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四章 信陵无忌(下)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8
  • 字数:3,313

“墨家弟子这些年,四处探寻,已经可以确定,西域万里黄沙之外,还有别样天地,西南丛林之后,还有丰饶土壤,东方沧海之远,有神仙福地,这些地方有我九州不曾有之珍惜宝物,有天下不曾见之丰产作物。”

“哼!幼稚,这等话语也敢来蒙骗天下之人?莫不成,墨家已经到过了那些地方?”人群中传来一声不屑的反驳。

“并没有!”郭嘉一点都不打算欺瞒这些人,那等绝地,即使是现在装备上郭嘉筹备了许久的全套装备,郭嘉也不会放心墨者们前去,就是去了,郭嘉也不认为他们能够全身而退。

“墨家也没有见到小子所说的一切,但是墨家并不会放弃寻找。如今天下战乱纷纷,百姓流离失所,衣不蔽体,墨家虽然式微,但是既然知道了有这些东西的存在,就不会放弃寻找。

墨家与儒家一样,大爱天下,这么多年,我们一直试图阻止各国战乱,但是发现根本没有用,所以墨家另辟蹊径,我们决意以墨家精华尽出,踏绝地,寻生路,定要再找到棉花、麻茎等可为天下百姓造福的作物。

墨家要以几年,几十年的努力,以几十人,上百人的生命,为天下百姓寻找出路,今日起,墨家不再参与天下群雄争锋,墨家弟子今日之后,精锐尽出,不寻回可饱天下的食物,绝不回头!”

今日在这里,先是说践行学问的必要性,展示一点墨家的成就,再说一下那些还未发现的东西,最后把墨家放到道德制高点,放在为天下人寻找出路的立场上,郭嘉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田简子现在的地位飙升,墨家重回显学之列!

“相夫氏之墨、邓陵氏之墨,亦愿随相里氏之墨,退出九州战乱,为天下生民求一条生路!”

两个墨衣老者在众人还在震惊时站了出来,附和郭嘉的话,一个是齐国相夫氏之墨首领田闵子,一个是魏国的邓陵氏之墨首领邓节子。

齐国的使者到没有什么异常,毕竟稷下学宫在齐国,这种一言不合撂挑子的事情见多了,但是魏无忌的脸色就很难看了。

魏无忌特意嘱咐过邓节子,仔细观察田简子配给到秦国的新造物,回国后立刻仿造,哪成想,这邓节子,平日里因为学派正宗之事与田简子水火不容,今日居然直接反水跟死敌联合!

看着在那里默不作声的郭嘉,魏无忌苦笑一声,“四公子的时代结束了,小公子嘉,以后就是你的时代了,了不起啊。”

但是魏无忌不打算就这样放弃,转向秦王问道:“大王好气魄,放任助臂就此离去,不怕此时天下启刀兵吗?”

一直在轮椅上冷眼观察大会的秦王嗤笑一声,“启刀兵?谁?你魏无忌吗?魏国又轮到你说话了?魏王是和寡人一样病入膏肓了?”

“王兄身体康健,魏国确实轮不到我这废人说话。”魏无忌冷着脸,“魏国也不敢轻易捋大秦虎须,但是秦王今日请天下学派皆至,以不下三皇五帝治世之功德相诱,到底是想请大家共成大业,还是趁机剪灭不利于大秦一统之人?

你口口声声说为天下百姓,却是不将我六国国君放在眼里,尔今日便视我六国子民为大秦生民乎!尔以为六国之地,弹指可破乎!”

“咳咳!咳咳!”秦王身形不再那么直挺,在轮椅上都有些佝偻,“看来,孤真的老了。”

魏无忌眯着眼睛,几个护卫缓缓站到四周护住自己,秦王虽垂垂老矣,但是魏无忌不认为他就那么好欺负,即使这个人在这里承认自己老了,但是魏无忌不认为他心中的雄心会有所改变,这个人,闭上眼睛前最后的想法,也必然是统一大业!

“自孤灭周,周天子身死国除,连街边的野狗都知道,天下一统乃是必然,大秦虽在西北苦寒之地,但是也有统一之志!孤视尔国民为我之生民有何不可?

难道说,雄霸三晋的魏国曾几何时没有想过一统寰宇?不能因为你魏国衰败了,就阻止我大秦继续去想着这件事。孤王老了,打不动了,一生征战造下的杀孽不少,此刻孤王想为天下受到战乱之苦的百姓做点事,有错吗?

难道我大秦之人去为天下百姓多求条活路也是错,你魏无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开启大战让天下民生凋敝,就是对的?

公子无忌,视我大秦如虎狼,为蛮夷,但是我大秦何曾无辜而杀六国贤人?就因为他们骂我狼子野心?就因为他们说我以臣弑君?

笑话!天下人都在说这些话!难不成你觉得孤王要杀尽天下人?

冉子修曾指着孤的鼻子骂,孤所做的不过是继续饮酒吃食,就连他的宴席都不曾撤下,今日这冉正还在坐下安歇,照你的说法,此时的冉正早就是枯骨一堆!

郭嘉为我老秦人里难得的天才,却不以家国仇恨为意,有心为天下百姓做些事,你这种心胸狭隘之人却处处刁难,怎的,看到百姓富足,你这贵胄出身的公子心中不快?

来来来,你今日要杀谁而将魏国带入大战?是孤王吗?希望是孤王,那样孤王还看得起你的勇气,至少不要再杀魏国自己人了,否则孤王不觉得魏国还能容得下你!”

虎老,威还在!

“无忌怎敢在大秦动刀,只是觉得这少年红口白牙,就想骗的各家宗师出走中原之地踏入绝境,未免太过儿戏了。”

就在这时,一直闭目养神的鬼谷子睁开了眼睛,缓缓来到郭嘉身边,“小徒郭嘉降世时,天塌地陷,多有神异之处,这一点,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否则,一个小儿的传承典礼,各位德高望重之人何必不远千里而来?”

这下魏无忌是真的吃惊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

郭嘉倒是知道自己穿越时地震了,但是,这很重要吗?为什么搞得好像只要说了自己是伴随地震而生的就能让很多人相信自己一样,郭嘉看到,楚国大将项燕,此时眯着眼盯着自己,口中念念有词,怎么感觉拿自己不当人看?

“小徒自拜师以来,每每有惊人之语,无不应验,就连楚国从不外传的豢龙术,小徒也知根知底。

鬼谷一脉可以作保,小徒所言的那些神奇之物都是存在的,而且墨家不日就将去寻找,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把你们这群野心家摧毁的大好山河重新收拾。”

田简子也站了出来,“本来,墨家打算自己安安静静去做这一切,倒不是为了什么身后名,只是墨家知道,若是相请诸位,必然有今天的这一幕。但是我徒儿知这一路虽然艰难困苦,但是却是我辈开阔眼界的好机会,因此才自不量力借机游说各位。

让大家见笑了,这个十岁幼儿,居然敢以天下苍生为己任,敢在天下纷乱未定的时候,去想着如何拯救战乱之后的百姓,他何德何能?徒惹笑话,他视世人生命如珍宝,却不知自己不过乃是草芥。

天下哪有那么多人想要拯救万民,大家想的都是荣华富贵,也只有我墨子先师定下苦行于世的规矩,才有墨家容得下这个不知世事艰难的傻子,若是没有墨家,只这一番话,就该这孩子被世人笑话,合该此子为我田简子的传人啊。”

医家白山子看了眼自己的徒儿,眼里满是询问之意,商离点点头,三年的相处,他知道这个少年没有骗人,白山子翩然踏出,来到田简子身边,“医家当代扁鹊,白山愿以此身,随墨家开眼看世界,在下微末医术,当可让墨家少些牺牲。”

郭嘉赶忙拜谢,这时候出来站台的,那是真的德行高尚之人,“前辈相助之心墨家铭感五内,此行扁鹊先生也不会空走,能饱人腹的食物虽然在千山万水之外,但是,能救人命之神药,就在这路途山水之中!”

说着,郭嘉把自己瞎编的一摞图纸拿了出来,纸上是一些实验数据和新奇想法,这本是此次来咸阳后打算交给商离,让他去研究的东西,现在,给他师父更合适。

“蜜蜂尾针扎人,可驱寒止痛,镇咳喘;

蝎子尾针入药,可定痉挛,止风邪

……”

白山子看着郭嘉,“小子,这些都是真的?”

“商离兄亲自记载的,不会有假,我等研究后想到,这万事万物或许皆有药用?就连蛇毒,若是以清水淡化,可镇定人心而不伤害人命,一些神奇的草叶也是有着妙用。

前辈此去,山林水路,新奇之物何其多也,神农不过尝百草,先生到时候见识的,可就是万草了!”

白山子珍而重之的把这些纸揣入怀里,“改变剂量,毒药变良药?只这一点若是真的,你就是我医家的大恩人。

这千山万水,老夫走得!”

公孙龙低着头走了过来,“老夫年寿不永,陨落之日也就在这两年了,不妨随你们走走,也不能真的让后辈人说,名家之人,只有一张嘴。”说着,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魏无忌。

郭嘉想要解释一下,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公孙龙却笑着拦住郭嘉,“无妨,老夫其实也很想知道,九州之外,是不是真的还有你说的那样的世界。”

最终,医家,名家,儒家还有小说家,都出了人员加入墨家的探索活动,而这场有些轻浮的百家之会,暂时结束了。

郭嘉恭敬地接过鬼谷子和田简子传下的信物,就算是正式在天下人见证下,成为墨家与鬼谷门未来的一把手候选人了,紧接着目送参加大会的人离开,郭嘉心知,这么多人来此,怎么可能只是听自己说半天废话,真正的热闹,这才开始。

“小友,老夫有话想问你,可否府上一叙?”

郭嘉嘴角上扬,这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