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二章 公子郭嘉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7
  • 字数:3,976

“鬼谷先生,田老,在下真的不知道这人是谁,是何时混入我队伍中的,请二位相信我。” 栗腹指着地上的血人急忙辩白,生怕因此惹怒了秦国,燕国可不认为自己能抵挡住秦国的兵锋,即使这个强悍的国家在长平之战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更何况,此时燕国正与赵国在边境对峙,还想要联合大秦,给赵国施压,怎么敢在这个时候招惹秦国的两位宗师大佬?

鬼谷子还没说什么,秦王的声音先传了过来,“无妨,只当是一点小小的余兴节目,毕竟大秦苦寒,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礼乐来招待各位,鬼谷先生这一招雪落无痕,在人群中杀人却没有一人沾染血迹,也算是为大家助兴了。”

“秦王雅量!”众人纷纷敬佩不已,秦王听到后轻轻点头示意,只是,他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一个瘦弱的华服男子,信陵君魏无忌!心中暗自叹息,“你这样处心积虑又有什么用?你的国家都不打算任用你,你做再多又能改变什么?”

魏无忌的眼神清澈,也直直望着秦王,身为大魏国国君的弟弟,他这样做其实并不算失礼,更不要说两家的深仇大恨了。“纵然我再也无法回到战场,我也要助大魏抗衡你秦国的野心。”

这一切都被郭嘉看在眼里,不由得对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秦王充满崇敬之意,连鬼谷子这样的高手都无法发现刺客的来历,秦王却在简单看了一眼后,确认是这个男人的手段,这是与生俱来的直觉还是一个王者经年的历练?

至于和秦王对上眼神的这个消瘦男子,看位置似乎是魏国的使者,好像是传说中的战国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魏无忌?

魏国此时国力已经属于二流,只比韩国、燕国强势一丝,这样的情况下,信陵君居然还敢做出这样的举动,他是疯了还是真的有所把握?

不过看此人的沉稳气度,怕是不会疯了,那就是说,此人是有所算计的,换做郭嘉自己处于魏国这样艰难的局势,是肯定想不出反制之法的,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家伙,居然能想出制衡大秦之法,还敢这么直接的施行,战国四公子之名,果然无虚。

推秦王来到校场中所有桌椅围成的圆形中央后,郭嘉缓缓走了出来,在秦王身边站好,对着众人施礼,“晚辈郭嘉,见过各位宗师大贤!见过各位使者!”

“这就是郭嘉?同时得了鬼谷子和墨家传承的年轻人?”

“看起来确实不到十岁,是个少年英才。”

“嗯,如此局势下还能不骄不躁,孺子可教。”

“礼仪齐全,行止得体,好一个少年郎。”

……

郭嘉隐约听到的声音,竟然都是夸自己的?难道自己人缘这么好?卫缭在人群里对着郭嘉轻轻点头,郭嘉清了清嗓子,“上礼!”

章邯带着一队侍女抬着大木箱子缓缓走来,将木箱放在郭嘉脚下后,躬身候命,郭嘉打开木箱,一阵草木香气扑面而来。

箱子里装着的,正是墨家特制的纸,参入了花木纤维,带着阵阵清香的新纸,洁白无瑕,触之光滑如玉,此时早已被人用精致草绳分为数摞,郭嘉对章邯吩咐道:“各学派分发一份,各国使者加送一份,各大宗师再加送一份。”

“属下明白。”章邯点点头,带着侍女们分发纸张去了。

荀卿拿到纸张后,忍不住惊呼一声,“这纸张竟然比之前的还要洁白,华润,还有淡淡的芝兰香气,这才是学问的归属之地啊。先前的纸张就百金难求千金难见,这等新纸,怕是价值万金啊!”

郭嘉看了一眼这位有些夸张的老人,如果不是此人在宗师的位置上坐着,郭嘉都要以为这是卫缭找来的托了,这话说的太及时了,刚刚还在想自己卖了好怎么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善意,这位一席话全部解决了。

你们看,我这是万金的礼物都送了,虽然略显夸张,但是对于这些做学问的人来说,这纸张说是价值万金并不为过,诸子百家的人这就受了郭嘉的好处,还没法揣着明白装糊涂。

“诸位大贤,诸位长者,小子郭嘉,蒙鬼谷子先生与田简子先生看重,收入门墙,虽资质鲁钝,然日夜勤学不辍,唯恐有伤师长之明,今日有幸,承二位师尊之命,为传承弟子,特以薄礼,酬谢宾客。”

这话说完,荀卿暗自点头,“这小子倒是个妙人,知道先对各家长辈施礼,不枉我看在这些纸张的份上为你说了许多好话,孺子可教。”

田简子从座位上站起,鬼谷子也缓缓对秦王施礼后走出,二人一左一右来到郭嘉身侧,笑道:“各位都是一派大家,繁文缛节就不去纠结了,若是有人想要考较一下我们这弟子的学问,不妨指教指教,不过可不要太过为难这孩子,毕竟此子今年不满十岁啊。”

众人在座位上发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两位大宗师直接下场为弟子撑腰,这孩子是真的受人喜爱啊。

果不过,这个百家争鸣的时代,总有那些不怕事大的人,觉得这样的大聚会,没有一点辩驳之事,不去争锋,就不像一个完整的聚会了,一向以雄辩著称的名家公孙龙直接站了起来,“既然田老与鬼谷先生这么说了,那在下名家公孙龙,想与小公子聊聊,如何?”

郭嘉一愣,公孙龙,名家?白马非马那个诡辩家?一上来就是这么高难度的对手吗?

“先生,小子有礼了。”郭嘉恭敬一拜,刻意将身子对向公孙龙面前放着的一摞纸,公孙龙这下尴尬了,本想显示一下自己的狂放气节,但是一想到人家刚刚送来纸张,还对自己这么有礼,便无奈地咳嗽两声算是回礼。

“师侄莫要紧张,我也只是听说,你曾口出狂言,言说要带领墨家开万世之先,还要我诸子百家皆在你之麾下效力,故而想知道,你哪来的这样的底气。”

“原来如此,弟子明白了。回先生,开万世之先河,是在下的原话,想必各位都已经知道了,我墨家三分后,各自为政,但是近日却在小子的号召下重有归一之迹象。

其原因就在于,小子发现,我们现在所谓的一些绝地,所谓的天地尽头,其实离真正天涯海角还差得远,北方有草原,草原上有胡人,有匈奴人,那更北方呢?大秦的陇西之西,大齐的东海之东,还有楚国的南岭之南,真的就没有别的土地了吗?

在下认为不是的,这些绝地之外,恐怕还有大好世界,在下要开万世之先河的作为,就是让我墨家之人,踏出绝地,寻找绝地之外不同于五谷的新粮食,让天下之人能够吃饱喝足,不受战乱之苦。”

公孙龙眉头一皱,“小子不闻,天圆地方,天地以四维绝地为边界,何来的方外之地?”

郭嘉笑了,“小子尝闻,先生以白马非马之辩,为天下雄辩之首,那敢问先生,可知这天下有多大?”

“七国之地,便为天下。”

“先生可知何为五谷?”

公孙龙有些生气了,不耐烦道:“稻、黍、稷、麦、菽为五谷,马、牛、羊、鸡、犬、豕为六畜,这种常识,公子还是莫要开口再问了。”

郭嘉笑着点点头,说道:“可是上古之时,天下不过大河上下数百里,逐鹿之地便为大地中心,当时的人们,好像没有五谷之说,直到神农氏先祖遍尝百草,定下五谷,才有了今日大家的饭食,那时的天下,渐渐到了大河下游之地,比之上古,大出两倍不止。

再往后,周天子分封天下,吴越之地归入天下版图,三家分晋时北地代国归于天下,大秦讨伐犬戎与义渠,收陇西之地,当今的天下,比起书上说的那个世界,大出了十倍不止。

那先生何以认为,当今七国之外,就没有新的天下?”

公孙龙有些犹豫,以前版图不断扩大,那时因为没有出现东海和陇西大漠那样的绝地,如今的世界,在公孙龙的认知里,已经不可能更大了。

就在公孙龙缓缓坐下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小公子这偷换概念的方式,可不是墨家的教义,莫不成小公子也是名家之人?何以诡辩至此?”

魏无忌!郭嘉看了一眼这个病秧子,却没有生气,反而点点头,“信陵君果然是人中龙凤,一语道破名家的根本在于,偷换概念。”

呵呵,我就是偷换概念,以前开拓世界的阻碍和现在面对的阻碍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我当然知道,你能说我在狡辩,可是你捎带手把名家的人骂了,就不是我的问题了,你信陵君参合什么劲,打压我很有意思是吗?那你小心误伤啊。

“无忌君候是说,我名家一脉,皆是强词夺理,偷换概念之辈?”公孙龙虽然坐下了,但是脸色却难看的很。

魏无忌看了眼校场中央的郭嘉,有些惊奇,但是转而就是一阵轻笑,对于名家的诘问,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信陵君言语虽然有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小子刚刚确实在模仿名家的思维,只是过于拙劣,以至于引起误会。”公孙龙听到这里就直接坐下了,话说到这份上,还为难一个小辈,就真的过分了。

“小子不才,学艺不精,各位大贤若是考较小子,多半小子难以回答,但是小子还是想把自己的想法说给诸君,还望各位不吝赐教。

小子想要让墨家出绝地为民生探路,有何不妥吗?莫非只有躲在家里钻研学问,然后与人辩驳才是学问正途?

小子闻儒家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儒家的人,似应以此道为毕生追求,可是何以不见各位大儒学孔子先师游六国?反而在一隅之地钻研学问?

似乎孔子先师的七十二位贤徒,并没有一个是躲起来钻研学问的吧?孟子也辅佐梁王而留下学问,何以到了今日就没有这样的大儒?”

“咳咳!”卫缭在一边轻轻咳嗽,提醒郭嘉不要太过妄言,这里有位儒家大贤还帮你说了话。

“只有荀子,出仕兰陵,教授了两名高徒,如各位先贤一般,践行儒家真理。其人与那些夸夸而谈的清谈客相比,谁更担得起儒家贤者的称呼?

由此观之,学问本身其实难分高下,荀子也不敢说自己读的儒家经典就比别人多,但是他在践行这些道理,所以他可执儒家学问之牛耳,可位列高座尊称大贤。

这就是今天小子斗胆想要说的话,吾辈学者,不应拘泥于典籍,而当行于世间。”

“小子,你年纪轻轻有何资格臧否天下宗师学问?”

郭嘉差点翻白眼,魏无忌,我招你惹你了?你一个成名已久的战国四公子,就不能要点脸吗?同样与你并列的春申君和平原君二人不是在那好好坐着看戏呢吗?

“信陵君言重了,小子何德何能敢臧否这些宗师?只是听天下的黔首百姓们在谈论时,那些辩才无双的宗师似乎他们都没怎么听过,但是荀子和孟子这些身体力行的宗师,却被这些人所熟知。

也许信陵君不屑这些黔首是否知晓自己存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天下黔首之言,往往代表着世人的眼光态度。

我师田简子,改进农具而非兵戈,天下之人,即使是没有受到这些农具恩惠的黔首也在感念我师的德行,那些不顾百姓死活,掀起战乱祸及自身的人,即使是敌国之人,也在唾弃他的愚昧。”

信陵君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杀自己人救外人(窃符救赵),最后被自己的哥哥压着,不能掌兵,只能躲在都城内饮酒。

魏无忌无奈轻哼一声,“牙尖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