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历史传记 > 我的大哥秦始皇

第五章 郭府夜宴

  • 作者:花心决
  • 类别:历史传记
  • 更新时间:2020-09-19
  • 字数:3,908

一场颇有古风的传承仪式结束后,远道而来的诸子百家之人并没有就此散去,反而在邹衍以及荀卿的带领下,来到了秦王赐予郭嘉的宅院。

除了这些人外,还有一部分的人去了吕不韦建立的吕氏庄园,本来已经结束的百家之会,在入夜后,变得更加热闹了。

月亮高挂,偌大的宅院里,白山子和墨家的张贤正在一起研究郭嘉交给白山子的图纸,荀卿与邹衍则坐在火堆旁边,看着郭嘉烤肉,冉正等晚辈正在向田简子求教。

但见几只肥美的鸡腿不住地冒出油花,郭嘉轻轻刷上蜜糖等调料,然后继续翻动,惹得一阵香气扑鼻,邹衍擦了擦口水,调笑道:“这位公子嘉,说什么西虢公后人,怕是假的吧,我看恐是缙云氏后人。”

“缙云氏?”郭嘉已经不是刚刚穿越而来的那个懵懂无知的后世之人,对于这个年代的一些事情也有了一些了解,这个缙云氏就是传说中的饕餮,不过这话可不是在羞辱自己,反而是夸赞自己的一种方式,并没有把自己贬落到庖厨之流。

“小子微末本领,哪里能称饕餮?”

邹衍一把抓过最大的鸡腿,啃了起来,一点形象都没有,荀卿则是慢条斯理的品尝,不时露出满意的神色。

“公子嘉的手段,不凡啊,敢问你对今日之会如何看待?”邹衍嘴里塞着鸡肉,呼呼囊囊地说着。

“还能怎么看,无非是一群自恃才高的人听闻秦国这半蛮夷之地居然出了个敢称公子的少年郎,故而来看看热闹。”郭嘉也没有形象的啃着鸡腿,“结果发现,此人牙不尖嘴不利,只是个妄想天开的小儿,觉得无趣,便走了。”

荀卿停了一下,摇摇头,继续吃鸡腿,邹衍却被呛了一下,白眼到:“小子无状,该打。你其实应该知道,这些人来此,乃为你手中的纸张而来。”

“我知道啊,所以我就给他们每人送了些,毕竟,不论如何看我,学问还是该保存的。至于以后还想要,不好意思,小子就要收钱了。”

邹衍扔掉骨头,擦擦嘴,正色道:“其实你该知道,若是你提出能为各家提供纸张以承载学问,今夜来此深谈的人,会比现在多出许多。可是你却丝毫不提,只异想天开说什么绝地之外的世界,难道说,这纸张真的如此珍贵,你也无法大量供应?”

郭嘉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大库房,“造纸术现在的技术早就完善,这座仓库,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已放满了纸张。大量供应?说实话,不限量供应对于我来说,并不难。”

“那你何不以此来换取众人支持?”

“我为何要供应他们?虽然这话说的有些狂妄,但是,就如同我早上说的那样,一群只知道在言语上争锋的人,他们的学问,有我赠与的那些就足够承载了。

仓库这些纸张,会由我墨家的队伍带上,绘制地形,描写图案,将这一路的见闻留下,这些东西在我眼里,比那些无用的学问重要太多了。”

“可是,他们也不可能带走这么一座仓库的纸张吧,而且,你还在不断生产,那多出来的纸张……”

郭嘉冷冷一笑,“再多出来的部分,想要的人就请出资,毕竟我这些东西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小子虽小小年纪,但胸中有大志,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凭什么给他们?

想要就让他们买啊,我师兄以这价值千金的纸张相赠,结果这些人来了除了看热闹,还干了什么,既然如此,那以后想要,就继续掏钱买吧。”

荀卿忍不住咳嗽一声,“君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小友此举,不甚妥当啊。”

“荀夫子,在下才不到十岁,哪里是什么君子?就是一顽童而已,敛些钱财,谁能说我不对?”

荀卿有些惊讶,看着孩子的模样,分明并不在意这些身外之名,难道这么年轻就已经如此超脱了?

邹衍捋了捋胡子,点点头,“好了,此物归你所有,我等不好置喙,只是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何你要这么急切的让墨家子弟出中原,踏入绝地?”

荀卿也是十分好奇,“且不说这些墨者对于大秦的作用之大,秦国失了墨家真的会有莫大危险,单单让他们远走他乡,这就无异于送这些儿郎去死。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想法?”

来到郭府的人也都凑了过来,他们来这里可不是来蹭吃蹭喝的,这等事情,还是要关心一下的。

“诸位长者,小子妄言一句,自天子身死,这天下归一的局势,可还有人不愿承认?”

邹衍乃是阴阳家,这种大势之说,除了鬼谷纵横,就是他最有权威,“虽然各国王室还在幻想,其实天下都知道,战乱该平靖了。

自武王伐纣以来,天下大小诸侯国有八百不止,就拿你祖上西虢公说,曾经也是陈仓一带的豪强。

但是如今,西虢公安在?陈国、郑国、蔡国,这些孔子曾经走过的国家何在?大家早已习惯了国家覆灭的消息,现在,谁能记起第一个被人灭国的诸侯是哪一家?

故而,秦王攻周天子,虽无道,但却并没有被人过多斥责,这不是因为秦国的军力强盛,更多的是,大家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了,区别在于是谁动的手而已。

如今天下只剩七雄争霸,若说十年后,二十年后,天下归一,老夫认为,这里没有人会感觉到惊讶,同样的,区别只在于到底是谁来统一而已。

你等认为,大秦连战连捷,打的六国无还手之力,已经必然得天下,但是殊不知,六国若是合纵,长平之战后元气大伤的秦国,还是有覆灭之危的。”

冉正轻轻咳嗽一下,加入对话,“齐国远在东方,有三晋为屏障,屡次战乱其实并未损伤根本,若说统一的话,其实大齐国的机会,比秦赵二国还要大些。”

荀卿看了眼冉正,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不止如此,韩国孱弱,国主昏聩,但是其人放得下身段,已经暗自与大赵结盟,暗中助赵国恢复元气;

魏国有魏无忌在,也有再起之像,至于和你大秦交好的楚国,因为烈王之事,对你大秦其实痛恨不已,若真有大战,他可不会站在你们秦国这边,大秦的处境其实并不妙。”

郭嘉深吸一口气,压住紧张的心绪,自己作为穿越者,想当然的认为大秦一统是必然得,能有什么阻碍?

没想到,老天爷根本不打算让自己这么容易混经验,大秦一统还有的是麻烦,自己和那位在赵国的结拜哥哥,有的是对手。

不过,此时已经将武器暗中换代的秦军,其实没有大家想的那么脆弱,不过这些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小子自然知道,我身为秦人,言说大秦必将一统天下有什么错处吗?

至于为何让墨家离开,不论各位信与不信,小子本意,确实是想找到更加高产的农作物,让天下黔首百姓多活些人,我的过往想必长者们都知道,我被赵氏家仆收养,自然知道民生疾苦,在我看来,能够多活些人命,不论是哪国的人,都是好的。”

邹衍忍不住露出赞赏的微笑,本就对郭嘉充满善意的冉正更是频频点头,荀卿叹道:“只仁爱一说,吾儒家后辈不如墨家远矣。”

“各位别急着夸小子,还有一个原因,我的师兄乃是大秦国尉,他对于天下大势的把握无人能及,他说过,如今秦赵两国国力大损,但是秦国有函谷之险,六国乘机来攻的机会不大,这些年,秦国的主要任务就是恢复国力,将长平之战的胜利果实消化。

韩国一向安稳且不求上进,齐国乃东方大国,却无进取之意,魏国有心无力,只剩下燕国这个未经动乱的家伙可能会捣乱,但燕国已经与赵国起了冲突,应该不敢再惹秦国,这一点,从今日燕国丞相看着赵国使者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不久之后,燕国与赵国之间必有一场大战,燕赵之战后,七国就会进入一个长时间的平静期,这时墨家离开大秦,其实不会影响过多。

这一去,虽然经年难返,让大秦在很多方面失去依靠,但是失去强大助臂的秦国在六国心中威胁程度大减,发生大战的可能性就更低了,此乃一举两得之事。”

邹衍看着郭嘉的眼神越来越明亮了,“鬼谷兄当年对我说,大地动时见你降世,说你乃是奇才,我还笑他老不修,为自己的徒儿连这种鬼话都敢说。

今日听你之言我才知道,虽然你年纪尚轻,心性有些幼稚,但是着实有才,人称你一句小公子确实不假,待你及冠,就是平原、孟尝、春申与信陵之后的第五位公子!”

荀卿也点头表示同意,“确实,虽然百家之会办的不甚成功,但那不是你之过错,能够不怯场,不狡辩,坦言心性,你就是学派中的优秀少年,只恨相见太晚,不然何以叫鬼谷子与田简二人捡走这块璞玉?”

“正是正是。”冉正乘机准备完成自己的使命,“小公子如今名声大噪,不必拘泥于一家之学说。你不是想要笃行学问吗?大齐稷下学宫汇集天下学问,小公子若是前来,在下保证没有哪家会敝帚自珍。”

“谢过子正兄好意,不过,秦王已委在下职务,实不好辜负大王美意,若是将来时机成熟,在下必然前往稷下学宫拜读经典。”

邹衍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拉住郭嘉,“小家伙,我观你与杂家吕不韦似有不协?”

“杂家?”

“没错,就是兼儒墨,合名法的杂家,吕不韦虽是商人,但是其野心甚大,门客多有百家之人,意欲一合百家学说,成自己一家之言,听说此人与门客近年一直在编纂一部合述百家学术的大经典,此人亦是人杰啊。”

邹衍有些唏嘘,自己自成阴阳家,开宗立派,也算是一方宗师,但是比起杂家的吕不韦,自己还是差得远啊。

“大经典?难道是后世的一字千金《吕氏春秋》?”郭嘉心里有些惊讶,刚刚居然没有注意到,这吕不韦在上座的原因不是权势,而是他也是学问大宗师!

“小子和吕先生确实有些误会,秦国如今新型的农具,乃是在下在赵国时所作,但是吕先生想要派人取走这些技术,用以提升自己的名声,在下为求在秦国的立身之本,却在吕先生之前,将这些农具直接传开为自己扬名了。

因此坏了吕先生的大事,其门客中不乏刺客之流,因为主辱臣死的信条,多次刺杀在下于赵国,但是都被田师与师兄的人给留下了,所以,两家有些误会。”

邹衍撇撇嘴,这小子会说话,不过事情也算清楚了,吕不韦想抢人家的功劳被人拦住,结果因此结仇,“小公子,吾观吕不韦此人气运旺盛,以一家宗师身份,携偌大家产,立足朝堂与江湖,气运绵长,短时间内恐怕不会有衰落这相,若是小公子与其争锋,恐难以匹敌啊。”

郭嘉翻了个白眼,心说,“你们能不能不要一个个的劝我了,搞得我好像明天就要和人家死磕了一样,别说人家还有一代宗师的身份,单是那亿万家产,就不是我该现在招惹的。

虽然有心斗此人下台,但是绝不是此时,绝不是自己现在手中无一丝力量的时候。”

“小子多谢邹师提点。”

就在几人聊得开心时,门房处传来一阵通报:“杂家宗师吕不韦,求见墨家钜子田简子先生!”