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三章 信陵无忌(上)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8
  • 字数:2,968

见场面变得有些尴尬,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大宗师们也有些不自在,荀卿摇了摇头,知道自己不得不站出来了,人家把自己捧得这么高,自己再不说几句话,就太不知趣了。

“小友,老夫荀况,有话想问两句,可否?”

“长者赐教,郭嘉或不敢辞!”

荀卿点点头,还是个彬彬有礼的少年郎,若不是魏无忌欺人太甚,想来这小郎君是不会刻意出言相讥。

“小友,礼曰: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你今日只说笃行,却不闻无博学所见,无审问所知,无慎思所明,无明辨所析,何以笃行?”

郭嘉点点头,这话是实实在在的探讨而不是仗着辈分责问,而且连出处都为自己解释清楚怕自己不学无术被人笑话,这荀子,真不愧是儒门第三圣人,提携后辈完全不看是否儒家门下。

“谢长者赐教,嘉日后必将认真拜读《礼记》,增长见闻。嘉今日欲以墨家之力远行求索,非重笃行而轻学问。

嘉见识浅薄,年纪尚轻,家师恐此时学习过深的学问反而无益,故而始终让小子学些浅显的道理,对于经典,只需诵读即可。

在这些浅显学问里,嘉却看到了学问在离民生越来越远,昔日孟子有言,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虽说这只是儒家一家之言,但是那时的诸子百家无不在为天下奔走呼号。

可是如今,有多少人还记得天下苍生?我等或投于一方大国,助其争霸;或藏于山林,放浪终日,可有一言以益于天下?

小子初识墨家之时,在诸侯各国之间,墨者几乎沦为刺客之流,各国若有战乱,则必厌恶墨家之人出现,堂堂天下显学,居然沦落到这种程度,难道真的是墨家子弟无行,为世人所不忿?

非也,实是墨家虽有机巧之术,却只顾宣扬自己的兼爱非攻之说,却不顾眼下的民生艰难。

自小子投入墨家门下,相里氏之墨自此不再参与天下纷争,一心为民,改农具,寻作物,为民生奔走呼号,尔来数年矣,如今秦国百姓耕种之时无不感念墨家大德,他国百姓无不翘首以盼田师。

是故,小子谨以为,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确实言之有物,但笃行却不该位列最末,反而该在第一,有笃行之心,才能真正做好学问。

小子欲实践学问,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希望墨家为天下的学问做个表率,重新把目光放回百姓身上。”

荀卿听后先是失神,转而无奈摇头,“这孩子,比公孙龙还会狡辩,话听起来句句有理,可是却句句都是废话,偏偏还说不得他。”

深吸一口气后,荀卿问出了所有人都好奇的一个问题,“学问之辩,真要辩驳起来,几日几夜也难完成,小友以笃行学问之说相辩,是有求于我等还是另有指教?”

郭嘉感激的看了眼荀卿,能早点说正事就好,别再来人辩论了,我不是想叫你们都去当什么实干家,我只是想用这个话题引出墨家的探险队,让你们羡慕一下,顺便带有意向的人一起出发去探险。

“小子无状,故作高深,惹诸位不快了,还请见谅。”说着,啪啪一拍双手,眼里一直盯着魏无忌,装作暗中埋伏了杀手,想把信陵君给吓一跳,可是信陵君脸色完全不变,郭嘉心里暗叹,“你是真有种,不怕我是击掌为号伏兵尽出弄你?”

信陵君嘴角显出一个嘲弄的角度,“小子,有点意思,不过也太过幼稚了,这等情况居然想要恐吓于我,真是个有趣的小子,可惜啊,千军万马老夫都不以为意,就是你真有伏兵,难不成还指望我跪地求饶?”

正想着呢,一队墨家弟子着甲而来,信陵君见这些人之精锐丝毫不下于魏国最后仅存的武卒,嘲讽的神色瞬间消失,见郭嘉还在盯着自己,心中不免发出疑问,“这小子真的打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我翻脸?之前都不曾见过面,却安排了如此好手对付我?这小子有鬼神之能乎?”

郭嘉终于看到这个家伙神色有变,心中暗自得意一下后就转过头去,信陵君见状,无奈地发现,这人并没有什么鬼神之能,他就是在唬自己,就是少年心性争强好胜的幼稚心思,一时之间魏无忌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为了不让其他人过于夸张的认知墨家此时的武力,此刻的墨家弟子其实算是轻装简从,但是这些人本就是一群苦行者,兼有明确的纪律性,站在这里给人的压力一点都不逊色于精锐之师。

为首的几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漆盘呈放着些东西。诸子百家和各国使者终于有些坐不住了,纷纷想要起身看看,因为盘子里面的东西,自己竟然似乎都没有见过。

“小子刚问过公孙大师,三牲五谷六畜之物,今时今日的三牲六畜与上古人皇时节的一切都是一般吗?”

阴阳家邹衍,几乎是这里活的最长的人,所以也是见识最广的一个人,闻听此言后轻笑道:“你刚刚所言非虚,上古时节的并没有五谷六畜之说,确实是神农氏先祖定下的。”

郭嘉心中窃喜,神助攻啊!你给我扯上三皇五帝这样的圣贤,我接下来的东西拿出来,还怕你们不动心?

郭嘉对着墨者中的两个人指一下,二人踏步上前,将手中的漆盘倾斜,让众人可以看到漆盘呈放的物品,一个放着的是白色的花朵,一个放着的是件衣物。

郭嘉正打算介绍呢,邹衍一抚胡须,指着白色花朵说道:“此乃白叠花,无香无味,洁白无瑕,北地偶有贵胄以之装点园林。”

郭嘉对这个老人有些惊奇了,白叠花,也就是棉花,这玩意确实不是什么珍惜物品,但是绝不是老人说的那种北方常见的东西,最起码,墨者寻此物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功夫。

郭嘉拿起另一个盘子里的衣服递给老者,“请长者试看。”邹衍用手摸了摸这衣服,顿时有些惊讶,这衣服的样式简朴,颜色也是灰黄的土色,并不是贵人所用的丝绸,但是手感却异常柔和,似乎还有夹层,里面絮着些什么柔软事物。

“老夫邹衍,不敢说行遍天下,但是足迹并不比你所说的孔夫子少,可是此物,老夫着实没有见过。”

郭嘉心说,你见过才有鬼了,这玩意是自己到达咸阳前墨家才刚刚完成的麻布棉衣!

是的,里面装着的,是棉花!郭嘉倒是有心想要做棉衣,用棉花织线,但是他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把棉花纺织成线的技术不是他拍拍脑子就能想出来的。

就是这往棉布里絮棉花的操作,郭嘉也只知道棉花需要弹到松软,具体操作他也不知道,所以,别的穿越者看来简简单单就可以做到的东西,郭嘉集墨家之力,用了几年才得以完成。

“此物乃是以野麻茎纺织,填充之物就是先生所说的白叠花,不过我墨家称之为棉花,此物称为棉衣,此时天气尚热,此物倒是没有多少用武之地,但是一旦天寒地冻,此物就是保暖隔热之宝物,小小一件棉衣,足以抵御严寒。”

邹衍闻言眉头一皱,用手紧紧攥住棉衣,闭着眼睛感受了一番,不久便惊奇地睁开眼睛,满脸惊讶,“所言非虚啊。”

其他人也走了过来看这物品,纷纷惊奇不已,但是魏无忌却不为所动,在座位端坐,但是心里却不平静,他敏锐地发现,这件棉衣的可怕作用,冬日作战时,以这轻薄的棉衣做内衬,可多着甲一套,而且行动会比穿现在的铠甲方便许多,这在战场上几乎是绝对的优势啊。

不只是魏无忌,楚国的项燕,燕国的粟腹,这些国家使臣都在原位踌躇,秦国虽然没有发展军械,但是并不代表他们的实力没有增长啊。只这棉衣一件,就提高了秦军在艰苦环境下的作战能力不止一成。

郭嘉接着让其他墨者把自己手里的东西展示出来,剪刀,炒锅,行军饭盒,这些民生所用的物品,郭嘉没有藏私,全部展示出来,这些东西日后都是郭嘉要贩卖的商品,想要仿制很容易,没必要藏着。

“棉花,也就是白叠花,长于边塞,历来不为我天下万民所用,今日墨家却让其能为天下百姓遮寒,野麻之物,历来无甚用处,墨家勘磨后可作衣物,还有这些工具,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墨家为天下万民的贡献。”

在众人看着这些新奇事物时,郭嘉适时地在一旁解说着。

众人看着田简子的眼神都有些羡慕了,这样的人,有朝一日故去了,那是天下万民都要祭奠的存在,说是圣人也不为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