景,以彩漆装饰。

章邯看后,惊叹一阵便有了安排,“公子,据城门记录,本次来咸阳参与大会的六国学者共有八十人,共有儒家、道家、法家、墨家、兵家、名家、阴阳家、小说家、医家、乐家共十家,秦国本国的学者有杂家、法家、墨家和兵家与会。

共有宗师级人物七人,鲁连子,田简子,吕不韦,邹衍子,荀卿,环渊,项燕,各方贵卿六人,齐稷下学宫行走冉正,楚国春申君黄歇,赵国平原君赵胜,魏国信陵君无忌,燕国丞相栗腹。

以在下来看,可设上座七张,居于正北,请七位宗师入座,在其尾设中座七张,请各国使臣与国尉大人入座,另设大桌十张,请其他学者入座。”

郭嘉点点头,这么安排也还合理,至于会不会有人闹意见,这个年代的人都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按照这样的安排,应该能让绝大多数人满意。至于来人中并没有鬼谷子,那是因为,鬼谷子作为秦国客卿,属东道主,在场内的位置应在秦王之侧,即使是田简子也没有这样的荣耀。

“回公子,所有位次已经安排完成,只等明日众人入座。”

“好,去府内找田简子宗师,取来我为大家安排的礼物。”

章邯拿着郭嘉的指令,来到府内,不待开口,田简子就点头表示知晓,将一个大号的箱子交给章邯,刚一入手,章邯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这箱子乃是上好铁木打造,章邯对于铁木熟悉异常,他拿到箱子后发现,这里面似乎没装多少东西啊。

但是章邯毕竟不是等闲之人,没有急切询问也没有私下偷偷查看,对于他来说,此刻自己的职责就是带走这个箱子,至于箱子里是什么礼物,有没有礼物,这不是他的负责范围。

“公子,礼物取来了。”

郭嘉看着这个大箱子,轻轻一笑,“希望师兄说的是真的,有了你们,他们就不会诘难我。”

天光放亮,咸阳城却似乎还没有起来,静悄悄的,朴实的秦人们其实早就起来了,只是站在自家门口,却不出声,每家每户都是这般模样,就连酒肆也没有了往日的叫卖声。

街道上被人连夜洒了水,微风吹来,却是一点灰尘都没有起伏,一个白发老者从客店缓缓走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轻笑一声,“这秦人倒是朴实的紧,若在齐国,哪有这般风景。”

紧接着,一个个的不同打扮风格的人,纷纷从几家店铺走出,大家在街上互相点头施礼,然后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大秦咸阳校场。

众人快到校场时,看到一个个强悍精锐的士卒站立于街道两旁,对于众人的出现熟视无睹,诸子百家之人也不急着进校场,就在校场外打量这个会场,也顺道等待其他人的到来。

来客终于到齐,众人正准备进入校场,外边警戒的士兵突然齐齐大喝:“百家争鸣!齐聚咸阳!”

紧接着就是雄浑低沉的号角声,悠悠扬扬,一个年轻人捧着一张绢布来到校场口,清了清嗓子,喝到:“百家之会嘉宾入场!

大齐,阴阳家大宗师邹衍,入!

大齐,名家大宗师鲁连子,入!

大秦,墨家大宗师田简子,入!

大秦,杂家大宗师吕不韦,入!

大楚,儒家大宗师荀卿,入!

大齐,道家大宗师环渊,入!

……”

一个个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在唱名后走入大校场,饶是这些人见识广博,此时被人如此高调地唱念自己的名号以及宗门,心中也不免有些窃喜,这就是郭嘉为这些大人物准备的糖衣炮弹,我先狠狠夸你们一波,一会我要是说的话不怎么好听,你们就别太在意了。

入场后,熟悉礼仪的昌平君与昌文君带领着众人纷纷落座,不多时,偌大的校场上,所有的桌椅都坐满了人。各大宗师们纷纷新奇地看着眼前的座椅,这种端坐在椅子上的感受,是他们此前从未体验过的。

邹衍等宗师纷纷看向田简子,“田兄,这可是你墨家之手笔?”

田简子傲然一笑,“然也,此乃吾弟子观边境胡人器物,改进而来,名曰椅子。与这些桌子配合,饮酒读书,快哉啊。”众人纷纷轻笑,这田简子,倒是收了个好弟子。

就在众人尽皆落座后,校场外的号角再次吹响,“秦王驾到!”

“什么?秦王居然来了?不是说秦王身体有恙不良于行吗?”一些人在下面忍不住发出惊呼。

其他人也感到奇怪,一向深居宫中的秦王今日是怎么了,居然能够出宫走动?

在众人瞩目下,郭嘉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秦王缓缓跨入校场,秦王能明显听到身后这个孩子的呼吸声都加重了许多,便艰难地抬起手拍了拍郭嘉的手背,“别紧张,老秦人可从来没有被六国之人吓到过。”

郭嘉轻轻点头,深吸一口气,缓和了自己的紧张感,毕竟这是穿越以来,第一次同时见到这么多的大人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足以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人物。

“我终于,能见见这个世界的大人物们了。”

轰!

秦王入场后,场内的士兵们齐齐将兵刃顿地,发出轰响,这是民风彪悍的大秦人,对自己崇敬的王,表示自己最崇高的敬意。

诸子百家之人也纷纷起身,对大秦的王施礼,即使是冉正这类对于秦王灭周有着强烈不满的儒家学者,此刻也没有吝惜自己对于一个国家功勋累累王者的敬意。

“我等见过秦王!”

秦王在这些大宗师大学者面前,稳坐于轮椅上,轻轻靠着椅背,斑斓猛虎的皮毛,缓缓行进的动作,以及风轻云淡的神情,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虽然老了,但是这只猛虎,仍然可以食人!

嘭!

细小的声音在某个角落响起,即使是这样的大学者们的聚会,也会被有心人利用,进行一些苟且之事,一支短箭从暗处发出,直奔秦王面门而来。

郭嘉身在秦王背后,看到箭矢飞来时已经是来不及反应了,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紧张之感。

叮!

一柄铁剑磕飞了暗箭,任涂高大的身躯出现在郭嘉与秦王身侧,因为此次文会,任涂特意没有穿戴铠甲,只带着作为仪仗之用的铁剑,但就是这柄铁剑,在任涂手里,护得秦王周遭没有一丝隐患,这是一个受过默军训练的原铁鹰锐士五百主的自信。

郭嘉捡起地上的短箭,仔细一嗅,一股淡淡的甜腥味冲入鼻腔,“大王,箭矢涂抹了蛇毒。”

就在这时,一直在墨家客居的商离带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拿过郭嘉手里的短箭,也是嗅嗅,“锦山五步蛇。”说完,打量了几眼秦王,摇了摇头,“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寿元确实不多了,吾亦难以施救。”

郭嘉望向商离,后者赶忙解释道,“公子,这就是我的老师白山子,也就是当代扁鹊。”

郭嘉不禁有些疑惑,“那为何统计的大宗师里竟然没有你师,这岂不是失礼?”

白山子摆摆手,说道,“老夫不追求名利,什么大宗师不大宗师的,吾不在意。这次来是受这不孝徒儿所请,故而隐瞒了身份。”

白山子不是秦国人,秦国对于外人的身份检索确实有着许多漏洞,难怪被他藏下身份。

这边寒暄着呢,那边就是一道血箭飚射,略微驼着背的鬼谷子借士卒的长戈拖着一个满脸是血的人从校场座位走出,来到了校场正中,边走边轻声说道:“明知道是我鬼谷子与田老的爱徒邀请众人来会,你却在此时行暗杀之事,莫不是看我纵横一脉与墨家有甚不妥?”

燕国丞相栗腹此时脸色难堪至极,锦山蛇,是燕国境内的,这个刺客,是他的随从,但是栗腹此时是真的想骂娘,这个人虽然在他的人马里,但是他是真的不认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